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风起兮云飞扬>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三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三十

小说: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赵王 更新时间:2019/8/25 18:47:03

  赵高弑君的事,很快便传出了宫门,嬴婴听到的版本是这样的:胡亥出居望夷宫后第三天,赵高就矫诏令卫士皆着白衣素服,人人手持兵器朝向宫内,而赵高刚亲自进宫去见胡亥,对胡亥说“殽山以东各路反贼大军来了”;听了赵高的话,胡亥赶忙爬上望夷宫的台观瞭望,果然看到很多素服的兵士,手里的兵器都对准宫内,胡亥心生恐惧,便问赵高“怎么办”,赵高便趁机上前胁迫胡亥,最终逼得胡亥当场自杀;胡亥死后,赵高从胡亥身上取下玉玺系在自己身上,然后登上大殿,打算自立为帝。接下来的情节就有些传奇色彩了,总之宫里传出来的故事是,赵高登上大殿之时,百时畏惧他的文武百官竟然没有一个追随他,而且赵高每走一步,大殿便摇摇欲坠。

自从当日胡亥杀三十三个兄弟姐妹,公子高靠着上书请求去骊山为秦始皇守陵,替妻儿留下残命,嬴婴便惶惶终日,以为终有一日,自己这个叔父也会命丧于侄皇帝之手,把他和他的全家杀个干干净净。

所以,嬴婴一直过得十分小心谨慎。谨慎到听说胡亥被赵高杀了,他也没敢有什么想法和行动。但就在这时,赵高派来接他的人到了。

嬴婴被接进了宫,赵高客气地把他迎到上座,说道:“胡亥无道,已被诛杀。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六国复立,秦国所辖之地越来越少,再空称帝号已无意义,群臣共推公子为秦王。”

赵高的这番话说完,嬴婴便知道赵高是因为满朝大臣不支持他自立,这才把自己推到了前面。赵高杀胡亥于望夷宫,号令群臣,再怎么对外宣称胡亥无道,也篡改不了他弑君的事实。自古以来,弑君者人人得而诛之。这个时候,胡亥把自己推上王位,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好事!即使是这样,嬴婴还是感到庆幸。他不是庆幸自己将被立为秦王,而是终于松了一口气,或许从此以后便不用那么担惊受怕、朝不保夕了,赵高再专权跋扈,甚至公然弑君,但自己活了一把年纪,自保的能力总还是有的,不像侄子胡亥,毕竟还是太年轻了。

赵高把嬴婴送入斋宫,让他虔心斋戒,待斋戒结束,正式于宗庙受玉玺,袭秦王位。

嬴婴在斋宫无事,一日沐浴数次,有了独对的大把时间,思维活跃起来。赢婴盘算,胡亥死了,虽然从此不必再担心这个侄子哪天杀了自己全家,但赵高一日不除,这祸患便长在身边一日。

嬴婴忙叫人把自己的两个儿子传进宫,只说斋戒寂寞,想和儿子谈谈天,聊度无赖。

儿子来了后,赢婴对两人说道:“赵高在望夷宫把胡亥给杀了,他自己想当皇帝但知道满朝大臣不答应,又担心弑君犯众怒,满朝大臣哪天也把他杀了,所以才假意立我为王。我听说赵高私下里已经和刘邦立约,尽灭咱们嬴秦宗室,然后一起分裂秦土,在关中称王。他一边里通外贼,一边让我斋戒,然后再去拜祖宗宗庙,我想他一定是想在宗庙之中杀了我。”

听了嬴婴的话,两个儿子大惊,问道:“那怎么办?难道父亲就坐以待毙吗?”

赢婴答道:“能在胡亥手下活下来,只有咱们父子知道多不容易。如今胡亥已死,怎么能坐以待毙,死在赵高的手上呢!我想只要我对外宣称生了病,到时候坚决不去宗庙,赵高就一定会亲自来见我,等他来了,咱们父子便合力杀了他!”

两个儿子听了,摩拳擦掌说道:“为了活命只好这样了!”

五日斋戒期满,赵高派人来请嬴婴更衣前往宗庙,嬴婴推病不肯动身。赵高派人反复催请了好几次,眼看吉时将到,派去的人回报嬴婴无论如何不肯动身。于是赵高果然亲自前往斋宫去请嬴婴。

嬴婴假意不舒服,和衣躺在卧榻之上,藏剑身下,两个儿子各藏匕首,一个躲在帏幄后面,一个立于床前,只等赵高进门。

赵高推门而入,见嬴婴果然如内官所言,躺在床上不肯动,便上前说道:“祭宗庙、受玉玺,这样的大事,大王为什么不赶快动身?”

嬴婴病恹恹地说道:“寡人今日身体欠佳,实在动弹不得。祭拜宗庙的事,丞相还是改天吧。”

赵高怒道:“祭祀大事,事先沐浴、斋戒都是有严格的礼制的,怎么能轻易更改呢?”

嬴婴继续虚弱地说道:“实在是动弹不得,丞相不信,可以上前亲自摸摸看,寡人身体热得像火炭一般,浑身都是虚汗,整个人软绵绵,一点力气也没有。”

听了嬴婴的话,赵高上前几步来至榻前,伸手去探嬴婴的额头。

说时迟那时快,嬴婴伸手抢过赵高的手臂,翻身起来将赵高压在身下。

赵高大惊,心想:“糟糕,着了这父子三人的道了!”

赵高急忙往外挣扎,边挣扎边大声呼救。

这时嬴婴的两个儿子齐上前来,与嬴婴三人一起捉住赵高的手脚,嬴婴剑长,还没等回过手来,两个儿子的匕首已经插进赵高的肚子。

赵高吃痛嚎叫着喊外面的卫士赶快进来,嬴婴父子不给他再次呼叫的机会,三人刀剑齐落,将赵高捅了个透心凉,鲜血从赵高的肚腹里喷出来,流得满床都是。

杀死赵高之后,嬴婴下讼诛灭赵高父、母、妻三族,诏告天下,弑君者必有此般下场。

四十六天后,秦王嬴婴得到战报,刘邦率大军已至霸上。

第二天,刘邦的使者便来到秦王嬴婴面前。

使者面见秦王而不拜,对秦王说道:“我奉楚国大将军、武安侯刘邦之命来见秦王,楚军破关下城,如今已在霸上驻军,入咸阳指日而已。大将军心系咸阳百姓,不忍心百姓再遭战事摧折,特派我面见秦王。秦王如果心存一分仁厚,当以百姓为念,收锋镝,迎大将军入咸阳。大将军让我务必转告秦王,只要秦王主动约降,大将军必保秦王妻子儿女性命!”

杀了赵高之后,嬴婴便知江山早晚不保,如今见刘邦派来的使者傲然立于朝堂之上,所言所行都已是胜利者的姿态,嬴婴坐于王位之上,不禁眼泪簌簌而下,当众泣道:“想我大秦立国五百余年,经过近四十代君王经营,才坐有天下,想不到祖宗基业,如今败在我的手里。”

于是秦王嬴婴下令准备素车,去朱轮,驾白马,封皇帝玉玺、符节,俯首系颈,亲自到咸阳郊外的轵道亭旁迎接刘邦进城。

刘邦率军来到咸阳城外,内心无比激动。

刘邦还记得,十几年前,那时候他还年轻,曾经来咸阳服过徭役。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想不到马上就要二入咸阳了。当初胼手胝足,衣食不济,整日被人打骂着干活的往日情景,不由浮现在脑海之中。当日的沛县竖子,何曾想过有一天会统兵席卷此城。时移世异,如今自己两鬓已然斑白,人生竟然有如此境遇!

正想着,前头兵来报,前方霸上亭旁,秦王素车白马,亲自来降。

刘邦深感意外,他与张良、萧何及众将商议,咸阳乃是秦国都城,有重兵把守,虽然派了使者去劝降,但谁也没指望秦王真会投降,已经做好了攻打咸阳的准备,而打咸阳,想必要多费时日,免不了要损兵折将;想不到秦王竟然战也不战,便主动投降了。

刘邦心下高兴,说道:“传令前引部队加快脚步,速速引我去见秦王!”

樊哙说道:“三哥,暴秦无道,秦始皇、秦二世都已经死了,如今只有杀了这个秦王嬴婴,方能为天下人报仇一二!”

灌婴也说道:“没错!杀了他,泄泄愤也好。”

周勃也起哄说道:“杀秦王必定名振天下,沛公何不让我去操刀!”

众将七嘴八舌、兴高采烈,纷纷欲杀秦王嬴婴。

刘邦这时说道:“当初怀王之所以派我带兵西进,就是看中我为人宽容大度;再说秦王已经主动投降,如果杀了他,不吉利。”

张良也说道:“不错!咸阳不兵而破,这个时候正是市恩的时候,秦王万万杀不得!”

定论已下,刘邦带众人来到轵道亭。只见秦王子婴素服、反缚、系颈,跪于轵道旁,人无精打采的,毫无精神。刘邦心中感慨,虽然他做秦王没几天,到底是秦始皇的弟弟、秦庄襄王的儿子,多么尊贵的出身,如今着素服俯首系颈跪在日头下面,臣服于自己这个乡野“反贼”,一朝归为臣虏,可见陈胜当年所说“王侯将相难道真的是生下来就天注定的吗”是多么有先见之明啊!

想到这里,刘邦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充塞欲裂的胸臆,他想起十几年前在咸阳服徭役时,有一天见到秦始皇出巡的车队,朱轮华毂,车盖如云,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旗帜遮天蔽日,随行的杂役、女使连翩而行,护卫队赫赫武功,何其威风,何其壮观!当时他毫无人生见识,也比那陈胜的老乡好不到哪里去,望着秦始皇的车队,看得眼睛都直了,心中除了羡慕感叹,再无其他。当时他是不是还忘情地说了一句话,什么来着?对了,是‘嗟乎,大丈夫就应当这样”。那时话一出口,被监工的军官听见了,还挨了一鞭子。

想到这里,刘邦冲口唱道:

率军西来兮临霸上,

秦王降我兮轵道旁,

今生若此兮未敢想!

唱罢,刘邦下车来至嬴婴面前,收取皇帝玉玺、符节,然后将嬴婴扶起来,说道:“秦多不义之臣,方有亡国之君。”

听了刘邦的话,嬴婴感慨万千,泪下沾衣,泣道:“亡国不道之君赢婴叩谢楚大将军、武安侯受降之恩。”

刘邦也不多说,回头对张良说道:“秦王便交与子房你来安置,众将速速传令,随我入咸阳。”

刘邦将大军驻扎在霸上,只带卢绾、张良、樊哙等亲近将领率五千人入咸阳。

刘邦坐在车中,看着咸阳街市一片繁荣,不禁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来咸阳之时,被咸阳的繁华所震惊;后来他又曾多次押解役夫来过咸阳,每每都被咸阳的富庶、宫室的规模和富丽堂皇吸引、感叹;如今,这一切,都尽在脚下了。

那些漂亮壮观的宫殿,听说都是秦始皇叫人仿照六国宫观建造的,加再上秦国自己的王宫,和后来修建的阿房宫,还有宫中数不清的宝贝,看不完的美女……刘邦坐在车中,一边想着,车子进了秦宫,刘邦已然陶醉了。

及至下车,一一参观秦宫,众人见宫中各色物品都与别处不同,分外华丽,大部分都叫不出名字,又见来往的妇女衣着华丽,个个乌发如泼,虽居北地却肤若凝脂。众人在军中数年,虽然常常攻城掠地,也常俘夺一些城邑的妇女,但都不及宫中优养的这些妇女万一;又见宫中池苑中养着各种珍禽奇兽,射猎所用狗马都是精选之选,不禁目炫神驰。

听说六国美女尽在阿房宫,刘邦心中大动,便对张良说道:“我想去阿房宫住,大伙都随我一起尽情享受,如何?”

张良马上反对道:“我看不妥。”

刘邦不在乎地说道:“有何不妥?我们餐风宿露,浴血攻城,不远万里,好不容易来到咸阳,为的是什么?那么多兄弟死在路上,看不到眼前的繁华景象,他们没看到的,我们得替他们看了,他们没能享受的荣华富贵、珍宝美人,我们得替他们统统享受个够!”

樊哙在旁边笑道:“三哥快小声些,不怕被嫂夫人听到,追到咸阳来闹你!咱们快出去吧!”

刘邦捋了捋胸前的胡子,笑道:“如今她可不敢了!”

张良说道:“不管夫人如何,沛公不可住进阿房宫。”

刘邦扯直脖子说道:“子房你这是干什么!兄弟们把脑袋别在腰上,系上全家老小的性命造反,你说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在暴秦的统治下活下来、活好吗?如今我们终于打到咸阳来了,凭什么不能吃好的、睡好的?恁娘!我五十了!还能享受几天?半路被秦军杀死也就认命了,如今能来到这里,我必须住秦王最好的宫殿,睡他最美的女人!”

张良按住刘邦的手,说道:“沛公莫急,且听我说。我知道你一世辛苦,如今见到这花团锦簇的富贵,心里实在高兴。但你要想一想,我们为什么能来到这里。还不是因为暴秦无道,残害天下百姓吗?我们本来就是打着为天下百姓除残去暴的旗号才一路来到这里,来到这里后,就应该生活简朴,以示初心。如今甫一入秦,就安享富贵,乐而忘本,这和‘助桀为虐’有什么不同?”

听了张良的话,刘邦不高兴了说道:“子房莫要拿话压我,我不是桀纣,只是享受享受,怎么了?”

张良说道:“忠言逆耳利于行,毒药苦口利于病。你可知,我们一进入咸阳,那些将军们就到处搜劫金银玉帛各色宝货,但萧何却一入咸阳,就带人收取秦国丞相、御史的律令、图书去了。沛公你可知他这是为什么?”

刘邦挑眉问道:“为什么?”

张良答道:“因为萧何知道,比起金银玉帛、狗马宝货、宫室美女,那些东西才更重要。有了那些东西,就能尽知秦人如何治理天下,也可以知道天下的户口多少、所有关塞情况,以及哪里强哪里弱,老百姓的困苦到底有哪些。”

刘邦说道:“那些自然重要,但眼前还是先享受再说!”

张良说道:“万万不可!沛公可还记得,当初离开彭城之时,怀王与众将立约,先入咸阳者许他在关中裂地封王,如今咱们先入咸阳,沛公以为项将军知道后会如何?天下诸侯知道后又会如何?”

刘邦问道:“会如何?”

张良答道:“以项将军的性格和平素所为,他可会容忍你居于他之上呢?”

刘邦想了相项羽那张年轻的脸,又想了想项羽平日的脾气,身上有股凉气从脚底窜起,低声说道:“恐怕不能。”

张良正色说道:“正是。怀王以宋义为上将军,居项将军之上,于是项将军杀宋义自立。章邯率二十万大军投降项将军,听说项将军前日已使计尽数坑杀了章邯的二十万大军。项将军为人年轻气势,喜怒无常,捉摸不定,他不能容忍宋义居他之上,又岂能容沛公你居他之上呢!”

刘邦心下一沉,问道:“那该怎么办?”

张良答道:“为今之计,我建议沛公你千万不要住进宫里,不要贪恋秦国的重宝财物,而要封存府库,还军霸上,宣仁政于咸阳百姓,收附天下民心,这样才能有资本和项将军相抗衡。”

刘邦叹道:“不是子房的话,险些酿成大错。”

于是刘邦下令召集咸阳有名望的父老和豪杰,对他们说道:“父老兄弟们有礼了,我叫刘邦。大家可能没有听过我的名字,这不要紧,大家只要知道,秦王素车白马在城外轵道亭已经向楚军、向我投降了。我知道父老兄弟们这么多年来在暴秦的严刑苛法下苟活,都不容易。秦法,诽谤者灭族,偶尔聚集私语者弃市:实在太残酷了,太严苛了,太不通人情了!当初楚王与诸侯立约,说先入关进咸阳的,便与他关中裂地封王;如今我先入咸阳,当王于关中之地。我今天就与父老兄弟们约法三章:第一,如有随意杀人的,死罪!第二,伤人的,抵罪!第三,盗窃他人财物的,抵罪!就这三条,除了这三条之外,秦国其他的律法从今天开始全部废除。并且,各官署衙门的官员也不要害怕,只须像从前一样正常办公即可,不得懈怠!大家记住,我们这些人到咸阳来,是为父老兄弟们除害的,不会侵犯抢夺父老兄弟们一分一毫,更不会施暴,大家不要害怕!各位父老兄弟都是本地有名望的人,请大家回去互相转告身边的人,让家家户户人人周知!另外,我向大家保证,我很快就要离开咸阳,回到霸上的军营中去;大家不必担心,我们之所以驻军霸上,也是为了等待反秦的诸侯军,到时候提前给他们定好约束,让他们来了后也不要侵扰到咱们老百姓。”

听了刘邦的话,咸阳父老豪杰担着的心,立刻放下了。人人回去称说刘邦的好说,尤其感激他废除秦律。

刘邦另外派人与咸阳本地官吏到各县乡邑广泛传告,老百姓得知楚军有严令,不会侵扰他们的生活,纷纷杀牛宰羊,带上酒食出城前往霸上劳军。

刘邦下令:凡百姓劳军,一律不受。对老百姓则说:军中粮草甚多,一点也不缺,不想多费父老兄弟口粮。

鲰生见刘邦要退守到霸上,对刘邦说道:“秦之富,十倍于天下,地理位置、地形又好。听说章邯投降项将军,项将军许封他为雍王,承诺他破秦之后封王关中。如果项将军哪天率军到来,恐怕咸阳也好、怀王的约定也好,沛公都没份了。”

刘邦已见识了秦宫的富丽,妇女宝货之美之多,再难放手,忙问道:“那依你之见,我该怎么办?”

鲰生说道:“为今之计,可以派兵急去函谷关,只要守住了函谷关,不让项将军和其他诸侯军队进关,我们就有希望。但项将军兵力远胜我们,所以我们还要赶紧在关中征兵,扩充兵力,才能与项将军对抗。”

刘邦点头说道:“亏得今日你想到这一层,张良总说凡事要有先见之明,才能占先机,今日你这番话便是先见之明。”

0

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三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