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公主之无敌战神>第86章 表舅来访 作说客企图受降娘子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6章 表舅来访 作说客企图受降娘子军

小说:大唐公主之无敌战神 作者:沉沐君 更新时间:2019/9/18 9:39:59

始平县(现今陕西兴平市)位于渭河北岸,大兴城的西面偏北只有60里之距的关中平原腹地,与鄠县隔渭河相望。

如果说鄠县是大兴的一条退路一扇生门,那么始平就是大兴的一侧屏障和一条生路,因为它紧邻咸阳,一旦失去始平,则咸阳难保,京都北面的宫城和皇城就将门洞大开;此外,失去始平就等于失去了西逃的路线,大兴城西面也将直接受到娘子军的威胁。

所以,始平和鄠县都是大兴城近郊的京畿重镇、军事要地,既是娘子军必夺之地,也是朝廷的必保之所。

对于李三娘来说,始平与鄠县和武功一样,都在某种程度上牵扯到她个人情感的层面:鄠县是故居,武功既是故居也是二弟李世民的出生地,而始平则更有一番不同的意义,因为生母窦夫人就是京兆始平人,外祖父北周大司马窦毅正是出生于此地。

当然,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始平有名还因为它乃是新石器遗址、汉惠帝时期兴建的道教胜地、杨贵妃墓黄山宫的所在地、三国时期蜀汉名将马超马孟起的出生地……

杨广生性多疑,他对卫文升可说是高度的信任,但同时也保留一颗防备之心,故在委以重任的同时,也加以防范。

大业十一年(615年),杨广升委任卫文升为右光禄大夫,赐良田、宅第、财物数万,命他镇守西京大兴,并对他说:“函谷关以西全部委托给你了,你安然无恙,国家就安然无恙;你若有危险,国家也就危险。你出入务必有兵士保卫,坐卧须要加强防备,吾今特另赐你一千名军士做侍卫随从。”

这1千名军士,明里说是卫文升的侍卫随从,暗中却同时是杨广的监军密报。

卫文升心中当然明白这一层,他还很清楚:当其时正是关中盗贼蜂起,饥荒肆虐,百姓常有饥饿至死者,而官府败坏纷乱,贿赂公行。卫文升常常感到无力赈济抚恤,加之年岁已高,便上表乞求告老还乡。

杨广不许,反对卫文升说:“京师乃国家之根本,王业之根基,宗庙园陵之所在地,吾就依靠你这位老帅,卧居在那里镇守,为国家考虑之,不许你退休!”

作为京都留守最高长官,同时担负保卫杨广孙子代王杨侑生命安全的大任,卫文升深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特别是,他还时时受到京都留守副长官阴世师的掣肘和监视,更确切地说,按照杨广的安排,他们之间既是正副长官的关系,同时也是互相监视的关系。

与卫文升这位正人君子的做派刚好相反,阴世师是一个花花肠子特别长且阴气十足的人,这与他的名字倒是吻合得分毫不差:“阴险世家大师。”

当然,从正面而言,他是一个智慧型武将兼文官,他满脑子阴招,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能够来阴的,他绝不会考虑阳的,一切以智取为高。

就说眼下针对始平保卫战的策略吧,卫文升主张对义军采取正面的怀柔招安和以武治暴“一个目的两手准备”的策略,而阴世师则决意要给义军来几招阴损的连环计。只是碍于当下卫文升是守城主将,是他的顶头上司,表面上,他也只能按照长官的意志行事,但这并不妨碍他同时在暗地里实施他自己的阴招。

虽然在出于无奈的情势下,以武治暴是一个选项,但卫文升心里清楚,娘子军现今已经发展到超过十万之众大大军,始平本身的守军才7~8千人,根本挡不住娘子军哪怕只是一波子的进攻!就算是整个大兴城的留守官军,人数也不过7~8万,兵力上相对于娘子军并不占优,充其量不过势均力敌而已,但义军当下士气正盛、势头正猛;反观自己的军队,军心虽然目前还算稳定,但绝无斗志可言,只是不求有功但求无险而已。文武两手,显然文为上策、武为下策。只要有一线希望,应该和平解决,最多也就是先文后武、先礼后兵,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兵戈相见。

此计既定,卫文升立马开始考虑选派合适的使者,替朝廷前往娘子军做说客。

这是一个“火锅”之夜,被烧炭一般的烈日炙烤了一整天的大地,到这个时刻开始发起闷气来了,空气分子似乎全然消失的悄无声息,要不然就是被热得蜕变成了惰性气体、连动都不情愿动一下了,或者是为了避热而偷偷溜到别处凉快去了,直叫人感到窒息和压抑,哪怕是轻微的举动都会让人汗流浃背、烦躁不安,无论是躺在榻上,还是直接往地板上摊,那都直烫得像烙烧饼或铁板烧一般,就连大花脚蚊子都害怕脚被烫着而不敢落在人体上叮咬吸血,躲阴沟里去凉快去了。

在长宁乡襄阳村的娘子军军营外,李三娘正在独坐静思,一边纳凉,一边考虑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先取始平,后夺鄠县”是她的基本构想和策略,也是大多数将领的共识,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周密的部署和方案。

毫无疑问,无论是始平还是鄠县都不会像盩厔、武功和郿县那样容易拿下。这很显然,一来,这两个地都是京都周边的军事重镇,朝廷不会轻易放弃;二来,它们都靠近大兴城,属于京畿守军鞭长可及之处。欲夺取这两地,不经一番殊死搏斗、浴血奋战是不现实的,但无论如何,必须制定一套可行的作战方案以将流血程度降至最低。

利用军队休整的间隙,李三娘已经苦思冥想了好些日子,也与将领们作了数次探讨和“沙盘演练”。眼下,她才用过晚饭,便又进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忽然间,属下来报,说是有人求见,来人自称是李三娘的表舅,名叫窦迪。

说是表舅,其实只是母亲的一个远房同族堂兄,血缘关系要往上追溯好几代才有交集。

窦迪是一位朝廷命官,任职大理少卿(相当于现今的司法部副部长),他家住在大兴城,过去与母亲窦氏夫人时有来往,李三娘对他还是蛮熟悉的,因此未加思索,同意让他进营会面。

不一会,就听到窦迪带着稍有沙哑的嗓音在营外喊道:“我的外甥女哟,好不容易才找见妳呀……”

“表舅请坐。”李三娘手指一指营中一把竹椅子说道。

自从跟何潘仁学会用椅子后,李三娘已经离不开这洋玩意了,也已经久违了“跪坐”和“胡坐”,特别是碰上这般闷热的天气,坐在竹椅上,凉快许多。

窦迪坐了下来,虽说有点不自然不自在,但他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坐在这种洋椅子上也不会感到扎臀。他四周打量了一番这个麻布扎起来的营房:

“秀宁啊,我已经转悠了好几天功夫了,以为妳会住在县官署或至少乡镇官署里,没想到妳在这山坡上逍遥啊!怎么不住官署呢?那里方便舒服多了。”

“舅舅夜晚来访,必定有要事吧?”李三娘没有解释住所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做舅舅的就不该来看望一下外甥女吗?自从妳母亲我堂妹过世后,我就再没有见过妳和妳兄弟姐妹。可妳小时候,我可没少抱妳哟。还记得吗?有一回你们全家来看望我,妳死活要拉着我领妳和妳二弟四妹到东面靠近春明门的店铺去买冰激凌吃。那时候妳才六、七岁,哎,也是这么个大热天。”他在尽量套近乎。

“这显然不是他的风格做派,一定是为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而来的。”李秀宁心里在想。

李秀宁没有猜错,窦迪的确是担负着朝廷的重任而来的。那么,他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23

第86章 表舅来访 作说客企图受降娘子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