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以国之名>第一章 罪恶的挑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罪恶的挑衅

小说:以国之名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9/7/11 13:03:18

  夜幕下的某国边境小镇,朦胧的路灯,向路面顷洒着柔和的光。

小镇一隅,一栋装饰着排灯的三层建筑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在这座小县城里显得格外的显眼。一辆崭新的私人桑塔纳轿车从道路的一头狂奔而来,在摇摇晃晃地转了几个大弯后,到了停车场前,才使出一个漂亮的漂移,直接从保安亭旁边滑了过去。保安默然地抬起头,冷漠地望了一眼,习惯性地伸出右手比出中指,嘴里随口吐出一个“操”字,以发泄自己对该车驾驶员的不礼貌行为的强烈不满,之后又装过头继续翻看着封面上印着漂亮金发女郎的杂志。

桑塔纳轿车绕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靠路灯,与阶梯相邻不过两米多距离的空隙,然后车身紧贴着路灯,一点无误地停入了狭窄的位置。驾驶员的技术确实了得,不管左右,只要是稍微有点偏移,都会剐蹭到两边的路灯或是台阶壁,停好车后,车子前半截突出在外面,并不妨碍驾驶室的人下车。

下车的男子穿得很时髦,剪了一个很潮的头式,换而言之就是把发根往上梳,用发胶凝固后,一头黑发就竖了起来。男子穿着一件黑色背心,背心上印着白色的骷髅图案,露出强壮的胳膊,透过背心能看到胸肌的轮廓。他的下身则是镇里比较流行的牛仔裤和纯鳄鱼皮制作的褐色皮鞋。

他点燃一支烟,叼在嘴上,走路带风,大踏步走到建筑大门前,穿过电子灯组成门头,上面的牌匾用缅文、泰文、中文等语言排着工整的序,写着“黑猫”两个字,就在字的右下角最显眼的地方还画着一只蹲姿的黑猫。

黑猫俱乐部,是园山小镇最繁华、也是唯一的娱乐场所,老板马吉达是镇里有头有面的人物,当地人都知道他的发家史,在边境之地能迅速发家致富的,无非也就是那些事。也正是因为那些事,尽管黑猫俱乐部里时常发生一些不可明言的事,可是从来没有人敢到老虎牙边拔牙,当地警方不敢管、政府军与地方军有协议,尚且鞭长莫及,于是毒品在这里泛滥、已经不是秘密,进来玩的人,如果不吸上几口,反而会被周围的人耻笑。

黑背心男子刚走进厅堂,负责安保的男子们显然与他熟识,一人笑道:“老三,上周去日本送货,享受到日本妞的万种风情了吧?有时间给兄弟讲讲,让大家也开开眼界~”听他这么一说,其他人脸上都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眼睛盯着黑背心男子。

“日本妞嘛~怎么说呢?皮肤像豆腐一样,温柔就像水。可不像我们镇里的女人,跟夜叉婆差不多~”黑背心男子从旁边经过的酒侍端着的盘子里端起一杯鸡尾酒,他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这让其他人浮想联翩,对日本女人的好感立马上升了一个更高的程度。

“王八蛋,嘴巴最好放干净点。”

黑背心男子敏捷地避开了一个女人从后面用力踢过来的一脚,他刚才对日本女人的赞美已经惹怒了本镇的女人,至少当场激怒了就在他身旁的女人。

“嗨!茉莉卡,其实你在我心中是一朵白玫瑰,日本女人在你面前立刻就被你纯洁无瑕的光芒掩盖,相信我,我说的完全是肺腑之言。”黑背心男子一脸诚恳地对那名用脚踢向他背心的华装舞女解释道。

“滚你妈的蛋,你个恶心的骗子,就跟苍蝇卵一样让人厌恶。”舞女大声咒骂着。

“好了,茉莉卡小姐。现在不是为私事打闹的时候,老板就在办公室里等他。”周围的男人拖住舞女,防止她继续向无奈的黑背心施暴。

黑背心男子非常珍惜大家的善意,他穿过熟悉的甬道和走廊,来到老板马吉达的办公室门前,外面站立着两名腰挎微型冲锋枪的当地男人,他们面无表情地将黑背心全身都搜查了一遍,就连鞋子底都没有放过,虽然浓烈的脚臭味让他们暂时憋住了呼吸。

检查完后,黑背心点头哈腰地把日本香烟凑在俩人身前,可他们对黑背心的善意视若无睹。

“拽个鸡毛。”黑背心尴尬地把烟放回兜里,推门走入办公室,心里难保不咒骂几句以发泄心里的不爽,不过也仅局限于心里。

“李老三,你回来了。”镇里最大的黑帮头子马吉达,腆着大肚腩,左手拇指与食指间夹着雪茄,和善的望着黑背心男子,看起来既没有穷凶极恶,也没有目光如刀,如果黑背心男子和他不熟悉,肯定不会把眼前的中年胖子与恶名昭彰、声名显赫的马吉达联系到一起。

“老大,昨天刚回来。”黑背心双手低垂,恭顺的答道。

“辛苦了,坐吧。”马吉达用拿着雪茄的手向对面的皮椅指了指,一直在他身边伺候的妖艳女人将一个玻璃高脚杯盛满红酒,扭着臀部,将红酒送到黑背心男人手中。尽管女人面容姣好、衣着火辣,自始自终男子也没有抬起过头,哪怕是用眼睛悄悄地偷看一眼,他知道这是老大的女人,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不符合规矩的多余动作。

“那边的人对我们的货有什么建议或者要求吗?”

“没有,他们很满意,那个来交易的叫做内山的家伙,当场拿刀割开包装的塑料袋,挑了一点放到嘴里品尝,然后他对货赞不绝口。”黑背心男子竭力想讨马吉达的开心,他说:“日本佬还表示会加强与我们合作。”

“哦!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为了日本人的钱,干杯。”马吉达首先抬起了他面前红木桌子上的酒杯。

黑背心男子诚惶诚恐地举起酒杯,马吉达敬酒,是他最大的荣幸。

喝完一杯酒,妖艳女人又给俩人盛满酒后,退到了黑背心男子身后。

“你干得非常漂亮,不过我高兴不起来。因为有个坏消息让我耿耿于怀,我们送往中国的货刚越过边境就被中国警方拦截,五百万美金的货打了水漂。”

“天啊!怎么会这样?领队的是桑杰吧?他怎么会如此不小心?他的命是小,老板的货是大。”黑背心男子遗憾地说。

“桑杰不小心?确实太不小心了。可是他走的路线只有我和他知道,中国警方是如何知道的?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马吉达依然在笑,他的目光却变得深遂和冷漠。

“老大,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黑背心男子只感到一股寒气升起,浸透了他的背心。

“你真不知道?未必吧?桑杰临走前一晚,你请他喝酒,那天喝了很多吧?桑杰这个笨蛋把任务的一切细节都告诉你了吧?”马吉达最后几个字说得很重。

黑背心男人额头上全是汗,他的身体突然向前扑向马吉达,只听一声轻微的枪响,子弹已经透过他的后背,射穿了心脏,他就这样闷声倒在地上。

女人从兜里取出一张绣花的手帕,将手枪消音管取下来擦拭,她下手够狠,一击必杀,没有给黑背心男子任何反抗的机会。

“李佳佳警官,但愿你来世不要再来做卧底~”马吉达拍拍手,门外的两名守卫走了进来,拖走了黑背心男子的尸体。

“等一下。”马吉达说:“拖去喂狗,照几张照或者拍个视频,通过互联网传播出去。我要警告中国人,不要妄想在我的地盘上和我作对。对了,还要告诉他们,我对他们派来的卧底,表示强烈的欢迎,要知道我的藏獒早就饥饿不堪,而且它们最喜欢吃人肉。”

清晨,昆宁市还在一片朦胧的雾气中,一辆警用三菱越野车极速驶入武警总队,士兵见到车牌,打开大门电动栅栏,在岗位上的哨兵行持枪礼。

警车轻车熟路的来到总队大楼前,武警总队长杜义、参谋长牛家林在门口等候。

车停后,从越野车后排下车的肋下夹着牛皮纸公文袋的是公安厅郝副厅长,同他一起来的高个子警官,杜义和牛家林都认识,公安厅杨厅长。

四人相互敬礼,客套几句后,杜义和牛家林领着客人走上二楼多媒体会议室。

“今天我们来的目的,是为了一件非常机密的事。”郝副厅长开门见山地说。

杜义和牛家林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杨厅长亲自莅临武警总队,这件事情肯定非同凡响,自然不会随意发言。

随着杨厅长前来的驾驶员,把一张加密的光盘交给负责视频播放的武警士兵。很快投影就将画面投射到会议室圆桌最前方的巨大屏幕上。士兵将灯关闭,屏幕上闪烁着密密麻麻的雪花,随后画面出现了,几个蒙面人嘻嘻哈哈地说着些什么,神态很得意,镜头往下晃,一个惨白的面孔出现在,这一刻杜义和牛家林同时惊呼道:“李佳佳?”

郝副厅长说:“请继续往下看。”

杨厅长则捏着拳头,一言不发,可以看到他的双眼已经喷出了怒火。

视频继续播放,蒙面人们拖着李佳佳的右腿,像拖着一个玩具,一路摩擦着往前走,血迹在地上跟刚涂在地面的鲜红油漆差不多,让人胆战心惊。

视频抖动着,不断的晃动,拍摄的人并不专业,连拍摄时镜头必须保持稳定平持的原理都不知道,不过还是可以听到视频里的人不停发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声。画面停止了晃动,一群凶恶的大藏獒,吡牙咧齿,发出嗷嗷的、贪婪的声音。

蒙面人们把已经拖扯得血肉模糊的李佳佳尸体丢进圈狗的栏杆,血的腥气让藏獒们异常兴奋,争先恐后地扑了上去,撕咬着李佳佳,场面非常瘆人。

“看到没有,这就是卧底的下场。”一名蒙面人用生硬的中文对着镜头说道,同时他扬起了中指。

“王八蛋,这群畜生,简直丧尽天良。”牛家林狠狠地将右掌拍在桌子上,他面前的茶杯倒了,茶水顺着桌檐往下流,打湿了他的裤脚。李佳佳转业前是武警昆明支队的一名中队长,一个正直的军人。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屏幕上闪烁着雪花白,杜义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包“玉溪”烟,掏出一根,放在嘴里,他没有点燃,只是含着。

“牺牲了五名民警,我们依然没有弄清楚这伙境外贩毒份子在我们国内的买家,甚至一点线索都没有。”杨厅长擦擦红肿的眼睛,哽咽地说道。

“杨厅长,你们此行的目的是?”杜义问道。

“我们想要你们总队最优秀的士兵去执行一项任务。”郝厅长在旁单刀直入地说:“这是资料,这个士兵我很熟悉,无论是从军事素质、心理承受能力、智力还是单兵作战能力,他都是最好的人选,所以我向杨厅长推荐了他。”

郝副厅长从牛皮纸袋里抽出一份资料,递给杜义。

杜义拿起资料,是一名士官的档案,他转递给牛家林,牛家林心里有数,士兵的名字就在郝副厅长提出需要一名武警去执行任务时,他就猜到了个大概。

“他目前已经不在总队,应该在南海参加选拔。”牛家林说道。

“不管怎么样,叫他回来。”杜义发言的态度非常坚定。

“是,我立刻电话向武警总部汇报情况,把他要回来。”牛家林说道,他翻着资料,上面的名字栏赫然写着:刘星。

南海,碧波荡漾,湿润的季风从马六甲海峡刮来,滋润着凸出海面的小岛,带来了温暖的生气,所以就算在一月份,也没有内陆那么寒冷。

湛蓝的天空,是零碎漂浮着的云团的世界,海鸥在空中翱翔,追逐着一艘巡洋舰,欢快雀跃。

巡洋舰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某部,像一条钢铁巨龙,划开幽蓝的海浪,在舰艇两侧留下一条排水激荡着的水花线。

这片海域有大小五个岛,呈不规则分布,其中最小的岛实际上只是不到五十平方米的礁石,最大的是位于中间呈环形的岛屿,岛上只有稀少的植物和光秃秃的岩石,没有淡水也就意味着没有动物生存。

巡洋舰在离这座小岛大概三海里的位置停下,失去动力的军舰随着海浪跌宕起伏。

舰桥上,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军人站成了五个纵队,他们手持95式突击步枪,统一着绿色迷彩作训服,没有臂章,也没有肩章,看不出军衔和所属部队。海上的风浪很大,他们也站得笔直,没有因为船体的颠簸而晃动身体。

站在周围的,是穿着天蓝色迷彩作训服的海军士兵。

“各位,欢迎参加选拔赛前训练。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聂远山,负责这边选拔,简单点说,就是你们这帮崽子的保姆,你们的吃喝拉撒都归我管。”与队列面对面的,是一名高个子中校,他介于三十至三十五岁之间,黑溜溜的眼睛,目光犀利,脸色红润,鼻子高高的,和所有士兵一样,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发亮,穿着海军作训服,扎着武装带,背着手,他环视了一眼队列,目光停留在排在队列第一排靠右的军人,问道:“你挺眼熟,叫什么名字。”

“报告,我叫许鹏。”军人由跨立变为立正,大声回答聂远山的话。

“你就是去年广州军区蛟龙特种部队军事大比武单兵素质第一名的许鹏吗?行啊,几个老鬼都被你比下来了。哈哈,这次来的都是高手啊。”聂远山又指了指站在队列第三排的靠最左边的军人,喊道:“王志,你他娘的默不吭声老子就认不得你了?出来,让大家看看沈阳军区的好兵。”

被他点到名的士兵是名中尉,被这一通说辞弄得满脸通红,他是一个憨厚的人,不善于说话,聂远山曾经在某军区某部当连长,那时他是新兵刚下连队,没少被聂远山折磨,不过要是没有这些经历,相信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说不定早就和同批战友们退伍回家种地去了。

“连长。。。。。。”王志像所有不善言辞的人一样,涨红了脸。

聂远山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是他的招牌动作,十多年没有变过,王志心知不妙,这可不是善意的笑容,而是“恶魔的凝视”,以前只要看到这种表情时,下一步绝对会被折磨得要死不活。

一名海军士官凑在聂远山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聂远山点点头,他喊道:“你们中间,谁叫做刘星?”

“报告。”答话的军人个子中等,五官坚毅,脸上没有一丝感情,平静如水,随便站在任何人身边都不会显眼。

聂远山投去的视线与刘星的视线重叠时,他心中有些惊讶,这个其貌不凡的军人,他的眼神近似于狼般冷漠锐利,充满了杀气。

“这是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人,才会拥有的眼神。可是以他的年龄不可能参加战争,可能只是偶然。”聂远山心想,他本能的仔细打量着刘星,直觉和经验告诉他,无论如何,这是名好兵,于是他很期待训练的结果,所以决定暂时不把刚才士官带来的让刘星立刻返回原部队的消息告诉这名士兵。

1

第一章 罪恶的挑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