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楚汉群雄>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

小说:楚汉群雄 作者:乡关何处是 更新时间:2019/7/23 20:30:54

3、刘邦本无名

周市率领起义军不断攻城略地之际,刘邦正在微山湖一带活动。

后世少有人知的是,后来贵为帝王的刘邦此时连个像样的名字也没有,人人喊他刘季,这在今天好像也算个文绉绉的名字了,其实当时的“季”就是现在“小幺”的意思,家里排位最小的孩子就叫“季”。司马迁介绍刘邦时郑重其事地说“季”是他的字,可是没介绍他的名字。实际上古代是先有名后有字,没有名哪来的字?字是成人后用来社会交际的,名是供长辈用来喊的。因为刘邦是汉武帝的祖宗,司马迁不好意思说刘邦当年天天被人喊“老小子”,故作严肃地说他的字是刘季。想必司马迁说这话时一脸坏笑。

更严重的是,刘邦明明不是老小,他下面还有个弟弟叫刘交,那怎么叫“季”了呢?司马迁没说,估计可能是刘太公生下刘邦的时候决定不再生育了,不想晚上闲着没事就又娱乐了一番,谁知又生下一个。当然也有可能刘邦来历不明,刘太公难掩不满情绪,故意不给他取名字而是“小三子”或“老小子”地叫。这么说是因为司马迁说刘邦是他妈与龙有外遇的产物:“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古代帝王为了神话自己的非凡,往往对自己的出身造假,比如《诗经》曾经说周族的祖先后稷就是他妈踩了上帝的脚印怀孕的,不过根据司马迁对陈胜吴广装神弄鬼的介绍,他并不是不知道这都是欺骗没脑子的人的(当时有脑子的老百姓不是很多),那么,他对于刘邦是龙种的介绍可能不怀好意。把荒诞的事说得越郑重,说话人的话里就越藏着画外音。这事现在当然是没法求证了,刘邦和司马迁都不在了,即使在恐怕问不出来。不过《高祖本纪》里透露出一点来,那就是刘太公当年是瞧不上刘邦的,这事刘邦做了皇帝以后还耿耿入怀,只不过在心里藏着罢了。有一天给他爹过生日的时候,他喝了酒——男人喝了酒往往就藏不住心里话了,大着舌头对他爹说:“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意思是你当年说我游手好闲,老拿老二的勤劳笑话我,你看我现在挣下的不比老二的多吗?殿上群臣一阵哄笑。

刘邦年轻时游手好闲是人所共知的的事。到壮年时才勉强出去找点营生干,司马迁委婉不无讽刺地说:“及壮,试为吏。”何为壮?起码也得三四十岁了吧。有个参照:项羽起兵造反时二十四岁,那时候刘邦四十七岁,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爹了。而司马迁所说“试为吏”的“试”,就是姑且、暂时意,大约就是勉强混口饭吃罢了的意思。而他做的“亭长”,严格来说连个“吏”都算不上,“吏”在秦汉主要指没有品级的下级官员,而“亭长”大约相当于现在的“片警”或者治安员吧。秦时的亭主要设置于交通要道处,大致每十里(相当于3公里)设置一亭,本来是为军事交通设置的机构,后来逐渐演变为兼具军事交通和治安行政的基层政府机关。就亭的交通职能而言,亭有亭舍,负责接待往来的交通使者停留留宿、政府邮件的收发传递等;就亭的行政职能而言,亭所在地区,称为亭部,亭负责亭部地区的治安,担当维持秩序,逐捕盗贼的责任。亭一般设有亭长一人,下属有求盗一人,负责治安;有亭父一人,负责亭舍的开闭扫除管理等杂务。亭是准军事机构,弓弩、戟盾、刀剑、甲铠等武器是日常配备的, 亭长是武职,或者由退役军官担任,或者由选考合格的武吏出任,因为是派出机构,由县主吏掾(功曹),也就是县政府办公室直接统辖。

这样的工作可能薪水有限,所以刘邦当时应该跟现在的“月光族”差不多。偏他又喜欢喝酒泡妞。喝酒当然只能靠赊。向谁赊呢?两个寡妇,司马迁说一个叫武负、一个叫王媪,古代“负”是指年纪大一点的妇女,“媪”是妇人老少通称。除了赊酒,刘邦也可能顺便对这两个寡妇做点手脚。这也是来自《高祖本纪》的记载。司马迁说:“醉卧,武负、王媪见其上常有龙,怪之。”首先,“其上”的“其”是指代什么司马迁故意含混其词;其次,刘邦身上有龙这件事司马迁是用武负、王媪的视角写的,意思是别人不知道这事,是只有他们二人看见的。司马迁深得孔子春秋笔法的壸奥,能在不经意之间就传达出幽微的深意。

说刘邦当年像现在没出息的小青年闯寡妇门一样其实并非我们诽谤他老人家。可以佐证的是除了吕后所生的孝惠、鲁元外,刘邦还有一个老大叫刘肥,《齐悼惠王世家》明确说是“其母外妇也,曹氏”,可见刘邦娶吕雉作媳妇之前已经跟一个姓曹的女人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女人是别人的媳妇,至于是不是寡妇司马迁没说,估计差不多。

对于一个穷光蛋来说,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担心失去的了,这就是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人们越忌惮,小混混们会越以为是自己的耍狠使横起了作用。不过这样的事并非总是见效的,于是刘季就常常惹出事端来,每到这样的时候,他只能请人喝酒吃饭,可是他又穷,于是只好带人去大嫂子家蹭。他大哥去世得早,嫂子一人带着儿子刘信过活,家境也不宽裕,刘季带人去一趟两趟还抹不过面子,去得趟数多了自然就不耐烦了。她做好了饭,在旁边听着刘季跟他的朋友吆五喝六的叫喊声,终于不再克制自己的情绪,她不再给他们上菜,铁青着脸把锅底挂得刺啦刺啦响。客人们见此情景只好尴尬散去。刘季为此恼恨他嫂子,以至于他后来做了帝王以后一度不肯给她的儿子封赏。

幸好他的好朋友萧何会常常出面维护他。萧何是沛县县令下属的官吏,通晓法律,做事细致,为人稳重;他见刘季虽说好酒色,不过心眼不坏,就时常关照这个爱惹事爱说大话的小混混。

除了萧何之外,刘季当时还有另外几个朋友,管监狱的秦吏曹参、马车夫夏侯婴、小狱官任敖、编竹席的周勃、屠夫樊哙等。这些人后来都追随刘邦起事而且最终被封王封侯。

4、刘邦起事

刘邦其实并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领着人起来造反。

他见识过嬴政东巡时浩大的护卫队伍,也知道秦灭六国的历史,能在十年时间里完成一统天下的霸业,秦人的骁勇可想而知,他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又怎么敢想撼动秦的根基呢?何况他逐渐体会到的是作秦吏带给他的好处:虽然只是个区区亭长,但他终于不必整天游荡了;没有这份差事,他怎么会有机会交往那么多的朋友、吕雉又怎么会主动嫁给自己呢?虽然她是个年龄很大的女人,而且脾气火爆,可毕竟是个黄花闺女,而自己当时已经快四十岁了。

随着孝惠鲁元的出生和渐渐长大,他越来越觉得知足。他会在做完官差之后帮着吕雉做农活,他们夫妻在地里劳作,两个孩子在地头玩耍,他觉得这就是他一直梦想的生活。只是,扭头看见吕雉满脸的汗水和被尘土遮住了颜色的衣服时,内心会充满心疼和一丝歉意:她把他视为能带给她无上荣耀的人,可他的处境令他充满羞愧。

于是再做公差的时候他会有些消沉,看着身边比自己小一辈的同事,他不禁不无悲哀:快要五十岁的人了还跟一群后生搅和在一起,难道这一生只有这样的结局了吗?他对工作变得心不在焉了。当上面命令他押送一批戍卒去骊山服劳役时,他无精打采地骑马跟在队伍的后面。半路上有人逃跑了,开始是在夜里他睡熟的时候,后来见他并不追究,后来的人甚至在白天就挣脱束缚逃跑了。他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即使他的随从们大喊大叫地提醒他,他也只是微微一笑作罢。

结果刚走到一半路程队伍也跑掉了一半的人。他苦笑着想:“这样下去不用到骊山人就跑光了吧?那时候该怎么办呢?总不能把自己送去服劳役吧?”走到丰西大泽中的时候,他让队伍停下来喝酒,他们一直喝到夜晚降临。等天上的星星发出亮光的时候,刘邦说:“喝了这场酒,兄弟们各自都逃命去吧。”他越是这样宽厚,戍卒们反而不忍心害他担责,他们充满感激地问:“大哥的恩德我们永世不忘,可是我们跑了你怎么办呢?”刘邦此时反而不再瞻前顾后了,他觉得自己脑门子上的血在噗噗地跳,他不无悲壮地说:“你们逃命要紧,我大不了云游四方。”有七八个壮士扑通一声跪倒在他身前,高喊着:“我们愿意追随大哥左右!”他们的喊声顿时让他觉得热血沸腾。

最后他只留下了三个意志坚定的人,其余的都放走了,要走的人并排着给他磕头,一再表示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一定随叫随到。他和他们一一道别,然后带着三个人开始了逃亡生涯。他不是不牵挂他的吕雉和一双儿女,不过他不想冒险回去,他怕回去就让秦吏投进大牢了。他心里存有一份侥幸,想逃脱劳役的罪过未必会株连家人吧。即使真有什么事,萧何、曹参总会伸出援手吧。

实际上,他对于秦律的严苛有点乐观了。他负责押送的戍卒没能按期到达后没几天,他的吕雉就被逮捕了。她拒不交代他的去向,事实上她也真的不知道。他们把她关进大牢。由于罪行明确,萧曹二人也无计可施。负责关押吕雉的官吏垂涎吕雉的美色,趁机对她动手动脚。这事被任敖知道了,他一怒之下打伤了他。这事闹到县令处,萧何趁机劝说县令大事化小,县令知道萧何与刘邦的关系很好,就做了顺水人情,把吕雉放了。吕后当政后,念及往日旧事,任命任敖为御史大夫,以副首相主管汉帝国的司法政务。

就在刘邦逃难不久,陈胜起于大泽。刘邦听闻此事时,陈胜已经在陈县称王了。他与手下三人正商量要前去投奔,樊哙打听着找到了他们。

原来,陈胜建立“张楚”政权后,许多郡县的老百姓都杀了他们的长官来响应陈涉。沛县县令发现连续几天都有几个小青年在县衙门口转来转去,衣袍下面鼓鼓囊囊的,明显是怀揣利器。他不由大恐。思来想去决定先发制人主动带人造反。他找来萧何和曹参商量,萧何说:“您作为秦朝的官吏,现在想背叛秦朝,率领沛县的子弟起义,恐怕没有人会听从命令。希望您召回那些在外逃亡的人,大约可召集到几百人,用他们来胁迫众人,众人就不敢不听从命令了。”县令知道他指的是刘季,就问:“那你是知道刘季的下落了?”萧何说:“前街上杀狗的樊哙跟刘季交好,他应该知道。可以派他前去联系。”县令答应了。

等樊哙领着刘季赶回沛县的时候,听见消息赶来投奔立即的人已经有一百多了。不料此时县令却又反悔了,他怕刘季一回来,自己成了他们的刀下鬼。他令士兵关闭城门,不让刘季进城,而且想要杀掉萧何、曹参。萧何、曹参听见消息偷偷溜出城外。

刘季一听大怒,正要带人强攻,萧何劝住了,说:“城内士兵远比我们人多,而且武器也比我们的好。强攻只会导致人人为了保命奋力反抗。现在县令一人才是焦点,他已经是众矢之的、惊弓之鸟了。”他心生一计,在锦帛上写了十几份同样内容的书信,绑在箭头上,令周勃射进城去。这周勃原是编竹席的,臂力强劲,能拉硬弓。当下三下五除二把书信射进城去。信上用刘季的名字写道:“天下百姓为秦政所苦已经很久了。现在父老们虽然为沛令守城,但是各地诸侯全都起来了,现在很快就要屠戮到沛县。如果现在沛县父老一起把沛令杀掉,从年轻人中选择可以拥立的人立他为首领,来响应各地诸侯,那么你们的家室就可得到保全。不然的话,全县老少都要遭屠杀,到那时就休怪我刘季言之不予了。”

结果书信射进城去不到两个时辰功夫,城头上有人摇旗呐喊,城墙上随即挂上一颗人头,正是县令的。不一会城门打开,一群人站在城门口迎接刘季等人。原来,书信射进城去后,不巧先被那几个在县衙门口转悠了好几天的年轻后生拣去,一看城外有刘季,就顿时来了精神,招呼来同伙一拥而上,县令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手下一个随从取了首级。

众人簇拥着刘季等人涌进县衙,当时就要让刘季为新的县令。刘季此时反倒胆虚了,他真诚地说:“这可是比掉脑袋还要紧的大事。如今正当乱世,诸侯纷纷起事,如果安排将领人选不妥当,就将一败涂地。我并不敢顾惜自己的性命,只是怕自己能力小,不能保全父老兄弟。这是一件大事,希望大家一起推选出能胜任的人。”他用求援的眼光看着萧何。他知道无论是能力还是威望,萧何远比自己更适合。他虽说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那更多是唬人的,他自己肚子里其实并没多少货色。

而萧何也有自己的考虑。凭威望他知道在整个沛县他比刘季更有分量,不过他是文官,并不懂得行伍之事,何况这可真是掉脑袋的事情,能像陈胜一样攻城拔寨自立为王当然是好,可万一失败了呢?岂不是被灭族的吗?不如让胆大的擎头,就是失败了罪过也要轻些。于是他和曹参极力鼓掇刘季。

刘邦再三推让,众人一看萧何都坚决不当,哪里还有人敢出头?于是把刘季推到县令的大堂椅子上。刘邦一看这架势,再推让就被人看出是个真的草包了,索性大大咧咧地坐下了。

就这样刘邦成了沛令,因为他的年龄很大了,有人出于尊敬喊他沛公。后来的史书上就开始这么称呼刘邦了。

当下众人杀鸡宰羊祭旗祭鼓,然后歃血为盟,共举反秦大旗。萧何、曹参、樊哙等人各自去招拢手下入伙,连素日瞧不起刘季的大家子弟壅齿等人也加入进来。不一日队伍就到了三四千人。刘邦道:“何不趁热打铁攻占就近的县城?”众人摩拳擦掌,决定先攻取附近的胡陵。

到了胡陵城下,正欲攻城,萧何道:“胡陵城由泗水郡郡监胡平掌管,我和夏侯婴都与他是旧交,何不先去劝降试试?”结果二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胡平招降。众人一声高呼,士气越发高涨。

方圆百姓不断有人加入,不少豪族主动贡献粮食车马等物,队伍逐渐壮大到一万多人,战车二百多辆。周边砀山、萧县、方与等地接连起义队伍占领。

不料战事正酣之时,刘邦忽然提出要退守丰县。

0

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