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匠心独具>匠心独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匠心独具

小说:匠心独具 作者:国忠 更新时间:2019/7/8 13:29:57

  匠心独具(短篇小说)

星期五下班后,柳芸走出教育局大门,挤上回家的2路公共汽车。和平时一样,三站后,她在教育局家属院门前下了车。

走在回家的路上,柳芸无意中看到了路边的修鞋铺,想起了几天前送去的一双皮鞋还没取,便加紧走了几步。来到修鞋匠跟前,没等她开口说话,修鞋匠随手就从身边拿起了她的那双皮鞋,顺嘴说了一句,“两毛”。

这个修鞋铺的价钱便宜得出奇是远近闻名。柳芸掏出两毛钱递到修鞋匠手上,说了声谢谢。修鞋匠依旧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前,默不作声地续忙着手里的活计。

柳芸的爱人是部队的营职干部,她沾着军官家属的光,五年前从教育局分到了这套房子。她恍惚记得,从她搬进教育局家属院不久,路边就多了这个修鞋铺。

柳芸大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了市教育局,在高考招生办公室一干就是八年。从最初的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毕业生,到结婚生子,又分到了局里的房子,去年还顺利地当上了招生办的主任,可谓事事称心,处处如意,着实让身边的人羡慕不已。

修鞋匠有五十多岁的年纪。柳芸刚搬到教育局家属院时,经常能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来给他送饭,两个人看上去像父女俩一般。

在道边上开一家修鞋铺,以低廉的价格为路人修修补补脚上的鞋,说来也赚不到多少钱。可是,这个修鞋匠在这条街上干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忽然有一天,在离修鞋铺不远的地方,开起了一家皮装店。

本来不起眼的修鞋铺,一下子变成了皮装店,立刻引来了周围人的关注。和之前的风格一样,修鞋匠的皮装卖的也比其他商店要便宜许多。不一样的是,从前大家都习惯喊他修鞋匠,现在都改称叫他老板了。

修鞋匠似乎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称呼自己,依旧和从前一样,在皮装店的一角放了修鞋工具,从前的老主顾仍旧找他来修鞋,卖皮装和修鞋两不耽误。

过去坐在道边给人家修鞋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去打听这个修鞋匠的来历。可自从开了这家皮装店,不知打哪儿传出来了有关他的身世,说他本来是一家皮货店的老板。还有人说,他家祖传就是皮匠,祖先曾专为皇家制作皮衣。从一个路边的修鞋匠一夜之间成了皮装店老板,如此大的跨度,难免会引发人们对他的各种猜疑。

修鞋匠的确有一手绝活儿。不管多破多旧的皮鞋,到了他的手上,很快就能整旧如新。新开业的皮装店,不但销售新装,也为顾客修补穿旧的皮装。经修鞋匠之手翻新的旧皮装,让人看了都赞不绝口,那可真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皮装店依旧秉承修鞋铺的经营理念,价格是相当的低廉。

柳芸有一件穿了多年的皮夹克。当年买的时候,还算是挺时髦的样式,可到底是穿了这么些年,表面的皮子已经开始老化,出现了褶皱和裂痕。扔了觉得有点儿可惜,穿还穿不出去。听说皮装店能修补旧皮装,她就从箱子里找了出来送了去。

这些年,柳芸没少在修鞋匠那儿修鞋。自己的鞋,家里人的鞋,穿旧了穿破了,她就送到修鞋匠那儿去。因为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了,让人一点儿都不觉得有顾虑。

今天,她拿着皮夹克往皮装店走,心里却多少有些忐忑。不管怎样,人家现在是商店了,门面大了,成本就高,价格也不会那么便宜了吧。

柳芸的打算是,贵了就不修了,等攒够了钱再买件新的穿。可是,等她把皮夹克递到修鞋匠的手上,还没来得及她张口,就听见对方说了声,“两块钱”。

那声音、那表情,和一年前在路边修鞋时一模一样。两块钱算是便宜到家了,柳芸连忙掏钱,生怕修鞋匠待会儿会再涨价。

修鞋匠低头忙着手上的活儿,但却清清楚楚地说了句,“两块钱,两天后取衣服的时候再交”。

两块钱,自己没有听错,尽管修鞋匠是垂着头说的,但吐字十分清晰。柳芸一边往家走,一边在心里泛起了嘀咕。翻新一双皮鞋两毛钱,翻新一件皮衣两块钱,这样做生意到底能赚到钱嘛。可人家不到五年的时间就开起了皮装店,看来还是赚钱的。

等柳芸过了两天去拿衣服时,果然用了两块钱就把看上去崭新的皮夹克取了回来。

最近一段时间柳芸觉得过得很快。赶上高考招生,单位的工作很忙,家里又没有要修补的皮件,她早把修鞋匠的事情给忘到脑后去了。说来也是,一个皮匠,一个招生办主任,如果不是去他那儿修补皮件,也没必要把他成天地挂在心上。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晃儿,时间来到了世纪末。柳芸搬到教育局家属院都快十年了,家里还是那套住房,职务一直也没得升迁。不过,家属院门口的那家皮装店可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来的一层屋顶上又新起了一层。在二层楼的顶层,高挂着柳林皮具的公司招牌。柳芸有日子没光顾这家皮装店了。前些天也听说了从前的修鞋匠不但销售皮装,还兼营修皮、熟皮和制作皮衣业务,甚至还与国际品牌厂商协作,接下了许多大品牌的订单呢。

柳芸素来喜欢皮装,听说从前的修鞋匠有了如此大的变化,也想过去瞧瞧。一层大厅是卖场,陈列着各种款式的皮装。二楼好像是办公区,来谈业务的人络绎不绝地上上下下。

柳芸心想,修鞋匠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一定在楼上辟有经理办公室,管理着销售团队,掌管着公司运营。

她心里这么想着,无意向里面张望了一下,看到尽头的一角摆了一张好大的工作台,修鞋匠在台前忙着裁剪皮装。他的装束与从前无异,只是不再被风吹日晒,身上好像整洁了一些。

发现有客人进店,修鞋匠习惯地抬了下头,四目相对,又慌忙地埋下了头。像每次一样,继续低头做他手上的活儿。

柳芸礼貌地冲着修鞋匠点了点头后,开始环视一排排皮装,试图找出自己喜欢的一件。很快,她看好了一件浅色的皮坎肩。现在这个季节,搭配衬衣穿在外面,很是洋气,尤其适合四十出头的中年女性的穿着。

柳芸在身上比量了几下,想着要去服务台问价。这时,站在里面的修鞋匠急忙朝她走过来,抢着说,“这款就剩这么一件了,看好了,20元拿走吧”。

20元?自己没听错吧。柳芸起先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喜欢的话,20元就拿去吧。”修鞋匠的语气很诚恳,认真地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

柳芸看清楚了修鞋匠的脸,眼角上添了几道皱纹,头发也花白了许多。

半是疑惑半是欣喜,柳芸拿着坎肩走出了店门。两毛钱修鞋,两元钱修皮,二十元买新装。她真的开始相信了,这一切都是修鞋匠专为自己指定的价格。

可这十多年的时间,他始终低价照顾自己,为的是什么呀。也许是他想有求于自己?可他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在哪儿上班,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吧。要不就一定是他认错人了。

柳芸不再去修鞋匠的店了。她有些不太好意思再去见那个修鞋匠了。总是得到人家的恩惠,也没帮着人家做些什么,这不是柳芸的性格。

跨世纪的日子就要到了,柳芸一家准备乔迁新居了。丈夫去年专业到地方,拿到了一笔可观的退伍费。最近,她们一家在市里最好的地段买下了一套称心的大房子。

就要离开住了十几年的家属院了,搬家之前,柳芸想最后去一趟皮装店,买一件称心如意的皮大衣,留着冬天过年穿。

推开店门,里面没有顾客,显得有些冷清。柳芸探头向里面张望了一下,工作台前换上了一位三十岁出头的姑娘。她低着头在那忙着做活儿,架势很像修鞋匠的样子。

今天修鞋匠没在,虽然多少有点儿遗憾,但柳芸感到放松了一些。因为这次光顾,她是想给自己花上一笔大钱的。

工作台前的姑娘抬起头,四目相对,姑娘像似看到了一位老主顾一样和柳芸打招呼。柳芸心想,也许买卖人家对顾客都是这样,心里想着,便笑着对姑娘说,我想选一件冬季穿的皮大衣。

“您是柳芸阿姨吧?”姑娘的神色变得有些认真了。

“你是?”柳芸感到疑惑,添了几分警觉。

“我爸爸半年前去世了,去世前,他让我把一件为您定制的皮大衣亲手交给你。”姑娘说完,转身去取大衣。

“姑娘,你先别急,你爸爸是谁?我不记得认识他呀!”柳芸越发理不清思路,她慌忙阻止姑娘的好意。

“柳芸阿姨,我爸爸就是这里的皮匠师傅。他说,他在世的时候,是不会把这件皮大衣送给您的。现在他走了,我就要遵照他的遗嘱把这件大衣交到你手上”姑娘努力地想把事情说清楚。

“怎么又出来遗嘱了?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柳芸有些不想再听下去了。

姑娘拿来了那件皮大衣,展现在柳芸的眼前。制作得相当精良,款式、皮色、规格,完全就是给她定制的一样。

“这是我爸爸用了半年的时间,一针一线为您手工缝制的。柳芸阿姨,你看了爸爸写给我的这封信,就会知道事情的一切。”姑娘从大衣兜里掏出一封信递到柳芸的手上。

柳芸急忙展开信,字迹很工整,不像是拿修鞋工具的手写的。

“我的女儿,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把这件大衣亲手交到柳芸阿姨的手上。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你要拿着这件大衣,并郑重地向她表示感谢。

生前,我不止一次地跟你说过这位阿姨,如果不是她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如果不是她对我们不存偏见,如果不是她为你把填错的分数改正过来,那年高考,你就永远失去了迈进大学校园的机会。

你还记得十八年前,我领着你走进教育局高考招生办公室的情景吧。当时我穿着一身还没来得及换下来的工装,恳求那里的工作人员帮助你重新核实考试分数,柳芸阿姨身边的那几个人见我们父女的样子,脸色是那么地冷漠,一个个都端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子。

只有柳芸阿姨,她和我们非亲非故,听说我们从郊区赶过来查分,立刻热情地帮助我们找卷子,对分数。核对结果,果然是在总分计算上出了差错,给你整整少算了10分啊。

当时你激动得哭出了声。少这10分就意味着大学将与你擦肩而过。我也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回去的路上我们说过的那些话,你还记得吗?你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说,涌泉之恩当终生回报。

那以后,我打听到柳芸阿姨的家住在教育局家属院里,我就决定把咱家的皮货店托付给你爷爷打理,我一个人在她们家属院前租下了那间铺子,干起了修鞋生意。因为我理解,终生回报就是要一生为你的恩人做她需要你帮助她做的事情。

我的女儿,你因为进了大学,才有了知识,才成就了你的现在。你的现在,是因为你遇到了一个帮助过你的人才得到的。因此,你要把我未做完的事情始终坚持做下去。

我的女儿,回想一下当时的你,是多么地感激她啊!当时的我又是怎样地想表达出自己的谢意。同我们父女俩当时内心的感激相比,这十八年来我所做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

因此,你要学会帮助每一个有求于你的人,就像柳芸阿姨当年热情地帮助过你一样。你要坚守承诺,持之以恒,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涌泉之恩当终生回报。”

柳芸一口气读完了皮匠留给他女儿的信,可是,她的眼前总是浮现不出十八年前的那个情景。高考结束允许查分的制度实行了很长时间。那些年,每逢高考过后,招生办里都要热闹上好一阵儿,人员进进出出的,根本无法找得出皮匠和他女儿的身影。

追记:

一位60多岁的长者,终生从事皮匠。十八年前,对一个曾帮助过他女儿的一个恩人心存感激,秉持“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涌泉之恩当终生回报”,决意到恩人居住的附近,当起了修鞋匠。十八年间,皮匠为恩人以及家人修鞋补衣无数。皮匠是皮具世家,谙熟皮装,从熟皮、修皮、到缝制皮衣,无不精通。即使后来创办了公司,开了商店,依旧坚持报恩理念不变。他唯一的希望就是,亲眼看到恩人一家安好,能在恩人需要他的时候,随时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位被皮匠感激终生的人,只是一位在教育局高考招生办公室工作的普通的女性公务人员。十八年前,在皮匠领着女儿来高考招生办核查女儿的高考分数时,曾热情地接待过父女俩,并为他的女儿纠正了填报错误的分数,使他的女儿有机会走进了大学的大门。

正是由于这位女公务人员在无意中给予了父女俩帮助,使那位父亲立下了“涌泉之恩当终生回报”的誓言。

王国忠创作

起笔于2019年7月5日

落笔于2019年7月7日

1

匠心独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