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乱世太平之游园惊梦>一石激起千层浪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石激起千层浪5

小说:乱世太平之游园惊梦 作者:三十二画生 更新时间:2019/7/21 19:58:06

  汪怀赤和李泽带着行政科的两个警员抱着档案走出前楼,两个人一路上各怀心事,并无交流。

汪怀赤心里有点苦恼,刚才通知开会的状况比预期的还要糟糕。除了那两三个没什么靠山的科长、所长似是而非地回应外,其余那帮代表各方势力的科长态度却很是强硬。虽然看在汪怀赤的面子上,没有当面给李泽难堪,但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很明显:她高瞻远是哪里冒出来的玩意儿,揣着鸡毛当令箭!太平城可是老子们的地盘,老子们凭什么买她的账?自个儿爱玩儿就自个儿蹲角落玩儿去,恕不奉陪!汪怀赤想了一路,却并不能想出一个帮高瞻远解决面前困境的办法——高瞻远本身在局里毫无根基,而胡执中这只老狐狸又躲了起来。

但汪怀赤还是相信,如果是高瞻远,就肯定能想到自己想不到的解决方式。今天高瞻远的来临给了汪怀赤前所未有的希望,他是如此地渴望高瞻远能够成功,就算他明知这条道路的艰辛,他已经打定主意坚定不移地跟着高瞻远,他已经不希望再像过去那样,内心的自己看着现实的自己在泥淖里挣扎却无法施以援手。像高瞻远那样的人,是跟软弱无能的自己不一样的,只要她认定的事就会立刻去做,而且总会做得好,只有她,能带着自己活成自己希望的那样!

汪怀赤从小怀揣着想要济世救世的理想,认为人的价值就在于此,并一直想做一个维持正义、惩奸除恶的警察。所以长大后的汪怀赤便拒绝跟着父亲经营家业,而是坚持考进了警察局。但是,他深知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有多大,因为他在成长过程中见惯了太平城各种尔虞我诈、争权夺势的人和事,也见过许多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横冲直撞而碰得头破血流的人,而且在父亲的强制灌输下,他也被动地掌握了看穿人心、圆滑处世的手段,所以他决定少走弯路,并为了保护内心的光芒使它不被周遭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而将它深深隐藏。

他一直坚信错的事总有一天会被人更正,虽然他自己的能力还足以改变这一切,但只要他不改变自己,在有限的范围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正确的事情,然后耐心等待,那个将带着自己改变现状的人总会出现,直到那时候,他就可以将内心的光芒彻底释放!

抱着这样的想法,汪怀赤始终就像小叔叔给他起的字“本初”一样,一直不改初心,但又努力和自己所不满的现状“和谐共处”——亦即躯壳随波逐流,内心坚持自我,默默等待可以释放自我的那一天的到来。即使需要妥协、甚至做些违背内心的事情,即使看起来渐行渐远,他的理想也始终未改变过,他坚信,暂时的后退,是为了前进得更远。

和汪怀赤一样,李泽也是满腹心事。他倒是无所谓有没有人会去开会,这本是预料中的事情,而且与他也无甚相关。李泽现在很关心的是高瞻远这个人的来头,他以前没有听过有这样一号人,不过从现有的证据看来,她确实是军调局的人,而且背景肯定不简单。虽然很明显这位高局长是被“流放”到这里的,但难保她背后的大人物随时能让她翻身,不过这一些倒还好,毕竟是太平城之外的力量,只要中央一天没办法动太平城,外边的一切力量都无法轻易撼动太平城。

最让李泽疑惑的是汪怀赤对高瞻远的态度,十分的信任和恭敬,能让汪家大少如此听话,恐怕她与太平城的某个大人物还是有些瓜葛的。但这个大人物是不是汪胤繁倒不好说,因为汪怀赤向来不愿多接触汪家的事情——甚至避之唯恐不及,就连汪家在警察局的代表也不是他,而是警察队副队长汪在望,所以,汪怀赤的态度并不能代表汪家的态度。

当走到电梯前的时候,李泽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向汪怀赤发问:“汪队长,你和高副局长看来是旧识?”

汪怀赤点头:“是的。”

“是怎么认识的?”

汪怀赤却并不正面回答:“私交而已,与公事无关,李科长对此还是不要太费心的好。”

“汪队长既然不想说,那便算了、算了。”李泽见讨了个没趣,只好讪讪笑着作罢。

电梯到了四楼,汪怀赤一行人刚走出电梯,就见一个人从第一个会议室内摔了出来。

汪怀赤和李泽都吓了一跳,慌忙上前仔细一看,竟然是满身酒气的俞大成。

李泽赶紧将俞大成扶起来:“俞司机,你没事吧?”

俞大成一把甩开李泽的手,恶狠狠地盯着正抱着双臂倚在会议室门口的高秋阳道:“我没事!但是有人马上就有事了!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说完骂骂咧咧地离去了。

李泽在心中叫苦不迭,这两个祖宗可真能挑人惹,一天内连着两次打了俞慕的人。俞慕这个人,向来心胸狭窄、锱铢必较,这回高瞻远和他的梁子是结牢了!回头得让胡局长尽量躲远点,费事“殃及池鱼”!

高秋阳见俞大成走了,便转身进了会议室,坐在了高瞻远身后的椅子上。李泽则赶忙招呼两个警员把档案搬进会议室,放到高瞻远面前的会议桌上。

汪怀赤走到高秋阳身边坐下,用手碰了碰高秋阳的手臂,问道:“刚才怎么了?”

高秋阳轻描淡写地说:“那小子上班时间喝醉躲这里睡觉,还对局座出言不逊,我就把他扔出去了。”

汪怀赤闻言扶额道:“动不动就扔出去,那是人又不是沙袋,以后不要这么粗暴为妙!”

高秋阳抬手用手指关节敲了一下汪怀赤的脑袋,挑眉问道:“这样算不算粗暴?”

汪怀赤白了他一眼:“你可小心点,他们打不过你,我可未必!”

高秋阳没再接汪怀赤的茬,因为高瞻远已经开始翻看起了档案。

时间一点点流逝,距李泽通知的开会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除了刚才出去的那两个警员,再没有一个人进出会议室。

李泽忍不住一边整理材料,一边偷看高瞻远,见她还是面色不改地看着手头的档案,偶尔才开口问一问李泽一些档案里记录不清楚的东西,仿佛已经忘了要在这里开会这码事。

高瞻远不提,李泽也乐得装傻,本来他就担心高瞻远会拿此事对自己开刀,既然现在高瞻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自己也算逃过了一劫。只是李泽不明白的是,高瞻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她的样子,好像一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但又为何要多此一举安排这一次会议?李泽对此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而坐在后面的汪怀赤则显得有些焦急,他虽然事先也想到可能一个人也不会来,但他还是心存侥幸地觉得那几个“冷板凳”部门的负责人也许会乖乖来开会的。汪怀赤看了一眼面色铁青的高秋阳,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有些动怒了。高秋阳并不了解局里的状态,所以肯定完全料想不到会出现这样一个人都没来的状况。平时的高秋阳向来将保护和维护高瞻远这件事看的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肯定容忍不了有人如此不将高瞻远放在眼里。此刻高秋阳就像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只要高瞻远一开口,他定会毫不犹豫地冲到楼下将那些科长一个一个揪上来开会。

好在高瞻远至今还是很淡定,毫无生气的迹象。汪怀赤望着高瞻远的背影,心里充满了安全感,他相信此时的高瞻远心中肯定有了自己的打算,自己接下来只要一心一意跟着她向前走就肯定能到实现自己理想的那一天。

正当汪怀赤陷入对未来的展望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砰”的撞开了,与此同时,高秋阳条件反射般地跳了起来,一个箭步窜到了高瞻远旁边,警惕地盯着门口。

汪怀赤吓了一跳,也站了起来,紧张地望向门口,只见俞慕带着俞大成和郭奕清出现在了门口。

0

一石激起千层浪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