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王朝>第006章 我应该事业有成,没理由堕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6章 我应该事业有成,没理由堕落

小说:王朝 作者:月下嗷狼 更新时间:2019/7/27 10:01:08

铁窗内的世界无情,冰冷,无助,希望渺茫。

薛一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品尝到铁窗的滋味。品尝到个中滋味才幡然醒悟这个世界从来不是善良的天地,早在很多年前,生物学家就发出了醍醐灌顶的警示——我们的世界是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主宰。很不幸,在这趟边贸之旅,他是一个弱者,一个几乎任人宰割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弱者。

不,不,不能蒙冤坐牢,失去自由,把人生最绚丽的青春贡献给铁窗,让铁窗吞噬豪情理想,我应该,必须事业有成,没有理由平庸,更没理由堕落,绝对没有,不允许......

自救的信念愈发强烈,坚定。

“哐当。”

正思索着,铁门开启,被关进来的一个“光头哥”,浑身痞子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哟呵,哥们,时运不济啊。”光头哥来者不善,挨着他身边坐下。

薛一懒得理会,满脑子是形势发展的各种可能性,思维已走到循规蹈矩方案的请律师辩护一步......可表面上的证据铁证如山,就算律师是玉皇大帝他爹也不可能推翻......越狱?在转移途中寻机脱困?那,然后呢?亡命天涯,过不见天日和穷困潦倒一生的日子?

“喂,爷跟你说话呢,装B是吧?”光头哥不依不饶,揪住薛一的胸前衣领。

不长眼的东西,老子在火头上,一肚子窝火无处发泄,非要老子横扫牛鬼蛇神才安乐?

面对面对着光头哥冷笑:“本不该以貌取人,可兄台确实长着一脸欠揍相。”

光头哥怒瞪,一会儿,诡异地怪笑,松手,“蹭蹭”向后坐,拉开与薛一的距离。

“爷不上你的恶当,你是将死之人了,不和你斗。”

薛一嗅到了异样气息。

“将死之人?”

“呃,”光头哥装模作样地掐着手指算,“爷的数学没学好,五百三十粒绿精灵,枪毙三次应该有吧。”

薛一瞪着他,“霍”地跳起来,猛虎扑击,一拳击倒,摁在地上,第二拳锦上添花,直打得光头哥满眼红黄蓝绿青蓝紫,满嘴酸甜苦辣咸,染料铺和酱料铺一起在脸上开张。

“狗日的,是你陷害老子?”具体到激光打印石里的藏毒数量了,舍真凶其谁?

“哎哟,别,别打,我,我只是个捎话的,哎哟,大哥手下留情,哎哟,”

“说!”

“是,是,是这样,”光头哥没料到薛一的武力值如此爆表,恐惧地护着脑袋,“有个老板让我告诉你,你的女人,他收了,你的命,他也要了,这回神仙都救不了你,老老实实下地狱投胎去,下辈子别再替人强出头。”

“曼甘太子?”

“哎哟,哥们,你心里有数,何必,别,别,别打,我说,是骷髅军的一个头目让我传话的。还说,说,”

“他说,判死刑之前会在监狱里好好招待你,让你等着,哎哟——”

可怜的光头哥,被当做出气筒,挨了足足有六七百磅的一拳,晕厥过去。

薛一起立,双拳紧握,忍住摇拽铁栅栏喊冤的冲动,内心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绝对不能进监狱,无论谁,无论任挫折,都不能摧毁薛一的理想——我应该,必须事业有成,我没有理由贫穷堕落......

一直以来,民间流传着一个凄美的传说:人间若有冤情,天气必现异常。窦娥蒙冤,六月飞霜;比干挖心,洪水滔天;袁崇焕凌迟,赤旱千里;屈大夫流放,暴雨浩荡。

这个盛夏,薛一身陷囹圄,恰遇暴雨哗啦啦,天地间挂着无边无际的水帘,仿佛要为他洗掉那不白之冤。

可惜,表面证据确凿,薛一被正式拘捕。第二天一早从边关提押上警车,向数十公里外南关市的拘留所转移。

雨,下了一夜,仍然未歇,“哗啦啦”,焦躁着心情。

押解专用的警车后车厢,两排座位上,四名干警察和两名嫌疑犯分别就座,干警荷枪实弹一左一右虎视眈眈。

“警察先生,我没贩毒,真的没贩毒,我只是给人带行李,预先根本不知道行李面是毒品......”

薛一不孤独,对面座位的疑犯似乎与他同病相怜,重重复复来来回回聒噪着同一句话,煞白的脸色和颤抖的身躯表明,他很害怕,不知所措,语气全然是哭腔。

斯文,白净,戴眼睛;胆小,不经事,满脸阴柔气,不折不扣一名小鲜肉形象,看样子,还不到二十,心灵脆弱似翡翠。

“老实点!”

一名干警受不了了,呵斥。

“我真的没贩毒,真的,呜呜呜——”

小鲜肉呜咽起来。

相比之下,薛一安静得多,神情呆滞,背靠车壁,对外界事物毫无反应,俨然一个失败者,情绪沮丧至极。

领头的干警实在受不了了,敲一记小鲜肉的脑袋:“你,杜垚,走了一路,哭哭啼啼一路,像啥样?学学你对面的,像个男人一样有点担当,输了认栽。”

小鲜肉瞥一眼薛一,哭着回应:“我,我学他干嘛,他是毒贩,我,我不是,我是窦娥,我只是个水客货仔......”

“窦娥都比你强。”领头的干警没好气说道。

“窦娥不会被枪毙,哇——”小鲜肉忽然嚎啕大哭。顿时,封闭的车厢内惊天动地,噪音刺耳。

“啪!”

干警挥掌劈去,正中小鲜肉颈后,打晕。

对警察而言,押运重案嫌疑犯是一件严肃且危险的任务,途中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嬉闹行为,不听警告者,可采取必要的武力手段。

车厢内恢复了平静。薛一看一眼动武的干警,愈发耷拉脑袋。

干警很满意,受震慑就对了,老老实实就对了。

薛一获得了他需要的效果,干警对他放松了警惕,开始时是紧抓他的手臂,到现在只是象征性地扶着。而他,悄然瞥了眼干警腰间的钥匙串......

车外,雨势转强,豆大的雨点砸在车顶上,“答答”直响。司机进一步放慢本已缓慢的车速,缓缓行驶。

根据引擎的噪音变化,薛一敏感地断定车辆正在下坡。

“嘎吱——”

毫无征兆地,司机紧急刹车:“山坡落石,小心!”驾驶舱那边传来通知。

通知太迟了,电光火石之间,押解车凌空。

薛一训练有素地从座位上滑落,从干警手中滑落,蜷缩一团,双手抱头。就在那一瞬间,押解车车头向下倾斜,落坡,进入颠簸状态。

从车外的角度望去,警车为躲避滑落的巨石冲出路基。这是一段山脚公路,警车行驶的左侧是陡峭的山体,右侧是斜坡,坡下是一条边境河流。警车裹挟强大的动能冲下乱石斜坡,过程中又将势能转化为动能,加速下冲与凸起的石块剧烈碰撞,“砰,砰砰,”直冲下坡底,“轰隆”,翻侧,落入河床,砸起大团水花。

经过一夜的暴雨,河床水位暴涨,水流湍急,偌大的押解车随水流漂移,漂向下游,眼看沉没在即。也不知车上的谁福大命大,押解车漂着漂着,在河道拐弯处卡在一处浅滩上。

但是,好运注定了只有昙花一现的时间,暴雨倾盆,河水水位不停上涨,水浪冲击,押解车摇摇欲坠,几欲再度卷下深水区......

2

第006章 我应该事业有成,没理由堕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