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乱世太平之游园惊梦>一石激起千层浪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石激起千层浪2

小说:乱世太平之游园惊梦 作者:三十二画生 更新时间:2019/7/18 21:54:52

  那男子看起来二十多岁,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还未及郭奕清开口,男子已经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冷冷说出两个字:“下车!”

郭奕清听了这话,心中刚压下的怒火又陡然烧起,对来人怒喝道:“你是什么东西!想对老子做什么?”

男子似是没有听见郭奕清的话一般,又再次重复说出刚才那两个字:“下车!”顿了一下,又补了两个字:“马上!”

郭奕清顿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知道这里是哪里吗?知道老子是谁吗?你毛都没长全还敢在老子的地盘惹事,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老子不给你尝尝枪子,你是不知道郭王爷也是三只眼的!”说着就要从腰间掏出配枪。

还没等郭奕清把枪掏出来,男子猛地上手揪住郭奕清的衣领,生生地将他从车里拽了下来,然后使劲往地上甩去。郭奕清顿时摔了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这时,在郭奕清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白色的皮鞋。

郭奕清顺着皮鞋抬头往上看去,只见又一个男子站在了他面前。

这是个浑身上下、从呢帽到皮鞋、由衬衫至呢大衣都着白色的男子。白衣男子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的模样,留着略长的短发,虽然身形单薄瘦小,一双透着若有若无的戾气的眼睛却莫名让郭奕清心生寒意。

郭奕清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此刻仰面跪在白衣男子面前的姿势太过耻辱,心中又气又臊,于是一骨碌爬将起来,想要做点什么挽回自己几乎要荡然无存的面子。

但白衣男子并不给郭奕清发作的机会,缓缓开口,语气很是淡漠:“我们初来乍到,唐突了郭队长,还望见谅。”

郭奕清听完十分惊讶,面前的这个人听声音分明是个女子!然而让郭奕清更加震惊的还在后面。

“我是高瞻远,从今日起调任至太平城警察局任副局长,他是我的秘书高时鹰。嗯,也就是说,从此刻起,我就是你的上司。哦,对了,调令……”高瞻远说到此,向高秋阳示意,高秋阳于是从风衣里兜掏出一个信封,从将里面一张黄色的写着几行字的公文纸拿出来,展示在已经愣住了的郭奕清面前。

郭奕清凑前一看,确实是一份调令,但上面签发人处署的竟然是蒋委员长的名字,且加盖国民政府的公章。郭奕清忍不住伸手想将调令拿到手里看清楚,但他的手还没碰到纸的边缘,高秋阳就已经将调令收了回去。

郭奕清满心疑惑,他根本不相信蒋委员长会亲自签章调任小小的太平城警察局,再者,能由蒋委员长调任的肯定地位不低,但在人人只关心自己的荣华富贵的高层,有哪一个高官愿意不顾自身的前途和安危跑到太平城这个地方来以身试险?而且他面前这个人还是个女子,从古至今,就算是民国,也没听说过让女子担任警察局局长的,更何况还是从中央高层调来的,简直天方夜谭!

于是,郭奕清不满地对高瞻远道:“这么快收回去做什么?叫他把调令再拿出来,我要核查!”

高瞻远闻言冷笑道:“给你看一眼已是破格,要核查,你的级别还差得太远!”

郭奕清于是愈加认定肯定面前这两个人已经做贼心虚,之前的种种都是在招摇撞骗,一想到刚才被这两个骗子耍弄侮辱的情景,心里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臭娘们,你是给脸不要脸!”郭奕清挥拳就要往高瞻远脸上招呼,一旁的高秋阳眼疾手快,抬手一把抓住郭奕清的手腕,然后顺势将他的右手使劲扭到其背后,死死擒住。

郭奕清一时吃痛,一下子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心里却万般不服。他扭头看见警车厢里的吴国柱和李宇正从车窗里面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却丝毫没有下来帮手的意思,不由朝他们怒吼道:“你们两个龟孙子!再不出来就给老子永远待在里头!”

正躲在车里企图躲过一劫的吴国柱和李宇听得吼声不由得抖了一抖,迫于郭奕清的淫威只好哭丧着脸拖着沉重的身体下了车。

两个人慢吞吞下车后,看着被牢牢压着的郭奕清始终犹豫不前,郭奕清见状心里五味杂陈,恨不得挣脱高秋阳的舒服给自己这两个不争气的手下一顿乱拳,但思及眼下无人可用,只好再次冲着两人喊:“把这两个骗子拿下,老子给你们多算一个月奖金!”

吴国柱、李宇听闻有钱可拿,顿时眼前一亮,斗志立刻燃了起来,挽起袖子哇呀呀便向高秋阳冲去。

高秋阳面对扑将过来的吴国柱、李宇,面色不改,甚至连身形也不动一分,仍旧用右手死摁住郭奕清,只用空出来的左手和双脚,三下两除二就将两人一一打翻在地。郭奕清看着在他面前倒下的吴国柱、李宇,绝望不已,近乎无力地骂道:“蠢货!用枪啊……”

而高秋阳身后的高瞻远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放着尸体的车后厢处,手里垫着从口袋里拿出的白手帕,自顾自地查验起了丁兰的尸体,让人感觉一旁的打斗似乎与其半点关系都没有。

这时,警察局大门前的空地上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们,人们对这场全程只有平时在百姓面前颐气横指的郭副队长吃瘪的好戏看得津津有味,郭奕清被制服的时候甚至在人群里爆发出阵阵喝好。

大门外异于往常的动静也惊动了几个好事的警员出来观看,但一贯怕事的他们在没有摸不清楚状况的情形下,也只是站在门内侧向外探头看,别说出手干预,连靠近都怕为自己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只有一个警察队的队员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感到事态严重,于是急忙跑回办公室向警察队队长汪怀赤报告了此事。

汪怀赤得报,二话不说带着两名队员匆匆下楼赶到大门口。门口站着的警员见汪怀赤带人下来,像看门狗见了主人一般,顿时腰杆子硬了起来,冲着人群嚷道:“都让开都让开!汪队长来了啊!”

郭奕清听得有人喊“汪队长来了”,心里重燃希望,强忍住手上的痛楚,迫不及待地大声喊道:“汪队长,救救我!这里有两个冒充中央要员的江湖骗子来砸我们警察局的场子了!”

汪怀赤听到郭奕清这么不得体的话不由皱紧了眉,他抬眼望去,透过人群勉强看见了抓着穿警服的郭奕清的那个人的背影,心中不禁咯噔一下:这是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对汪怀赤来说,不管距离多远,多匆忙的一瞥,就算只看后背,他都能一眼认出这个人。只是汪怀赤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会在这种时间、这种状况下出现在这里!

内心的狂喜让汪怀赤顾不上花时间去纠结原因,他匆忙嘱咐那几个警员将人群驱散,然后快步走了过去。

汪怀赤穿过散去的人群,对着高秋阳的背影喊道:“时鹰!”

高秋阳听到汪怀赤的话,条件反射般地回了头,面无表情的脸难得出现了一抹笑意:“本初,你果真一下子便认出我来。”

汪本初有些得意:“这可是我的本能。”

“汪队长,你还不让他放开我!”郭奕清见二人只是说话忽略了还被擒住的自己,于是忍不住喊道。

汪怀赤见状对高秋阳说:“时鹰,放了他吧,他好歹也是个副队长,这样子不好看。”

高秋阳点点头,立刻将手松开。郭奕清没想到高秋阳这么爽快就放开了自己,没防备一下子就又摔了个狗吃屎,狼狈不已。

汪怀赤看着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些可悲,只好摇头无奈地扶起了郭奕清。而吴国柱和李宇早趁着这骚乱溜回了警察局里。

郭奕清此时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汪队长,这两个人试图冒充中央要员,尤其是那个姓高的,伪造调令谎称要调到我们局当副局长!我们局里何曾设置过副局长的编制?况且事前局里也没有收到相关的函件,摆明了是这两个人招摇撞骗,妄图给我们局里制造混乱,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更可恶的是,他们被我戳穿谎言后,对我恶言相向不止,还在大庭广众下对我施以暴行,这是有目共睹的!我们要马上逮捕他们,施以惩戒,以正纲纪,才能保住我们警察局的颜面!”

汪怀赤一脸难以置信地望向高秋阳:“姓高的?副局长?该不会是……”

高秋阳没有说话,只是挑眉看向那辆警车。汪怀赤抑制住激动的心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高瞻远已经缓缓地从车后向他们走来。

“这……我不是做梦吧……”汪怀赤有些将信将疑地向面前的高瞻远确认道:“高、高局长?”

高瞻远微笑着点点头:“好久不见了,汪队长。”

0

一石激起千层浪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