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岛>第六十三章 休戚难相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三章 休戚难相关

小说:谍岛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0/21 14:23:59

厦门民生路29号的一座大楼内,这天热闹非凡,这座大楼不大,也就是五层楼,5000多平米,外带一个小院落。但是这座楼房却很有来历,想当年武昌起义之后,响应同盟会号召,举行东南反清义旗的福建、浙江一带同盟会员们,就是在这里宣誓、出发、战斗。后来,历届军政府或者掌权者,也把这里作为自己的指挥所和行宫,因此这座大楼被人们看做厦门的国情风向标,政治上的“白宫”。

今天这里热闹非凡,让过路人毫无迟疑地相信,厦门又有大事发生,但是是好事,还是坏事,大家就不清楚了,只有拭目以待,静待结果了。

今天在这里忙碌的,全部是广州国民政府的要员,领头人则是王寒青。

王寒青指挥着罗宜章、韩耀辉等人在布置一个豪华的会场,除了横幅、标语、彩带之外,这次在大会的正中央后墙上,挂上了一副巨大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的画像,主席台上方的大横幅上书写着“国民党厦门党部挂牌仪式”字样。

这罗宜章现在还仅仅是蓝衣社的一个小喽啰,不过,日后他凭借着自己是戴笠同乡,又是戴笠秘密线人的身份,混到了国民党军统厦门站站长的位置,在抗战期间,他黑白通吃,为戴笠,也为他个人挣了很多不义之财,当然,事发后,他又拿另外一个特务顶罪。因此,他的狡猾狰狞之特长可见一斑。

韩耀辉虽然是CC系最早的班底,这个人贪财,贪色,还贪荣誉。他在很早的时候,曾在日本与江口千代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江口千代后来到厦门之后,他因垂涎江口千代的美色,被江口千代控制,为她提供情报。当然,江口千代作为特高科高级特工,有一个原则,就是在中国情报人员身上,对于情报,只要重要的,不要繁琐的,因此,他与日谍交往不多,隐藏很深。

今天这些人被拢聚到一起,筹备会议,大家都各怀心思。韩耀辉把蒋﹡﹡照片摆正之后,来到王寒青身边,问道:“王秘书长,咱们现在成立党部,不怕特别侦缉队啊?他们可是北洋政府的打手,上次我们差一点是被台湾警视厅包园了,那是日本人,好躲。这次是北洋政府的海军,可要小心为妙啊。”

王寒青弹弹手上的烟灰,轻松地说:“耀辉,你说的没错,不过,古希腊有一句哲言,时间会改变一切,当然也会改变颜色。”

“时间会改变……颜色,什么意思?”

罗宜章在旁边插话道:“那就是再次南北议和,共建共和,就像你我,不同系统,共同奋斗呗。”

韩耀辉看看王寒青,又看看罗宜章,似乎他们说的话里面都有玄机,但是又都不明白,他摇摇头,继续开始工作。

韩耀辉扭头无意地往外面看了一眼,好像看到一个人在大门前待了一会,看见他的探望,骑车走了。韩耀辉追到大门外,看到一个人骑车子的背影,仔细想想,可能是张探长。

张彤江刚才是在民生路29号的大楼前待了一会,他看不清楚大楼里面在干什么,后来看到一个青年往门外扔垃圾,就给这个人递了一支烟,顺便问清楚了情况,然后就骑着自行车走了。

张彤江骑着车来到了碧山路,一直向西骑下去,过了一个小山坡,又骑过了一段泥泞路,来到了一个小宅院落前,他把车子停在了巷子口,走到了宅院门口,高兴地上前敲门。

不一会,大门开了,朱先秦站在大门里面,看见张彤江,扯着大嗓子说道:“哦,是张探长来了,请进,这几天没有课呀?你是要补哪天的课呢?”朱先秦说着话,拉着张彤江的袖子往屋里带,还使眼色不让他出声。

张彤江看到朱先秦这个样子,满头雾水。以往他到来之后,朱老师都会很亲热地叫他“彤江”,迎进屋去,今天怎么这么…

张彤江走进屋去,朱先秦把屋里的门推上,一边给他倒开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他:“你今天过来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张彤江接过茶杯,又放到桌子上,很慎重地对朱老师说:“我今天去了一趟民生路那座政治风向楼,国民党正在筹备厦门党部成立大会。我想不明白,现在是北洋政府海军在统治厦门,他们不怕被端了吗?杀了吗?”

张彤江说完了,看看朱先秦听到这个消息的反映,结果他似乎没有什么惊奇,就接着说道:“我想我们共产党是不是也能在厦门筹备建立一个机构啊?这样不是更方便开展工作吗。”

朱先秦听完张彤江的话,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慢慢说道:“先说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接到情报,北洋海军有可能异动,他们已经与广州国民政府有过多次高层接触,有可能会在近期易帜,国民党成立党部,肯定是有了确切情报,所以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建立机构。”

“哦?那不是大好时机吗,我们共产党也应该这个时候成立机构啊,借东风嘛。”

朱先秦用手势让他压低声音,然后又打开房门,侧耳向外面听了听,确认周围邻居一切如常后,才关上门,走过来,压低声音说:“彤江,我正要给你传达中央最新指示。昨天,一位中央领导路过福建,到我们厦门做交通周转,给我们做了简短的形势报告,总的概况是,革命形势不容乐观。现在国共两党正在准备进行北伐,消灭封建割据军阀,建立共和体制,但是,国民党内部很微妙啊。”

“很微妙?国共两党合作的目的,不就是继承孙中山先生遗志,推行三民主义吗?”

朱先秦说:“表面上看,是这么简单,但是具体的发展已经偏离了两党的初衷。国民党内现在很不团结,有一股强烈的反共势力,在左右着国民党的发展方向。前不久,有一个派别在北平举行了一个‘西山会议’,确定了反对孙中山联俄、联共、辅助工农三大政策的方针,还通过了‘取消共产党员在国民党中之党籍’、‘开除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中的共产党员’等等,好几项类似的决议,也就是说,未来中国的政局中,可能会有惊涛骇浪,腥风血雨。”

“惊涛骇浪,腥风血雨?”

朱先秦喝了一口水,接着说道:“我们党内现在也存在一些不良的思想倾向,农工运动出现了偏差,比如,江西、湖南等省一些地方,发动农工运动有些偏差,有些乱,给了国民党污蔑共产党的口舌,这很要命。”

“哦?”张彤江闻听此言,站了起来,感觉很不可思议。“不管未来怎么样,请党放心,我什么都不怕。”

朱先秦拍拍张彤江的肩膀,让他坐下去。“组织上对你是信任的,你的身份也是绝密的。为了应对未来风云,甚至是黑暗,组织上要求你,继续保持地下状态,尽可能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组织上还让我转告给你十六个字:‘尽职尽责,勿论国事,家有千禧,燕来衔泥。’”

说着话,朱先秦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字条,交给了张彤江,张彤江展开字条,反复看着。

“以后无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比如,可能当着你的面,我会被捕,被拷打,被杀,你都不要流一滴眼泪,表现一丝同情,有一点失态,否则就会暴露你的身份,毁坏党的事业,也会让我,或者其他同志的牺牲变的毫无意义。记住,这是铁的纪律。”

张彤江郑重地点点头,似乎一下子感受到了那么严峻的时刻,眼泪泪珠盈眶。他把字条烧掉,准备调整情绪,再与朱先秦老师聊聊工作,朱先秦走上来与他握着手说:“这里,你不能久待,现在就要整理好情绪,马上离开,而且以后没有我的通知,绝对不能再来。明白吗?”

张彤江用力地握住朱先秦的手,静静地听着他说,几秒钟后,他们才松开手,张彤江掏出手帕,试试眼睛,整理一下情绪,向屋外走去。

张彤江走到院子里之后,故意大声说道:“好了,朱老师,告诉你们共产党的学习小组啊,以后再搞什么大型活动,游行示威,还有什么宣讲什么的,都要到警察局备案哟。”

朱先秦也大声回答说:“好的,记住了,张探长,您慢走啊!”

这一天,厦门发生的奇葩事情多了去了,但是最大的奇葩事,还数厦门彰厦海军司令部。

北洋海军占领厦门虽说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是一直在进行军管,特别侦缉队更像日本的宪兵,每天都在搜查、检查、督查,厦门市民生活在紧张的气氛中。

今天,彰厦海军司令院子里一改常态,一大早就由军乐团在院子里演奏者进行曲,院子里,一些士兵在进行环境布置,大楼上正在往下面悬挂着彩带,彩旗。一种大事,好事的祥和气氛马上传染给了市民,所以这会大门外聚集很多人在观看。更有好事者在猜测,这大喜的景象是要干什么?

一位老者看了看,自言自语说道:“嗨,新鲜哎,这司令部敞开大门,军乐团演奏,听这音,是什么大喜事,什么大喜事啊?”

一个黄包车夫接话道:“莫不是海军司令娶了姨太太,今儿个大喜?”

还有一个磨剪刀戗菜刀的师傅放下板凳,喘了一口气说:“这年头,能够让司令高兴的,不外乎福禄寿,也许是司令要升官,或者过大寿。要是娶姨太太,好像不能这么张扬,民国法律不是说一夫一妻吗?娶得多了犯法吗?”

那个老者说:“一夫一妻?哪个朝代一夫一妻了?民国就能一夫一妻?不过,听着音乐,不像结婚娶亲,都是铿锵铿锵的,行进曲,应该是升官了。”

方媛这个时候从大门口看热闹的人群中挤了过去,她边往里面走,边喊着:

“借光,借光,请让一下哈!”

0

第六十三章 休戚难相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