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战之血色夕阳>第四章 逼供与暴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逼供与暴动

小说:秦战之血色夕阳 作者:漠北的火 更新时间:2019/7/21 14:16:06

刚刚入夜,被驱赶成一堆堆的战俘还没等完全坐下休息,在第二堆的战俘中就闯进了一群如狼似虎的匈奴骑兵,二话不说的就抓起了四个战俘,直接拖走。

战俘们立刻想要阻止,可能面临着寒光闪闪的狼刀,赤手空拳的战俘们退却了。

在一个恐怖异常的毡帐里,4周挂满了黑红色的刑讯工具,为什么是黑红色的?因为它们已经染透了鲜血,一层层的血迹把这些刑讯工具染成了现在的颜色。

一名战俘已经被皮鞭抽的奄奄一息,可是战俘在还是死死的咬住了牙关,就是一声不吭,甚至还仅有的精神,睁开了满是血丝的双眼,不屑的看着正像一条疯狗一样的三角眼都可。

“你说还是不说,不说就抽死你…”疯了一样的都可抓起了战俘的下巴,用他的三角眼恶狠狠的盯着战俘,可是身材有些短小的他,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

再加上身后的翻译也不给力,翻译出来的汉话也常常词不达意,使得刑讯的过程一直就不顺利。

这已经是第3名被刑讯的战俘了,前两名早就已经扔出去喂野狼了,可是这第3名嘴巴还是这么硬。

没有想到战俘的嘴巴会这么硬的都可,越是刑讯心里越是发毛,特别是当看到这些战俘的眼里,总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心里的那种恐惧就更加不可自已。

“说,你倒是说呀!”,“你只要说了,我保证放你离开…”,“只要你说了,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为了骗取战俘吐露秘密,都可是什么谎话都说,可是早已看到他本质的战俘,根本就不屑于回答他,直到最后四名战俘全部被弃尸荒野,都可也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而天空已经逐渐放亮了,他折磨这四名战俘足足用了一个晚上。

由于有了成家兄弟可以在夜晚偷偷走动,在夜里传送信息成了可能,而第二战俘队有4名战士被抓去审问的事,也早早的传到了师徒建成的耳朵里。

被抓走的4名战俘中,还有一名是明天暴动的组织者,他的损失对明天的暴动也有不小的打击。

诸葛云飞不得不连夜调整计划,直接让成家兄弟进了第二战俘队,接替被抓走的那名组织者。

而这一行动是相当危险的,如果第二战俘队有一个告密者,就会把整个明天的计划彻底的暴露,可是为了组织好明天的狼山计划,试图建成不得不冒这个险。

在狼山山口前,骑在马上的三角眼都可,并不知道,他已经上了在战俘的黑名单,诸葛云飞早已把他列为必杀之人。

战俘们走到狼山山口已经接近中午,坦克拉琴根本就没有想让战俘们吃午餐,他是想尽快通过狼山山口。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经常走过的狼山,今天却是提心吊胆的,可是看了看那不到一千名的战俘,这些战俘都已经饿的快要走不动路了,不应该有什么威胁才对!可是我为什么心里还是没有底…

最后坦克拉琴做了一个让他一辈子都后悔的决定,本来四队的战俘队伍,变成了两队,以长蛇的阵型通过狼山。

这一临时变化无疑增加了狼山暴动的难度,可是这却让诸葛云飞暗自欣喜,暗中给了走在最前面的暴动队员,传递了堵死狼山出口的决定。

原本还担心进来的人太多,在暴动中难免会增加死伤,现在进来的人少了,即使是匈奴骑兵的数量增加,在这条狭长的通道里也更容易得手。

诸葛云飞所在的第1队和第2队,首先踏进了阴山,进入了狼山山口。

在两名战俘的搀扶下,诸葛云飞走的相当艰难,可他还是坚持自己在走,同时密切注视两边的匈奴骑兵。

只见这些骑兵可没有像他们将军那样小心翼翼,一个个骑在马上心不在焉,时不时的用热切的眼光向北方看,看来他们的心早都飞到了漠北的故土。

至于这些身边的战俘,对他们来讲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赤手空拳这战俘怎么斗得过骑在马上手握利刃的骑兵?

在第1队战俘马上就要走出山口的时候,诸葛云飞回头望着望,整个的战俘队伍还有一点尾子没有进来,看来可以行动了。

在行走中的战俘悄悄的把一样东西拿到了手里,就是一根麻绳,绳头处打了一个活结,把这个打了活结的绳子悄悄的握在手里,战俘们就等着暴动的开始了。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战俘,突然相续的倒下,好像是每个都饿的站不起来了。

如果倒下一个两个,匈奴的骑兵早都一刀砍下去了,热一口气倒下十几二十个,匈奴骑兵扬起的刀只好放下。

战马在这些倒下在我的身边踏来踏去,匈奴骑兵也气的,坐在马上叽里呱啦的叫,可是倒下的战俘,总是坚持着又站起来,可是又倒回去了。

眼看着后面的战俘越挤越多,都挤在了山口通道里,匈奴骑兵的一个小队长不得不跳下马来,挥舞着马鞭冲向了倒下的战俘。

在他身后也有数十名骑兵也下了马来,一起用马鞭驱赶战俘从地上爬起。

可就在这时风云突变,扬起马鞭的匈奴小队长,突然发现脖子一紧,刚想要大声叫喊,却发现他已经喊不出来了。

这时脖子上的勒越来越紧,他立刻感觉到呼吸困难,大脑一阵阵缺氧,右手的狼刀,和左手的马鞭都是毫无意思的在挥舞。

他真想把狼刀和马鞭都甩向身后,因为袭击就来自于身后,在他大脑进入黑暗之前,他已经脑浆崩裂。

一名战士手握着一块带血的石头,正气喘吁吁地站在匈奴骑兵的小队长的面前,握着石头的右手都有些颤抖,这已经是他杀的第2个匈奴骑兵了,还不够本儿,我还要继续杀。

这名战士艰难的转回身,继续寻找能够让他猎杀的目标。

可是现在整个山口里已经打成一片,喊杀连天,两边的出路已经完全被战俘用匈奴骑兵的尸体和战马的尸体给堵上了,战士们都在舍命的和匈奴骑兵在通道里作现,为了活命,战士们爆发出最后的血勇,通道中的匈奴骑兵在错手不及之下,第1回合就死伤惨重。

可是当匈奴骑兵回过神来,虽然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可是在战马上手挥着狼刀,还是具有极大的优势。

特别是战俘们本就身体虚弱,虽然这几天偷偷的供给粮食了,也改变不了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只是这次有了一战的力气而已。

看到通道里只剩300名不到的匈奴骑兵,却挡住了战俘们的一次次进攻,心急如焚的诸葛云飞,立刻向两边的峭壁上寻找能够打击的东西。

左侧峭壁上的那块大石头,引起了他的注意,特别是这块大石头正对着匈奴骑兵所在的位置,看了看拿在手里的狼刀,他顿时有了主意。

0

第四章 逼供与暴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