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52章 获利无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2章 获利无数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8/11 17:11:22

夜黑风高,月明星稀。

离开异人住处的当晚,陈政就带着老仆人和荆锤,驾着马车去了吕老爹的府上。

办这么大的事儿,离开金饼子哪能行!

锤子翻墙进去,转眼间就打开了府门。三个人鬼鬼祟祟,直奔金库而去。

那个老仆人从腰带里拿出钥匙,结果连锁眼儿也捅不进去。啥情况?

整了半天才弄明白,换锁了!

哎呀你个葛朗台,估计是盘点金饼子时发现少了一箱子,竟然把锁给换了。这儿又没有开锁公司,这可咋整?

“主人闪开,看我的!”锤子从身上不知摸出个什么来,鼓捣了两下,咦?开了。

还没等陈政夸奖两句,锤子就推开了金库的门。也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不远处吕老爷子的卧室传来一阵“叮当”声,屋里的油灯随即亮了,紧接着就是一通震耳欲聋的锣鼓响。

只见各屋的房间都亮了灯,一群人手持棍子、耙子冲了出来。

这阵势把老仆人和荆锤吓得呆若木鸡,慌乱的眼神看着陈政:“主人,咱跑吧!”

陈政也是吃惊不小,但随即冷静了下来,挥手向两人示意:“镇定,镇定!”

府里的人走近一看:“嗨!回去睡觉。你说你回来也不招呼一声,我们正在梦里唱梦回卫国呢!”

唯独吕老爷子气得蹦了起来:“好你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是我儿子!”

啊!陈政一听,完了!我在战国的任务可以结束了。“老爷子,你咋看出来的呢?”

“你,你,你个小韦子,你不是我儿子,我是你儿子,我上辈子欠了你多少债,老天爷让你这辈子来气死我的?!”

好嘛,虚惊一场。“老爷子别动怒,身子骨要紧。有啥话咱屋里说,外头冷。”

“行,你冷我也冷。你小子给我滚进来!”吕老爷子刚要往屋里走,突然想起一件事儿,转身看着老仆人和锤子:“你们俩,把库房的门给我照原样儿锁上,听候发落!”

进了屋,吕老爷子坐着,陈政站着,一场父子对话就要开始了。

咦?吕老爷子的屋里怎么悬着个铃铛,上面还有一根绳子连接着窗户外面?得!这准是老爷子发明的防盗系统,都是刚才乱推月下门惹得祸。

“你小子看啥呢?若不是你逼着我发明这个玩意儿,咱家的金子就被你偷光了。你知不知道咱老吕家创下这份家业多么不易?!”

“不知道。”

“嗯?!”

“哦,知道,知道!”

“你小子就是知道,我也得再给你讲一遍。咱老吕家打你爷爷那辈儿开始,走街串巷,卖针头线脑起家,后来卖羊肉串儿,因为是过期肉被查了。再后来开大排档,因为没执照被关了。再再后来开连锁店,因为侵犯商标使用权被停业整顿了。直到后来发明撒尿鱼丸儿,才终于完成了原始积累。传到我手里,才做起了珠宝生意。你说说,这一路走来容易不?”

原来吕爷爷是战国食神?“诶?不对呀,咋越犯事儿生意反而越做越大呢?”

“你小子连这个也不懂,失败是成功之母,成功都有那么多娘了,养这一个孩子还能养不好?这就叫屡败屡战、千锤百炼!成功的这些娘就教会一句话,老老实实、实实在在,不要缺斤短两、坑蒙拐骗。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把生意做大,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跟你合作。”

“高!咱吕家实在是高!”

“知道就好!你爹我辛苦了一辈子,在这些个国家里周旋来周旋去,靠着那些认金子不认人的达官显贵,总算没有辜负你爷爷的一番重托。到了你这辈儿,我就你这一个儿子,从小教导你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经商,除了生意上的往来,少跟那些王侯将相打交道。可是你呢?非但不听,还跟他们打得火热。你在长平给白起那一箱珠宝也就罢了,起码还救了些个人命。可是自打来了邯郸城,看把你小子给忙的,生意上的事儿不管不顾,为了赵国出趟差连个差旅补助都没有。拿着咱家的金子跟白捡来的一样,又是在外面买宅子,又是送给平原君一个什么棋的,今日又趁着天黑偷偷往外搬金子,还真是家贼难防。你自己说说,你是不是败家子儿?!”

“老爷子,你咋啥也知道呢?”

“哼!你以为你爹我是吃干饭的吗?就你那点儿道行,还差得远!你爹虽是退居二线了,可你爹的商业情报系统还运转着呐!”

请听陈政现场演唱的《红灯记》选段:爹爹,你听我说。我家的金子数不清,没有大事我不登门。虽说是,虽说是爹爹你把我骂,可咱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爹爹和爷爷都懂生意经,里面的奥妙我也能猜几分。我的心思和爹爹你一样,都有一颗致富的心。

吕老爷子拿眼瞪着陈政:“你还有啥大事?还有一颗致富的心?我倒要听你说个明白!”

“老爷子,我问你,就咱在卫国买的那些耕地,辛辛苦苦一年下来,能赚多少?”

“这个嘛,除去种子、化肥、农药、大棚、地膜等等成本,能赚十倍的利润吧。”

“那咱如今的珠宝生意有多少利润?”

“这个还用问我?你小子不知道吗?起码也是百倍的利,高风险等于高利润,这买卖整天担惊受怕的,一般人他也做不了。”

“问题来了!我若是把金子投资在一个人身上,将来再让这个人成为一国之主,那咱能赚多少倍的利?”

吕老爷子掰着指头琢磨了片刻:“真要是如你所说,那可是获利无数啊!”

陈政一拍吕老爷子的肩膀:“这不就对了嘛!现在咱种地又不搞产业合作社,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忙活一年,也不敢保证衣食无忧的。做珠宝生意吧,现在各个国家整天你死我活、刀兵相见的,弄不好就是血本无归。我若是能把一个人化腐朽为神奇,让他当了哪国的一国之君,哈哈,地产金融、餐饮娱乐、影视传媒、商贸物流,咱就全包了!”

吕老爷子的眼睛放出一道光来,随即便黯淡下来:“想得美吧你!”

“老爷子,我把人都找着了。”

“嗯?哪一个?”

“就是在邯郸当人质的秦国公子嬴异人,将来的秦庄襄王,这回你相信了吧?”

吕老爷子满口的河南话冒了出来:“啥?你说啥?秦庄襄王?他是哪一个?”

哎呦我去!又说漏嘴了。“我是说,秦装像王,只要咱给他来个整体包装,等他回到秦国,那绝对装得像个王。”

“乖乖勒!那该花多少金子勒!光像个王可不中,那就得是个名副其实勒王,要不咱就成冤大头了不是!诶?你咋认识他勒?”

陈政此时也没心思跟吕老爷子唠下去了。“老爷子,你就放心吧!我在秦国的时候早就把路子趟好了,这个嬴异人将来要是当不了秦王,你就是我儿。”

“啥?”

“SorrySorry!口误!我就是你儿。”

“爹也是走过南、闯过北勒,少在我跟前玩儿洋勒,你小子不就是我儿嘛!Any questions?”

“我去!老爷子,你深藏不露啊!”

“小样儿吧你!爹也是辉煌过勒人。”

“那是,那是!我是想说,他若是当不了秦王,我就不是你儿。”

吕老爷子也是没脾气了,深深叹了口气道:“谁让咱爷儿俩不是冤家不聚头勒!小啊,既然你看准了,爹也不拦着你了,反正将来都是你勒,我也带不到棺材里。你娘她命不好、死勒早,你给爹留下几箱金子保个命、养个老,其它勒你看着办吧!给,这是库房勒钥匙,搬了金子去办你的大事儿吧!爹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了。爹就说三句话:不要轻易做决定,在做决定之前一定要谨慎、周全、仔细,拿不准的事儿宁可不做,一旦做出决定,就要坚持下去、做到最好。”

“第二句勒?”

“不要害人做坏事儿,那是要遭报应勒。你做啥事儿、说啥话,老天爷可都看着勒、听着勒。”

“那第三句是啥?”

“第三句是,别管你在外面闯了啥祸、丢了啥人,记住,爹永远不嫌弃你,再穷再苦,你还是我勒儿,外面再好也不如家,朋友再好也不如爹妈。就是要了饭,也要活着回家。”

陈政心里的感动无以言表,看人家吕不韦之爹,啥境界!啥格局!啥见识!怪不得人家老吕家能富有千金呢,服了!对了,嘉诚哥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左宗棠的对联儿,咋说来着: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上联是要胸怀远大抱负、只求中等缘分、过普通人生活。下联是看问题要高瞻远瞩、做人应低调处世、做事该留有余地。格局,这就是格局呀!我在战国得多学着点儿。

老仆人和荆锤还等着受处分呢,咋小主人进了老主人的屋里这么长时间呢?咱小主人该被骂成啥样儿啊?咦?咋主人笑着就出来了?

陈政拿着钥匙径直打开了库房的门,朝老仆人和锤子一挥手,也是一口的河南口音:“你们俩还站在那儿弄啥嘞,还不过来搬金子?”

这句话一出口,把那两个人吓得不轻,我去!吕家老爷子被小主人打晕了还是捆住了?只见两个人慌慌张张向吕老爷子卧室跑去,刚到门口,吕老爷子自己走出来了。

吕老爷子笑容可掬看着两人道:“你们两个往我屋里跑啥嘞,还不快去搬箱子?”

两人站在那里也是蒙圈了,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这是个啥情况?这世界变化快呀!

可怜了拉车的那匹马,原以为加个小夜班儿,回去能多吃点儿夜宵,马不吃夜草不肥嘛!结果呢?使出了排山倒海的劲儿,累得马蹄子都快磨平了,磨得涌泉穴都要暴露出来了。谁要是会玩儿葵花点穴手,今后得躲着点儿了。

吕老爷子站在大门外看着远去的马车,手捻胡须微笑着自言自语道:“好小子,你爷爷玩儿餐饮,你爹我玩儿珠宝,如今老吕家的生意要全面升级了,这小子开始玩儿仕途了,一出手就烧了个大冷灶、爆了个大冷门儿,用逆向思维开创商界新传奇。好!有出息!爹看好你呦!”

第二天上午,陈政把五大箱金子就搬进了异人的住处,每箱一百个,五百金收着!

不但如此,还拉来一支专业的建筑装修队伍,陈政学着韩非的经典动作,用手一指异人的住处:“全,全,全给我拆了。”

房子拆了,里面的家具都不要了,就连旁边几家住户的房子也都买了下来扩建用。

在陈政亲手绘制的图纸上,门口要有岗亭子,院子里除了主卧外,还有佣人房、厨房、客房、书房、会客大厅,后院有马车出入的大院子外加一个马房,最新款高配四驱绿色动能敞篷带雨篷的马车直接全款购入。什么门子、炉子、厨子、妈子、车子,金饼子搞定!

异人见此情景,已经是眼花缭乱。“哥,你这是弄啥嘞?那些金子干啥用呢?”

陈政拍拍异人微微抖动的肩膀道:“兄弟,哥虽然金子不多,也是豁出去了。咱那盘五子棋不下也就算了,要玩儿就玩儿个大勒。那些金子就是让你在邯郸交朋友用勒,什么天上飞勒、地上跑勒、水里游勒,甭管是山珍海味还是鱼翅熊掌,你就放开了整,一天不花完一个金饼子,哥可跟你急!”

“哥,你说话的口音咋变了呢?”

“哎呦我去!都是被吕老爹给拐勒,拐到河南去了。”

“我在邯郸谁也不认识,谁能来我这儿啊?就算是有人想来,没有赵王和平原君默许,谁也不敢来呀!”

“放心!哥给你发个朋友圈儿,在各大群里吆喝吆喝,再发几下微博,不怕没人来。这样吧,这段日子也不能在这个地方住了,走,跟我去个地方,哥给你安排个好去处。”

谁知出门的时候又被看门的大兵拦住了:“让你们见面儿,让你们装修房子,谁说让他夜不归宿啦?”

陈政拿出令牌:“平原君有令,只要不出邯郸城,异人公子可以放开了玩儿,你们愿意跟着也行。若是不相信,就去问我平原哥。”

几个大兵一合计,好,兵分两路,一路跟着他们,一路去平原君府验证一下。

陈政领着异人到了赵姬的府上,吩咐众人好酒好菜只管上,哈哈,先让异人和赵姬见个面儿,没准儿一见钟情,这事儿就成了。

赵姬听说吕不韦领来了一个秦国公子,别提多欢喜了,在房间里一个劲儿的涂脂抹粉儿,嘿嘿,如今秦国那可是七国里的老大,秦国公子那还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比韩非和魏无忌强多了,他们韩国和魏国只有挨打的份儿。这次一定要抓住机会,等将来到了秦国,我就改名叫伊丽莎白·赵,恢复母系氏族管理制度。

陈政叫上韩非、李牧和异人喝了半天,赵姬还没出现。啥情况?

“锤子,你去催一催。”

荆锤等着赵姬出了房间,赵姬迫不及待问了起来:“我说,这个秦国公子是个啥来头?你们从哪把他接来的?”

锤子也真是个实诚人:“嗨!别提了,这个秦国公子就是个爷不疼、爹不爱的主儿,住那房子别说多破了,这不,房子被拆了,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只好跟着主人来这儿了。”

“啊?他不是秦国公子吗?咋能这样呢?”

“他就是秦国派来赵国当人质的,赵王和平原君没杀他,已经是这小子命大了。主人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偏偏拿他当兄弟了。”

说话间到了客厅外面,赵姬隔着窗缝往里看着,只见四个人正喝呢,在陈政对面坐着一个面黄肌瘦、浑身补丁的少年,这就是秦国公子?这尼玛不就是个要饭的嘛!

赵姬按压住心中怒火,扭头便回自己房间去了。临走时对着锤子撂下句话:“跟你主人说,老娘我跟秦国有仇,让他把这个秦国公子带走,我这里可不欢迎他!”

0

第52章 获利无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