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太滆风云>第四篇 一封家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篇 一封家书

小说:太滆风云 作者:骁涌 更新时间:2019/7/19 15:54:56

第四篇一封家书

大宝在悦来旅社门口看了一小会儿,快步踏上台阶走进旅社,他一进旅社大堂就看见里面摆着五六套半新半旧的桌椅,但却没有一个客人在大堂用晚餐,一切都冷冷清清的。掌柜抬眼见有生意上门来,他那张无精打采而又犯困的脸立刻变了个样,立马对大宝笑脸相迎,询问大宝道:“客官,你是吃饭还是住店?”

大宝撇撇嘴回答道:

“我嘛,住店。”

“那好,你有没有带良民证?”

“带了。”

“那拿来给我登记一下,你是住上房还是普间?”

“我就住普间吧。”

“那你住几晚?”

“就一晚。”

“好,那房钱你是付纸币还是付大洋?”

“就付纸币吧。”

“那你就付300元军票吧。”

“怎么会这么贵?”

“小伙子,你不知道啊,这年头兵荒马乱,生意难做,日本人的票子贬值的厉害了,可恨的是那些伪军平时来吃饭,又不给现钱,老欠账,我这店快开不下去了,要么你就付一块大洋吧,我再外送你今晚晚饭和明日早饭,怎样?”

“那我还是付300元军票吧。”

大宝在米店做学徒,也知道生意难做,他付了房钱后,接过掌柜还给他的良民证,跟着店小二去了楼上的房间。

日本军用手票,简称军票,是日本政府在侵华战争期间作为军饷发放的货币,分为“甲、乙、丙、丁、戊”五种票号,是日本政府支配占领地区经济的一种手段。在侵华战争期间,日本无限量地发行军票,用军票在占领区大肆采购物资,还要逼迫占领区居民兑换军票作为流通货币。军票,印证了日本帝国主义在对中国进行军事侵略的同时,还进行着大肆地经济侵略。

大宝进了房间,看到房间里的门窗为中式木质,有珠纱窗帘,房间里面还有简单桌椅一套和木床一张。大宝拉上窗帘,坐在椅子上,拿出了点干粮就吃了起来,边吃边想:明天我怎么跟爹当面解释呢,还是算了吧,不如直接写一封家书给爹报个平安吧,可现在又不能写,如果现在写了放在身上,万一过关卡的时候被伪军搜到了,那可就麻烦了,还是进了宜兴城后再写吧。大宝吃了会儿干粮,感觉喉咙口干的难受,低头一想是他光顾赶路忘了喝水了,他就来到房间门口对着楼下大声叫道:“店小二,给我送壶热水上来。”

店小二听闻后,拿着热水壶上楼来,站在房间门口大声说道:“客官,热水5元一壶,是现付还是记账?”

大宝低头摸了摸口袋,一看有零钱,说道:“那就现付吧。”

大宝从兜里掏出钱给了店小二。

店小二走后,大宝点了一下口袋里剩下的钱,身上的钱已经剩得不多了。大宝吃饱后,洗漱了一下,上床钻进被窝就睡了。“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大宝躺在床上,耳旁回响起这首在和桥广为流传的民谣,他夜不能寐,回忆起以前新四军在和桥发动群众,宣传抗日,动员爱国青年参加新四军的热闹场面……

第二天一大早,大宝为了节省时间,就在旅社里面买了些纸和笔,与行李放在了一起,吃过干粮后就向宜兴城的方向出发了。

快到傍晚,大宝来到了宜兴城北门附近,他走过太滆桥进了北门,过了北门的关卡,这就算进了宜兴城了。大宝他生怕被熟人看到,在离家较远处找了一块人少的地方,匆匆拿出纸笔给家里写了封信。大宝把信写好后,装上信封放在了行李里,起身继续赶路了。

大宝走到宜兴蛟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吃晚饭的时候了,他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从行李中把已经写好的信取了出来,用双手把信的两头拉了一下,又捋平了。大宝借着从门缝中映出来那忽明忽暗的灯光,迅速地把信从门缝中塞了进去,然后顺手重重地敲了几下门板后,立刻转身快速地离开了那里,向宜兴的南门赶去了。

大宝在去南门的路上边往南走边琢磨,今晚我住在哪里呀?想住客栈,可是口袋里却没那么多钱了。对,还是到小时候经常和同学们一起去玩的南山(现称龙背山)吧,那儿有一个旧塔的废墟,应该可以将就一晚。那个旧塔,名叫承云塔(现已重建,且更名为文峰塔),相传该塔建于明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787年,塔高九层,清顺治九年有少年登高玩火,使塔从中部开始燃烧,后火势无法控制,当烧至底部二层时,天降大雨,将火浇灭,当时整个塔身只留下一层多了。

大宝来到南门过了关卡,天空已经落下了黑色的幕布,天上的月亮被来往的乌云给遮住了,始终露不了脸,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天又特别冷。大宝插在上衣口袋里的手伸进了行李中,在行李里掏几下,他摸到了手电筒和手套,那把手电筒是铜质‘大无畏’牌的,这是他去和桥前父亲送给他的,平时不舍得用。大宝他戴上手套打开了手电筒,向前面晃了一下,感觉手电筒前面的玻璃罩上有点脏,他就用戴着手套的左手在手电筒的玻璃罩上来回擦了擦,再调了一下手电筒的焦距,右手握着手电筒又向前晃了一下,一时间感觉到手电筒的光线比原来亮多了,真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手电筒射出来的光束,照亮了大宝前进的道路。

今年,宜兴的冬天特别的冷,郊外的北风正狂怒地刮着,北风吹过大宝的发际线,绕过大宝的耳廓,还时不时地发出绕耳的呼呼声,大宝的耳朵被这北风刮得通红。大宝又从行李里拿出了一条围巾把脖子和脸都包裹了起来,脸上只露出了两个眼睛。大宝他走着走着,发觉天空中慢慢飘起了鹅毛大雪,大雪迅速飘落在大宝的额头上,大宝顿时感到额头有一丝寒意袭来,他便加快了些脚步,向目的地加快前行。

大宝快走到承云塔的废墟前面了,他隐约看到塔里照出了微弱的火光,便放慢了脚步,右手立即按下了手电筒的开关,紧紧握着手电筒,轻轻地走到了塔墟侧面的窗洞前。塔墟的门窗早已不见了,都已被换成了破旧的稻草帘子了,大宝从窗后那草帘的缝隙中间向里面扫视了一下,他隐约看到里面有一位六十多岁的白发老太和一个小男孩,他们在这大冷天还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单衣,坐在用枯树枝搭的火堆旁烤火,火堆旁还有一只盛满水的破碗。那老太婆的表情很是冷漠,脸色看上去很憔悴,眼神是那样的无助,大宝心里便明白了,这两位原来是无家可归的乞丐呀。

大宝转身来到塔墟门前,伸出左手顶开了破旧的草帘子,右手拉下了裹在脸上的围巾,头伸了进去,还故意大声咳嗽了一声,慢声慢气地吐着白气问道:“有人在吗?”

那老太婆听见有人说话,忽然警觉起来,他抱过跟前的小男孩面对大宝质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大宝弯腰走进了塔墟里面,对那老太婆表明道:“大妈,你可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过路的,要到和桥去办点事,外面开始下大雪了,我想在这里借宿一宿,将就一晚。”

老太婆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大宝,上下打量了大宝一番,她看看大宝有点面善,不像是什么坏人,便点头默许道:“小伙子外面冷,你还是过来坐下烤烤火吧。”

大宝向前走到了火堆旁,盘腿坐在了一捆稻草上,摘下围巾和手套搓了搓手,又摸了摸两个已经麻木的耳朵,冲着火堆烤起火来。大宝的双手和脸颊被火堆照得通红通红的,一股暖流正从他的指尖涌上心头,这时他听见自己肚子里响起了叽里咕噜的声音。大宝感到肚子饿了,便顺手从行李里拿出了些干粮,先分一半递给那老太婆。老太婆见到有吃的,眼睛都发直了,接过干粮分给小男孩一些,一老一少两人一起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大宝看了一下那狼吞虎咽吃着干粮的小男孩,心里有点不安,就对那小男孩嘱咐道:“慢点,慢点,别噎着。”小男孩吃得太急,好像的确是噎着了,老太婆忙端起破碗给小男孩喂水喝,小男孩慢慢地把水喝了下去,喝完了歇也不歇又接着吃上了,他们两个好像有几天没吃过东西一样。

大宝和那一老一少一起吃完后,便开始闲聊了起来。老太婆端起破碗,喝了口水,面色舒缓了些,便有气无力地对大宝讲述道;“我本是宜兴谢桥人,我家儿媳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给炸死了,家里辛辛苦苦忙活一年收到的粮食,全被日本鬼子给抢光了,房子被日本鬼子给放火烧了。那时,我家里人都快饿得不行了,在西河沿那边是日本人粮行的集中地,我家儿子想弄些粮食给家里,他就带着三十几个老百姓偷偷走到西河沿粮仓的附近,他们却被日本鬼子给发现了,日本鬼子把他们这三十几个老百姓都给抓了起来,用刺刀将他们的手掌心一个接一个地戳穿,再用长长的铅丝插入他们的手掌心,把他们穿成一串后赶入河中,活活地把他们给淹死了。事后,还是储县长和洪区长雇人帮忙把这些尸体打捞上来,用芦席裹了尸体埋葬的。现在,我也只好和我的小孙子相依为命,四处要饭了。”说到这儿,那老太婆用手擦了擦她脸颊上的泪水,大宝自己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他从行李里拿了件毛线背心和一件毛衣走到那老太婆的面前蹲了下来,把手里的衣物递给了那老太婆。随后,大宝深表同情地对这位老太婆劝慰道:“老人家,俗话讲得好,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你看着,这帮日本鬼子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老太婆接过大宝给的毛衣,捧在手里问道:

“小伙子你把毛衣给了我们,你自己不冷吗?”

“没关系,明天我到和桥去再买两件不就行了。”

“小伙子,你可是个好人呀,你明天是要到和桥去吗?”

“嗯,是的。”

“天都下大雪了,走旱路不太方便那,你还不如到谢桥那边的码头去乘班船,走水路到和桥会方便些。”

“嗯,行。不早了,走了一天的路,太累了,我先睡了。”

话音刚落,大宝又拿了点稻草,把稻草摊开整理了一下,往火堆里加了一些枯树枝,就地躺在稻草做的地铺上睡觉了,老太婆抱着他的小孙子也躺下睡了。借着燃烧着的火堆辐射出来的热量,大宝虽然感觉睡得很暖和,但是他心里却还是凉凉的。他躺在软软的稻草上,虽然闭着双眼,但还是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大宝脑海中回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亲眼看到老农被鬼子无缘无故地给刺刀捅死,亲耳听到苏州难民述说日本鬼子的暴行,再加上躺在身边的老太婆对日本鬼子的控诉,他觉得他要加入新四军的心情更加迫切了,“我要参加新四军,去打日本鬼子,为被日本鬼子残害的父老乡亲们报仇雪恨。”接着,大宝又想到,如果明天到了和桥,怎么过封锁线去闸口呢?去的路我是认识的,因为抗战前曾和父亲去过,闸口在宜兴东北面,东与武进相邻,西至滆湖,滆湖边有芦苇等湿地植物……

2

第四篇 一封家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