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44章 引蛇出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4章 引蛇出洞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8/4 15:01:51

“无忌老弟,那你快讲讲。”

魏无忌轻笑一声:“此等跳梁小丑,就算是伪装得再好,狐狸尾巴也是招摇过市罢了。”

“此话怎讲?”

“哈哈!这厮拿着韩公子给我写的信,次日一早便去了我的府上。只因我前日和王兄在魏国王宫里畅饮,故而起得晚了些。听说是姐夫和吕大哥派来的信使,我自是欢喜相迎。可是一见面,我就看出此人不是正道之人,一脸的奸佞神色。看完信后,我也是吃了一惊,魏国的刺客竟然在邯郸兴风作浪。可是据这厮说,却是吕大哥邀请我到邯郸品尝美食,跟信上的内容完全不是一回事儿,便更觉此人可疑。”

魏无忌刚说到这儿,嫪毐破口大骂起来:“好你个毛遂,竟敢骗我,你给我念信的时候怎么没有魏国刺客的事儿,你小子给爷挖坑儿让爷上赶子跳进去,算你狠!”

毛遂淡淡一笑道:“谁让你小子不认字呐!”

陈政忽然想起一事:“无忌老弟,既然毛遂在前一日去过你那里,难道你府上的人没跟你说吗?”

“唉!也怪我用人不当,我已让阻拦毛遂先生的那个人卷起铺盖回家去了。”

好吧!又一个雁过拔毛的门岗千锤百炼去了。

“这厮对我说,吕大哥答应过他,只要把信送到,我就会给他十个金饼子。按说这也不算个啥事儿。为了验证一下此人的真假,我便给他准备了好酒好菜,还找来美女歌舞助兴。”

得!嫪毐这小子在美酒和美女面前非得露馅儿不可!美酒和美女那可是检验人性的核磁共振全息成像仪,美酒能让一个人把脸上的伪装慢慢地撕下来,露出面皮下的真容。美女更能让一个人的品性呼之欲出、欲盖弥彰。试问,喝醉酒后还能隐藏本性的人,世上有几个?!面对美女泰然自若、坐怀不乱的人,世上有几个?!

“果不其然,嫪毐这小子喝了没一会儿就把持不住,竟然走上前去与美女们搂搂抱抱起来,不仅如此,还要跟美女们留手机号,连门牌号、邮箱号都要留,一口一个姐姐喊着,不留号不让走。”

“好吧!这完全符合这厮的性格特征。然后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姐夫和吕大哥是什么人,能跟这样的无耻之徒有交集吗?然后我就问了这厮一个问题?我就问他,上次吕大哥路过大梁时,声称吕嫂子快要生孩子了,现在生了没有?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你这个问题也够歹毒的。”

“你猜这厮如何回答?要不说这厮也是个人才呢!他竟说吕大哥妻妾成群,最近生的有男有女,不知我问得是哪个嫂子。他哪里知道,吕大哥至今还是孤身一人呐!”

此时那个如公子开口了:“想不到这位吕公子风华正茂、富可敌国,如今却是一个人呢!真是没想到。”

陈政听了摆摆手:“大丈夫生于世间,当以事业为重,儿女情长之事随缘罢了。”说完,心里却想,谁知道吕不韦为啥不找媳妇呢?

魏无忌看看如公子:“你平日很少出门,可能还没听说过吕大哥的风采吧?吕大哥不但是商界奇才,而且在我的信陵君府以一当百,三言两语就让我那些能言善辩之士哑口无言,你说厉害不厉害?”

如公子点了点头:“我在宫,哦不,我在家中也有所耳闻,这位吕大哥不但才学过人,而且时而语惊四座,常常是出人意料啊!”

陈政此时哪管这个如公子是魏国的什么公子,哪还顾得上听这些捧自己上天、然后哪天让自己在没有穿翼装的情况下从天而降的话,先弄清楚这个外星人怎么来的地球再说吧!

“既然嫪毐着了你的道儿,你是怎么处置他的?”

“哈哈!自然是招呼人将这厮捆绑起来,让他实话实说了!哪知还没有把他怎样,这厮就全部交代了。原来,这厮暗中监视大哥,竟然为了抓住大哥的把柄,从邯郸一路尾随这位毛先生到了大梁。揭开此人的真面目后,我便派人去驿馆把毛先生接到了府中。”

此时赵胜朝门外招呼一声:“来人呐,将这厮乱棍打出府门,交给有司从严惩处!”

“韦哥儿,救我啊,韦哥儿!”嫪毐手脚被捆绑着,躺在地上高喊起来。

陈政心里这个来气,走过去又是临门一脚道:“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还有,不准再叫我韦哥儿!”

“好你个吕不韦,你一晚上杀了那么多人的事儿还没跟你算呐!你和平原君、毛遂串通一气、草菅人命,我给你们告到赵王那儿去!还不把我放了,否则跟你们没完!”

嫪毐被两个侍卫抬了出去,只听院子里传来阵阵惨叫:“哎呀!韦哥儿!哎呀!饶命啊!哎呀!你们等着!哎呀,咱们没完!”

院子里的叫喊声停止了,估计嫪毐去了该去的地方。陈政四下看了看,现在除了这位如公子,都可以说是自己人了。也不知魏国刺客的事能不能当着如公子的面拿到桌面上讲。

“无忌老弟,你这次来邯郸,为何带着这位如公子同行呢?”

“哦,如公子平日很少有机会出来,况且这次又是到我家姐姐和姐夫这里,所以借着这次捉拿魏国刺客的机会,带他见见世面。如公子是自己人,咱们说话不必有所顾忌。”

一个谜团笼罩了陈政,这个魏国刺客的事非同小可,牵涉着魏王不可告人的秘密,你魏无忌就这么放心如公子?

赵胜似乎无所顾忌道:“吕老弟,信陵君说这位如公子是自己人,你还不放心吗?既然今日当事人都到齐了,那咱们就一起合计合计,如何抓住那个刀疤脸吧!”

魏无忌环视了一下众人,面色沉郁道:“想不到我那个王兄竟然干出此等之事。怪不得寻找了三年也没有捉拿到真凶,原来我那王兄就是幕后主使。”

陈政一听,你魏无忌说话真是个直筒子,几句话就来了个大揭底儿。既然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还有啥隐瞒的。咦?怎么这位如公子面露悲戚之色呢?

“不如先听一听毛遂先生有何高见。”赵胜说完心想,这次毛遂送信一事虽然有惊无险,可他也是侥幸过关,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何见识。

毛遂没想到平原君会突发此问,脑子短路了几秒钟,吞吞吐吐道:“这个嘛,我看还是要严加盘查,绝不能让那个刀疤脸离开邯郸。”

赵胜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我都派人盘查好几天了,还用你说吗?“毛先生,仅仅在各处城门口盘查就可以了吗?如果此人藏在邯郸城中再也不露面,又当如何?”

“这个嘛?那就全城搜查。”

赵胜白了一眼毛遂,又看看韩非:“韩公子,你有什么高见?”

“我,我手下之,之人已,已在城,城中查,查访,关,关键是抓,抓住活,活口,那,那人手上有,有魏王的隐,隐私。”

“韩公子说得有理。”赵胜看看魏无忌,又看看如公子:“据那个刀疤脸所说,他手上还记录着魏王诸多不可告人之事,此番必要活捉此人,拿到那个竹简,以免魏王的丑事泄露出去。”

魏无忌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是默默点了点头。然而那个如公子却对魏王的丑事毫不在乎,冷冷飘出一句:“他的丑事让天下人知道才好,看他还如何当那个魏王!”

陈政和韩非、毛遂都是一惊,这位魏国的公子竟然如此蔑视魏王,什么来头?!

“哈哈哈哈!”魏无忌突然大笑起来:“姐夫,我们远道而来,你也不准备些酒食,我正要与吕大哥开怀畅饮一番呐!”

赵胜一脸无辜道:“弟弟有所不知,你姐姐听说你来了邯郸,已经在府中预备了。”

“哦~?既然到了邯郸,自是要和我那好姐姐见上一面,可是没有吕大哥、韩公子和毛先生作陪,岂不是无趣?我看不如这样,吕大哥,你和韩公子先回,我到后面与我那姐姐唠唠嗑,待会儿我和姐夫、如公子、毛先生到你府上一叙,也好认认大哥的家门,如何?”

赵胜也是一脸喜色道:“对对!听说吕老弟在邯郸城里又购买了一处豪宅,我正打算登门拜访呐!今日正好是个机会。”

还没等陈政说话,毛遂拍掌站了起来:“如此甚好!待会儿我给各位领路。你们可不知道,吕大哥在邯郸买的那套宅院何等气派,信陵君和如公子就是住到那里,又有何妨!”

……

听说平原君和信陵君双君合璧要来做客,赵姬刨着爪子、张开翅膀在院子里飞来飞去,把满院子的人都紧张得拿起这个、放下那个,一个个都毛了爪。

赵姬心想,看来这个吕不韦真不是盖的,竟然能把平原君和信陵君都请来喝酒,据说还有一个帅呆了的魏国公子,哎呀嘛!我在高老庄沉寂了这么长时间,老天爷给我往下扔帅哥儿呐!好吧,就让帅哥儿雨来得再猛烈些吧,姐就是淋个落汤鸡也全接着!对了,熊猫宝宝,快去把客房都准备好,待会儿让信陵君和帅呆哥来得走不得,我先回屋补补妆去!

赵姬府上的客厅里灯火通明,不一时,门外来了两辆豪华马车。

进了客厅,陈政和赵胜坐在中间的上座,其他人分列两旁坐下。陈政心想,早知道战国的饭局这么多,就该定做一张圆桌了,还是围坐在一起比较融洽,哪像现在这样隔着这么远!不过,战国饭局有一点值得肯定,那就是一人一张小桌案的分餐制,比较讲究卫生。

赵姬从窗户缝往里看着,哎呀,那个就是平原君,怎么有点儿眼熟呢?好像在楚国香榭丽舍曾经和他擦肩而过呢?哎呀,那个就是信陵君,旁边那个公子更是帅呆了,他们俩都有对象儿了没?成亲了没?

坐在主座上的陈政更是恍如梦中一般,旁边坐着平原君赵胜,左手边坐着魏无忌、李牧和毛遂,右手边坐着韩非和如公子,赵姬在窗户外边儿晃悠着。看着桌上的青铜酒樽,陈政也只好入乡随俗、奢侈一把,我愿举樽望明月、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哪知酒过三巡之后,那位如公子举樽站了起来:“不知这位吕公子对抓捕那个刀疤脸有何高见,还望赐教一二。”

陈政正与双君合璧喝得高兴,冷不丁听到如此一问,心里很是意外。“方才在平原君府上,韩公子和毛先生不是已经说过了吗,看好城门、抓活的,给他来个关门打狗不就行了?”

如公子失望地转身而去道:“原以为吕公子是个颇有见识之人,没想到却是庸碌无识的酒囊罢了。”

嘿!我正喝得尽兴呢,你小子闲着没事儿给我泼盆凉水,岂有此理!

“慢着!不就是抓一个小小的魏国刺客吗?那有何难!”

众人齐刷刷看着陈政,现场一片安静。

我顶你个肺的!我又不是穿越来的福尔摩斯,我连啫喱水都算不上,你们看着我干啥,你们当我是万能的呀?可是,后悔也晚了。

“好吧!无忌老弟,你这次从魏国带了多少人?”

“这次来邯郸,我从门客里挑选了十个武功高强之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OK!他们都穿得什么衣服?”

“吕大哥问这个干嘛?为了不暴露身份,我让他们都穿着赵国人的衣服。”

陈政顿了顿嗓子道:“从明日起,让他们全部换上魏国人的衣服,手里拿着家伙,满邯郸城打听刀疤脸的下落。”

“这是为何?如果这样的话,那个刀疤脸岂不更要隐藏起来,更加难找了吗?”

“呵呵!我问诸位,现在谁最想让刀疤脸消失?刀疤脸最怕谁?”

毛遂接过话头:“当然是魏国王宫里的那个女子了。”

陈政一笑:“非也。既然那个女子拜托无忌老弟报仇雪恨,刀疤脸又是迫于无忌老弟的压力逃到了邯郸,那么这次无忌老弟的邯郸之行,魏王定是心知肚明。恐怕现在最想让刀疤脸人间蒸发的就是魏王了。”

李牧点了点头:“吕大哥说得有些道理。那为什么让信陵君的门客穿着魏国人的衣服查找刀疤脸呢?”

“哈哈!无忌老弟只要让那些门客放出风去,只说他们是魏王派来杀人灭口的,我就不信,那个刀疤脸还能在邯郸待得住。他给魏王办过那么多事儿,如今魏王却要弃卒保帅,嘿嘿!就是邯郸的城墙再高,他也要飞回魏国讨个说法了。到那时,还怕在邯郸城门口见不到他吗?”

赵胜拍起了大腿:“妙计!只是,方才吕老弟所说的弃卒保帅是个啥意思?”

“哦,这是象棋里的一招,意思是为了保住老大,舍弃几个小卒子到前面当替死鬼。”

“原来象棋这么好玩儿!吕老弟,你答应送给我的象棋做好了没有?我可是等着呐!”

“差点儿把这茬给忘了!明日就给你看看去,不但做了,而且还是黄金限量版。”

0

第44章 引蛇出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