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岛>第九十二章 销烟仇怨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二章 销烟仇怨起

小说:谍岛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1/22 18:35:31

厦门中山公园内,今天又在组织一个隆重的仪式,才八点多钟,各个路口就有了络绎不绝的民众,向着公园涌来。那个时代,如遇大事,没有高音喇叭,更没有微信和短信,靠的就是口口相传,满城人很快都会知道,今天要干啥。

在公园里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横着一个条幅,上面写着六个斩钉截铁的大字:厦门销烟大会。

主席台的左侧,有一溜桌子,上面摆放着几十包烟土,烟土上还标有字条,注明了这些烟土是从那里缴获的字样。主席台的右侧则是一溜烟贩子,他们被绳索捆绑着,低着头跪在地上。这些人当中,有穿西装的,有穿中式服装的,还有三个是穿着和服的。押解他们的不是警察,而是彰厦海军司令部的海军士兵。

在会场的中心处,堆起了一个很大的木柴跺,上面已经泼了汽油和柴油,木垛的两边挤满了看热闹的群众,他们对今天的大戏非常期待,大家议论纷纷,群情激动。

主席台上,现在分宾主坐了很多人。左边一侧是中方的贵宾席位,有厦门交涉署署长、同安县长、陈瀚、方副官、商会代表、市民代表、警方代表等,右侧是日本领事、美国领事、英国领事、德国领事、荷兰领事、小林隆一、小林直一郎等。

台下还有一拨人,那就是记者。

方媛手里拿着两架相机,艾布纳·马科斯,还有其他中外记者近20个人,在台下不停地拍照,镁光灯不停地在闪烁。

上午九点整,庄副县长走到了主席台最前面的发言席上,他拨弄了一下麦克风,然后看了一下台下,字正腔圆地发言道:“厦门的各界朋友们,市民们,厦门租界的各国朋友们,今天我们在中山公园举行一个特别的集会,就是要学习,当年我们福建的英豪,林则徐林大人,也来一次现场销烟,坚决禁毒。因此,我们邀请了厦门政界、商界、军界的贵宾,也邀请了租界各国的领事先生们,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光临。”

台下群众雷鸣般的掌声响了很久,才平息下来。庄副县长接着说:“下面请同安县胡县长讲话,大家欢迎!”

胡县长往前面走着,耳边聆听着台下观众的热烈掌声,那叫一个响啊,这让胡县长好激动哦,飘飘然起来。他从政以来,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热烈的欢迎,他此时甚至顿感威风凛凛,傲气十足。他走到麦克风跟前,用双手平息了掌声,大声说道:“禁烟是国民政府的方略,蒋总司令亲任禁烟委员会主任,足见该工作之伟大,之重要。本政府在这次禁烟行动中,军方、警方给与了大力支持,由于他们的紧密合作,短时间内,本县政府捣毁了数家烟土买卖窝点,包括在神州药局查货的2000斤烟土,并抓获了一批涉罪分子。今天本政府要扬国家之神威,张正义之大义,用民心之利器,大开杀戒,杀一批,烧一批,驱逐一批,你们说好不好?”

胡县长的讲话刚一落地,台下爆发出更加猛烈的掌声,胡县长心潮澎湃,他也想不到今天能够发挥如此酣畅淋漓,用了这么多动人的辞藻,换来这么多民众掌声。

台上台下的一片掌声,让小林隆一脸上很不好看,可在这种场合他无可奈何。在他身后,是化装成日本人的黄彪,他悄声告诉小林隆一说:“小林君,您放心,关系已经打通,日本人只会被驱逐。”

“吆西!”

今天对于厦门销烟很不爽的,不仅仅是日本人,英国人,包括荷兰人等外国一些政客,奸商,也都心里有苦,说不出来,他们在福建,乃至中国所进行的烟土买卖,攫取过高额利润,坑害过很多中国人,今天的这场销烟,似乎是杀鸡给猴看,但是这些猴看了也白看。

小林直一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脑子里飞快闪出一个念头。

同安县长在几个主要代表发言之后,拿起了一个已经燃烧的火把,大声宣布:“现在,开始焚烧烟土!”

说完,他走下台去,来到了广场中央那堆木柴跺边,把火把扔进了柴垛上,柴垛上的汽油、煤油马上“轰”的一声,猛烈燃烧起来。

刚才现场的士兵们已经把烟土一包一包投进了柴火垛上,现在大火一着,那些烟土也在大火中燃烧起来,大火变成了烈火,蔚为壮观。

方媛和记者们不停地变换着位置,抓拍这焚烧烟土的新闻,突然,方媛在镜头了看到了黄彪,她刚要仔细地查看,黄彪要干什么,却被主席台上新的一幕吸引了。

同安县长这会拿起麦克风大声宣讲到:“下面由本县政府秘书长宣布,驱逐出境外国人名单。”

同安县政府秘书长走上台来,接过麦克风,大声地叫道了一些列外国人的名字,其中就有在主席台左侧被捆绑的三名日本人。小林隆一坐在主席台上,愤恨不已,但也只能憋着,这三名日本人对外身份是商人,秘密身份是小林隆一的谍报员,没想到现在被一起驱除出境,对他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秘书长驱逐外国人名单还没有宣布完毕,他的声音却已被群众的掌声给淹没了。他顿了顿,等大家安静下来,又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今天要处决的疑犯名单:“下面是经过法庭审判,判决他们贩毒罪成立,决定执行枪决的人名单。”

此时,上来了十个警察,他们都带着大口罩,墨镜,手持驳壳枪,站到了10名中国烟土贩子的背后。

秘书长看看行刑人员都到位了,就开始宣布执行名单:“张海彪…”

“啪!”一声枪响,行刑警察在他脑后开了一枪,他应声前扑倒地死去。

“赵安亮…”

“魏重佑…”

随着秘书长报着名字,十名烟土贩子被依次执行了枪决,这似乎揭开了厦门扫荡烟毒的新**,集会的群众欢呼跳跃,为缉毒销烟的成功自发地欢呼起来。

集会结束了,但是扫毒的硬仗还没有结束。现场的各个记者纷纷使出浑身解数,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把集会现场报道发出去。

小林直一郎在集会结束后,亲自把小林隆一送到了鼓浪屿日本领事馆,然后他从鼓浪屿返回厦门。

此时已近傍晚,在中山大街的一个十字路口,他突然看到了浅野秋岗的影子,他立即下了车,跟踪过去,发现浅野秋岗进了一家日本料理,小林直一郎转到后面,看到这个房子的后面很安静,一堵很高的院墙矗立在巷子里。他前后看看没有人,就施展功夫,踩着一块石头做跳板,跳上墙头,然后又翻过屋脊,趴在房顶上,此时,他看到,在斜对面的一间屋子里,黄彪与浅野秋岗在一起密切交谈。

这个夜晚地方不平静,在远离厦门的南平市,有一个茶馆里,正在上演一出离别大戏。

本来程志、宋蕴魁、崔一珩和曾健等人要步行返回厦门,天色已晚,大家就准备在这里稍微歇歇脚,明天再走。

这一坐,吃饭带修整,五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家正要回到客房休息的时候,忽然崔一珩站了起来,对大家拱拱手说:“各位战友,兄弟们,在下先走一步了。”

程志问:“我们不是一块儿回厦门吗,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崔一珩很伤感地说:“我流浪这么多年,又经过了战火洗礼,生死都茫然了。想起来还有一个舅舅在日本,我想去看看他,也算是此生与最后一个亲人的团聚了。”

崔一珩说着说着,眼泪“啪塔啪塔”掉了下来,弄得其他人也跟着眼圈红了起来。

在程志、宋蕴魁等人印象里,崔一珩是朝鲜人,幼年随父母经商来到福建,结果其父交人不慎,被所谓的朝鲜流亡组织吸纳成为救国军成员,骗走了他的巨款,一个人影都不见了。父亲一气之下自杀身亡,母亲因此病故。他一个异国小孩,也病倒在街头,亏得朝鲜流亡商会组织探知他的底细,才把他救下,养大,现在他就是依靠同济社的赈济金生活。

其实,崔一珩隐瞒了真实的身世,他真实身份的背后,是某国家的战略。

宋蕴魁动情地说:“你在厦门这么多年,谁把你当流浪汉了?没良心的,说散就散。你怎么去日本?”

崔一珩说:“我先到福州去,那里有去日本的邮轮,实在不行,我就转道上海,再去日本。”

程志二话不说,走到崔一珩身边,把手里的银元都交给了他,崔一珩不要,程志强行塞到了他的口袋里,他还没有说话呢,曾健说话了:“拿着吧,陈公子家缠万贯,这点小钱不足挂齿。”

“老崔,这一路上不要逞强好胜,也不要暴露黄埔军校身份,现在国共两党分裂成这样,军阀又多如牛毛,他们的政治观点千差万别,不知道谁是谁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到日本见了舅舅后,快点把家事安置清爽,早点返回厦门。”程志这才拍拍崔一珩的肩膀,贴心地叮咛到。

“是啊,哥几个会想你的,快点回来啊。”

曾健和宋蕴魁也走了上去,弟兄几个人互相拥抱了一下,慢慢分开,崔一珩洒泪走出大门,向东走去,大家站在茶馆面前看着他,直到他消失在巷子口,转弯而去。

崔一珩的离别,好像对大家情绪打击很大,所以众人回到茶馆后,就都坐到那里静静地品茶。

茶,喝好了,大家准备起来,回到房间休息,突然宋蕴魁又扔来一个炸弹。“哥们,我也要走了。”

已经走到院子里的程志转过头来,惊奇地问道:“老魁,你要到哪里去?”

“我们虽然是从菲律宾回来的,可我的老家在福州,家里还有太公,我想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快十年了,我都没有见他了。”

曾健牢骚着插话说:“嗯,这算是个理由,什么东西?”

“去,滚回台湾去。”宋蕴魁回了曾健一句。

“别闹,那…那好吧,听说那边国﹡党也闹得很凶,我们参加过共﹡党的八一起义,千万小心。”程志很快平静下来,真诚地交代说。

“放心,我绝不会去说那一茬。”

“曾健,把你的钱给老魁,让他给太公买点礼物,也算是尽尽孝心。”

“好嘞!”曾健把他身上的一个包拿过来,全部给了宋蕴魁。然后三个人也拥抱了一番,接着,宋蕴魁大踏步地向东南方向的福州走去。

这个时候,夜已经很深了,曾健说:“我们回去歇息吧。”

程志说:“这个时候这个事,你还能睡着吗?”

“难。”

“那我们就不要回去睡了,反正现在我们身上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不如慢慢走走吧,走到哪里睡到那里,我也需要理一理思路。”

“嗯,好吧,你要快点理好,我要跟着走呢。”

他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个城门前,一看是“南平城南门”,陈平说:“走吧,我们向南,离家乡越走越近。”

0

第九十二章 销烟仇怨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