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丹江姐妹>第八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集

小说:丹江姐妹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8/24 15:08:07

  第八集

剧情梗概:

长腿搜索时被爬山虎等人抓住,余荣贵审讯了他,鬼子为了招劳工,开始给刘清茹等人发包子,放掉一半人回山上,引诱山上人下山为鬼子干活。为了填饱肚子,余荣贵等人不得不二次打劫,然后带上东西跟着杨国栋到深山上寻找落脚点。到了黑面凹,才知道有强盗已打过黑面凹的主意。虽然余荣贵等人在黑面凹住了下来,村里人见了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1、①、长腿端着枪,东张西望,来到余荣贵藏身的四合小院,踹开门,大喊:“我看见你了,快出来,不然,我要开枪了。”

柴房里,大鼻子和飞毛腿密切注视着长腿的一举一动。

牛圈里,爬山虎和刘曙光比比划划,悄声说话。

刘曙光:“爬山虎,他是不是真看见咱们了?”

爬山虎:“他那是虚张声势,自己给自己壮胆。”

刘曙光:“你看,他朝咱们走来了。”

爬山虎:“别紧张,到跟前再说。”

长腿先到柴房边看了看,接着向牛圈走来了,爬山虎和刘曙光屏声静气。

长腿隔着窗口,粗粗看了一眼便离开了,刘曙光和爬山虎长出了一口气。

长腿见墙头上有一双八成新的棉靴,开始举枪去挑,爬山虎用手捅了捅刘曙光,刘曙光会意,猫着腰从左边绕过去,趁长腿专心去勾第二只棉靴的时候,饿虎扑羊般地扑了上去,死死地勒住了他的脖子,爬山虎疾速赶过来,抬起长腿的两只脚,连拉带拖把他拉到了牛圈里。

长腿被重重地扔到牛槽边。

②、长腿吓得面如土色,本能地抱着头卷缩在那里,浑身发抖。

柴房内大鼻子对飞毛腿说:“你去把大门关上,我去会会这头驴。”

飞毛腿:“好咧!”

大鼻子:“站好岗。”

飞毛腿点点头:“知道。”

大鼻子对呆在一边的杨国栋说:“你呆在这儿,别动,有我们在,那些龟孙子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杨国栋点点头。

③、大鼻子沿着墙角去了牛圈,见到长腿,踢了两脚,不久余荣贵蹑手蹑脚走过来,开始审问长腿。

余荣贵声音不大,但很有威力:“你看看你们造了多大的孽,你们就不怕这里的乡亲们剥你们的皮挖你们的眼珠子?说,你们唱的是哪出戏?”

长腿惊恐地看着身边的几个人:“好汉饶命,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饶了我吧!”

余荣贵:“谁和你是乡里乡亲,你老实交代,来这里干什么?敢说半句瞎话,爷爷们手里的刀子可不是纸糊的。”

长腿:“我说,我全说。日本人要在这里建据点,就成立了先遣队,让麻生当先遣队的队长,麻生以执勤人员让村里的人给害了为借口,血洗了这个村子,村子里留下了不少死尸,怕天数长了死尸发臭,就让被抓去的人把死尸埋了,我只是来凑个数,过多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余荣贵惊问:“鬼子先遣队?鬼子先遣队是怎么回事儿?”

长腿:“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听林月星说是大战前打前站的人,鬼子大规模进攻之前,总要派出的小股力量为大部队找立足点,我们可能就是这样的人。”

余荣贵:“你说鬼子的执勤人员被害了是怎么回事?”

长腿:“那是麻生血洗村子时找的借口。”

余荣贵:“看看你们像话不像话,村子都已经被洗劫成这样了,你们还要来折腾。说,你们来来回回翻腾什么?”

长腿:“昨天突袭这里时,一个鬼子没了踪影,麻生觉得他是在村子里失踪的,让我们找到那个鬼子的尸体,可是找来找去,影儿都没有。”

余荣贵:“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你中国人不当,咋要不披人皮披鬼皮呢?”

长腿:“我跟着他们也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我们所在的部队都被鬼子俘虏了,当官的都变节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兄弟,我什么都说了,饶了我吧。”

余荣贵:“谁和你是兄弟?别套近乎,快说,你叫什么?”

长腿:“我叫侯玉飞,他们都喊我长腿。”

余荣贵:“那个便衣是谁?”

长腿:“他最阴毒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原来他是烟馆里一个跑堂的,日本人来了,当了汉奸,日本人打劫,多数情况下都是他出的主意透的风,他叫林月星。”

余荣贵:“还有个一脸横肉的家伙呢?”

长腿:“他叫高桥,是日本大力士,他来这里看场。林月星说这个人啥活也不干,吃的比谁都好,他看谁不顺眼就找谁的茬,连麻生也不放在眼里。谁要犯他手里,不死也要离层皮。”

余荣贵:“你说的话谁信?”

长腿:“我是矮子面前不说短话,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栽到你们手里了,我还敢胡说八道?”

余荣贵:“侯玉飞,我不为难你,但有几句话你听着:做人要留条后路,日本人来了,当汉奸的能狐假虎威,日本人走了,汉奸还能靠谁?咱中国人吃喝拉撒都在这里,山不转路转,早晚还会有再见面的时候,那些当汉奸的要是让自己人剜了眼珠子,不但受疼,还要挨骂,你说会落个什么下场?”

长腿:“是,是,长官,其实,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做,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

余荣贵:“我们就在这里埋伏着,你去报告领赏吧!”

长腿开始赌起咒来:“打死我也不会说,以后你们要是发现我说话不算数,千刀万剐我都行!”

余荣贵:“我们相信你一回,你去吧!”

长腿连滚带爬要走,余荣贵喊:“回来,把枪拿上,没了枪,你还不照样要掉脑袋?”

大鼻子看着余荣贵问:“余营长,真要放他走?”

余荣贵:“放他又怎么样?咱一个营的兵力在这儿,让日伪军过来咱们一锅端。侯玉飞,你走吧!”

长腿战战兢兢地走出,余荣贵笑笑对其余的说:“鬼子要发现少了人,保不定又要生出什么事端来,凭咱现在的狼狈样子,咱拿什么去和鬼子斗?”

大鼻子说:“便宜这小子了。”

④、林月星在远处大喊:“长腿,你死到哪里去了?”

长腿趁机端着枪跑过去,边走边骂:“老子在给你选墓地,看哪个地方能够活埋你!”

林月星:“你在那边发现什么情况了?”

长腿:“发现你爹在这儿,你不过来问问安?林月星,你以后少在老子面前指手画脚,再没大没小,老子骟了你!”

⑤、刘曙光密切地注视着长腿,担忧地说:“他该不会出卖咱们吧?”

大鼻子:“他敢?你没听余营长说,咱有一个营在这儿呢!”

2、①、池塘边上,伪军们把四愣子拉到这里来干活,他常常停下来喘气,挨了伪军不少枪托。

一个大坟起来了,众人有的擦汗,有的喘气。

翻译领着两个汉子抬来一个大箩筐,箩筐用白布蒙着。麻生叽哩哇啦说了几句话,翻译对林月星说:“皇军说了,需要大批劳工来清理地面建炮楼,皇军开恩,给每个支那人发一个包子。”

林月星纳闷:“发包子?给他们发包子?你弄错了吧?”

翻译轻蔑地对林月星说道:“这是皇军的意思,你要不放心了你问皇军去。皇军说了,每人发一个包子让他们走,让他们对逃走的人说,皇军开恩,只要来这里干活,天天都有包子吃。”

一伪军开始给人们发包子。

林月星:“应该先给皇军吧。”

伪军不搭理他,长腿撇撇嘴:“那是你祖先,你先拿几个包子馍给你皇军大爷送过去。”

林月星看了长腿一眼,不吱声。

拿了包子的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在那里。

伪军们一个个拿起包子开始吃起来,干活的人也开始慢慢吃起来。

林月星指着李自群等人问:“他们吃完包子后干什么?”

翻译:“放一半,留一半。放的人也发包子,他们不回来的话,皇军要拿留下的人试刀。”

李自群等人听到这里,都嚷嚷着要走。

林月星没办法,喊长腿,让长腿挑,长腿瞪了林月星一眼,见高桥环眼圆瞪正盯着自己,只好上前拉出李自群等人,让他们先走,其他人留下干活。

②、伪军给了四愣子一个包子,四愣子一把夺过,正要吃,林月星上前,夺过包子,扔回了筐子里,说:“你暂时不能吃,一会儿有你吃的。”

看着伪军狼吞虎咽的样子,四愣子馋得直吧嗒嘴巴。

3、余荣贵藏身的院子里,余荣贵、大鼻子、哮天犬等都上了阁楼,这里一目了然,战士们争相拿过余荣贵的望远镜向村头看。

大鼻子:“这小鬼子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余荣贵:“我也是新来乍到,摸不着锅灶,实在弄不明白他们唱的是哪出戏。”

大鼻子:“看来鬼子一时半会走不了,咱们呆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营长,咱们撤吧!”

余荣贵:“现在正在龟孙子的眼皮子底下,村里村外到处都是伪军,咱们一露面不就全暴露了。”

哮天犬:“暴露了又怎么样?怕他个屌!咱现在窝憋在这里是做糖糖不甜,做醋醋不酸,球事办不成!”

余荣贵:“咱现在人困马乏,弹尽粮绝,不能硬拼,兄弟们,咱得讲点策略。”

爬山虎接口:“营长说得对,咱在暗处,龟孙子在明处,你就高枕无忧地在这里看戏吧。”

余荣贵:“要是能摸清进山的通道,咱到山里落落脚也好,好好休整一下,顺便打听打听咱们的部队。”

爬山虎:“天下这么大,找部队等于大海捞针,哪里是咱的落脚点啊?”

余荣贵:“你放心,只要有鬼子在,就不会没有咱中国的军队。”

大鼻子:“那要遇到八路呢?”

余荣贵:“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枪口对外,八路军也是打鬼子的,咱能拿枪上战场,总比窝在这里强!”

杨国栋:“几位老总,我知道一条路,能避过龟孙子的视线。”

余荣贵:“那太好了,我们就不用和这些龟孙子们闲转圈子了。老乡,你可帮了大忙了。”

杨国栋:“那咱们现在就走?”

余荣贵:“最好是先搞点吃的带上。”

爬山虎:“现在去哪里搞吃的?村头的包子馍好吃,咱能上前去拿吗?”

余荣贵有点生气,说:“风凉话倒不少,你就不会说点正经话?”

杨国栋凑过来说:“老总,后面那个村子偏僻,我路熟,领你们到那里去碰碰运气。”

余荣贵一锤定音:“好,就这样,跟着这位老乡,从这里绕过去,到那个村庄去找找还有啥吃的、喝的、穿的、盖的,能带上了带上,十分钟后集合。”

爬山虎:“十分钟是多长时间啊?”

余荣贵:“就是一顿饭功夫,到时候大鼻子喊号子,听到他的号子朝他聚拢,我在那里等你们。”

哮天犬:“幸亏有大鼻子,这家伙的口技不错。”

飞毛腿:“人家会学啥像啥,打雷、放炮、鬼哭、狼嚎、鸟鸣、蛙叫、男人腔、女人调、小孩哭、老人笑没有他不会的,你会吗?”

哮天犬摇摇头走了。

4、另一个村子,房舍比较完整

哮天犬等人开始拉网式搜索所需要的东西。

哮天犬见到鸡蛋,他“啪”地打开,对着嘴喝了,然后见到萝卜弄萝卜,见到干枣弄干枣,见到烟叶弄烟叶,最后他找到了一些干玉米穗,扔掉萝卜把干玉米穗用一个烂被单包上,背到了脊背上……

哮天犬正翻腾得起劲呢,大鼻子的号子响了。

哮天犬回来了,脖子上挂的、枪头上挑的都是东西,飞毛腿取笑他:“哮天犬,你这不是趁火打劫吗?你真是撑破肚子,不怕勒不住裤子,见啥拿啥,满载而归啊!”

哮天犬得意洋洋,说起来没完没了:“我这叫吃不了兜着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现在能弄到东西就很不错了,哪还管它肚子与裤子。”

其余战士的口粮袋也是鼓囊囊的,余荣贵皱着眉头说:“唉,老百姓要连咱们一起骂了。”

哮天犬:“营长,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别自我清高了,咱现在损兵折将,能活下来就不错了,现在不打点牙祭,肚子闹饥荒了,谁还有劲去扛枪?”

杨国栋:“老总,你们现在弄点吃的不过分,身上有劲了,多杀几个鬼子,乡亲们感谢还来不及呢!现在我就领你们进山去。”

5、①、进山路上,杨国栋前面带路,余荣贵领着残兵,沿着曲曲弯弯的山路向山里走去,边走边看。

两面山坡的树上,小松鼠一跳一跳,无忧无虑地嬉戏着,一见人,又机灵地逃窜得无影无踪。

一只兔子从草层中闪出,爬山虎端枪瞄准,飞毛腿过来按住枪管,说:“节省子弹吧。费一颗子弹,就少打一个鬼子。”

爬山虎收起枪:“我只是瞄准玩玩,枪膛里已经在唱空城计了!”

哮天犬笑道:“你以为飞毛腿是怕浪费子弹?他是属兔子的,他怕你结果了他。”

飞毛腿:“去你的,就你会咬人。”

余荣贵看了看他们,严肃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占不住嘴。”

飞毛腿和哮天犬看了看余荣贵的背影,相互吐了吐舌头。

他们隐隐约约能见到山坳里稀稀落落的户人家。

余荣贵:“原地休息,飞毛腿,过去看看有没有敌情。”

杨国栋:“这个村子叫黑面凹,几面山坡上都有人家,这里我熟,我也去。”

飞毛腿和杨国栋一前一后离开。

②、飞毛腿和杨国栋躲在草层处,一动不动观察村里动静。

有人在抱柴,有人在喂猪,有人在担水,公鸡在柴垛上打鸣,大树下两只狗相互咬架,村子里很平静,飞毛腿和杨国栋悄悄离开。

飞毛腿和杨国栋转回,向余荣贵招了招手,余荣贵等人进村。

6、村子里乱开了,人们开始慌慌张张四下跑,村里的人都跑得无影无踪。

一个老汉跑得慢,被大鼻子看见,大鼻子不由分说地把他带到了余荣贵面前。

余荣贵和颜悦色地问:“老人家,我们不是坏人,是咱军队上人,别怕。你告诉我,这个村子叫什么名字?”

老汉:“黑面凹。”

余荣贵:“我们是过路的,你们见了我们为啥躲躲闪闪的?

老汉情绪激动起来:“老总,你说说,你们揭了我们的锅,背走了我们的玉米和红薯,你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余荣贵大惊:“这话如何说起?你见我们什么时候来过你们的村庄?”

老汉:“别打哑谜了,咬人的狗儿不露齿,你们抢了人耍赖,简直就是土匪!你们的人进村见东西都抢,见人都打,这光景还让不让我们过了?”

余荣贵耐心地解释:“那肯定不是我们,我们刚刚从战场上撤下来,还没顾得上喘气,我们哪有功夫来你们这里打劫?你别看我们穿得破破烂烂,那是伪装的。”

老汉:“抢我们东西的人烧成灰我们也认识,我倒是没见过你们的面。强盗脸上虽然没写字,穿的也和老百姓一样,但看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像要吃人肉喝人血。也不知道这几个龟孙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唉!”

杨国栋表情复杂。

余荣贵恳求道:“老人家,我们在村里将就两天,歇歇身子就走,只要能有挡风的地方就行,柴房、窝棚给找个地方,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老汉:“寄宿的地方倒是有,别看这个村子住的零散,好几面山坡都有住户,只是我怕再遇到坏人了,我们山里人经不起折腾。”

余荣贵说:“老人家,你放心好了,你看我们像坏人吗?”

老汉:“难说,人心隔肚皮。反正你们拿着大枪,惹急了,我这老命就没了,我去给你们安排。”

余荣贵:“老人家,你贵姓?”

全老汉:“免贵,姓全。”

全老汉逃也似地离开了。

7、①、黑面凹村,白天

在全老汉家的柴房和杂物间,余荣贵和他的战士们用柴草铺地,一个个躺下来歇身子。

哮天犬和飞毛腿醒来后打呵欠、伸懒腰,然后在村里转悠,村里人见了他们赶紧躲开。

②、石窖处,石窖周围砌着很多光光的石头,池里水面上飘飘荡荡几个干树叶,一女人低头在洗衣服。有一个小孩在玩弹弓,飞毛腿过去,笑眯眯地说:“小朋友,来,叔叔教你怎样瞄准。”洗衣服的女人大惊失色,慌忙扔掉衣服,上前抱起孩子就走,飞毛腿一脸尴尬。

全老汉的儿媳抱着孩子出出进进,偷偷摸摸的。

全老汉家的柴房和杂物间,余荣贵等人在悄声议论。

大鼻子:“这里的人对咱们到来不欢迎啊!”

飞毛腿:“见了咱们就像是老鼠避猫。”

余荣贵:“你没有看过八路军怎么对待老百姓的吗?咱也得学学八路军那一套,那叫密切联系群众,能帮老乡了就帮一把,让村里人能对咱们有好感。”

哮天犬:“谁不想去帮他们啊,可是咱们很难靠近他们啊!”

余荣贵:“尽量找机会吧!”

④、大鼻子端着枪在村头站岗,村里人探头探脑。村民甲悄悄出来找什么东西。

大鼻子听到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屏声静气观察四周的一切,发现一条饿狼鬼鬼祟祟地朝村民甲这边闪过来。

突的一声,饿狼接着扑倒村民甲,那人拼命挣扎这喊叫着。大鼻子赶过来,狠狠一枪托,正中狼的要害,饿狼倒在地上,惨叫了几声,四肢便伸直了。

村民们闻声慢慢都围拢过来过来看。

村民乙:“唉,想不到这野兽也来这里害人。是谁打死的?”

吓得缩做一团的村民甲指了指大鼻子:“就是他!”

【特写:大鼻子不好意思的憨笑的镜头。

村民乙:“那真得谢谢这位大哥。可不是,前天黑水家养的一只半大猪夜里让狼给叼走了,估摸就是这家伙干的。”

村民丙:“昨晚上要不是大林听到动静拿着钢叉出来,他家的羊也要被拉走了。打得好,打得好,看它以后还怎么祸害人。”

村民丁:“这位大哥真有本事,奔过来只一下,这饿狼就变成死狗了!”

村民们向大鼻子投来敬佩的目光。

余荣贵也赶过来,看到一切,趁机说:“乡亲们,我们打这儿路过,只是简短的休整,我们都是一家人,咱们以后可别外道啊!”

村民们点头:“那是,那是!”

0

第八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