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女兵王>31、奇闻:荷兰人卫约瑟当了汉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1、奇闻:荷兰人卫约瑟当了汉奸

小说:抗战女兵王 作者:异想天开吧 更新时间:2019/8/10 12:38:16

在大主教那里碰了壁,卫约瑟还是不甘心。相反,还特别气愤,反感,认为人们都对自己不公。

去街河口上船回家的时候,他拐进一家妓院,要将一肚子的憋闷发泄发泄。可是尽管是很熟悉很喜欢的姑娘来陪他,他的注意力还是集中不起来,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

“凭什么我卫约瑟一把年纪了,就只有挨训斥的份?”他边在姑娘身上动作,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质问,“我又不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从前不也担任过一些重要职务吗?如果不是被小人加害,地位早已在你海维礼之上了,一个小小的夏君如站都别到我跟前站。”

“天之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哼,我卫约瑟未必就不会像姜太公一样,大器晚成?”

“要巴结日本人,谁不会?日本人不正想要本地人给他们做事吗?”

。。。。。。

他见日本人已经控制了临江地区,估计这种控制还会延续很长的时间,因为蒋委员长都躲到重庆的山沟沟里去了,零零星星的游击队,则像虱婆子一样拱被窝不起,于是他便考虑是否借助日本人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一个落日鎔金的夏日傍晚,他在反复权衡之后,架了好大一个势,才独自步入久违了的绿楼,对秋岛正川道:“司令官先生,我想以个人的名义,请您到镇上的馆子里喝个酒,聊聊天,希望您能够赏光。”

正在为夏君如的若即若离黯然伤神的秋岛,眼睛一亮,二话不说就叫上两个警卫跟卫约瑟走了。

不顾老板和伙计们对他无比鄙夷的眼神,也不顾中国教区红衣大主教的“中立”指示,在白沙湾镇唯一的一家饭馆里,年迈的卫约瑟举杯先敬了一回酒,然后一脸谄媚地对秋岛说:“尊敬的司令官先生,中国有一句老话,自古英雄出少年,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司令官,真是少年英雄啊。有志不在年高,真的令我钦佩!而且还具备了那么高的文化素养,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秋岛说:“牧师先生,我是一个军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您请我到这里来,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如果有,请直接对我说。说完了正事,我们再痛快地喝酒,好吗?“

“司令官先生果然快人快语。是这样的,司令官先生,我在白沙湾这个地方已经生活了大半辈子,这个地区现在的居民,没有不认识我卫约瑟的。他们绝大多是我看着长大成人的,哪一个见到我了都得毕恭毕敬。可是我又是一个长期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一身的本事没法得到施展。我知道贵军目前正在建设地方行政机构,我非常愿意协助您管理好这个地区,让大家看看我卫约瑟的价值。”

“好啊!”秋岛一听就明白卫约瑟的意思。前几天在城陵矶开会,听中村毅说,刚刚建立起来的维持会,被破坏得相当厉害,而且重建工作的难度特别大,因为那些有想法的人都成了惊弓之鸟。而这种所谓有想法的人,本来就像凤毛麟角一样稀少。他清楚地记得,中村毅还特意在会上说了老中医孙海涛上吊的事,说孙海涛的影响不亚于那些狙杀行动,说真想把这一类不合作者统统杀掉。。。。。。

联想到这些情况,他不假思索,就满口应承:“欢迎啊,牧师先生,等下回到司令部,我就给临江宪兵司令长官打电话,让他批准您老人家兼任白沙湾镇的维持会长。现在,可以为我们未来的合作干杯了,哈哈哈。”

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双方心里都有数。在偌大的白沙湾,没有几个中国人愿意当这个维持会长;可是也没有人想过让一个荷兰人当这个维持会长,而且还是这么老的一个荷兰人,老得牙齿都快掉光了。因此这个问题一经卫约瑟本人提出,就肯定会一拍即合。

卫约瑟显得很高兴,他相信从现在起,别说小小的福音堂和滨湖大学了,整个白沙湾地区,都是自己的了,一生以来一直没有实现的梦想,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幸福,怎么就来得如此突然呢?皇军,您对我恩重如山哪!夏君如,你就等着瞧吧,哼!”

欣喜之余,作为回报,在几杯临江小曲下肚之后,他借着酒兴,悄悄告诉秋岛正川:“看得出来,司令官先生,您很喜欢我们的夏君如小姐,嘿嘿,这件事,我也许能够给你帮上一点忙……”

他的话,立即让在夏君如的感情问题上束手无策、头痛不已的秋岛兴奋起来:“哦,是真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亲爱的卫约瑟先生,我不仅会确保您成为这个小镇的会长,还会努力争取让您成为整个临江的战时最高行政长官。”

“您的意思是,让我当全临江的大会长?我没有听错吧司令官先生?”

“这也没啥了不起呀,尊敬的牧师先生。临江专员公署管几个县?也就五个县吧?顶多二百万人口吧?那好,分两步走,您先在白沙湾地区站稳脚跟。第二步,我接着把您推荐到临江地区的总会长的位置上去。怎么样,亲爱的卫约瑟先生?哈哈,这样子,还行吧?”

“行!行!太行了!亲爱的秋岛先生,那还得请您再帮我一个忙”,卫约瑟压低声调,把嘴巴凑近秋岛的耳朵,小声说,“在我们白沙湾附近,有两支抗日武装力量,汤志高和王四领导的。他们的游击队和洞庭湖救国军,虽然不能与皇军对抗,但他俩在地方上都是很有势力的人。不把这两个人除掉,我这个新上任的维持会长就寸步难行,还很可能像前面的那些个会长一样,被他们干掉。”

“唔?他们,有没有跟皇军作对的事实?”

“当然有啊!皇军刚进临江的时候,他们合作打过一场所谓白沙湾保卫战。只不过他们的队伍很豆渣……”

“等等,等等”,秋岛打断卫约瑟的话,问道,“您刚刚说的豆……渣,是什么意思?”

“噢,豆渣,就是制作豆腐剩下的渣子、废物,就是很稀松很没用的意思。事实上,他们的队伍丝毫也不经打,真的像豆渣一样,一交手就败给了皇军。这两支抵抗力量,现在他们已经转入地下。大多数时间,他们在洞庭湖上的芦苇荡里出没,有机会就骚扰皇军。”

“哦,还有这样的事?那好,卫约瑟先生你把情况再搞清楚一些,我马上让临江宪兵司令长官组织行动,把这两个家伙消灭掉。我们海军陆战队的卧榻旁边,怎么能容得他人酣睡呢?而且,杀鸡焉用牛刀,这样的事根本用不着我们海军陆战队动手!”

卫约瑟拍手笑道:“太好了,太好了,秋岛先生真是英明、果断,有眼光啊!”

最后他还提醒了秋岛一句:“那个夏大美人,确实非常可爱。不过秋岛先生也得小心点哦,她毕竟曾经是汤志高的部下。她从南京流亡来临江,就是来投奔汤志高的。怕他们串通一气。。。。。。”

“这个您老人家就不用担心了,”秋岛潇洒地打了个响指,“能够把我秋岛正川放倒的中国女人,恐怕还没有出生,哈哈。。。。。。”

从那天起,看上去一个指头就能拨倒的的卫约瑟牧师,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每天屁颠屁颠地跟着秋岛转,因为一直高度的亢奋,两颊透着不正常的酡红,完全不顾自己一个神职人员的形象了,更把自己的耄耋高龄抛到远远的脑后。

为了帮助秋岛把夏君如搞到手,他对夏君如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转变。他以关心夏君如的安全为由,一有空就在教室与宿舍区转悠,努力让空荡荡的校园里多一些人气。衰朽的老脸上,笑容也多了许多,看上去慈祥要多于平日里的奸诈。

特别好笑的是,老头子找日军要了一顶战斗帽戴上。牧师的长袍子也不穿了,从箱子里翻出一套旧西装穿上。这副打扮,跟那个被冯洛明打死的翻译官宗泽生有几分相似。

看着卫约瑟这样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夏君如和她的师生们没有一个不恶心想吐的。江忠敏说:“个老不死的,一副作死的像。”赵大勇甚至冲动地说:“妈的,老子真想捶这个老狗日的一顿!”麻保生干脆说:“那还不如像锄奸队一样,把他做掉。这事要是交给我,我可以办得利利落落。”

夏君如说:“你们不要这样想,咱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人各有志’吗?卫约瑟先生想怎么享受自己的宝贵人生,我们可以不管,但我们有权利和义务维护这所学校和这个地区的安宁。在目前的局势下,只要我们这里不出乱子,就是我们最大的成功。”说完这些话,她感觉自己思想的火车,开上了易耿生指出的轨道。

“可是我替你的安危担心啊夏校长。”赵大勇说,“冯洛明是我的好兄弟,他不在了,我有责任保护你。你知道的,我特看不惯秋岛正川那副虚伪的腔调,更看不惯那个老狗日的奴才样子!我担心你被这些王八蛋所害。”

“老赵你放心,一切我自己都会把握好的!夏君如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大家早已清楚得很。再说,为了大家的和平与安宁,哪怕作出牺牲,我也会在所不惜。”

赵大勇依然嘟嚷道:“有些牺牲,是女人支付不起的啊!”

就在这时候,瞎子易耿生久违了的小铁锣响了,他带来了上级最新指令:第二次长沙会战即将开始,为体现国共合作的精神,可以适当对日伪军展开一些行动。还强调:只要能弄出一点响动就行了。大的动作,有待于战区统筹安排。

一个夏末黄昏,夏君如正与秋岛在龟山上的圣安古寺前漫步,卫约瑟忽然呼哧呼哧地一路小跑着爬上来了:“秋岛君。。。。。。”他望了夏君如一眼,然后把秋岛拉到一边,在他耳畔嘀咕了一会。

他们的对话内容是这样的:“秋岛君,我手下的耳目,刚才来报告,说看见汤志高回了他在镇上的宅子,难得的机会呀。”

“他们有多少人?”

“只有几个贴身警卫。”

“知道了,卫约瑟先生,没你的事了,后面的一切都交给我。”

站得不远不近的夏君如,不用听清楚他们的谈话,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里有事的秋岛,很快找了个理由下山,与夏君如分手。他回到绿楼,与宪兵司令部通了话。

夏日的凌晨,月明星稀,清风习习,整个大地都安宁了下来。为了不走漏消息,临江宪兵司令中村毅亲自带着十名宪兵队员,二十名皇协军,连船都不坐,突然从旱路奔袭白沙湾。

他们下半夜从临江城里出发,沿着粤汉铁道线,走过南津港大桥,穿过临江大隧道,步行赶赴白沙湾。

他不敢就近请秋岛的海军陆战队助战,他知道海军陆战队那班穿白制服的家伙,一个个全都屌得像天照大神的亲儿子,这样的小战斗他们绝对不会轻易出手,否则秋岛就不会把这个任务交给自己了。

穿黑色夜行服和软底鞋的奔袭小组,像一把尖刀一样,以全程小跑的速度,直插汤志高在白沙湾镇上的大宅院。

镇子上跟原野上一样静,偶尔有一两下维持会的梆子声,连狗叫都听不到。银色的月光下,最多的是梦乡里的轻微鼾声。

在汤家大宅紧闭的正门前,中村毅做了个进入的手势。奔袭小组转眼通过搭人梯进入院内,在门轴里灌了点清油,悄没声息地把大门打开了。

然而他们纳闷地发现,汤志高的大院,仿佛变成了一座死院,一点人气都没有了,只有密集的老鼠和青蛙,在清凉的晨风中偶尔掠过人的脚背,在人的皮肤上留下一点点湿意。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汤志高的多名保安团员,早已经打进了刚组建不久的皇协军并在其中担任要职。中村毅在临江的一举一动,都在汤志高的掌控之中。他怎么可能会轻易落入鬼子手中?

卫约瑟获得的信息,只不过是汤志高和夏君如商量的一个圈套。

“汤队长,君如的意思,这一向,我们跟鬼子相处得太甜腻了,得寻找机会打他一家伙。正好上面有了指令。”被夏君如派往芦絮湾的赵大勇对汤志高说。

“是的,我的伤恢复得差不多了,也该练练手了,不能老这样养下去。大的仗咱们没能力打,小打小闹一下是没有问题的,咱们要吸取白沙湾保卫战的教训,不能跟鬼子硬拚了,咱们跟鬼子斗智。”

77

31、奇闻:荷兰人卫约瑟当了汉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