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岛>第五十二章 李代桃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二章 李代桃僵

小说:谍岛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0/10 10:27:24

张彤江终于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出来了,他马上把小康叫了过来,低声吩咐说:“小康,你这会儿到曾厝垵给我安排一条船,晚上十点我要用。”

小康爽快地说:“好的。”

小康说完就跑到了外面,打算开车走,谁知道张彤江紧跟在后面,他把小康拦住。“车子给我留下,我要用。”说完,他就从小康手里拿过钥匙,钻到车子里,打算立即开车走。

谁知道缉私队长这会跑了出来,直接拦到车前。“张探长,局长找你,要你现在马上见他。”

张彤江说:“我有要紧事,你告诉局长,我一会就回来。”

“不行,这次局长是认真的,别把他惹翻了,哥们。”说着话,缉私队长走到车前,把汽车上的钥匙拔掉了。

张彤江无奈,只好跟着缉私队长往局里走去。

警察局宫局长正在办公室看资料,张彤江站到门口敲门,局长一听,头都没有抬,招呼他进来。

张彤江进去后,直接走到局长办公桌前,还没有站定,局长说:“去,把门关上。”

张彤江感到有些意外,局长今天这是什么情况,搞这么玄乎?他走过去,把门关上,重新走回来的时候,局长把一份资料给了他。

“这是个特别任务,我想来想去,只有交给你去完成。你马上到陈府,逮捕陈平。”

“为什么?”

“你仔细看看,有情报显示,刺杀藤田淞南的凶手就是陈平。”

“这情报可靠吗?那天晚上我和他在一起喝酒,他都酩酊大醉了,怎么可能呢?”

宫局长站起来,转过身,对张彤江认真地说:“正是因为有这些疑点,我才让你去抓他,把他关在一个只有你我知道的地方,等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明白吗?”

“这…这…”

宫局长拍拍他肩膀说:“你不要担心了,我知道你与他感情很好,再说,这个任务是一个特殊人物委托的,你知道他是谁吗?”

“爱谁谁,我觉得不妥,这样做的话,万一案子侦破不利,陈平以后…”张彤江不知道是谁要害陈平,因此疑心加重,越发不想执行逮捕任务。

“这是林灝先生的委托,或者说是主意。好了,现在可以去执行了吧?”说完,宫局长眼光瞄向电话机,意思你可以去电话核实。

张彤江听了这句话,似乎明白了一些,却又没有完全明白。但出于对林灝的超级信服,他还是转身走了。

张彤江并没有直接开车到陈平家,而是先去了林灝的办公室和住所,可都没有人,只好开着车去陈平家了。

到了陈府,他心有所思,就猛劲地敲着门,管家窦叔过来,从小窗户里一看:“这不是张探长吗?您这是什么意思,要把门拆了,这大半夜的,多吓人啊。”

“窦叔,对不住了,今晚有特别事情,急了些。”

刚才那么大动静,把陈瀚先生早就吵醒了,他走到窗前问道:“管家,谁啊?晚上这么着急敲门。”

他又向墙外望去,看到是张彤江的汽车,同时听到大门开合的声音。然后是车子停下声音,接着是张彤江的回答:“对不住了,陈叔,把您给吵醒了,我要带陈平…出去。”

“这么晚了,要带他出去,干什么去呀?”

“陈叔,我们去喝酒。”

“这么晚了,喝什么酒啊?”

“陈叔,今儿个,…今儿个是我的生日,白天忙忘了,这回想起来了,所以我们去喝酒。”

“哦,那去吧,你们都少喝点啊。祝你生日愉快。”

就在他们两个对话的当间,有一个黑影跳到了陈平家的院墙上,落地无声,所以那只看家狗只是“汪”了一声。

黑衣人在墙上看着张彤江往客厅走去,就从墙上跳了下来,看家狗叫做“豪客”,很负责的一条杂交狗,这个时候它没有再叫唤,却迅速跑了过来,摆出要进攻的姿势,然后才“汪汪汪”地报警。

黑衣人扔给它一个小包子,它咬着之后就不吱声了。

窦叔听到了豪客的动静,从客厅走了出来:“豪客,叫什么呢?”

豪客跑到窦叔跟前,摇头晃脑地哼咛了两声,窦叔一看没事,就又进屋了。

窦叔刚进屋,豪客倒在了地上。

它吃的是黑衣人给的肉包子,这包子口感很好,狗只要闻到,必吃无疑。包子里搀有延时倒的迷药,不会死亡,但却能在两个小时内沉睡不醒。

这黑衣人悄然无声地移步潜到了客厅窗户下面,抬起身来,往客厅里瞄了一眼。

陈平在客厅里打着哈欠,看着张彤江。“你这个大探长,不好好办案,私闯民宅,骚扰良民,算是怎么回事呢?小心我投诉你啊,要不然,我要方大记者曝光你啊。大半夜的,喝什么酒啊。”

“你以为我这会想和你喝酒啊,还不是为了藤田淞南被杀的案子。”

“他被杀,你去查啊,跑到我这儿浪费时间。”

“到你这里也是…”

张彤江突然放低了声音,还走到了陈平身边,对着他的耳朵小声嘀咕。

黑衣人使劲地想听清楚他们的对话,但是却什么都听不到。她反而不听了,抬头望望明月,回想起过往的许多镜头,来重新进行判断。

这个黑衣人是江口千代,因为有广田寺郎的命令,她开始暗中对小林直一郎进行远距离调查。

那天小林直一郎在藤田淞南案发现场的每一个小举动,都引起了她极大关注。后来,她无意间通过镜子的折射看到,小林直一郎在阳台上把窗户上的一小捏土很慎重地装了起来,就猜想小林直一郎找到了破案线索,于是她就暗中跟踪他,来到过厦门大学王教授的实验室。第二天,她又潜入到王教授实验室,仔细的翻阅了试验记录,正在研究呢,王教授突然走了进来。

江口千代亮出了身份,与王教授用日语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并给了王教授忠告和警告,然后告辞了。

王教授看着江口千代的背影,心里又怕又糊涂,只好把这件事暂时放下来,没有,也不敢告诉小林直一郎。

江口千代从回忆中醒来,认为小林直一郎怀疑的对象就是陈平,那么这位探长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是否是受了小林直一郎的指派?她又往陈平家客厅望去,发现张彤江两个人又要对话,她赶紧又把耳朵贴在了窗户上…

张彤江喝了一口水,然后对陈平说:“这次办案,是局长要我…”

“嘀泠泠——”电话响了,陈平一边去拿电话,一边说“局长要你干么?……喂,喂,哦,宫局长,您好,张探长在我这里。”

张彤江一听陈平如此说话,很感意外,他狐疑地接过电话,把听筒放在了耳朵上……

“……你赶快从陈平家撤出来,…我说的很明白,现在…”宫局长的话说的很直白,让张彤江有些高兴,又有些不明白。

“是。”张彤江放下电话,就收拾东西往外面走。

“今晚不喝酒了,走了。”

“哎哎,什么人啊,把人家闹的鸡犬不宁,你走了?”

他们在分别的时候,江口千代又跃上了墙头,然后从墙头上跳下,消失了。

陈平刚回到客厅,电话突然又响了,他很不情愿地拿起话筒。“喂喂,喂,…林大哥,您这会儿有事?”

“没事,肖锋在你那里吗?或者还有谁在你那里?”

“肖大哥没有来啊,刚才张彤江来了,走了。”

“哦,没事了,你睡吧。”

说完话,林灝就把电话压了,若有所思地看着屋子。

陈平放下电话感到很奇怪,林灝从来做事严谨,今天这电话来的唐突,挂的紧促,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子丑演卯来,就上楼去了。

张彤江急急忙忙地赶回警察局,把车子停好,马上就往里面闯,却在楼上与一帮人差点撞到一起。他抬头一看,惊呆了。

从楼上下来的一帮人里面,中间的人是肖锋,竟然带着手铐,旁边是何君力和另外两个台湾总督府特工。

何君力看到张彤江,主动打招呼说:“张探长,公务在身,不便打扰,告辞了。”

说完他们擦肩而过。肖锋看着他的眼睛,只是给了他一个微笑,张彤江彻底懵了,他转身追到大门口,看着他们上了一辆轿车,扬长而去。

张彤江又折回警察局,“蹭蹭蹭”跑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前,刚要敲门,里面却传来宫局长的话音。

“不要敲门了,进来吧。”

张彤江进到屋里,看到局长就在屋里门边站着,就问道:“刚才那是什么情况?”

宫局长看着张彤江一脸的问号,说:“这个肖锋是自己来投案的,把一切都说的很清楚。”

张彤江说:“我是问,那个台湾总督府警视厅特工是怎么回事?怎么让他们把人提走?”

宫局长说:“这个肖锋,同时向日本领事馆投了案,所以何君力按照属人管辖原则,就有理由来带人了,肖锋毕竟是日本人吗。”

“哦?”张彤江听这句话,稍微地愣了一会神,然后“咚咚咚”地跑了,宫局长只吆喝:“你干嘛去,我还有事交待……”

此时,小林直一郎在办公室里还在思考问题,突然电话响了,他拿起了听筒,然后就听里面一直在说,再然后,他说:“嗯,…哦?!……知道了。谢谢你。”

大同路同洲布店里,乔世达接过陈瀚的茶杯,喝了一口,就放在了桌子上。很客气地对陈瀚说:“陈老爷子,咱就不客气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部队赶制新军装,我定颜色,你定布料,款式吗,还是去年的老款式,工钱么,给您老增加2%,怎么样?”

陈瀚说:“为你们十九路军做军装,我就不多说了,工钱还是老样子,我还没有穷到让蔡团长周济我的时候。再说了,你来了,我还能涨价,那你不是打我的脸吗?”

乔世达站起来说:“陈老爷子,您要是这样,我回去没法交代,蔡团座您也知道,性情中人。再说了,我还有事求您不是?”

“你乔长官怎么现在这么生分呢,那个“求”字也是你能说的?工钱的事就那么定了,你还有什么事,请讲。”

“我就想见见贵公子。”

“呀噗”,陈瀚喝的一口茶水差一点喷出来,他放下茶杯,看着乔世达说:“哎呀,犬子有何稀罕,乔营长如此厚爱?竹申呢,竹申,你去家一趟,把陈平叫来。”

林竹申闻言,答应一声,看了一眼乔世达,就走了。

乔世达,字慕船,第19路军蔡将军部下、把兄弟,曾随叶﹡参加南昌起义,后在蔡将军改投蒋﹡﹡时,建议蔡将军礼送共产党员,又在后来的松沪抗战“闽变”中成为蔡将军坚强助手。当年他曾经因为负伤,得到过陈瀚先生救治,因此结下很深友谊。

今天,乔世达来定制军服时,蔡将军还仅是个团长,往年,他们部队军装等军需品基本上他负责采购,他呢,基本都是从同洲布店采购的。但这次他提出要见陈平,肯定另有所图。

0

第五十二章 李代桃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