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烽火刀侠>第七章宜将奋勇追穷寇 狡狐三窟藏突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宜将奋勇追穷寇 狡狐三窟藏突厥

小说:烽火刀侠 作者:蜕变的金蝉 更新时间:2019/7/12 10:48:21

  顺藤摸瓜挖深根,狡狐心重另藏身。

诡计多端混出城,深藏突厥巧安身。

刘福上前抱着钟天宝尸身,老泪无声流淌,刘梦龙站在旁边跟着抹泪。

哭罢多时,刘福擦干眼泪,带着刘梦龙及众人,返回都护府。

进府将蒙面人押到堂上,王庭州开始审案,这一审可不要紧,把个王庭州气得够呛,原来抓得是个假梦七。

真梦七一直在城里活动,还把眼线布在府门口,这心思真够毒的。

手一挥下令将朱胜流放劳军营,其余蒙面人及柳云奇等人,关在牢中秋后问斩。

同时派刘福带兵赶往客来香酒楼,捉拿梦七等人,等刘福等人到了客来香酒楼,进去一看,人去楼空,人早跑了。

气得刘福一跺脚,这个该死的真是狡猾,每次都晚了一步,真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放下刘福悔恨不说,再说梦七,在酒楼等了一个时辰见人未回,心中起疑,把黑衣人集合准备逃走。

一名黑衣人不解问道。

“七爷,为何不多等一时片刻,万一钟天宝他们得手了呢。”

梦七上去就一个大嘴巴,打得问话黑衣人一个趔趄,指着他脑袋骂道。

“你懂什么,这么久不回来,必定有事,若得手早回来了。”

微微喘口气道。

“一群蠢货,还不快随我出城逃往突厥人营帐,快点。”

梦七带着黑衣人慌慌张张出了酒楼,来到城门口一家杂货铺休息,梦七派人看看城门口检查是否严格。

若是很松立刻回来报告,梦七带着其余八人,坐在铺内长凳上,有一搭没一搭与掌柜聊着闲话。

人影闪烁,派出之人回来,趴在耳边说了几句。梦七听完眼珠一转,来到掌柜面前,笑眯眯道。

“掌柜,听说你要送货出城,可否让我们搭个顺风车。”

话音一落,拿出一包银两递给掌柜,掌柜见钱眼开,眉开眼笑立马招呼伙计,装货上车,梦七等人乔装改扮成伙计跟随车队到了城门口。

守门校尉带兵拦住马车,仔细搜查,未发现异常,转过头看看随车伙计,一个个肩宽背厚,手心有着一层老茧。

看样子都是练家子,心中起疑。校尉上前盘问随车伙计,梦七察言观色,赶紧拿出银两借着说话机会,偷偷塞给校尉。

校尉一摸银两,这包足足有上百两银子,心中高兴,大手一挥,放行。

梦七等人随着杂货铺马车,出城而去,出城之后,看看离城已远。梦七眼睛一斜,黑衣人会意,从车底抽出钢刀,噗噗噗三声过后,将伙计杀死。

梦七等人赶着马车,直奔边境,投奔突厥人而去。

黄沙漫漫,大漠孤烟。

一阵马蹄声传来,伴随着欢笑声,一男一女纵马在大漠上驰骋,身后不远处,众多护卫骑马跟随。

“龙哥,你说过几日就可随军出征了,到了突厥人哪边给我带点突厥人的东西。”

“红妹放心,等我到了突厥看到稀奇古怪的小饰品之类的都给你带回来。”

“谢谢龙哥。”

“你慢点,等等我。”

一男一女骑马欢笑着,在沙漠里飞驰半日,直到黄沙落日,风沙大起,才余兴未尽,返回都护府。

次日一早,风沙弥漫。

刘梦龙告别了王庭州与王红袖等人,踏上回军营之路,刘福与李忠等人等在一旁,一带缰绳,打马如飞,当先而行。

刘福与李忠等人,挥舞马鞭,打马疾行在后跟随,一路烟尘滚滚,到了军营门口,刘梦龙翻身下马,挥手与刘福告别,走进军营。

李忠等人随后牵马进营,刘福拨转马头回府而去。

刘梦龙回到营帐,还未坐稳,传令官传达军令,所有校尉到中军大帐集合开会。

刘梦龙顶盔贯甲,罩上战袍,披风系好。步行来到中军大帐,一路上与众校尉热情打着招呼。

进了中军大帐一看,大部分人已到齐,两旁站了黑压压一片,找个空列往里一站。

有人拉他袍袖,转头一看,正是赵灵玉,冲她微微点头,俩人相视一笑。

“啪”的一声,惊堂木一响,众校尉肃穆而立。李安军目光扫过众校尉,转头询问中军管邓有方,可有校尉迟到。

邓有方回道没有。

李安军朗声道:“朝廷下令,西突厥饶我边境,杀人夺粮,命边关将领领兵加紧征讨突厥,早日消灭边关隐患。”

目光左右扫视片刻,又道。

“我前锋营与其他几营,准备三日后,共同出兵攻打突厥,我点名校尉随军出征。”

微微顿了一下,对中军官邓有方道。

“你来念名单。”

“是,将军。”

邓有方上前一步,展开卷轴,朗声念道。

“陆霄鹏、车灵泉、赵灵玉、彭公谷、张仕华、陈少峰……随军出征,其余人等留营守卫。”

中军官念名之时,李安军一直注视着刘梦龙,见他若无其事面无表情,才放下心来。

中军官念完名字,李安军一拍桌子,沉声道:“散会,参与校尉回去加紧准备,未能参加校尉也莫心急,下回出征还有机会。”

众校尉拱手行礼,退出中军帐。

刘梦龙施施然走出大帐,刚走几步,身后声音传来。

“刘校尉,请留步,我有事和你说。”

刘梦龙转身一看是陆霄鹏,微感诧异。陆霄鹏紧走几步与他并肩同行。

“刘校尉这次出征没你真是遗憾,上次和你交手打得过瘾,有机会咱俩再切磋切磋。”

“我也正有此意,有空到我营帐来,你我不打不相识,请你喝一杯。”

俩人寒暄几句,各自回帐,刘梦龙收拾东西,李忠等人进账问道。

“将军,你也不随军出征,收拾东西干吗。”

刘梦龙赶紧做手势让他们噤声,把八人聚到一起嘀咕几句,几人会心一笑,各自回营收拾东西。

晚上,赵灵玉派人请刘梦龙过去,刘梦龙带着李忠等人到了营帐,吩咐李忠等人在帐外待着。

刘梦龙进账一看,赵灵玉今日恢复女装,发髻梳成辫子盘在头上,插着发簪,脸上略施薄粉,再加上她天生丽质,真是秀色可餐,明艳不可方物。

刘梦龙初见绝色美人,一下子惊呆了,口水都流出来了。赵灵玉嫣然一笑百媚生,白葱玉手轻点他额头一下,微嗔道。

“弟弟,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小色鬼。”

这时,刘梦龙才如梦初醒,灿灿一笑,擦擦嘴角,将手帕一递。

“姐姐,你的手帕还给你。”

“送给你了,不用还我。”

将手帕小心翼翼放入怀中,疑惑不解道。

“姐姐,找我来何事,我正收拾东西呢。”

“弟弟,我打算让你化装改扮一下,免得被陆霄鹏等人把你认出。”

刘梦龙闻言拱手,谢过姐姐。

赵灵玉拿出玉箫,微笑看着他,刘梦龙顿时明白姐姐心意,怀中掏出玉笛,姐弟二人,隔案对坐吹奏笛箫。

一曲笛箫之声,传遍军营,令忙碌的军卒都停下,静静聆听悠扬悦耳的笛箫之声。

一曲美妙旋律乐声渐渐散去,在军卒们回味之时,刘梦龙与赵灵玉都已放下笛箫,刘梦龙闭目盘坐,赵灵玉跪在他面前给他细心化着妆。

三炷香过后,赵灵玉站起身来,微笑着。

“好了,睁开眼睛,照照镜子,看我化得如何。”

刘梦龙睁开双眼,拿着铜镜一看,吓了一跳,镜子里面色蜡黄,眉毛连成一字,青黑色眼眶,越看越令自己难受。

一下蹦起,扑向赵灵玉,赵灵玉转身就跑,姐弟俩绕着书案疯狂追逐,赵灵玉边跑边笑,银铃般欢笑声响彻附近营帐。

赵灵玉体力没刘梦龙好,跑了数圈,被刘梦龙追上,一个饿虎扑食,一下把赵灵玉压在身下,伸手咯叽腋窝。

把赵灵玉痒的笑声不断,姐弟俩疯够之后,躺在地上仰望帐顶,喘着粗气,但肌肤之亲却给俩人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刘梦龙或许觉得是姐弟之情,但赵灵玉转头看着弟弟的眼中,却是一种微微的喜悦之情,这种情以后会怎样无从知晓。

躺了一会,姐弟俩起身,赵灵玉给弟弟洗去妆容,刘梦龙要求不能再给化这么难看,赵灵玉保证后,刘梦龙回帐而去。

有人忙碌,有人闲。都护府各营为出征准备的热火朝天,而在突厥中军大帐,突厥元帅布日固德正在与一名汉人杯酒交筹,喝得行至颇高。

布日固德满面红光,打着酒嗝,拍着汉人肩膀。

“梦七贤弟,不瞒你说,我最欣赏你了,别人都不如你够义气,来,干一杯。”

“固德兄,哪里话来,你我投缘,你看哪个吉日格勒,一进营就找我喝酒,我都不理他,我就跟固德兄喝,干。”

俩人推杯换盏,喝得酩酊大醉,搂肩搭脖真如亲兄弟一般。其实梦七是利用他而已,西州城待不下去,只能来突厥投奔布日固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梦七眼珠一转,微笑看着布日固德。

“固德兄,我来你这,可有人乱嚼我舌根,给你添麻烦吧,哪我可过意不去。”

“贤弟,你怎么一家人说两家话,我这就是你家,你就安心住在这,不用管吉日格勒哪个鸟人。”

梦七闻言嘿嘿一笑,凑近布日固德耳边,悄悄说道。

“固德兄,你不说我还忘了,七年前我本想着来找你帮忙劫杀仇人,可吉日格勒那厮说……。”

布日固德头脑一热,大手搂住梦七肩头,舌头打滑乱乱说道。

“那厮说我什么,贤弟你快说,别打机锋,让哥哥我着急。”

梦七把脸一拉故作愤怒,唉声叹气。

“实不相瞒,那厮说你就是一介莽夫,若不是唐军太弱,元帅之位早就是他的了。”

布日固德闻言,火往上撞,一拍桌子就要起身。梦七赶紧拽住他,连声劝道。

“固德兄,算了,吉日格勒就是小人,你何必理他,日后他若是吃了败仗,再治罪不迟。”

布日固德醉眼迷离,一竖大拇指。

“还是贤弟高明,对,就抓他的小辫子,治他的罪,来,喝。”

梦七举杯相迎,俩人直喝到,倒地不起呼呼大睡才结束酒宴。布日固德呼呼大睡,梦七从他身上摸出令牌。

来到帐门,交给黑衣人钱峰,在他耳边悄悄嘱咐一番,钱峰会心一笑转身而去。

此时,吉日格勒正喝着闷酒,听闻梦七来了,吉日格勒就进言将他逐出突厥领地,任他自生自灭。

但元帅布日固德,根本不听良言相劝,执意让梦七进营,气得吉日格勒独自喝闷酒解愁。

正举杯喝酒,帘门一挑,军卒手持令牌,宣他进中军大帐有要事相商,吉日格勒不疑有诈,跟着传令兵来到中军大帐。

刚到账门外,门口亲兵将一把染血弯刀,递给吉日格勒,说这是元帅请他进账演示一下,以前屠杀唐军,潇洒英姿。

吉日格勒信了亲兵的话,擎刀就进了大帐,迷迷糊糊,脚步蹒跚走进去,就见地上一具尸体,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就听梦七高声喊喝。

“了不得了,有人刺杀元帅,快来人捉拿凶手。

要不说喝酒误事,吉日格勒要是清醒,赶紧扔刀就跑,还能推脱一下。结果他有点发蒙,拿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愣在元帅大帐里。

众多将领军卒冲进来,看见他拿着刀,不捉拿他捉谁,众人上去撂倒吉日格勒,按在地上抹肩头拢双臂,拿绳子给他来个五花大绑,捆得结结实实。

梦七趁机叫醒布日固德,布日固德抬头睁开醉眼,看吉日格勒被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梦七凑到近前,一通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一说。布日固德勃然大怒,指着吉日格勒骂道。

“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私自出兵,掉脑袋大罪,我只给你个降职处分,你不感恩倒也罢了,还趁我醉酒来杀我。”

一拍桌子,酒水洒了一地,大声下令。

“来人,将他给我推出去,枭首示众。”

“喳是。”

亲兵推着吉日格勒就往外走,旁边众将苦苦哀求,但布日固德正在气头上,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大手一挥,斩。

吉日格勒到了外面,夜风一吹,才清醒过来,我是被人陷害了。他大声高喊冤枉,但无济于事,刀光一闪,血溅三尺,就去见了阎王。

梦七步出大帐,看着吉日格勒尸首,心里一阵冷笑:“小样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下辈子你都不是我对手,短命鬼。”

梦七叫过钱峰,嘱咐一番,钱峰带着人赶往吉日格勒营帐,杀死吉日格勒亲兵,夺回送给他的俩箱金银财宝,转手送给了布日固德。

梦七这一箭双雕,即解决了营中敌人,又讨好了布日固德,志得意满,再无后顾之忧,安心住在突厥人军中,等待机会,重返西州城杀掉刘梦龙。

4

第七章宜将奋勇追穷寇 狡狐三窟藏突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