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风起兮云飞扬>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二

小说: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赵王 更新时间:2019/9/16 10:48:50

项羽在雎水大败刘邦的消息传出去后,天下诸侯见楚军到底还是强于汉军,纷纷背叛刘邦,重新站在了项羽一边。陈馀也发觉了张耳并没有死,一切都是刘邦使计诈他出兵伐楚,一怒之下赵、代也都和刘邦分掰离析了。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则趁着刘邦的这次大败,逃入楚国,重新投奔在项羽殿下求取庇护。

终于逃离了楚军的追杀,众人脸上身上都十分狼狈,刘邦也早已弃掉战车,改骑马,两个孩子在夏侯婴的马上累得睡着了,刘盈脸上兀自还挂着眼泪。

刘邦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拢了拢乱掉的头发,然后边纵马慢行边与张良合计,内兄吕泽此时屯兵下邑,下邑近砀,正是当年项梁兵败后刘邦驻军之处,如今只有先去与吕泽会合再作打算。

商量已定,刘邦、张良等人快马加鞭,去往下邑。

到了下邑,刘邦这才松了一口气。此番保住性命实属不易,一统天下不过是春秋一梦,关中沃野千里,虽非故乡,或许才适合养老。但是,另一方面刘邦心中又生出万丈的不甘心,劫诸侯伐楚,这样的事情,以前只有项羽才做得到,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他了,野心和雄心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心底扎了根。到底是野心先来的,还是雄心先来的,还是野心和雄心一起来的,刘邦自己也搞不清楚了。或许一个人见过大世面之后,经历过大世面后,享受过大世面后,制造过大世面后,都会产生这种转变吧!项羽身上那种无所不能、舍我其谁的感觉,以前他不理解,而现在自己心中也时不时就往外冒这样的念头和意识。可是彭城之败、睢水之战,一下子将他打得又失掉了那种好不容易滋生的信心。他到底不是项羽,没有那种天生的、长在骨头里的自信。尤其是痛定思痛,想起自己一次又一次把一双儿女推下车的情景,刘邦心中一阵阵地忍不住沮丧、失望、难过——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在生死关头连至亲骨肉都可以毫不犹豫就选择放弃的可耻的人!可是,过去的经历使他不甘心就因为这一次的失败,而且是重大失败,就放弃已经取得的地位、富贵。刘邦的雄心在彭城被锁了起来,野心和不甘心在以后的每一时每一刻烧灼着他的。正是因为他连至亲的骨肉都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更没有理由轻易放弃那些已经见识过、体尝过的人生最令人无法割舍的富贵与权力的迷味。

一边想着,刘邦翻身下马,当还有一只脚尚留在马蹬之中时,刘邦心中的主意已定,于是他试探地说道:“我想放弃函谷关以东所有地盘,只争关中,哥几个有谁愿意和我一起走?”

张良见刘邦新败,锐气大减,赶忙说道:“大王何必英雄气短。九江王英布,是项羽手下最骁勇的大将,但他和项羽之间因为义帝和征兵之事已经生了嫌隙;彭越和齐王田荣在北方,依然是项羽无法回避的大敌,这几个人都可以为我们所用,只要有这三个人,我们还是有能力将来大破楚军。而且韩信(2)大将军才能出众,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将,大王何必因为这次的失败就决定放弃关东的地盘呢。”

听了张良的话,刘邦心中也是一振,虽然他被野心驱使,只是假意试探,但还真没想好今后要怎么做。张良的话给了刘邦很大的信心,但他假装丧气叹道:“子房,你不必安慰我。雎水大战,我军损兵折将不下二十万,如今逃散的兵将,还不知能收回来多少,又如何与楚军再争高下?再说黥布本就是项羽手下大将,我又如何能说服他背楚助我?”

张良听刘邦这样说,一时倒也不知说什么好,正在思考如何回答刘邦的提问,这时刘邦又说道:“你们这些人,我看一个人也不和我同心,我是找不到人和我商量这种大事了!”

刘邦话音一落,谒者随何站出来说道:“不知大王这样说,到底是何意思!”

刘邦见铺垫得差不多了,便说道:“你们中有谁愿意为我出使淮南,说服黥布叛楚,让他发兵助我绊住项羽几个月,使我有机会得到喘息,重聚兵力,再与项羽一争天下?”

张良见刘邦一时雄心复振,大喜,说道:“这才是了,败而不馁,方能一战再战,徐图天下。英布臣事项羽,如果没有大的利益相关,应当不会轻易叛楚背项,若想说服英布,大王且许他淮南之地试试。”

刘邦点头说道:“若他当真能背楚助我,我又何吝区区淮南之地!”

说到这里,刘邦又高声问了一遍:“你们中有谁愿意为我出使淮南,说服黔布叛楚,让他发兵助我绊住项羽几个月,使我有机会得到喘息,重聚兵力,再与项羽一争天下?”

随何上前一步,答道:“臣愿意为大王出使淮南。”

刘邦看了看随何,说道:“随何,你平日大多干些传达之事,劝说黥布反楚须得是苏秦、张仪之辈才能干得了。”

随何见刘邦小瞧自己,从容对刘邦说道:“大王,当年陈王平日也只是干些耕耘田垄之间的事,一朝揭竿而起,天下英雄纷纷响应。随何虽然日常只做些上传下达的事务,大王焉知随何口辨之术不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说动九江王叛楚助汉!”

刘邦本想派郦食其去,但郦食其此时不在,随何这一番说辞也很打动他,既然郦食其不在,用人之际,随何敢于毛遂自荐,便让他去试试,实在不行,再让郦食其去二攻也好。想到这里,刘邦这才大笑,说道:“倒是我偏颇了。壮士!我给你二十人,随你一起去淮南,说服黔布。一旦成功,必有封赏!”

刘邦派随何带人出使黥布,同时另派人去见彭越,一面收聚下邑吕泽兵马和彭城、雎水兵败后零落四处的散兵逃卒,然后率军西归。

兵至雍丘,王武、魏公、申徒看刘邦落魄,便聚谋起兵反出刘汉。

刘邦赶忙派出灌婴等人率军去攻打王武、魏公、申徒。灌婴率军拿下外黄,然后向西一路收聚所经之地的兵力。到了荥阳,遇上韩信(2)也带着收聚的兵马来至荥阳,便决定在荥阳驻军,等候各路被楚军打散的将士来此地聚首。

一来二去,汉军复聚于荥阳,军口一多,粮草就紧张起来。张良对刘邦说,粮草最是紧要,丞相将各地粮草转运至敖仓,为了方便大军给养,还是趁早在敖仓与荥阳之间修筑甬道,一直通到黄河,这样就可以保证军中粮草源源不断了。于是汉军抢修甬道,直通敖仓。

这里需要介绍一下何谓甬道。

鲁迅有一句名言:这世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样的“路”是一种非自觉,也是路的原始状态。但成熟的国家的标志之一需要便是自觉修路,尤其是修官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官路,或者称国道,修始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的秦朝。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第二年,就下令修筑以咸阳为中心、通往全国各地的驰道。《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二十七年,始皇巡陇西、北地,出鸡头山,过回中。焉作信宫渭南,已更命信宫为极庙,象天极。自极庙道通骊山,作甘泉前殿。筑甬道,自咸阳属之。是岁,赐爵一级。治驰道。”这段记述里,既提到了驰道,也提到了甬道。秦始皇修驰道干什么用呢?答案就是驰道是秦始皇的专用车道,朝廷重臣也好,平民百姓也好,甚至是皇亲国戚都是没有权利使用的。体察《史记》这一小段记载,修驰道曰“治”,修甬道曰“筑”,这里面是有玄机的。“治”古汉语自然也有“修筑”之意,但更侧重“整治”“修治”之意,比如说“大禹治水”之“治”,“治国理政”之“治”。所以,司马迁讲“治驰道”,是因为根据现代考古惊人发现,秦朝的驰道是有类似铁路一样的木质轨道的,而且它的轨道枕木间距离是适应马匹步伐节拍的。这一发现很好地解释了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车同轨”之“轨”言为何物。“甬道”则是在驰道的基础上,在两侧建筑墙体,如应劭所言“谓於驰道外筑墙,天子于中行,外人不见”,所以史迁在《史记》用“筑”字来连缀“甬道”,形象精当。

粮草运输至关重要,为此专门修筑甬道,方便快速转运粮草,供养荥阳大部队,也就能够理解了。

0

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