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烽火刀侠>第十七章人影霍霍布迷阵 金蝉脱壳诡计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人影霍霍布迷阵 金蝉脱壳诡计多

小说:烽火刀侠 作者:蜕变的金蝉 更新时间:2019/7/22 13:01:32

人影霍霍迷人眼,故布迷阵探原形。

金蝉脱壳空留巢,千里追击擒傀儡。

刘梦龙等人订完计策,休整一夜。

次日一早,四人率骑兵一路跋涉,到了薛延陀。

日上三竿,众人原地休息,抓来巡逻小队突厥骑兵,一番威逼利诱得知,薛延陀前几日大军出征,元帅布日固德率兵袭击唐军驻地而去。

四人闻听大喜,此时营地必然空虚,是偷袭大好时机,车灵泉建议立刻出兵攻打可汉大营,捉拿沙钵罗可汗。

赵灵玉等人微微摇头,刘梦龙开口道。

“现在我等已错过最佳时机,若是盲目袭击营地,可汗不在营地,岂不是白费工夫。”

“刘校尉,哪你说该怎么办。”

刘梦龙沉思片刻。

“我军兵分俩路,一路等在营外,一路四周抓牧民打探一下,是否有人乔装改扮离营而去。”

陆霄鹏突然打断其言。

“既已明白空虚,哪我还进营何意,不是白费工夫。”

“敌营可汗走了,还得留有其他大鱼,若不打探一下,头鱼没抓住,大鱼再给放跑了,那我们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赵灵玉双手一拍,英姿飒爽起身。

“不要啰嗦,赶紧分派人手,事不宜迟,夜长梦多人都跑了,我们就白来一趟。”

刘梦龙沉吟一下,站起身形。

“我与车校尉一路,四周巡逻打探可汗是否出营而去,赵校尉与陆校尉一路,打探营里虚实,把能抓的突厥官僚将领,都抓住回去请功。”

四人立刻分开行动,赵灵玉与陆霄鹏带领五百人慢慢靠近可汗大营,离营三里下马等待,陆霄鹏装成突厥骑兵进营打探。

刘梦龙与车灵泉带五百人,向着可汗大营周围数里之地,寻踪觅迹,察看沙钵罗可汗出营的蛛丝马迹。

就在刘梦龙等人绕着可汗大营忙活之时,一支商队早已离开可汗大营,悄悄上路。

这支商队足有四五百人,中间一辆拉着帐篷的牛车,被严密保护。车内坐着八人,左右分开,隔着一张长方桌子。

左边四人,一身黑衣打扮,右边四人,身穿绫罗绸缎,身带金玉首饰,打扮的珠光宝气,雍容华贵。

居中一人,四方大脸,浓眉大眼,大鼻阔口,淡黄脸上鼻胡分成八字,头戴白狐皮帽,脖颈挂着一串玛瑙宝石项链,观其面相庄严,不怒自威,带有一股王者之气。

他身旁左边妇人,头插金色凤衩,上面镶嵌绿色宝石,戴着金色流苏圆帽,面如白玉,白里透红,柳眉杏眼,高鼻朱唇,脖上带着珍珠项链,更显肤白貌美。

面色平和,端庄娴静,自然流露出雍容华贵之气,令人不敢怠慢。

他伸手搂着右边孩童,观哪孩童不过三四岁,头戴灰狐尖帽,稚嫩小脸白里透红,黑长眉毛下双眼无神,带着焦虑不安之色,俏鼻小嘴,微微张开似在说着什么。

右侧靠边之人,头戴貂皮尖顶帽,慈眉善目,面色姜黄,高鼻梁薄薄的嘴唇,国字脸上留着淡淡的胡茬,脖带佛珠,双眼微闭,若有若无的目光打量着对面之人,脸上微微的笑纹闪动着睿智之气。

对面黑衣人中间这位,尖嘴猴腮,扫帚眉,三角眼,鹰勾鼻子薄片嘴,一剑奸相,还偏偏微微带笑。

他左边这位,瘦削长脸,一字眉,桃花眼,扁塌鼻梁薄嘴唇,一边脸大一边脸稍小一点,一侧脸带酒窝,未曾开口笑容自生,手扶腰间宝剑,笑眯眯看着对面。

他右边俩位,脸色微黑,粗眉大眼,五官端正,面带煞气,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

“梦七,你说我们乔装改扮离开大营,能保一命这是何意。”

“尊敬的沙钵罗可汗,我是受布日固德所托保护可汗,近日草原传闻前线大败,布日固德生死不明,而薛延陀有一支唐军骁勇善战,接连打败两支派去围剿骑兵。”

梦七手扶膝盖,顿了一下。

“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怕唐军骑兵,趁大营兵力空虚之时来袭,故恳请可汗屈尊,随我扮成商队离开薛延陀,赶往东突厥赤塔颉利可汗哪里暫避一时,以后再东山再起,可汗大人意下如何。”

沙钵罗可汗微微点头,用手一指梦七。

“我若能躲过这一劫,必重赏于你,高官厚禄随你挑选。”

梦七抱拳拱手致谢,而角落慈眉善目之人,却拋来不屑一顾目光,双眼一合,详装睡着。

梦七打着哈哈,与沙钵罗可汗左一言右一语闲聊着,不时拍上几句马屁,哄的沙钵罗可汗开颜一笑,车内气氛活跃不少。

就在商队前行之时,薛延陀大营,一名面带刀疤骑兵走进军营,他找个落单突厥人,一掌将其打晕,拖到角落详细一问,顿时明白了,大营里人为何外表,看着如此之多。

问完之后,一刀结果了其性命,这名骑兵施施然走出军营,上马飞驰来到了唐军骑兵所部。

“打听的如何了。”

赵灵玉急切问道。

“不出刘校尉所料,可汗已带人扮成商队逃离,营内只剩无关紧要一些老臣,偏将,营里巡逻之人,都是临时从附近部落,征来凑数,用来迷惑我们的。”

陆霄鹏刚一说完,赵灵玉翻身上马,一挥马鞭。

“所有人上马,攻击可汗大营,多抓俘虏,若遇反抗就地格杀勿论,驾。”

赵灵玉一马当先,冲下山坡,陆霄鹏带领众骑兵紧随其后,冲向可汗大营。

刚到大营门口,可汗大营得报,众新兵在为数不多偏将老兵带领下,上马迎战。

赵灵玉擎剑在手,冲着对面来将一招黄蜂投林,剑快如闪电,一招穿喉。

战马前冲,俩名突厥将领挥刀砍来,赵灵玉离蹬一踹马背,身如陀螺旋转,剑光左右开弓,分取阴阳,两名突厥将领手捂眼睛倒于马下。

身形一落,立于马背,脚步在马背旋转,剑光挥洒,噗噗噗,斩落三人。一招百鸟朝凤,剑尖乱颤,剑影闪烁中连刺四剑,突厥骑兵四人胸口中剑,死尸倒于马背。

战马交错,宝剑铁索横江,一剑腰斩一人,仰身抬腿一脚踹落一人下马,战马掠过,剑光后扬,人头落地。

赵灵玉是立功心切,大开杀戒,连杀数人闯入敌营,如入无人之镜。

陆霄鹏紧随其后,冲进敌营,唐刀横扫一片,三人落马,战马疾驰,刀光掠过,三人倒地而亡。

陆霄鹏挥舞唐刀,势大力沉,左右抡开,突厥骑兵纷纷落马,对于落马之人,他不屑一顾,偶尔补上一刀,其余都是猛磕战马加速前进紧追赵灵玉,心系其安危。

这份深情谁人能懂,唯有自知,正所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世间男女几人能解其中深情厚意。

唐军骑兵在俩人带领下势如破竹,冲进可汗大营,留守将领被杀数人,军心大乱,本来就大部分是新兵,毫无作战经验,老兵一乱,新兵丢盔弃甲就临阵脱逃。

赵灵玉与陆霄鹏不费吹灰之力,杀进可汗大帐,一剑割开帐篷,里面数人躲在里面,仔细一看,大部分都是文官少有武官。

赵灵玉宝剑一指,娇声喊喝。

“束手就擒,饶尔等一命,若敢反抗,剑下超生。”

里面之人,战战兢兢,单手拂胸鞠躬投降,陆霄鹏大喊一声。

“来人,将他们都给我绑了,带在马上。”

数名唐兵翻身下马,手拿麻绳抹肩头拢双臂,都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赵灵玉冲着陆霄鹏喊道。

“陆校尉,你带人再巡视一圈大营,看有漏网之鱼一并抓来。”

“遵命。”

陆霄鹏一磕马蹬,带领一百多人,巡营而去。

赵灵玉带兵等候一柱香工夫,陆霄鹏带人返回,马上驮着五花大绑三人,向赵灵玉抱拳拱手。

“启禀赵将军,幸不辱命,巡营发现三人鬼鬼祟祟,躲在角落箱子里,妄图逃过一劫,幸亏我火眼金睛,发觉箱子不对,一搜之后,发现三人将其捉拿。”

赵灵玉闻言微微点头,玉手一挥,带着俘虏撤兵,回山坡等待刘梦龙等人,陆霄鹏大喝一声。

“将军有令,带俘虏回山坡,等待刘校尉等人。”

众骑兵听令行事,排列整齐,出营而去,陆霄鹏带马紧跟几步,与赵灵玉并马而行,低声道。

“赵将军,搜营之时,发现了一些金银珠宝,是带走还是留下。”

“你先将金银珠宝带上山坡,等刘校尉回来再做定夺。”

“遵命。”

陆霄鹏一带马头,往回就走,顺带叫上数名骑兵,一同帮他运送金银珠宝。

赵灵玉带兵回到山坡,眺望远方,目光掠过大片草原溪流,寻找着心中之人的身影,担忧着他的安危,盼望着其平安归来。

此时此刻,他担忧之人正率领骑兵,拍马扬鞭急速飞奔。

“刘校尉,你说我们能追赶上,沙钵罗可汗等人打扮的商队吗。”

“车校尉,不管能不能追上,我也要追他一程,人生若不试过,焉知雨后彩虹的美丽漂亮。”

二人不再废话,打马扬鞭催马快跑,务必要追上商队,他俩怎么知道可汗等人打扮成商队出发了。

原来刘梦龙与苏赫巴鲁想交甚好,苏赫巴鲁告知梦龙,可用金银打动牧民,打探其口中消息。

刘梦龙拿出几锭银两,果然有牧民告知俩天前一支商队从可汗大营,秘密出发,大概有几百人,中间有一辆牛马拉着的帐篷车。

刘梦龙得到消息,立马带兵火速追赶,都忘了告知赵灵玉等人一声,先行追赶而去。

刘梦龙带人日夜兼程,渴饮溪流水,饿食冷烤肉,疲倦不知休,睡卧马鞍心。

就这样,刘梦龙等人追了俩日俩夜,目光中一支商队,赫然出现在眼帘。

刘梦龙与车灵泉对视一眼,一带缰绳,“喻”带住战马,身后骑兵也纷纷停下。刘梦龙从骑兵中找出几人做探马,远远跟着前面商队。

其余人等,下马休息,放马吃草。

车灵泉盘腿坐在刘梦龙对面,看着其脸忽然开口。

“刘校尉,你未及弱冠,为何表现的如此成熟老练,真让在下钦佩不已。”

刘梦龙蔚然一笑,眼望天空。

“当你从小眼观世界,给你喂奶之人,浑身是血死在你面前时,冥冥之中,你就自然比别人心智早熟许多。”

将目光收回,平视车灵泉。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当你从小就看见鲜血,你就命中注定要与刀剑有缘,要在战斗中成长,成为一方巨擎,才能将所有要杀你之人,全部诛杀,还自己一片晴朗天空。”

车灵泉听罢,眼中热泪盈眶,把头一仰,不让眼泪流出,但其心中对刘梦龙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血色童年,人生罕见。

俩人闲聊之时,众骑兵疲倦不堪,合衣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刘梦龙冲着车灵泉道。

“车校尉,你若困了,先睡一觉,晚上养足精神,可要杀人越货。”

车灵泉哈哈大笑,指着刘梦龙道。

“你呀,还杀人越货,我看是来抢人的还差不多。”

俩人相视一笑,叫来军卒,叫大家换班休息,保持警戒,随后俩人也头靠马鞍沉沉睡去。

红日夕落,玉兔升空,凉风习习,草木摇弋。

刘梦龙与车灵泉睡了一白天,精神抖擞。这时探马回来禀报,商队在前面二十里外安营扎寨,原地休息。

刘梦龙当即下令,全军给马衔环,给蹄裹布,摘去马挂銮铃,一切准备就绪。

刘梦龙与车灵泉带头翻身上马,一带缰绳,蹄下生风,向着商队营地奔袭而来。

静静的夜晚,寒冷的刀光,注定今晚会是个不眠之夜。

二十里地,半柱香就到,刘梦龙等人来至商队外围,手一压,招来车灵泉,俩人耳语几句做好分工。

车灵泉带领三百骑兵,唐刀一挥,三百人马趁着夜色朦胧,杀向商队。

商队晚上自有守卫巡逻,忽觉地面震动,听得轻微声响传来,举目四望,发觉有人偷袭,守卫将手指放入嘴中,就要口哨提醒。

车灵泉眼疾手快,翻腕一甩宝剑,一道寒光刺中喉咙,守卫仰面朝天摔倒,车灵泉马过剑抽,继续刺杀守卫,外面一乱,帐篷里自然有人被惊醒。

梦七听声不对,披衣起床,一挑帘门,偷眼观看,不好,有人袭营。

赶紧穿着中衣,披着长袍,一路飞奔来到牛车大帐,不顾惊扰别人,冲进帐篷。

此时帐篷里可汗一家三口,都已醒来,见梦七闯入,询问出了何事。

梦七急声道:“大事不妙,唐兵突然袭营,我军匆忙抵挡必吃大亏,不如可汗大人听我一言。”

“我给你找个替身就在帐外,你与他换好衣服,他先离开此处,随后我保护你安全离开,快做决定吧,可汗大人,迟则生变啊。”

沙钵罗微一沉吟,将妻儿赶出营帐,梦七带人进帐,俩人当面换好衣服。

梦七叫过假可汗,让他带着人从北面逃跑,随后又叫上钱峰带人护送可汗妻儿老小,向南而去。

梦七看着俩队人去远,才率领七名手下及可汗亲兵护送沙钵罗向西,匆忙逃走。

刘梦龙在营外观望,只见数十人护送一头戴白狐皮帽,一身雍容华贵之人,急急忙忙逃走,过了片刻,又有一拨人护送妇人小孩离开。

刘梦龙匆忙之下,也未多想,就带人追赶假可汗一拨人。战马疾驰,狂追而去。

就在刘梦龙追出不久,梦七等人护送沙钵罗可汗,出营向西而去。

营地中,车灵泉纵马挥剑,一剑刺穿一人胸膛,拔剑回首一剑,斩飞弯刀,顺势拨转马头,宝剑飘飘,连刺上中下三剑,突厥骑兵招架不住,被车灵泉一剑刺中肚腹,宝剑一抽,尸体栽倒马下。

唐兵在车灵泉带领下,奋勇冲杀,突厥骑兵溃不成军,四散奔逃,在这奔逃慌乱营地中,慈眉善目之人趁人不备,偷偷躲到牛车下面,身体一委,无人发现,安然无恙躲过一劫。

车灵泉带人杀散突厥人,出营继续追杀大股部队,而刘梦龙带着人一路狂奔,终于追上假可汗一帮人,刘梦龙立功心切,施展鬼影七闪。

在敌人马背,唰唰唰,连闪六次,刀光闪烁,六人毙命,杀完六人,刘梦龙如猿猴一般,在敌人马背上,跳来跳去,最后来到可汗马背上,一掌打晕可汗,带其返回本队。

突厥人不知他是假的,拼命阻拦刘梦龙,欲将可汗抢回,双方展开激烈厮杀,只见刘梦龙带着可汗,左躲右闪,抽空一刀斩杀一人。

众唐兵也是玩命搏杀,冲到刘梦龙身边,助其杀退突厥人,保着刘梦龙带着假可汗,回归本队。

刘梦龙抓到可汗,也不愿再与突厥人交手,拨转马头,向来路返回。

正驾马奔行中,前面一支骑兵迎面而来,刘梦龙刚要举刀就剁,就听对面声音传来。

“刘校尉是我,莫要自相残杀。”

闻声熟悉,刘梦龙拢目光仔细一看,是车灵泉带人前来增援。

二人简单寒暄几句,率领骑兵,向着赵灵玉等人所在山坡方向,疾驰而去,一路烟尘滚滚,带着得意心情返回,却不知这次博弈,刘梦龙输给了梦七一筹。

103

第十七章人影霍霍布迷阵 金蝉脱壳诡计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