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太滆风云>第六篇 闸口参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篇 闸口参军

小说:太滆风云 作者:骁涌 更新时间:2019/7/23 20:31:09

第六篇 闸口参军

客船在和桥码头停船靠岸了,船家架好了跳板,乘客们纷纷下船上岸。大宝坐在船舱里等着船上的乘客下得差不多了,才起身走出了船舱,小心翼翼地来到船尾,小声向船老大询问道:“船家,我要坐船去闸口,在哪儿乘船呀?”

船老大看了一下大宝,他低下头跟大宝小声地嘀咕道:“去闸口要过封锁线的,只有从闸口到和桥去卖鱼的渔民,他们才会冒险经过封锁线回闸口那儿去的。”

大宝稍愣了一下,便略带谢意说道:“哦,好的,谢谢船家。”

大宝转身走上跳板,向河岸走去。

当时正是中午时分,昨天刚下过雪,路面上厚厚的积雪已经融化了一小部分,但路上还是有点滑,大宝他只好慢慢地往前走去,在一路上他没看到有什么行人,便稍微加快了些脚步向目的地赶去。

虽然是冬日,但当天上的太阳几乎与地面成垂直角度的时候,却也是一天中太阳最烈的时候,大宝浑身被和煦的阳光照着,从头到脚慢慢地开始热乎了起来。大宝心中怀揣着信念,那是越走越有劲,他快到伪军设的关卡了,在远处看见有三四个伪军在站岗,就径直向前走去。站岗的伪军们肩上都背着枪,有个伪军上前拦住了大宝的去路,开始对大宝大声盘问道:“嗨!站住,你是什么人,有良民证吗?”

大宝停下脚步,从容地从兜里拿出了良民证,翻开后递了过去,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那伪军解释道:“老总,看下,我是从和桥街上来的。”

“你到哪里去呀?”

“常州。”

“你去干什么呀?”

“去看我外婆。”

“把行李打开,让我检查一下。”

大宝把随身携带的行李打开来让那个伪军进行检查,伪军检查过行李后,看到大宝既没有带太多的东西,又没有带什么违禁品,就给放行了。大宝顺利地通过关卡后,他的额头微微渗出了些小汗珠,这些小汗珠不知是被热出来的,还是被急出来的,他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心想总算是蒙混过关了,这回心里既是紧张,又是兴奋,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大宝走出关卡来到了河边,沿着河边找能去闸口的渔船。他边走边找,在一偏僻处看见一颗枯柳树下拴着一艘渔船,这艘渔船两头尖翘着,近期好像刚嵌过油灰,刷过桐油,整个船身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黄灿灿的。船夫蹲坐在船头,正在吃着干粮,只见那船夫身材适中,大脸盘,脸上长满了密密匝匝的络腮胡子,像一丛被踩过的茅草,乱糟糟的,他身穿藏青色的棉衣棉裤。

大宝走到枯柳树下,向四周看了一下,没见到有其他人,便蹲下身来,压低了嗓门对船夫小声打听道:“船家,去闸口吗?”

船夫朝大宝看了一下,把干粮袋系上收了起来,右手抹了抹嘴巴,随后双手合在一起擦了几下,把黏在手上的干粮碎末擦了下去。他仔细盯着大宝看了一番,反问道:“小伙子,你到闸口去干什么?”

“我到闸口走亲戚,去看我外婆。”

“到闸口要过封锁线的,船钱可要多给一点。”

“嗯,可以。”

“路上遇见陌生人不要出声,如果有人问你是谁,我就说你是我外甥,知道了吗?”

“好的,船家,只要你能把我安全地送到闸口,要我怎样都可以。”

大宝说完,船夫拿起跳板,把跳板一头架在了岸上,一头架在了船舷上,让大宝上船。大宝他走上跳板,不知是船小还是心急的原故,他顿时感觉自己的重心有点不稳,身子不经意地忽左忽右地晃了晃,差点掉下河去。船家急忙嘱咐道:“慢点,慢点,小心。”大宝心里想的却是:不管有多危险,我都要想办法克服困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大宝他摇摇晃晃地走上了船,坐在船舷上喘口气歇息了一会。船夫把跳板收了起来,喊道:“要开船了,你可要坐稳了。”船夫在船尾拿起长长的竹篙往河里这么一撑,河面上泛起了一圈圈圆形的水波纹,船儿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向着闸口的方向出发了。

所谓“封锁线”,就是指中国军队的据点和日军据点之间一段没人管的缓冲地带。这种缓冲地带按据点的重要程度和地形的复杂程度,对其采取的管制力度也各不相同。宜兴地区有山、有水、有平原,因此,这里的“封锁线”经常会有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比如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里,小船刚行驶出一段,就会发现前面的河面上有一棵树横倒在河面上,路过的船夫见状只好停下来。但经常往这儿走的船夫显然知道其中的奥秘,他会迅速地跨上岸去,走到树边,拉动一根麻绳,麻绳带动树冠拉向另一边,河面上立刻会空出一条道来,小船开过去后,船夫再回来把树冠弄回原来的位置。其实,这些树做的障碍物都是用来迷惑和欺骗那些不熟悉地形的日本侵略者的。日本鬼子来到中国,不熟悉我们这儿的地形,如果他们找不到汉奸帮忙的话,到了我们中国的地方,那就都是一群睁眼瞎。

大宝坐的小船继续缓缓向前行,连续通过了几处设在河面上的障碍树,就快要抵达目的地了。可是,前面忽然有一根粗大的麻绳横过河面,船家只好把小船在麻绳的前面停了下来。这时,在河岸上窜出来一个中国青年,他穿着一条旧军裤,手里握着一颗手榴弹挥舞着,高声恐吓大宝他们道:“大家可要当心呀!”又有一个中国青年来到河边,对船夫贪婪地伸出一只手喊道:“怎么回头的时候,多了个人呀,按老规矩要多收点过路费!”船夫手握竹篙,站在船上,故意哀求他们道:“大兄弟们,他不是别人,是我外甥,看在我的面子上这就算了吧!”大宝意识到遇上两个小强盗了,他心里愤愤不平地想说,‘什么过路费,这条河是你家的吗?’但一想船夫开船前叮嘱的话,到嘴边的话还没说出来就咽了回去。手里握着手榴弹的那个青年挥舞着手榴弹恶狠狠地骂道:“他妈的,懂不懂规矩,你的面子值几个钱?”船夫是个老冮湖,他立刻朝大宝使了个眼色,暗示大宝不要出声,然后从自己口袋里掏了点钱,递给了伸手要钱的那个青年。那个青年点了点数,向握着手榴弹的那个青年甩了下头,示意放行。船夫转身回到船上继续开始撑船了,小船驶出一段后,大宝愤恨地对船夫嚷嚷道:“在这抗战时期土匪和强盗虽然算不上是什么‘汉奸’,但也可以算是日本鬼子的‘帮凶’。”船夫皱皱眉头叹了口气道:“小伙子,现在这世道,不能硬来,能安安稳稳地活下去就是不错的了。”大宝听完船夫的劝解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时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不久,小船驶到了闸口地界,大宝付给了船夫船钱,向船夫告别后向岸上走去。大宝走了一段路,快到闸口村口了,他看到村口的小路两旁有一些稻草堆和几棵大树,大宝向村口走了过去。他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喊道:“站住,别动。”大宝只好停下脚步,紧接着他感觉他的后腰被个硬东西给顶住了。

大宝停下了脚步,尽量使自己情绪保持冷静。他仔细分辨了一下耳朵里听到的叫喊声,觉得这声音像是小孩嘴里发出的童声。于是,他慢慢把头转到后面一看,果真是两、三个约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带头的一个小男孩拿着红缨枪顶着大宝,他又黑又瘦,小脸上满是灰尘,头发约有二寸多长,乱蓬蓬的,活像个喜鹊窝。他表情严肃,一本正经地大声质问大宝道:“你是谁,来这儿干嘛?”大宝心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儿童团吧,心里便放松了下来,嘴角微微一翘,笑着表明道:“我是和桥街上亨通米店的伙计,来找你们领导有点事。”小男孩对大宝勒令道:“你在这等一下,站着别乱动。”带头的小孩继续用枪指着他,回头吩咐另一个稍小一点的小男孩去村里报告去了。

大宝在村口站了一会,忽然听见大树上有鸟儿在叽叽喳喳地叫着,好像是要对大宝诉说些什么,他抬起头看到一棵大树的树枝上面歇着一只欢快的喜鹊。大宝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低下头对着那带头的小男孩轻声轻语地辩解道:“小朋友,我又不是坏人,不要拿红缨枪一直指着我好不,难道你不觉得吃力吗?”那小男孩义正辞严地提高了嗓门,大声呵道:“别废话,我是在执行任务,等我们的领导来了再说。”大宝听了,心想这小子还挺拿这差事当回事的,只好哼哼笑了一声,闭上嘴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大宝看见刚才那个去报告的小孩和两个大人一起走了过来。他们一起来到大宝面前,大宝看到这两个人都穿着新四军的军服。领头的这位个子很高,典型的国字脸上有一双大眼睛,头戴着军帽,很精神,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他那诚恳的笑容。领头的这位吩咐那站在大宝身后的小男孩把红缨枪给收起来,和气地对大宝询问道:“小伙子,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大宝握住大个子新四军的手激动地说道:“可算找到你们了,我要参加你们新四军,我要打鬼子。”

大个子新四军点点头说道“哦,原来你是来参军的,好啊!我们这里非常欢迎爱国青年来参加新四军。”

大个子新四军说完后,扭头朝身后的战士吩咐道:“小李,你先带他去报个名。”

小李回道:“是,赵排长。”

小李转身和大宝走了,赵排长夸奖那几个儿童团的小孩道:“儿童团的小战士们,你们执行任务很认真呀,应该受到表扬。”

带头的小男孩笑着回答道:“谢谢赵排长表扬,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赵排长听后点点头转身走了。

大宝跟着小李一路走来,他感觉这的根据地与沦陷区的气氛大不相同。在路上,他看到有些新四军正在帮老百姓挑水、劈柴、打扫院子,墙上到处是抗日标语……大宝他们来到一间民宅内,看见大堂内悬挂着一块由苏东坡题写的“天远堂”的匾额,堂里面还有几张桌子,一些新四军的工作人员正在里面埋头办公。小李把他带到其中的一张桌子前面,跟坐在那张桌前办公的新四军工作人员介绍道:“张干事,他是来我们这里报名参军的。”

张干事停下手中繁忙的工作,抬头看了一下大宝,小李又回头对大宝嘱咐道:“你跟张干事自我介绍一下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干事她名叫张新化,是个二十几岁的女同志,留着短发,个子有点高,身材有些壮实。她热情地问大宝道:“小伙子,你为什么来报名参军呀?”

大宝振振有词的回答道:“我来报名参军是为了打日本鬼子,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张干事点头问道:“你识字吗?”

大宝边点头边回答道:“嗯,我识字。”

张干事把表格和笔递给大宝,吩咐大宝道:“那你先把这张表格先填一下,填好后,交给我。”

大宝接过表格和笔,低头看了一下这油印的表格,回道:“好,我这就去填。”

1

第六篇 闸口参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