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丹江儿女>第二回、女干部遇困扰问路 李荷清看岳父伤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回、女干部遇困扰问路 李荷清看岳父伤感

小说:丹江儿女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7/12 10:57:22

  第二回、女干部遇困扰问路李荷清看岳父伤感

下村村口建了临时停车场,与远处的青山、空旷的原野相比,显得不算太起眼,但站在停车场中央四下看,又宽敞又平坦。

前些天,停车场冷冷清清的,近两天,停车场周围搭建了很多临时的帐篷,有移民指挥部、电力维修部门、通讯设备部门、交通应急处理部门等等,在这里执勤的人也渐渐多起来,男男女女,来来往往,停车场一下子成了集贸市场。人一扎堆,就难免会遇到尴尬事,那就是在这种特殊场合下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解决自身的难言之隐。这要在以前,一进村就很容易找到一个私人空间,但这时整个村子都被扒掉了,找一个相对文雅的地方解决隐私还真不容易,男同志相对好办一些,随便一个断墙处就能清仓,最难应对的是女同志。

一位执勤女干部就遇到了这样的尴尬,她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性,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衬托着她的妩媚,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凸显了她的睿智与干练,掷地有声的高跟鞋踩出的是风度和风采,然而这一切却与她蹩缩的眉头极不相称,此时她最需要的是找一个能够搭得上话的人问一问路,帮她找一个相对清静的地方以解燃眉之急。

正在这时,一位手提箩筐的农村少妇走了过来,女干部见她一脸憨厚,就上前拦住她,红着脸说:“大嫂,能不能帮忙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村妇楞了一下,开始咿咿呀呀给女干部比划,原来她是一个哑女,见女干部一脸迷茫,就放下箩筐,拉着女干部转了两个弯,来到一片蚕豆地边,用手指了指蚕豆地,女干部会意,走了进去。

乡野的条件自然比不过其他地方,但对于处于内急的人来说,这里自然是最好的去处,迫在眉睫的事情能够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得以圆满解决,女干部顿感一阵轻松。

等女干部从蚕豆地出来,村妇还在地头替她站岗,她动情地对村妇说:“大嫂,你们移民真好!”

女干部匆匆来到停车场的时候,货车车队开始有序进村,按号停在地上划定的石灰号上,女干部开始忙碌起来。

货车上全都编上了号,比如01号、02号、03号等等,但是,凡是遇到数字4的统统一闪而过,移民车队和移民的门牌号一律都没有04号、14号、24号、34号、40号、41号等等,大概“4”与“死”同音,人们忌讳。这个规矩不知是怎样形成的,也不知是何时形成的,但南水北调移民大搬迁一直这样延续着,下村搬迁,当然也没有破例。

女干部一手拿个本子,一手拿个喇叭,站在车头前调度车辆,当她喊道“5号帐篷的移民领车”时,任宗有走了过去,女干部看了他一眼,问:“5号帐篷是徐老师家的,你是帮徐老师领车的?”

任宗有:“是,是,徐老师是我妹夫。”

“那好,你上车,给赵司机指路。”女干部和蔼地说,“给徐老师家分了两个帮扶队员,一会儿就会随车赶来。”

刚好这时李荷清赶过来,对女干部说:“严主任,徐老师被抽调在迁安委员会里,现在单单一个女人在家,你多给他家拨两个帮扶队员。”

女干部看了李荷清一眼说:“领导吩咐,每家每户都是安排两个帮扶人员,若给徐老师家开绿灯,领导追问起来,怎么交待?”

李荷清笑笑说:“特事特办,这并不算他家多吃多占,你想办法变通变通。真要领导找你麻烦,推到我身上,我出面解释。”

女干部想了想说:“等我统一安排就绪后,看还剩多少机动人员。”

“那好,这事委托给你了,晚一天我请你喝茶。”李荷清说,“你忙,我去那边看看。”

张杰新开着农用车把任天龙老两口送到了5号帐篷前,芳芳和晓春急忙赶过来,扶着两位老人下了车,任传芬急忙拿过一瓶啤酒递给张杰新:“谢谢你。”

“顺道,顺道。”张杰新毫不客气,接过啤酒,用牙咬开瓶盖,喝了一口,“传芬姐,你们到了新地方,有啥需要帮忙的地方,打个电话或是给宗有哥说一声,我一定尽力。”

“我会的。”传芬说话有些哽噎,“我去安排好后就回来接你们到家坐坐。”

张杰新见传芬有些伤感,急忙岔开话题:“看,你们的5号车已经来了,我哥家也不知道领到车没有,我得去看看。”

“他家在10号帐篷。”传芬用手向前一指。

“我知道。”张杰新跳上车,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这个后生真不错。”望着张杰新远去的背影,任天龙赞叹道,“张泰昌养的两个儿子都争气。”

已经领到车的移民开始往车上搬粮食、柜子、箱子、摩托车,总而言之,家里能运的东西都朝车上装,有的移民在车上放一块有纪念意义的丹江石,说是到了新地方放到门口,等若干年以后教育后代,莫忘根本。

天热,搬迁区的气氛更热,旷野里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家具的撞击声,还有人们的吆喝声以及汽车的鸣笛声。

10号帐篷住着张晓新一家人,负责为他家拉货的司机叫江小山,宽阔的额头下一双眼睛乌黑发亮,深邃透明,像两颗神秘的晨星。他在帐篷前找好位置停了车,张晓新热情地把他让到了一根圆木杠子上。

圆木杠子在由四根木桩搭起来的遮阴网下,旁边是几块水泥板,水泥板上放着茶和啤酒,供人们解渴解乏用,是移民临时的落脚点。

江小山没事可干,就坐在那里喝着茶,吸着烟,机灵地张望着这家人朝车上放东西。

李荷清匆匆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一高一矮两位帮扶队员,到了张晓新的帐篷前,李荷清客气地对两位队员说:“那就是张晓新家,他本来是上村人,在下村成了家,和张杰新是亲兄弟,明天过后,弟兄俩见个面就很难了。你俩今天吃点苦,多帮帮咱们这个老乡。”

“一定,一定。”帮扶队员说。

张晓新走了过来,李荷清上前,握住他的手说:“兄弟,我今天顾不得帮你们了,一会儿你姐过来帮你们上车。爹呢?”

还没等张晓新回答,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走了过来,说:“荷清,你吃过饭了?”

“爹,我吃过了,您别累着,装车有晓新呢,顾得过来,天热,你别太张罗。”李荷清知道,他这样说也是自欺欺人。

“怎么?光华也不回来看看我?这妮子,不长心呐。”老人说话有些哽。

“爹,你别小心眼。我哥哥在迁安委员会里忙着,我姐得安置好她瘫婆婆才能来。”陈月华埋怨道,“搬迁这么大的事儿,你就是不让她回来,她能不回来吗?”

“哥,你忙你的。”张晓新接过话茬说,“我给你拆瓶啤酒解解渴。”

“不了,有什么困难打我电话。”李荷清鼻子有些酸,想当年,老岳父把大闺女嫁给他,图的是婆家离娘家近,老人家上岁数时走个闺女家方便,想不到前些年岳母病重时正赶上陈光华在月子里,临死也没能见上闺女一面,如今大搬迁又让老岳父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本该让老婆这些天多回回娘家来陪陪父亲,可自己的老母亲却时时刻刻需要人照料,一直在拖累着陈光华,一想到这里,李荷清就觉得有愧于老岳父,有愧于自己的妻子。见了佝偻着身子的老岳父,他表面上安慰,内心却十分伤感和内疚,他不敢在老岳父这里多耽搁,就急忙给张晓新打了声招呼,选择了离开。

路上,李荷清给老婆打了电话。陈光华告诉他,她正骑车朝这里赶。

张晓新和矮个子在车上码东西,为了节省空间,有的东西放进去取出来得反复好几回,直到东西放实在了才罢休。

高个子在车下,把能举起的东西往车上递,递不动的东西,就喊女主人过来搭把手。

陈月华四十来岁,是个很能干的农村妇女,来来回回把远处的东西朝这里转,额头上的秀发被汗水打湿了,但还是舍不得喘口气。

一个半大孩子吃力地拖着一个小木箱子走过来,陈月华看了他一眼说:“拿不动的东西别勉强。强强,妈妈穿这鞋累死了,快去帐篷里把妈妈的拖鞋拿来。”

“哪双?高跟的还是不高跟的?”强强天真地问。

“傻孩子,什么叫不高跟的,要那双浅跟的。妈妈脚上半高跟的就穿上受不了,还敢再穿高跟的?”陈月华听到小儿子把平跟鞋说成“不高跟”的,想笑,却笑不起来。

孩子脸上沾满了土灰,汗水一浸,像演员化了妆,听妈妈一说,进帐篷找东西去了。

张杰新把农用车停在一边,见了陈月华,喊:“嫂子,我来了。”

陈月华接过强强递过来的鞋,坐在一块水泥板上一边换鞋一边说:“你来得真及时,正需要帮手呢。”

陈光华也风风火火过来了,见老父亲掂了两把椅子走过来,就迎上前,说:“爹,你到一边凉快去,别热着。谁让你磕磕绊绊拿东西的?”

“不碍事,不碍事,我拿一样就少一样。”老人停下来看了看大闺女,问:“你婆婆还是老样子?”

陈光华:“那还能怎样,吃喝拉撒全在床上,我紧赶慢赶才腾出身子来。爹,您还好吧?”

老人沉默了好一阵,才叹了一声:“爹这一去也不知道啥时间还能见你一面,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

老人见陈光华扭身在擦眼睛,就没再说什么,转身对陈月华说:“问问晓新,让他腾个稳当的地方,把那个大件弄上去。”

几个汉子正把一个大床往车上装,张晓新当然也听到了老人的声音,就吃力地回了一句,“爹,别急,这个大床放好后,我们就过来安排。”

张杰新急忙过来,一边扶,一边推,好不容易才把大木床和垫子弄到了车上。

张晓新跳下车,对帮忙的人说:“伙计们,咱们抽口烟喘喘气,好事不在忙中取。”

0

第二回、女干部遇困扰问路 李荷清看岳父伤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