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乱世太平之游园惊梦>陷之死地然后生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陷之死地然后生5

小说:乱世太平之游园惊梦 作者:三十二画生 更新时间:2019/9/21 15:17:54

高瞻远快步走到惠初霖面前,带着歉意问道:“等很久了么?”

惠初霖直起了身子:“有一会儿了,但也没多久。”

“天这么冷,怎么不进去饭店里面等着?”

“本想着你应该很快就出来的。”

惠初霖一边说着,一边微敞风衣,从怀里取出了一条围巾,要给高瞻远围上。高瞻远配合地略低了头,任由惠初霖将她的脖子围得严严实实的。围巾上还带着惠初霖身体的温度,一下驱散了刚才那阵冷风带给高瞻远的寒意。

“哪里来的围巾?”高瞻远抚着围巾问道。

惠初霖笑了:“前段时间谋远和传远给你买了放在家里的,还没来得寄给你。正好我刚才要来接你的时候,秋阳说你没带围巾,我就顺便给你拿来了。”

“谋远么?他不生我的气了吗?”

惠初霖道:“姐弟两个哪有什么隔夜仇,再说,他心里也知道你是为他好。我们上车吧。”说着,为高瞻远打开了车门。

两人上了车,高瞻远这才想起来问惠初霖:“这会儿怎么是你来,秋阳和怀赤呢?”

惠初霖边发动引擎边说:“他们抓人去了,所以我来接你。”

高瞻远奇怪地问:“抓谁?”

“一个叫苏大勇的黄包车夫。”

高瞻远闻言眼前一亮道:“莫不是与郭奕清一案有关的那个人?”

惠初霖笑道:“是的。”

高瞻远这时发现汽车走的不是去警局的路,便问:“我们不去警局么?”

惠初霖道:“等吃过饭再去,我们先去一趟苗家大院。”

高瞻远问道:“苗家大院?你认识宅院的主人?

惠初霖笑道:“现在我就是苗家大院的主人”

高瞻远奇怪道:“你何时买下它的?”

惠初霖摇摇头,笑道:“不必买,它本就是我方家的,只不过如今交到我手上了。”

高瞻远闻言更是讶异:“怎么小时候没听你说过?”

惠初霖道:“那时我也不清楚,只觉得那是个探险的好去处,所以总想方设法要带你进去,结果到最后一次也没进成。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苗家大院就是我家先祖建起的,之后也一直属于我家,只是当时除了我爷爷之外,极少有人知道。”

说话间,苗家大院已经出现在了高瞻远眼前。

苗家大院地处城中心,却是一个闹中取静之处,高大的外墙将之与外面的世界隔开,无论墙外多纷乱喧闹,都无法影响到墙里面的世界分毫,就像是古人所说的“大隐隐于市”。太平人都传说,这宅院是清乾隆年间一户外来避世的苗姓人家所建,并一直在苗家人手里传到民国,从不曾易手他人。只是近几十年,宅中似乎已没有人居住,终日大门紧锁。

小的时候,惠初霖一有空就带着高瞻远在大院的高墙外晃来晃去,企图能找到一个“突破口”进去,却往往不能成功。那时候,惠初霖还是个叫方宗琏的小男孩,高瞻远也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整个太平城都早已经物是人非,连惠初霖和高瞻远的人生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想到这座苗家大院还是一如以往,静静地伏在闹市之中,历经沧桑而不变。

惠初霖将车开到宅院的一个侧门前,立马便有两个小厮一左一右地从里至外推开了大门。

高瞻远觉得有些奇怪,在她的印象之中,这个侧门本是不存在的。

惠初霖见状解释道:“这门是我让人新开的,用来进车。”

惠初霖的车子从侧门进了大院后,又开了不一会儿,终于在一个叫“枫林园”的小园子里停了下来。惠初霖这才带高瞻远下车,引着她沿蜿蜒曲折的长廊向某处走去。

宅院有着很明显的清中期建筑的特色,但又处处透着细微的不同,不像是那种一般的观赏性园林。职业习惯让高瞻远敏锐地发现这里的布局有些奇特,却又说不来具体是什么,只觉四周的亭台楼阁、轩榭廊舫并树木山石,都罗列结构得像迷宫一样,让人眼花缭乱,难以辨清方向。

高瞻远感慨道:“这里竟然能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建造这宅院之人所费心思之多、所下功夫之大,简直难以想象!”

惠初霖神秘一笑:“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你此刻眼中所能见到的一切,都是在管中所窥之‘斑’。旁的,等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同你细说。”

高瞻远笑着点点头,继续跟着惠初霖走去。未几,两人便到了一座被四面错落有致的假山群绕着的三层楼阁前面。

高瞻远仰头看去,只见楼阁的门楣处挂着一个匾额,写着“润物无声”四个大字。

进了门,惠初霖便帮着高瞻远脱去大衣,然后又接过她取下的围巾,将之与自己的外衣一并挂到了门边的立式衣架上。

惠初霖带着高瞻远沿楼梯拾级而上,最后到了三楼。高瞻远抬眼看去,只见厅中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还在冒着热气的饭菜,却不见有一人在旁。

高瞻远问道:“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惠初霖笑道:“他们备好东西就退去了,今晚与你吃饭,我不想被他人打扰。”

惠初霖让高瞻远在桌边坐好,自己却走向了别处。

高瞻远疑惑地看向惠初霖的背影,却发现他在放置着一台留声机的桌子前停住了。

惠初霖从一旁的匣子里取出了一张唱片在留声机上放好,然后将唱针缓缓放到唱片上,唱片开始转动,悠扬的音乐立时响起,飘入高瞻远的耳朵,钻进了她的心里。

惠初霖边往回走边道:“我听秋阳讲,他还没来得及将你的留声机从南京运来,所以我就先给你置了一台,你听听音色怎么样?如果可以,我就让人给你送去归真书店,这样你今晚就能好好睡一觉了。”

高瞻远听了,心里涌起了一股暖流。高瞻远向来有个习惯,就是晚上必须听音乐才能安然入眠,否则就会整夜噩梦连连。而这一件事,她并不曾向身边的人提起过,连高秋云也以为,听音乐单纯只是高瞻远的嗜好。而惠初霖能知道此事,是因为当年在两人重逢之时,高瞻远喝得酩酊大醉,方才将此事告诉了他。

惠初霖在高瞻远旁边坐下,舀了一碗汤递给她道:“先喝碗汤暖暖胃,酒我们今天就不喝了,等下还要去警局审问那个黄包车夫。”

高瞻远接过汤喝了一口,然后问道:“是你找到他的么?”

惠初霖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高瞻远也笑了,想了想又问:“我二舅是不是也是你说服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也不知道,只是凭直觉推测。按我二舅的性格,不可能会一夜之间无缘无故想通,肯定是有外力的作用,而我之前又从怀赤那里知道二舅与你相识,所以我想有可能是你在帮我。”

惠初霖的眼里满是笑意:“嗯,看来我们还是‘心有灵犀’的。”

高瞻远接着问:“你这两日是不是见过那个金戈司令?”

惠初霖略有些吃惊:“这你也知道?我都不曾有机会跟你说过我和他的事情。”

高瞻远道:“这我也是推测的,因为我从金戈的资料上看到他在慕尼黑留学的时间与你差不多,刚才他的副官又对我很是恭敬,所以我想你们应该有些交情,而且依你的性格,肯定为我的事情跟他打过招呼。”

惠初霖点头道:“飞唳猜的很准,金戈是我在留学时认识的学弟,我们确实是故交,而且我昨天也确实去了一趟警备司令部。”

高瞻远笑道:“怕是不只去了警备司令部吧?方帮主那里呢?”

惠初霖闻言哈哈大笑:“没错没错,德修那里我也去过了。果然知我者,飞唳也!”

高瞻远叹道:“这本都是我的事情,怎么看起来你比我还要忙?”

惠初霖认真道:“你的事情本就是我的事情。”

高瞻远笑道:“看来我这条‘贼船’你是再下不去的了。”

惠初霖也笑:“我也从没想过要下去。好了,吃饭吧,吃完后,我再同你一起去警局。”

0

陷之死地然后生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