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丹江姐妹>第七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集

小说:丹江姐妹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8/8 22:11:09

  第七集

剧情梗概:正当余荣贵等人在火堆边休息的时候,先遣队小队长麻生带着日伪军再次来到这个村子里,余荣贵等人不敢应战,只好藏到了林虎彪家的阁楼里。麻生命令把被抓去的村里汉子带到池塘边,汉奸林月星指派这些人掩埋那些被鬼子打死的人。杨国栋提出没有吃饭,身上没劲,林月星带他们去吃余荣贵等人吃剩的东西,杨国栋和严富成趁机逃了出来,杨国栋成功逃进余荣贵所藏的院子里,严富成被抓住,被鬼子残忍地杀害。

1、余荣贵等人所在处,火堆边,大鼻子的屁股在冒烟,他被烫醒后使劲扑打。

爬山虎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营长,公路上有人,朝这个方向来了,八成是鬼子。”

飞毛腿爬起来,推身边的刘曙光。余荣贵问:“多少人?”

爬山虎说:“看不清楚,反正一长溜儿,估摸不准。”

哮天犬:“营长,打不打?”

余荣贵说:“打什么打?摸不清楚敌人的脉络,真要打起来,咱吃亏。”

哮天犬:“那怎么办?咱们不能呆在这里了。”

余荣贵:“现在咱们很疲惫,这里地形又不熟,只有找地方隐蔽,见机行事!”

哮天犬说:“我留给自己光荣的子弹打狗了,现在没有子弹了。营长,咱们逃吧!逃得远远的。”

余荣贵想了想,说:“村子这么大,他们未必就能发现咱们,咱先找个地方躲一躲,看看龟孙们是赶路的还是朝这里来的,看看他们要干什么?这里靠近大山,万不得已咱们进山。哮天犬,你先去摸摸路,看看哪个地方进山方便,其余的跟我来!”

哮天犬领命去了,飞毛腿见屋檐下有一捆烟叶,顺手牵羊取了下来,挑到枪头上。

2、①、余荣贵等人四下看。

飞毛腿:“看,营长,这一家是富裕户,四合院,有院子、有阁楼、有亭台。咱藏到这里吧!”

荣贵:“好,这儿地势高,又靠近大山,咱就在这里藏身。咱们分散隐蔽,遇到危险相互策应。”

众人:“是!”

余荣贵:“那里有个牛圈,爬山虎、刘曙光,你们到那里看动静,大鼻子和飞毛腿藏到柴房里。”

大鼻子:“营长,你呢?”

余荣贵:“阁楼有个楼眼,我上去看看。一会儿哮天犬转过来,也让他上楼。”

众人藏身。

哮天犬蹑手蹑脚进院,关上大门,大鼻子“吭吭”两声,用手指了指,哮天犬上楼,来到余荣贵身边,说:“这家房后就有一条进山的路。”

余荣贵:“那就好。”

哮天犬:“营长,这一家不是保长家就是财主家。”

余荣贵:“你怎么知道的?”

哮天犬:“你看,那儿有个牌牌,上面记着账呢。”

余荣贵看去,果然看到墙上有一木牌,上面写着:“财运家欠3升小麦,王福家欠一块大洋,杨长贵家欠50个鸡蛋,铲子家欠10斤白米。”

余荣贵:“先不管保长和财主,注意观察!”

哮天犬:“是!”

②、柴房里,大鼻子和飞毛腿小声议论。

飞毛腿:“大鼻子,你刚才在打什么?”

大鼻子:“奶奶的,火烧住屁股了,幸亏被烫醒,要不然,就要光腚了。”

飞毛腿:“那能是光腚?弄不好要烤人肉了,嘻嘻,大鼻子后臀的肉比狗肉还香。”

大鼻子:“别嬉皮笑脸的。”

③、特写镜头:战士们通过缝隙,密切地注视着外面的一切。

3、村头

几个伪军在前面开路,接着是被拴着的李自群、刘合龙、刘清茹、严富成、杨国栋等人,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后面是一群伪军和鬼子,一个个凶神恶煞,扬威耀武。

进了村,麻生叽哩哇啦指挥鬼子在外围排开,伪军四下散开待命。

村头碾盘上,断墙处架起了机枪。

麻生身边是一个豹头环眼,满脸横肉的大汉,那大汉双手叉腰,目空一切。

相川站在麻生身边:“长官,还搜索吗?”

麻生:“让支那兵的,放仔细点,小林君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难道他蒸发了不成?”

“是,长官!”相川敬礼后退下。

林月星穿了一身黑色的便衣,点头哈腰给麻生报告:“报告太君,一切准备好了。”

麻生挥了挥手,林月星像得了圣旨一样跑步过来,命令其中一个伪军:“长腿,把他们带到池塘边。”

【长腿不满情绪的特写镜头。

4、池塘边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杨国栋等人。

林月星过来给他们解绳子,杨国栋警觉地问:“你们要干什么?在这儿打死我们?”

林月星鬼鬼祟祟四下瞅了一下,说:“兄弟误会了,我叫林月星,也是被逼无奈才给他们干事的,我也是中国人,我替你们说了好话才保住了你们命的。记着,你们得听我的,准没事。”

杨国栋又问:“那你是要放我们?”

林月星干笑了一下,压低声音说:“我哪敢啊,你没看见麻生太君旁边那个壮汉,叫高桥,是日本大力士,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弄死一个人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他就是来这里监工的。”

杨国栋:“监工?监督你?”

林月星:“说实话,我也是日本人使的一枚卒子,人家让我干啥我干啥,稍有一点差错,那个魔鬼就和你玩命。”

杨国栋:“那么说你是好人了?”

林月星:“兄弟们,你们看看,这些龟孙们昨天做的什么孽啊,在村里打死了多少无辜的乡亲,咱总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吧,我和日本翻译有过一面之交,好说歹说他才答应出面替你们说好话,让你们回到这里来把这些尸首埋了,让可怜的乡亲们入土为安吧。”

杨国栋:“日本人要毁灭罪证?”

林月星:“真要毁灭罪证,他们把死尸放到火堆上烧了,还用得着这么干,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保命要紧。”

杨国栋:“那你还是让那些没人性的东西把我们杀了吧,就凭我们这些半死不活的人,我们干得了吗?”

林月星:“你们活得好好的,怎么说是半死不活的?是不是不相信我林月星?为了你们,我可没少向皇军求情啊!”

杨国栋:“那这冷冻寒天的,土块比铁块还硬,谁挖得动?”

林月星:“其实你们不用挖坑,这个池塘是干的,你们把尸体抬到这里,拢个土谷堆不就完事了?你们只要把他们掩埋起来,那就是积了阴德了。”

杨国栋:“老总,我们就是有心想干,从昨天到今天滴水未进,我们只不过比死人多了一口气,谁身上还有四两劲?”

李自群、刘合龙、刘清茹等人搓着麻木的手,都嚷嚷身上没劲。

林月星四下看了看,见有几处还在冒烟,就对长腿喊道:“长腿,你过来。”

长腿抱着枪跑过来:“兔崽子,喊你大爷什么事儿。”

林月星白了长腿一眼:“看看冒烟的地方是不是有人在做饭了?要是他们饭好了,就过来喊弟兄们过去吃一点好干活。”

长腿瞪着林月星:“我就知道你撅起屁股要拉什么屎,你喊你大爷准没好事!”

长腿极不情愿地端着枪走进了刚才国军们歇息的地方,发现那里还有啃剩的狗骨头,锅里还有热的面糊糊,他转过来对林月星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姓林的,那里有剩肉,也有热饭。”

林月星:“肯定是村里人偷偷回来了,见咱们来,又逃走了,刚好,能让兄弟们喝口热汤。”

林月星领着杨国栋等人吃饭去了。

长腿望着林月星远去的背影,低声嘟哝了一句:“狗东西。”

5、余荣贵等人呆过的现场,火堆上烟雾缭绕

杨国栋等人找东西盛饭,三三两两分散开来,林月星来来回回监视。

在吃饭的当口,杨国栋悄悄对身边的严富成、刘合龙、李自群等人说:“这地方是杨国华的家,咱们路熟,吃饱后咱们分头跑,能溜出去几个是几个,千万别扎堆儿,那样目标大,容易暴露。”

其余几个人瞅着林月星,会意地点头。

6、茅草棚子,厕所

杨国栋扔掉狗骨头,一闪身钻进了厕所,后面跟着严富成,严富成站在门口望风。

杨国栋使劲掀掉茅草棚子,跃上后墙跳出,沿着村中小路躲躲避避逃走了,一眨眼就不见了人影。

严富成见状,也跟着逃了出来。

7、吃饭现场

林月星来来回回清查人数。

林月星:“怎么少了两个,谁见了?谁见了?”

众人摇头。

林月星:“查不出来当心你们脑袋!”

刘合龙:“是你看的,又不是我们看的,你把人看丢了,怨谁?”

林月星:“长腿,长腿,快过来,跑了两个人,这些人交给你了,我给太君报告去!”长腿磨磨蹭蹭走过来,鄙夷地看了林月星一眼说“儿子哎,走慢一点,别激动得闪了腰,崴了脚。”

林月星边走边回头:“再跑一个,你给太君交代去!”

8、村头

林月星一路小跑到了麻生面前,报告:“太、太君,跑了两个劳工。”

麻生暴跳如雷,左右开弓扇了林月星两个耳光,林月星垂手而立,大气不敢出一声。

麻生对翻译一阵吼,刚好相川赶过来,翻译喊过相川:“相川君,长官说,那两个劳工不会跑远,让支那兵搜仔细一点。”

相川:“是!”

9、吃饭现场

长腿让这些人都抱着头蹲到墙根下。

刘合龙装着顺从的样子,开始抱头下蹲,长腿拿枪去威逼其他人时,刘合龙猛一窜出,拔腿就跑,长腿大惊,掂枪就打,却没打中,枪声惊动了其他伪军,伪军们纷纷赶来,围住了刘合龙,刘合龙手臂被反绑起来,在伪军的推推搡搡中,被带到了麻生面前,李自群等人被镇住了,吓得蹲在地上,抖得像筛糠一般。

10、余荣贵藏身的四合院

杨国栋慌不择路来到了国军藏身的院子,大门紧闭,杨国栋一脚踹开,进入院内,直喘气。

杨国栋正张望着寻找藏身的地方时,大鼻子和飞毛腿从厕所里窜出,连拉带拖地把杨国栋拉到了柴房里面,他本能地拼命挣扎,大鼻子小声说:“别怕,自己人。”

杨国栋蹲在地上,直喘气,狐疑地注视着大鼻子。

余荣贵下了阁楼,关上大门后转进柴房,看了看杨国栋,轻声问:“老乡,别怕,我们不是坏人,告诉我们,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国栋神色暗淡下来,吭吭哧哧了半天,才说:“好人,我们村子被龟孙子们洗劫了……”

杨国栋说不下去了,余荣贵又问:“老乡,你叫什么?“

杨国栋:“杨国栋,人们叫我一阵风。”

大鼻子:“什么意思?”

杨国栋:“就是跑得快!”

余荣贵:“老乡,告诉我们,这是什么地方?”

杨国栋:“这个村子叫杨营。”

余荣贵:“你说具体点。”

杨国栋:“我们归属淅川县大石桥乡管辖。”

余荣贵:“老乡,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专打坏人的,你歇歇。”

11、①、严富成慌慌张张沿着小路跑,见一围墙,纵身翻过,一伪军发现,大喊:“站住,站住!”

严富成转过墙角拔腿就跑,伪军拔腿就追,距离越来越近,伪军瞄准开枪,严富成一个趄跌倒地,几个伪军上前把他抓住,他被带到了村头。

②、伪军押着严富成走到麻生跟前报告:“太君,又抓到一个。”

高桥看了看麻生,说:“长官,不来个下马威,其余的就不服!”

麻生:“我的,知道!”

长腿端枪押着刘清茹等人过来,站在一边。

麻生从高台上走下来,抓住严富成的衣领,扇了两个耳刮子,直打得严富成眼冒金星,然后把严富成推出去老远。

林月星凑过来,站到严富成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兄弟呀,你咋不理解我的苦衷呀,我帮你们解绳子,让你们吃饭,你倒好,不领情,反而逃走了,害得我人不人鬼不鬼的,吃了太君几个耳刮子,你让我咋说你好呢?”

严富成抬起头,朝林月星脸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呸,哈巴狗!你好好给日本人舔屁股吧!”

林月星气急败坏地问:“想活还是想死?”

严富成头一仰说:“落在鬼手里,不怕见阎王,老子到了阴曹地府也要找你算账!”

麻生狞笑着,慢条斯理地抽出腰间军刀,慢条斯理地走到严富成跟前,高高举起。

严富成眼睛一眨不眨,大骂:“强盗,不得好死!”

麻生把刀放下,转过身来到刘合龙跟前,用军刀割掉了拴着刘合龙的绳子,指着严富成,阴阳怪气地对刘合龙说:“杀了他,你的活命!”

刘合龙惊恐地看了看麻生,接过刀,一步一步走到严富成跟前,看着怒目而视的严富成说:“兄弟,对不起了。”

林月星紧跟着前来监督。

刘合龙把刀高高举起,拉开架势要砍严富成,林月星捂着脸站到了刘合龙的身后,说时迟那时快,刘合龙突然转身,向身后的的林月星刺去,林月星闻风躲过,麻生的枪响了,刘合龙摇摇晃晃倒地了。

林月星拾起刀,双手递给麻生,麻生大叫:“支那人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麻生举起刀,砍了严富成,鲜血喷出来,溅了麻生一身,严富成始终睁大着血红的眼睛,摇摇晃晃倒地了。

看着严富成的身子在地上不停地起伏,麻生用生硬的中国话说:“谁要不老实,这就是下场。再去接着搜,能干活的拉到这里,不能干活的,死啦死啦的!”

12、池塘边

李自群等人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把抬来的一具具死尸平行放好,然后趁机给他们整整破烂不堪的衣服。

两个伪军又抬来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放在池塘边上。

林月星:“拉过去!”

伪军甲:“她还有一口气。”

林月星:“太君要死的,你们把活的抬到这里干什么?”

林月星说罢,走过来,一脚踏上她的胸膛,使劲向下一踩,女人四肢挣扎了几下,不动了。李自群等人回过头来看时,女人的口鼻都朝外渗血。

林月星对着李自群等人喊:“抬过去!”

麻生走过来,到死尸中间看那扭曲的脸,最后立定,狰狞地说:“昨天的,皇军的,少了一个的,小林君的哪里去了?”

13、①、伪军们在断墙处、茅坑内、牛屋里、下水沟搜查的镜头。

②、两个伪军们来到国军们藏身的四合院跟前,大鼻子学起了野猫的凄凉的叫声,两个伪军相互看了一眼,爬到断墙处向里面瞅了瞅,就又到别的地方去了。

14、池塘边

麻生气急败坏,对林月星吼:“皇军少一个的,怎么回事?”

林月星答不上来,结结巴巴说:“太……太君,这……”

高桥生硬地说:“这么多人都找不到他,也许是火祭了,上哪里去找他?”

林月星讨好地:“对,火祭,火祭!”

麻生朝着还在冒烟的村子弯腰鞠躬:“小林君,你为大东亚圣战尽忠了。”

其他日军也都垂下了头。

麻生用手指了指躺在池塘里的死尸,用手一挥,林月星像得了荆州似的,开始敦促李自群等人掩埋这些尸首。

干活的人拿起锄头、?头,镐,去挖池塘周围那些冰冷的土。李自群用棉袄袖子擦额头上的冷汗。

林月星挥鞭不停地打人。

一锨锨黄土覆盖到了在无辜的乡亲身上,谁也不敢说话,谁也不想说话。

远处传来几声乌鸦的悲鸣。

0

第七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