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岛>第五章 北洋兵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北洋兵变

小说:谍岛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7/21 21:07:08

咖啡馆外,现场所有的青年人都被绑了起来,阮鸿祥、曾健等人在不停地挣扎,不停地抗议。曾健大叫着:“嗨嗨嗨,你们是警察吗?你们是中国警察吗?连中国人日本人,好人坏人都分不清楚啊,绑我们干嘛啊!怎么这么笨啊。”

阮鸿祥更是哽咽着叫喊着:“我们是抗日的,怎么把我们也抓啊。你们也是汉奸啊!怎么帮着日本人欺负中国人啊。”

张彤江正在带着警察清理现场,军人们在清缴武器,看到他们几个在不停地咧咧,有一个警察跑了过来,对着曾健就是一嘴巴:“闭嘴,再话多就把你捆紧点。”

林益民一看,这小警察是横不论的主,就冲着张彤江喊道:“巡长,我们都是台湾在厦门的学生,我们今天也是打抱不平,才与这些浪人们发生冲突,你不能把我们也给逮了啊,伤害台湾学生的拳拳爱国心啊。”

张彤江闻听,抬起头来,看看林益民:“台湾大学生?我没有碰到过,倒是碰到不少台湾浪人,打着日籍旗号在这里危害治安。你说你们是大学生,证件呢?”

张彤江边说边走了过来,看着林益民的眼睛,刚要说话,突然边上有人说话了,而且说话很冲。

浅野秋岗被绑的难受至极,他很傲慢地在冲张彤江吆喝:“张巡长,你要是个明白人的话,马上把我们放了,否则的话,我们日本领事馆会追究你们侵权的责任,渎职的责任。”

张彤江转过身来,暂时把林益民放到了一边,他走了过来,用手拍拍浅野秋岗的脸:“你说的很对,我要是放了你,我才渎职呢。你们领事来了,他要先向我国人民赔罪,不然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浅野秋岗很不服气地说:“还有我们大日本帝国,会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你们的政府都要听从的。”

张彤江一听这个身子都气歪了,他手舞足蹈地好像要找一件东西在手里,结果没找到:“告诉你,倭寇孙子,那是过去,政府怕你们,中国人民不会怕你们,老子作为巡长也不会怕你们。再废话、威胁、捣蛋,信不信我现在一枪崩了你。”

张彤江实在气不过,一边说着话一边拿出手枪抵在浅野秋岗的脑袋上。

“我可以告诉你们领事,你企图夺取枪支,杀害中国警察,所以我现场执法。”

张彤江说这话的时候,打开了保险,脸上充满杀机,旁边的警察也是虎视眈眈,浅野秋岗似乎听到了手枪扳机扣动的机械声,他害怕了,老老实实不啃声了。

张彤江接过警察从林益民等人身上搜出来的学生证,仔细地辨认着。然后对一个小组长说:“好,把这些学生放了吧。”又转身对学生们说:“你们赶快走,省的后面有麻烦。”

那边,“福建建国军”向有心等人正在收缴北洋军士兵武器,黄副团长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对张彤江说:“刚才听他们说了,就是这个武德会浪人惹的事,害我们死了几个人,把他崩了算了。”

浅野秋岗一听急了,赶紧向张彤江呼救:“国际法,国际法,我是日本国民,我有外交豁免权,我要引渡引渡,你们不能随便杀我。”

张彤江看看浅野秋岗,骂着说:“瞧瞧你们这个熊样,怕死?”

然后走过来对黄副团长说:“还是带回警局吧,要么公开审判,震慑一下这些日籍浪人,要么引渡给日本,我们争得外交主动权。”

黄副团长想了想说:“好吧,先这么办吧。曲副官,你们赶快把战场打扫干净,好好招待北洋军的兄弟们。”

曲副官:“是,黄副团座。”

在他们说话的间隙,林灏和肖锋从他们身边悄然走过去,走进了咖啡馆内。

十一

咖啡馆内乱作一团,警察在勘验现场,方媛在那里拍照。林灏和肖锋进去后径直来到他们刚才坐的地方,把烂桌子和桌布挪开,从里面拿出了那个大箱子。

方媛看到了林灏,就急忙跑了过来,举起相机就要拍照,被林灏用手挡住脸。方媛只好放下相机:“这位先生,您好,请问你是哪里人,做什么工作的?你的好身手从哪里学来的?”

林灏转脸就走到了别处,也不看方媛:“你认错人了,我没有好身手,我是一个商人,到厦门谈点生意。”

方媛不依不饶地说:“我没有弄错,刚才我看到了,你拔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把那个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大尉干掉了,真带劲,请详细介绍一下吧。”

方媛无意的问话,却引起外面浅野秋岗的关注,他很认真地盯着看林灏,似乎有些莫名其妙,眼睛滋遛滋遛地转。肖锋赶紧走上前去,用身体把林灏挡住,这时张彤江也走了过来,他径直走到了林灏身边,向林灏微微点点头说:“谢谢你刚才拔枪相助,先生您贵姓。”

林灏头都没有抬,回了一句:“免贵姓林,张巡长,您看错了,我不会打枪的。”

咖啡馆外大窗户后面,有一个墙头,浪人山下尹就趴在那里,刚才方媛与林灏等人的对话,他都听了去,他想复仇,就在附近地上找武器,竟然被他找到了一支步枪,他悄悄上膛,瞄准,要射杀林灏。但林灏来回活动,使他无从开枪。

林益民带着阮鸿祥、曾健等人走了进来,他们经过起义军鉴别,已经全部被释放了,林益民是带着人来感谢的:“张巡长,您好,多亏了你带人及时赶到,要不是今天我们就惨了,中国要是多有一些您这样的军人,警察,一定能把倭寇赶出去。”

张彤江说:“不用谢,我们都是中国人,只要我们团结、勇敢,就一定能够赶走倭寇,他们那个小岛总共才有几个人?我们用脚捻也把他们捻死了。你们快回去看病吧。”

林益民转向林灏说道:“还有这位先生,开始还以为你是日本人呢,我们被浪人打成那样,你们就是不出手。可又害怕你们出手,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是帮我们呢,还是打我们呢。如果是打我们的,那我们今天肯定死定了。后来看你们开枪打日本人,才放心。真够劲,谢谢你们。”

林灏呵呵一乐:“不用谢,我们是一家人,我也姓林,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林灏一示意,肖锋走上去,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林益民。

这下惹祸了,旁边的方媛看到这个动作,直接闯了过来,提出了抗议:“现在是民国,这位林先生还歧视妇女,我刚才和你谈那么长时间,你为什么不给我名片,这个人来了,你马上给了他名片?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要拍一张照片,发到报纸上,让市民看看……”

林灏一看这麻烦了,赶紧捂着脸,赔不是说:“小姐,实在对不起,实在是没有名片了。这样吧,你是哪个报社的,改日我请你喝咖啡。”

方媛放下相机,转怒为笑说:“嗯,这样吗…还差不多,我是《海声报》的,我叫方媛,方向的方,淑媛的媛,说话算数哦。”

林灏:“一定。”

巷子里现在是安全,安静,吴兰身上披着陈平的外衣,宋蕴雁在给宋蕴魁和崔一珩做包扎。吴兰看着陈平浑身是伤的难受相,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陈平正在咧着嘴巴,忍受疼痛,看到吴兰这个样子,烦得不得了,就叫喊了一嗓子:“姑娘,不要哭了,好不好。”

吴兰委屈地说:“人家不是心疼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宋蕴雁一听,接了一句话:“呦,好几个救命恩人呢,怎么就逮着一个哭啊?”

宋蕴雁本意是逗乐的,吴兰却认为是挑衅,恼怒地说:“就是就是,你管的着吗。”

宋蕴雁还要逗她,就又回了她一句:“把吗去掉我也不管呢。有人管,是不是?”

宋蕴魁这个时候也是浑身疼痛,心情不佳,听不来他们斗嘴,就制止宋蕴雁说:“妹妹,你别欺负她了,一个小丫头。”

吴兰张嘴回了宋蕴魁一句:“你妹才是小丫头呢。”

陈平一看,好吗,这还能安静吗,就对吴兰说:“好了,好了,你是安慰我呢,还是气我呢。”

十二

咖啡馆外窗户后面,山下尹瞄来瞄去,终于找到了机会,他慢慢拉开枪栓,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旋转着向咖啡馆内飞去。山下尹还咬牙切齿地说:“私はあなたを死なせて死んでしまった。(我叫你死啦死啦地)。”

咖啡馆内,林益民带着崇志社的人,抬着死去的朋友正在往外面走。方媛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其他人也都在忙碌着,张彤江正在与林灏说话:“林先生,请还是给我留下一个地址,日后我一定前去拜访。”

林灏很淡然地说:“不必了,也许我明天就会离开厦门。如果我下次再来,就去拜访你,你不是跑不掉吗?”

“哈哈,林先生真会说话。”张彤江笑着说:“说的有道理,有道理。”张彤江笑着转头的一瞬间,突然看到了窗外山下尹在向林灏射击,他下意识地把林灏推了一把,自己的左腰部却中了一枪。

也就在这一瞬间,林灏反应极为敏捷,他一手托着张彤江,一手拔出了手枪,但是还没有等到他扣动扳机,却听到“砰”地一枪,山下尹倒地死了。

原来,正在打扫战场的“福建建国军”听到枪声,也都端起了枪寻找目标。黄副团长经历过刚才的险情,一直处于敏捷状态,他听到枪响,就迅速拔出手枪一个点射,朝枪声方向打去,一枪把山下尹击毙,然后对向有心下命令:“向有心,怎么搞的,战场还有漏网之鱼?马上派出警卫哨。”

向有心立即持枪敬礼:“是。杨林、王栓,你们两个前后警戒哨。”

杨林和王栓答应一声,分别跑向了哨位,端着枪进行搜索。

这期间,黄副团长带着人迅速跑进了咖啡馆。

黄副团长一进到咖啡馆里看到林灏拿着枪,就下意识端起了手枪,几个士兵也把枪端了起来,对着这几个人。黄副团长严厉地问道:“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举起手来。”

林灏一看,就轻轻地把张彤江往地上放,同时把枪变成中指挑起来的形状,示意给黄副团长:“黄副团长,不要紧张,我是来看望表舅的表舅。”

“哦?”黄副团长听到这句话,很意外地楞了一下神,他把林灏仔细端详了一会,说道:“表舅家有暴雨,没有雨伞过不去。”

林灏保持着那种姿势回答说:“山里人有蓑衣,风里雨里何所惧。稍等,我给这位兄弟处理一下。”

这个时候,陈平等一帮学生也跑了进来。

原来,刚才陈平等人在巷子里听到枪声,大家又吓了一跳,又心惊肉跳起来。陈平倒是清醒一些,他噌地站了起来说:“不好,刚才救咱们的人有麻烦了。我去看看。”说完就跑了过去,急的吴兰在后面大声喊:

“咳咳,你还没有好呢。”吴兰也站了起来,顾不上伤心害怕了,追着陈平也往咖啡馆跑去。宋蕴魁和崔一珩一看也站起来,追了过去。宋蕴雁一看,病人都跑了,就草草收拾了东西,也往那里赶去,还一边喊着:

“哥哥,等等我。”

咖啡馆里,张彤江因为腰部中枪,躺在地上痛苦地咬着牙,肖锋拿出一条绑带,正在给他包扎。

陈平跑进来了,然后是宋蕴魁等人一溜烟跟了进来,看到张彤江在地上,大家一下愣住了。陈平急切地问道:“不是已经把倭寇打跑了,张巡长怎么还中弹呢?”

向有心看看几个学生说:“有一个漏网的浪人,打黑枪。”

陈平走到张彤江身边,还一边说:“蕴雁,你来给巡长包扎一下吧。”

宋蕴雁本来躲在哥哥身后,听陈平吩咐,就走了出来:“好的。”然后跪在地上,帮助肖锋给张彤江包扎,用自己的手帕擦拭张彤江腰间的血迹,动作很熟练。

“呀,你学过护士啊?包扎的很好唉。”方媛边说,边要给正在包扎的宋蕴雁和张彤江拍照,被肖锋拦着了。方媛一脸怨恨,看着林灏说:

“哎,林先生,你这位朋友怎么阻拦我工作啊。你要管一管啊。”

林灏这个时候正在与黄副团长对话,对于方媛的质问,他爱理不理地说:“他让你拍照你就拍照,他不让你拍照你就不要拍照,我管不了他。”

林灏说着和黄副团长一起往门外走去。

方媛似乎从来没有收到这样的冷遇,她也赌气似地跟着往外走。等她走到门外,看到林灏和黄副团长的姿态,她愣住了,站在那里傻傻地看着。

0

第五章 北洋兵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