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83章 初战告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3章 初战告捷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9/20 10:20:52

陈政还没来得及阻拦,双方的队长就各自向前一步,拉开了架势。

阳泉君府的管家嘿嘿一笑道:“兄弟,混哪的?敢来这里挑事儿。”

韩国百夫长也是乐了:“我在咸阳三年了,我怕谁?!你有老大就了不起啊?”

管家伸出大拇指朝马车指了指:“知不知道我家公子跟太子是啥关系?说出来吓死你!”

百夫长指了指那些家丁:“怎么?仗着人多欺负人是不?做人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要不会死得很惨!”

那管家往前迈了一步道:“我只知道在阳泉君府门口闹事儿的,十个有十个没好下场。”

百夫长也往前迈了一步:“哈哈!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我不相信你会动手,如果我有什么闪失,我保证你们离不开咸阳。”

两个队长正在你一言我一语,马车里的阳泉君芈宸坐不住了,从马车上下来后伸腿就给了那个管家一脚,口中骂道:“我让你把他们拿下,拿下,拿下!听明白了不?谁让你在这儿对台词儿了?现如今拼得是脑子、不是刀子。你是谁介绍来的?别他奶奶的抢戏,知道不?!”

管家转过身来一脸委屈道:“芈公子,我们赶个场子不容易,就让我多说两句呗!其实我还是一个替身演员,将来你要是有被人追杀跳崖的戏,记得找我呦!”

芈宸也是急了:“你才被人追杀跳崖呐!领着你们村儿里这帮老乡一边儿待着去。”

管家朝家丁们一挥手,竟是一口的河南普通话:“他二大爷,他三叔,他大舅哥,带上你们勒人,散了散了,大中午勒,该领盒饭去了。”

一个家丁扛着棍子凑了过来:“俺从老家带来勒几只烧鸡你是不是自己偷吃了?咋咱这回勒戏份儿这么少勒?你不是说导演喜欢吃鸡吗?”

管家愤愤地骂道:“你还有脸说勒!我在电话里头咋跟你说勒?导演不但喜欢跟演员单独谈戏,还喜欢吃鸡,你可倒好,就带来三只鸡,五个导演因为抢你带勒鸡还打了一架,因为这事儿人家连夜改剧本儿,这不,让我被人家踹了一脚。”

“咦~!照你这么说,导演跟演员谈勒是不是感情戏?”

“你小声点儿,要是让导演听见,人家还得改剧本儿,到时候咱们可就只能演兵马俑了。戏里戏外都是戏,明白不?”

老乡摸着脑袋嘟囔道:“咱们下个戏演啥勒?”

“下个戏?要不是我天天在澡堂子里给导演们搓背、敲背、踩背,你们就回家种地去吧!赶完今天这个场子,下个戏咱们在邯郸城上爬云梯,到时候记得找机会抢戏啊!当演员一定要有镜头感,懂不懂?到时候惨叫的声音大着点儿,站在云梯上摆几个动作,今后当了明星,可别说我没教你。”

“怪不得跟着你出来总是有戏演勒,原来你把老家勒手艺都使上了,真是艺不压身呀!可是你说勒那个爬云梯也太危险了,没准儿不是摔死就是被砸死,俺还不如回家勒!你把俺买烧鸡勒钱给喽俺,俺不玩儿了。”

“你还有脸要钱勒?人家吃盒饭都是一人一份儿,你每顿饭吃三份儿,那些钱都是我给你垫勒,待会儿咱俩好好算算,你还得给我钱勒。”

阳泉君芈宸走过去就是一通连环脚:“都给我滚远点儿!”

陈政凑到韩国百夫长身边儿瞅了瞅,难道这些人也是群众演员?

百夫长扭头神秘地一笑:“嘿嘿!俺们跟导演一个村儿勒!”

场外导演一手拿着个鸡腿儿,一手拿着个喇叭喊道:“瞎说啥玩意儿勒?谁吃你家鸡了?谁跟演员谈感情,哦不,谈戏了?谁跟你一个村儿勒?能不能有点儿献…,哦不,有点儿敬业精神?男二号,继续!”

“嘛呀!身上装勒小话筒忘关啦!”管家拽着老乡一路小跑消失不见了。

芈宸站在马车外指着陈政一阵叫嚷:“你们是不是活腻歪了?知不知道我姐夫是谁?还说我要大祸临头了,我看是你们别想活着走出咸阳了。”

陈政走到加里森敢死队面前,举起双手摇摆着手臂,做出倒车的动作:“后退,你们都后退,让我单独对付这个阳泉君。”

韩国的伯恩们一看,这不是招财猫嘛!后退就后退。

陈政转过身来呵呵一笑道:“阳泉君请息怒,我可是诚心诚意来跟公子做生意的。虽然公子看不上这成箱的珠宝,但我还有一件宝贝,公子一定会感兴趣的。”

芈宸怒目而视道:“天下的奇珍异宝我什么没见过,你个奸商竟敢在此胡言乱语,真是胆大包天、罪无可恕。”

“哈哈哈哈!”陈政大笑起来:“公子犯了死罪却还蒙在鼓里。我问你,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芈宸不屑地斜眼看着陈政,嘴角“哼”了一声道:“我犯了死罪?笑话!照我看,该死的是你。”

陈政刚要接话,韩国百夫长冷不丁凑了过来:“吕公子,他既然不买你的珠宝,还废什么话呢?你只要说句话,剩下的事儿交给我们。跟他干了!”

“干了,干了,干了,你就知道说干了!能不能带着你的弟兄们看好那些箱子?还想不想娶媳妇了?再插嘴我拿金饼子砸死你信不信?”

“我不要金饼子,我要金陨石。”

“滚!”

“……”

百夫长为了早点儿调回韩国,自觉地回到了队伍里。

陈政扭过头来看着芈宸:“咦?说到哪了?”

芈宸无奈地一撇嘴:“你方才说你犯了死罪,问我知不知道。”

“哦!我犯了死罪,你知不知道?”

芈宸这个乐:“你犯了死罪,我当然知道了。”

陈政这才反过味儿来:“这都啥乱七八糟的,我是说你,你犯了死罪,不是我。”

“我看咱俩也别争了,等你到了咸阳令那儿,你就知道谁有罪、谁没罪了。”

此时的陈政已是口干舌燥,难道当年的吕不韦就是这么面对芈宸的?

陈政略为沉吟了一下,缓缓道:“我说芈公子,现在旁边也没啥外人,我不妨直说了吧!你现在虽然是高高在上、养尊处优,那都是因为你有个好姐姐。虽然你家姐姐是太子的正夫人,可她是不是没有儿子?即使你的姐夫当了秦王,将来的太子也只能是别人家的孩子。有句话叫居安思危,还有句话叫未雨绸缪,别看你现在吉祥三宝堆积如山、数不胜数,其实就是危如累卵、祸福难测,等到局面反转的那一天,新太子的老娘母以子贵当了王后,你家姐姐就会被新王后一通排山倒海飞出王宫,你也会成了别人的眼中钉。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你们姐弟俩想变成一个普通人活下去都是奢望了。”

“吉祥三宝?什么意思?”

“就是名牌儿、豪车和明星,用在你身上就是珠宝、骏马和美女。”

芈宸疑惑道:“你一个贩卖珠宝的商人,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我的事跟你有关系吗?”

“实不相瞒,我这次从赵国远道而来,既是为了芈公子,也是为了秦国。”

芈宸一瞪眼:“少扯没用的!你说的这些对你有什么好处?”

陈政心想,继续唱高调确实太假了,连自己都不相信,还是跟芈宸结成利益联盟更有说服力。

“哈哈哈哈!芈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人,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这么说吧,我送给芈公子的这件宝贝,可以让公子在秦国的地位化危为安、稳如泰山,而且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当然了,将来公子若是高兴了,我还能不跟着高兴一下子吗?!”

芈宸迈步走到陈政面前,四目相对了十秒钟。

“哈哈哈哈!”芈宸突然大笑起来:“我姐姐教我的这招儿果然管用,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这位公子果然是心口不一,哦不,是心口如一、真诚可信之人。此处不便多言,请公子到府中一叙。”

陈政一看,嘿嘿,这事儿还真有戏。

芈宸拉着陈政走向阳泉君府的大门,陈政急忙向身后挥挥手,韩国百夫长一看,呀呵?买卖谈成了?兄弟们,抬箱子,进府。

来到府门口,芈宸拿手一指门口的保安大队长:“你,去把管家喊回来。”

那队长一摸脑袋:“公子,别人给你送来的那个维什么纳斯的胳膊我还没找着呢!”

芈宸厉声喝道:“那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啥也不懂!那破玩意儿本来就没胳膊。你给别人纹个身都能纹出个马蹄南去人北望,你还能干点儿啥?麻利儿的快去喊人。”

陈政和芈宸刚坐下,阳泉君府的管家一阵张罗,又是满眼的青铜器摆上了桌案。

韩国别动队把箱子全部搬进客厅后,也在管家的招呼下,找地方吃喝去了。

芈宸将闲杂人等都支了出去,端起酒樽道:“方才在府门外多有得罪,大哥莫要见怪。不知大哥尊姓大名?哪国人氏?”

陈政一听,改口喊大哥、这还差不多,也不枉自己多日来的一番周折,那就边喝边说。

“我嘛,姓吕名不韦,卫国人氏。”

“吕不韦?似乎听谁说起过,怎么猛地想不起来了?吕大哥此来有何见教,尽可直言不讳,芈宸自当洗耳恭听。”

“芈老弟,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如今秦王年事已高,你那姐夫当上秦王是铁板钉钉、早晚的事儿,可是芈公子不要忘了,你姐夫当了秦王,那谁来当太子呢?我听说在你的表侄子里有个叫嬴傒的,还有个什么士仓辅佐他,将来嬴傒若是上了位,士仓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秦国丞相。你姐姐和嬴傒的母亲较量起来,就算侥幸保住王后的位子,那门前别说门可罗雀了,没准儿都能搂草打兔子。芈公子若是和士仓比较起来,我看也是鸡蛋撞石头。”

芈宸若有所思道:“嬴傒确是精明干练之才,那士仓也是城府深不可测。只是他们与我若即若离,只是场面上打哈哈的交情罢了。若真如吕大哥所言,看来我也不得不早做打算,以防不测。”

陈政一脸焦急道:“所谓时不我待,该出手时就出手,芈公子若是游移不定,将来在你姐姐家门口抓兔子时可别后悔。”

芈宸一拱手:“还望大哥教我。”

“其实很简单,你家姐夫不是有二十多个儿子嘛,只要在里面找一个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人,然后让你家姐姐来个儿子领进门不就成了吗?”

“可谁会愿意这么做呢?”

“芈公子可知道公子异人?”

“异人?此人是谁?”

“异人是你家姐夫的儿子呀!他在你姐夫的儿子里排名不上不下的,从小就被扔到邯郸做质子,据说他的母亲也是受尽了冷暴力。现如今,异人公子在邯郸虽是宾客盈门、颇有贤名,怎奈满腹经纶却无处施展,一身才华却无用武之地。远在异国他乡的他真是举目无亲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举头望明月、低头思咸阳,故人西辞秦国去、寒冬腊月在邯郸……”

“停!大哥就别绕了,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家姐姐认他做儿子?”

“芈公子果然是个聪明人。异人现在无依无靠,你家姐姐不就是现成的依靠嘛!再说了,你家姐姐既然没有儿子,异人不就是将来的依靠嘛!这岂不是两厢情愿、一拍即合的大好事?!将来异人回到秦国又是太子、又是秦王,芈公子和你家姐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那还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呼风唤雨一辈子。将来是看别人的脸色战战兢兢,还是让天下人看自己的脸色眉飞色舞,就看公子怎么选了。”

“我怎么看大哥不像卖珠宝的呢?”

“那我像卖啥的?”

“我看你像卖保险的。”

陈政一拍大腿:“你总算是整明白了!这份保险可是为你们姐弟俩量身打造的,全天下独一份儿,而且还有返利呐!”

芈宸看了看那些箱子道:“你说的就是这些?”

陈政走过去一一打开道:“这可都是我代表异人公子拿来的见面礼,你和你的两位姐姐一人两箱子,怎么样?牌气不?”

芈宸一愣:“大哥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陈政一笑道:“都是自家人,啥清楚不清楚的,见外了不是?!”

芈宸一扬手:“等等!你让我再捋捋,我咋感觉被你绕进去了呢?”

陈政心想,让你再捋捋?再捋这把轮椅就卖不出去了,还不趁热打铁更待何时!

“芈公子,我可是为了本季度冲业绩才争取了这么大的优惠力度,你若是再犹豫就只能让给别人了。说句实话,你可千万别往外说,我们家二婶子的大舅哥的三姨妈可是等着呢,我都没告诉她。我为了给芈公子全家送保障连亲戚都得罪了,你还考虑啥?还不快刷卡、签字,我把POS机和合同都带来了,待会儿你再告诉我大姐家住哪个小区,我就算违反公司规定也得再让大姐买一份儿。”

芈宸也是晕了,一边在POS机上输着密码,一边随口问了一句:“你是咋找到我的?”

“我昨儿个就在你家门外飘过了。”

“昨儿个?我昨儿个打猎去了,没在家。”

陈政心中一惊,打猎去了?好像魏无忌找的人也打猎去了,什么情况?!

“芈公子跟谁打猎去了?”

“哦~!魏丑夫,他不但姓魏,还是魏国人,吕大哥可曾听说过他?”

0

第83章 初战告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