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丹江儿女>第九回、花木兰出面找医生 任传芬借梯挖月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回、花木兰出面找医生 任传芬借梯挖月季

小说:丹江儿女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8/20 14:37:44

第九回、花木兰出面找医生任传芬借梯挖月季

徐老大领着人回帐篷装车去了,杨金贵风驰电闪地乘着小车赶了过来,找到王大头商量说:“兄弟,这块石头我掏六千,让给我怎么样?”

“杨老板,开玩笑吧,六千,你再加个零看我放手不放手。”王大头冷笑。

杨金贵转身就走,边走边说:“你做梦吧,这只是个破碑帽,一无配套的碑文,二无年代的考证,你就好好等大价钱吧。”

和杨金贵一起来的大概是杨金贵的托儿,半真半假对王大头说:“如果这块圣旨石上有朝代或年代记载,也许还值俩钱,少了这些,基本上跟一块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再说了,它是不是过去的人弄的赝品,也很难说,你想想,如果是皇室打磨出来的圣旨石,应该是汉白玉或其他上等石料,可是,你自己看看这块石头,石质是普通的大青石。有些政策性的东西你不懂,地下的东西若交易额度超过一定数量,纳税事小,没收事大,真要是上级文化部门追查下来,王老板恐怕要蛋打鸡飞了。”

“你别拿这话吓唬我,我也不是三岁小孩。”王大头显出不屑一顾的样子。

“那好,算我多嘴,我本来是好心劝你们两句,谁知道你这么不识好歹。”托儿转身要离开。

“少了一万免谈。”王大头追了一句。

托儿头也不回摆摆手,说:“若是八千,我还能给你们穿和穿和,你狮子大开口,我也无能为力了。”

王大头见托儿真的毫不犹豫地走开了,才冲着托儿的背影喊:“八千就八千,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王大头不是憨子,他真怕这东西砸在他手里是个祸,一咬牙,让杨金贵拉走了这块石头。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啊,王大头得了八千块钱,高兴得摸不着南北了,他买了啤酒买了烟,招待给他帮忙的猴子等人。

猴子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说:“大头哥,给你帮工还不如给你妹夫打油菜,人家的活儿轻。”

王大头:“得了吧,他能有我给你们的价高?”

猴子:“价是偏低点,但给人家干活没风险。”

“你们弄一个井架能有什么风险?”王大头问。

“你说的轻巧,我们单单是弄个井架吗?你没看今天到处都是执勤人员,弄不好还有便衣,幸亏今天没打架,如果今天你和徐老大动起粗来,我们能脱得了干系吗?”猴子说。

猴子的意图其他几个帮工的哪个听不出来,都纷纷说:“可不是,要是今天派出所出手的话,我们几个要做冤大头了。”

猴子继续:“再说了,今天上级各路神仙都抱着以稳定为大局的态度,若在平时,要不把这块石头当文物处理才怪,真要是到了那时,你吃不清兜着走,我们能不跟着倒霉吗?”

听话听音,王大头当然听出了弦外之音,看来这几个人靠几盒烟和几瓶啤酒是很难打发的,只好自认倒霉,答应每人多给100元。

王大头担心节外生枝,急忙疏散这几个帮工的,开上农用车走了,他又开始在移民区里四下跑,一是想再碰碰运气,更重要的是在找机会,王大头还要捣什么鬼?这是他心里的秘密。

“哟,那不是传芬姐吗?”王大头见任传芬正扛一个合梯,从车窗探出头来,热情地上前打招呼。

“是大头啊,你准备到哪儿去?”传芬边走边问。

“随便转转,随便看看,传芬姐,车装好没有,要不要我帮忙搭把手?”王大头东张西望。

“不了,我哥哥嫂子,还有传有的媳妇都在这里帮忙,人数够。”任传芬说,“断墙头上有几棵月季,是我家国红从外地买回来的,我爹想要,借个合梯让我哥上去把它们挖下来。大头,你要不要,给你留一棵?”

如果是在别处,王大头岂能放过这个机会,但听说任家人都在,不想在任家的人面前落下话柄,就咽了口唾沫:“算了,好东西到我手里,经营不好就糟蹋了。徐老师呢?”

任传芬:“越是这个时候他们越忙,他们呀,不到搬迁走就闲不下来。”

“传芬姐,我还有事,明天你们走时,我来送送你们。”

任传芬:“你忙你的吧,等我们收拾好后,我回来接你们到我们移民区去看看。”

和熟人打交道,没有多大的油水,这是王大头总结多年的经验,他真担心遇到任家人再出现什么画蛇添足的荒唐事,急忙调转车头,向相反方向走去,边走边心不在焉地回传芬:“好啊,一定去!”

直接从任传芬所住的五号帐篷过去,几分钟的交易,为了避开任家人,王大头绕了几个弯子,才来到村边把车停了下来,探头探脑向一个帐篷张望。

在一个磨盘上,拴着一条大黑狗,黑狗卧在那里吐着舌头,眼睛不停地看着主人忙忙碌碌往车上装东西,好像在说,“主人,可别扔下我!”

“铲子,咱们黑子通人性,真舍不得扔下它不管。”一女的在车上站起身,看似在擦汗,眼睛却放在断墙处的王大头身上,铲子蒙在鼓里,但王大头当然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咱搬到新地方还不知道是个啥子情况,把黑子带上更是个累赘了,再说,移民车上不允许带狗带猫,到咱走的时候,记着把绳给它解掉,让它逃个活命吧。”铲子深情地看了一眼老婆,又看了一眼黑子说。

王大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本想等移民走后,再来把这条狗弄走,但他又担心错了这个“机会”,因为到这里捡漏的不只他一个,于是他亲热地上前,给铲子递了根烟说:“铲子大哥,你们在忙着啊?”

“是大头啊,有空来转转?”铲子急忙拿过一瓶啤酒,递给了王大头。

王大头摆摆手:“刚喝过,不渴,不渴。路上带狗不方便吧?”

铲子无奈地笑笑:“可不是,刚才还在说这事呢,这狗听话,通人性,一直舍不得卖,现在火烧眉毛了,却成了负担。刚才还在和老婆说放掉它让它逃个活命。”

王大头急忙说:“可别,你看你要多少钱,卖给我。”

铲子慷慨地说:“什么卖不卖的,你要想养,拉去就是了,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铲子去到磨盘边,解下狗,把绳头递给了王大头:“这狗只要你吱一声,比人还听话,养养你就知道了,千万别卖,收狗的买去它就是死路一条了。”

“你们放心,你们搬走了,我们这里就冷清了,没个看家护院的能行?”王大头脸上挤满了笑,笑得很不自然,然后看了看车上女人一眼,一语双关道,“有它在身边,也是个念想,你们放心走吧。”

王大头掏钱,铲子坚决不收,王大头觉得怪难为情,就掏出随身的一盒烟扔到了铲子正装的车上,一边满怀心事地拉着狗走,一边回头对铲子和那女人说:“烟盒里装的是钱,别弄丢了。”

大头走,黑子走,大头停,黑子也停,就好像黑子是大头的保镖似的,难道这只狗真的和王大头有缘?也许是王大头真的喜欢这只狗,也或许是王大头被铲子的话感动了,还也许有其他原因,这一次,王大头真的没卖掉这只狗,回家后就把它拴到了大门口。

其实,这就是王大头的秘密,这个秘密只有王大头和铲子的媳妇知道。原来,铲子常年在外打工,很难得回来一回,他女人守家,种地收粮总是欠帮手,受了不少罪,王大头有农用车,常来帮她运东西,一来二去,摩擦生热,在他俩之间就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动感,究竟发展到哪一地步,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她知,难怪黑子见了他王大头那么熟,也难怪王大头把“半盒烟”钱扔到了铲子的车上。

王大头每次喂狗,看到黑子摇头摆尾的样子,就想起了狗的女主人,心里酸酸的总不是滋味儿。

南水北调对王大头来说是个纠结,但他又暗自庆幸:这样也好,纸里包不住火,如果他和她继续绵延,后果不堪设想;南水北调对铲子的女人来说也是个纠结,但她又暗自庆幸:这样也好,纸里包不住火,如果她和他没完没了,和忠厚丈夫的那份温馨将会成过眼云烟。

传芬借合梯是受韩晓春的启发,她家装车多亏了她哥宗有,宗有很有思路,哪东西先装哪东西后装安排得妥妥帖帖。

按理,每个帐篷安排两个帮扶队员,严主任考虑徐国红被抽调,就多给他们家安排了两个。几个帮扶队员干起活来很实在,无论多重的东西,都想办法弄上了车。

传芬的爹、妈闲不住,一会儿拿这,一会儿拿那,传芬劝了几次都劝不住。

“哎哟——”正干着,任天龙**了一声,传芬急忙问,“爹,怎么了?”

“不小心让箩筐上的竹篾子把手背划了个口子。没关系,我按按就好了。”任天龙说得很轻松,但还是见他面前的地上滴了不少血。

宗有说:“爹,你先弄点烟丝按上,一会儿就止住了。”

芳芳问:“传芬,家里有创可贴没有?”

任宗有瞪了她一眼:“就是有,她现在能知道放在哪里?”

谁也没有在意韩晓春,她不声不响骑了电瓶车,转过墙角向前走了,正当场上的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时,晓春领过来了一位女医生,医生看了看伤口,说:“没多大事儿,你忍着,竹签子在肉里面,我把它夹出来就好了。”

医生给伤口和镊子消了毒,然后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手术。这个手术也是这一年移民搬迁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户外手术,刚好一个记者路过,闪下了女医生处理伤口的一瞬间,照片还被发到了网上,只不过没让女医生成为网红。

“天热,血液循环快,我给你简单包扎一下就好了。”医生安慰说。

有了这个小小的事故,任天龙有些不自然,他尴尬地说:“总以为老二办事不靠谱,想不到他媳妇关键时刻却有主见。”

“那是传有的福分。”传芬说,“遇到晓春这样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是传有上辈子的积德。”

“姐,”晓春不好意思起来,“你夸得我不知道姓甚名谁了。爹弄了伤口子,咱不去找医疗服务队能找谁?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服务移民的。”

“晓春,你真了不得啊!”芳芳说,“我们这么多人手忙脚乱的却没有想到。”

“我是谁?当代的花木兰。”晓春一边搬东西,一边唱,“有许多女英雄,也把功劳建,为国杀敌是代代出英贤,这女子们哪一点不如儿男——”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芳芳奚落晓春的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传芬,断墙楼板的月季开得真好看,你们不带上?”任天龙说。

任传芬:“我想带,国红不让带。”

任天龙:“为什么?”

任传芬:“月季有刺,国红说搬迁是好事,不想一去就钻到刺架里。”

“也是,也是。”任天龙说,“唉,这么好的花儿,扔下就可惜了。宗有,一会儿你想办法把月季弄下来,栽到咱门前。”

宗有看了看说:“行是行,可就是那断墙不敢上人,有个合梯就好了。”

“就是有合梯,人家也装上车了,那就算了。”任天龙说。

“我去借。”传芬想到了指挥部请人正在搭建启动仪式舞台,肯定会用到合梯,就去了指挥部。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天上就像是下了火,头顶上是热的,摸到的东西是烫的,车上车下的人都开始退阵了。

严主任手持喇叭,一连大喊几遍:“各类工作人员和移民朋友们,都到学校去吃饭了,各区的巡逻人员到位了。”

0

第九回、花木兰出面找医生 任传芬借梯挖月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