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隐居者>五 初到天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 初到天津

小说:隐居者 作者:YFZC1234 更新时间:2019/8/26 18:35:07

  天津是北方最大的码头,自开埠以来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了北方最大的大城市,金融方面远远超越北京。这里不但经济发达,人口众多,还有还有个巨大的租界。这里也有日本驻军和日本租界,高木知道‘小隐于林大隐于市’的道理,而且自己从没去过天津,特高课的人一时半会不会容易查到自己的下落

赶了十几天的路,高木终于到了天津,到寺庙找了间住处,暂时安顿了下来,身上的盘缠虽然还能用些时日,不过还要找到可以长期工作的地点,这才能把自己藏起来。这些天,每当高木醒来的时候他就提醒一下自己,我是清国人,连续的几日,昼伏夜出,对于四周的环境已经非常的熟悉了。这天晚上还得好好考察一下撤退的路线。

提着灯笼没走几步就是海光寺,高木知道,这里是驻天津日军的总部。附近的地段都是日租界。也许是心虚的原因,高木感觉到有些紧张,想起以往哪怕是去执行很危险的任务也没有害怕过。从来都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如今身份一变,竟然成这样。离得日军总部更近了,手掌就开始出汗,心跳也变得快了许多,看来人一旦失去身份就什么都不是了。心里想着这些,高木知道必须马上平复下来。快步拐到一条小巷,这才发现迷路了,天津的小巷长得都一样,任何初次来到的人都容易迷失。望着满天星辰,一时觉得自己如此的渺小,也如此的无能,远远的银河中仿佛出现了千佳的脸,真想和他去团聚啊。

正沉浸在悲伤中的,不远处一个灯笼若隐若现,快接近了才发现是三个灯笼,一个在前,两个在后。直到三步之内才听到来人重重的喘息声,好像是个老头。灰暗的火光打在老头的脸上,隐约看得出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安。虽然在黑暗中,高木还感觉这人的步子有些乱,两人对视的同时,老头一个踉跄,差点倒地,跟在后面的两个汉子快步跟了上来。高木瞬间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不过他只是低下了头,紧靠着墙角,提着灯笼,一高一矮的走着,像个残疾人一般,向着来人的方向挪过去。老人显然加快了速度,后面两人扫了高木一眼,感觉没什么危险,也加快了速度,想要跟上老头。

只听嗖的一声,一只灯笼向着老头飞了过去,两个汉子同时发力向老头飞奔而去。一人速度极快,跃上路边的一个草垛,向着老头后背踹过去,老头侧身躲过了这致命一击。滚到路边,只感到一阵寒气,他再向前一个翻滚。听得金属撞击墙壁的声音,也许是对方扔过来的暗器。老头赶忙转过身来,摆出防守的架势,同时两名汉子已经一前一后围住了他。老头冷冷一笑,说道:“看来老朽今日是躲不了了。”一名汉子也许是觉得胜局已经道:“你也过二十年的好日子,今天该结束了。”话音刚落,那汉子窜上前来就是一刀,直取心窝,另一汉子立刻接着一个扫堂腿,力道极大似乎想直接踢断老人的腿。老头只能勉强抵抗,左闪右躲眼看就不行了。

借着倒在地上的灯笼发出的火光,三个人的架势隐约可见。

高木看着那两人的功夫感觉他们来自黑龙会,老人这套擒敌术比较久远如今很少有人在使用。在这瞬间高木做出了一个决定,他随手拔出一把小刀,先向着远处扔出灯笼,嚷出一句:让我来。正扭打在一起的三人,瞬间分了神,望了过来,高木一边嚷一边跑,用尽全力扔出飞刀,正中一个汉子的心脏,再跃起身体另一名汉子踢过去。顿时攻守之势逆转,老头看到有人援手。对手分心,一手锁住敌人的手腕,向自己身边一引,放倒在地,双腿发力夹住对手的脖子。高木眼看那人被锁住了,立刻跟上去就是一拳,击中心脏。只一下,那个汉子立刻毙命。

老人这才放松下来,放开双腿。没有言语什么,只是对着高木点了点头,然后脱下一名汉子的衣服,摸了几下随后蘸着血,在墙上写着:革命党人的下场,署名,爱新觉罗。良弼。

高木皱皱眉想到,这良弼不是大清的禁卫军协统吗?居然冒他的名,清军杀革命党需要这样吗?这不是画蛇添足吗。

“快跟我走。”老头写完这些小声地说道,两人赶忙从小巷拐了出来,足足转了两炷香的功夫才来到一个小门后,轻轻敲响之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打开了门,进了一个小院。老头再确认身后没人跟着,才请高木坐下。

看着房屋的摆设,看得出这老人家境还不错,虽不是大富之家也算有些财产。老头拱手说道:“多谢壮士的救命之恩,如果今日没有你出手相救,老朽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虽然说着感谢的话,不过他的怀疑还是写在了脸上。“小兄弟一手杀人的功夫既不像哪家镖局学的,也不像来自清军,老朽倒是很感兴趣。”老头倒是很直接,也没遮掩,话语虽然不乏敌意,但高木早看出来了他已经受了伤,居然还敢这么强势的打探自己这个陌生人的身份,多半是看上了自己这才放下了戒心,有意结交。

高木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摸出腰刀,向着老头猛劈,这一劈,疾如闪电。电光火石之间,老头顺手举起烟斗挡住,一击不中高木又是横着劈过来,老头再次侧身躲过,腰刀跟着他再向左一挑,老头贴着刀尖闪开身子,手却伸了出去,扣住高木的手腕。斗了3招胜负已分,高木飞身后仰弹出拉开一段距离说道:“得罪了,老人家。”

老头的思绪一下回到了数十年前,一股更大的寒意包裹了全身,不过他依旧笑呵呵地说道:“小兄弟,这刀法很是了得,可老夫真是没有见过,不知道尊师是哪位高人。”

高木心想,老头你还装,刚才黑龙会杀你的时候我就看你功夫眼熟,我用这几招是一套短刀术开篇的练功法之一。当年发生在日本的西南战争,天皇派军平叛,少数叛匪逃到了清国,听说有位高手是叛军的教习,还是日军格斗短刀术的发明者,可惜后来这套刀术没有在全军推广,最后只在情报系统中流传,这老头和叛军一定有关系。高木说道:“老先生就不要谦虚了,刚才那几下是一套刀法中的对练术,您好像比我还熟悉,而且刚才杀你的人不像是清国人,倒像是日本浪人。”

老头微微一震,心中起了波澜,依旧淡淡地说道:“数十年前,我在天津海上跑些生意,后来又得罪了官府,不得以去往海外,糊里糊涂的做了几年雇佣兵。”

“雇佣兵?”高木一时也有些吃惊,更无法分辨这话的真假。老人接着说:“就像当年美国人华尔在李鸿章,李中堂手下做洋枪队管代一样。”

话到这里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听起来老头对高木的身份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不过他的善意很浓,没有排斥的意味。

高木还记得老头灯笼写着田字,他再次看了看老人的脸最后讲到:“田老板,在下山东人,姓申名庆祥,功夫都是家传的,一个月前,家中遭遇变故,在下失手打死了人,不得已随着大伙儿闯关东,途经天津不想这途中遭遇疫病,同伴们死的死,散的散,在下也和大家走失了,结果碰巧遇到了您老人家。”高木也不想现在就说的太多,只好自己的经历半真半假的讲了出来。

老头思虑片刻说道:“既然如此,如果小兄弟不嫌弃就先在我这里住下吧。”

话头一转老头说:“刚才袭击我的人也不知道来自何方,让人很是不安啊。”他也是想再探探底细。

申庆祥回想刚才的杀手,‘这两人应该是黑龙会的人,看他们的段位应该是高级杀手,秘密来的清国,除了他们的长官不会有人知道,如果他们在规定时间内没有回去报道,长官才会知道出事了,后续的人才会来。而且他们只和直接上级联系,不会与驻天津的日本任何机构或个人联系。’虽然感觉到了危险,不过还有时间处理,申庆祥平静了许多,但这些话现在可不好明说,他只好讲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敷衍几句

显然老头也在琢磨今夜的一切,杀手,还有这个出手相救的人,那一手功夫,还有那熟悉的刀法,不过转头一想自己虽然和黑龙会的前身有仇,但这都是私仇,既然庆祥不是来杀自己的,可能他也是是来大清躲难的。

也许是刚才的厮杀太累了,两人都有些疲倦,老头对着屋外喊了一声:霍坤。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走了进来。

老头指指高木接着说:“带客人下去歇息。”

小孩嗯了一声说:“知道了,东家。”

屋里只留下老头一人,他这才猫下身来,脱下外衣只见左腹部肿成了一团,似乎还伤到了骨头,他心头也猜到这伤确实不好处理,更何况自己一把年纪了。可这当头,他也只好忍着这巨大的疼痛,缓缓地挪动步子半躺在床上一边敷药一边运气调养。

0

五 初到天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