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风起兮云飞扬>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四

小说: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赵王 更新时间:2019/9/18 9:37:07

项羽听说英布杀了自己派去九江的使臣,起兵反了,心下诧异,当初杀熊心,也是他出的力,英布之反蹊跷得很啊。

想到这里项羽问道:“伐齐以来,寡人派去九江的人是去了一拨又一拨,英布虽然一直不肯亲自带兵助寡人伐齐,但他多少还是要派些兵马出来以示对寡人的臣服之心的。而且一直以来他对寡人还算恭敬,怎么会突然间说反了就反了呢?”

范增在一边说道:“想必刘邦以大利动揺了他。”

听了范增的话,项羽觉得八九不离十便是这样,怒而骂道:“竖子!寡人不因他刑余之身,封他于九江为王,他不知感恩,却为了刘邦许诺的小利背叛寡人,见利而忘义,果然刑余小人,既不知君子二字怎么写,更不知怎么为!寡人必叫他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

说到这里,项羽对项伯说道:“叔父,英布率军北上,九江国内定已空虚,烦请叔父带兵去九江,将他剩余兵力赶紧都收回来。还有,他父母妻儿,一家老小,寡人不想看到还有一个活在这世上!”

项羽的话让项伯很是意外,项伯说道:“都杀了?刘邦的父亲和妻子你可都当人质留养着呢,为什么对英布不留手?”

项羽说道:“英布这人英勇善战,但却不肯一心一意跟着寡人。寡人伐齐,让他一起去,他一而再、再而三不肯来。这个人有勇无谋,却又贪恋权势,他本与刘邦平起平坐,各自为王,称孤道寡,如今却反叛寡人,去投靠刘邦,简直不知所谓。留他家人何用!正好借他父母妻儿之头,警告一下那些动了背叛寡人心思的人,背叛寡人的下场!”

项伯知道项羽是个说一不二的性格,见项羽决心已定,便说道:“既如此,我便带兵去平定九江,绝了英布的后路!”

项羽点点头,接着说道:“英布背叛寡人,谁愿为寡人带兵前去讨伐?”

项声应声而起,说道:“臣愿为大王讨逆!”

项羽看了项声一眼,点点头,说道:“你去甚好,但英布善战,勇冠诸侯,你一个人去恐怕还不够。这样吧,龙且将军也一起去。”

龙且听了赶忙站起身,领命说道:“都说英布勇冠诸侯,臣一直想与英布较量一下,谢大王给臣这个机会!”

商量已定,项羽分兵项声、龙且,北接英布大军,势要给英布一个大大的教训。

范增见英布的事讨论布署得差不多了,话锋一转,说道:“如今刘邦大败后,为了重整旗鼓,四处收聚散兵游勇,但他又惧怕大王的追击,必然会想方设法联合反楚力量。英布善战,九江又紧临楚国,他要联合英布也在情理之中。此外,齐国定是他要联合的另一股力量;还有陈馀扶植起来的彭越也不能小视,当年彭越曾助刘邦攻打昌越,两人也算有旧交情,此时想必刘邦也会联合彭越,一同对抗我们。”

范增话一说完,项羽便说道:“英布那里,有项声和龙且,尤其是龙且,应该能对付得了。田荣已死,听说田横又立了田荣之子田广为齐王,田氏我是势必要将之铲除的!至于刘邦,他几十万大军在彭城、雎水折去一半,如今司马欣、董翳又都逃出了他的掌控,投奔于我,我手下可用的大将比比皆是,又岂会任他再次坐大!”

范增还要再说,项羽摆了摆手,说道:“亚父要说什么,寡人明白。放心,寡人这次一定将刘邦彻底打败,让他没命回汉中!”

于是项羽发兵逐北,与汉军战于荥阳之南。

汉军各路败军渐渐会集于荥阳。

萧何得知汉军在彭城吃了大败仗,为了支援刘邦,将没有跟着大军东征的关中老弱兵力全部发去荥阳,以壮大刘邦的军力,汉军重新大振。

刘邦下去劳军,对各级将士们说道:“楚军穷追不休,如不能将楚军拦在荥阳之南,我们这些人,无论将军还是士兵都将被楚军俘虏。项王为人,天下皆知,他从不给降兵、俘虏留任何生路。为了活下去,我请大家奋力抵抗,将楚军赶回老家去!”

刘邦这些话倒也不全是用来激将士们的。项羽行军作战从来对自己的士兵百般善待,但对待敌军却万般残忍。这些年来,死在项羽手上的除了章邯那二十万投降的秦兵外,少说加起来还要再有个三十万。这样的数字,触目惊心。刘邦劳军稍一提醒,自然可以让将士们兴起同仇敌忾之心,誓死捍卫荥阳汉军防线。

也正是主要因为这个,汉军与楚军在荥阳之南京、索之间展开的战争中,汉军才能获胜,将楚军拦截了下来。

张良这时又对刘邦说,汉军初定,国内人心还不安稳,不如策立太子,大赦天下罪人,安定民心。

刘邦听了张良的分析后,便立次子、嫡出的刘盈为太子,将刘盈安置在栎阳,派人好好守卫着。立了太子后,刘邦想了想,光自己的儿子安全了,怕手下兄弟将士说他只顾自己的儿子,不顾兄弟们的子嗣,又想着把大伙的儿女都集中到栎阳,还可以防着哪天谁一个心眼坏掉了背叛自己,于是刘邦一声令下,汉军有级别的将领的儿女们便都被送去了栎阳。

荥阳稍定,灌婴、周勃等人就不安分起来。他们眼见陈平被刘邦封为亚将,和韩信(1)一起驻军荥阳东北广武营,深受重用,纷纷不平。

刘邦还未起兵之前,因为私放征发的劳役之人逃到芒砀山中时,灌婴就已经和刘邦一心了。从那时起,灌婴凭战场上血淋淋的厮杀,才一步步从中涓,做到七大夫、执帛、执珪、郎中、中谒者,中间受了多少大大小小的伤,流了多少血,是多么不容易啊!可是陈平他做过什么?他身上无尺寸军功,只凭着长得好,便得到刘邦的信任,出入同车不说,竟然直接就做了亚将,那简直就是在说,他陈平基本和韩信(1)平起平坐了。韩信(1)做将军,没谁不服的,人家实实在在上了战场,打下了韩地——他陈平凭什么!

周勃是个敦厚老实的人,但正因为他敦厚老实,才更务实际。周勃和灌婴一样,出身很低微,甚至远不如灌婴,灌婴是卖布的,他呢靠织茧薄为生,还要经常给办丧事的人家吹**、扛扛棺材添补着,才将将糊口。他如今的功名更是凭着真刀真枪在战场上拼杀来的,从中涓,到五大夫、虎贲令,到赐爵威武侯,拜为将军,哪一次打仗他不是冲在最前面!数都数不过来!杀敌他从不畏死,攻城他永远先登,刘邦打过的大大小小每一次战役,几乎没有他没参加过的。他的将军是实至名归的,是靠真本事得来的;可是陈平凭什么也做将军!他为汉王攻过哪座城,破过哪支军队,俘虏过几个敌人,杀死过哪个将官?没有!一个都没有!周勃打心底里就不服气。

不止灌婴、周勃不服,军中不服的将领大有人在。于是这群人聚在一起喝酒,一起骂陈平靠一张脸上位,纷纷说陈平虽然长得好,手上没有几两的力气,肚子里肯定是一包草。大家为灌婴、周勃二人鸣不平,撺掇着二人去刘邦面前告陈平的状。

灌婴、周勃心内本就不平,被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这么一撺掇,便真的跑到刘邦面前说陈平的是非。

周勃对刘邦说道:“陈平虽然是个美男子,但是就像缝在帽子上的玉一样,内里可能空空如也。”

灌婴就没有周勃那么含蓄、客气了,直接说道:“我听说陈平以前在老家时,和他嫂子不清不楚的;而且他追随魏王魏咎不为魏咎所容,才逃走去投靠楚国的,但是他在楚国也不行,又逃走来归附三哥。如今三哥却对这样劣迹斑斑的小人委以重用,让他做护军。我还听说陈平私受下面将领们的金钱贿赂,谁给的钱多他就给谁安排好差事,给钱少的就安排到不好的去处。陈平就是个反复无常的乱臣贼子,三哥,你可要擦亮眼睛识人啊!”

陈平确实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不说话放在眼前看一眼也赏心悦目,刘邦承认自己对陈平的好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顾盼生辉的眼睛、丰满挺拔的脸庞、高大颀长的身形;但长相也只是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是,刘邦确实认为陈平身上有某种东西,让他信任,觉得这个人是有能力的,就像张良身上的某种东西一样,说不清楚。张良给刘邦讲过年轻时圯下拾履,黄石公传他太公兵法的事,挺传奇的,但刘邦不太相信。这种故事,刘邦自己也创造过,比如当年斩白蛇起义时灵机一动的赤帝斩白帝子,这种小把戏,算是鬼聪明的人之间道而不破的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陈平身上到底是什么让刘邦产生信仰和共鸣呢?刘邦想了很久,似乎也没想太明白。难道真的只是因为陈平的美貌吗?

如今,每一天睁开眼睛就是防守、权衡、连横,是战术和战略的无休止的讨论,是人员的任用与罢免,是粮草的分配与补给,是军心的凝聚与封赏,是流行疾疫的预防与治疗,还有更血腥的、对犯了不同程度错误的军民人等施以墨、劓、腓、宫、大辟等不同程度的刑罚。现在的时势,根本没有空闲去讨论和欣赏一个男人的美!

想到这里,刘邦心中一惊——现在,这个美貌的男人开始影响到核心成员之间的凝聚力了,这可不是好苗头。灌婴也好,周勃也好,还是别的将领,那可是实打实的兄弟,实打实地上战场冲锋杀敌的武士。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陈平只是个反复小人,空有美貌,还败坏军纪,那岂不成了拿着上等好米养着蠹虫,开仓亲自放进大老鼠,还寒了众兄弟的心吗?

思虑及此,刘邦将引荐陈平的魏无知叫来,问道:“魏公,你祖上是魏国的公族,我敬你出身,对你信任有加,奈何给我举荐陈平这样的人?”

魏无知被刘邦问得一愣,忙说道:“不知大王因何事不快,陈将军有什么不妥吗?”

刘邦面上不快地沉着声音说道:“魏公向我举荐陈平之时,为何没有说他先事魏、再事楚,然后又来归汉,这样的反复之臣,魏公推荐到我这里,是打算让他哪一天背叛我再去谁哪里?而且我听说,这个人人品也不行,和嫂子有奸情,在军中大收贿赂,扰乱军纪,这样的小人,你让我把他放在身边,你想干什么?”

魏无知见刘邦越说越气,赶忙答道:“大王,如今楚汉相距,大王争的是江山,臣向大王推荐的是陈平,推荐的是陈平的能力,而大王所问的是陈平的德行。如果我推荐给大王一个像尾生、孝己那样重守然诺、谨行孝悌的人,对战场上胜负之数又有什么帮助呢!大王真的有闲工夫耽误在那种人身上吗?臣向大王进荐奇谋之士,只要他胸中奇计足以助大王、利国家不就行了吗,就算他真的与嫂子有奸情、在军中收受金钱,大王又何须疑心呢?”

魏无知的这番话说到了点子上,只要有用,这个时候不是顾及人品德行的时候,但是陈平固然有奇才,如果不能为自己所用,养着养着哪天又跑了,也是枉然。于是刘邦又叫人把陈平从广武大营叫回来。

刘邦本想疾颜厉色些,但陈平一来,刘邦的口气又软了下来。

刘邦问道:“听说将军当初侍奉魏王不得志,就跑去侍奉楚王,如今又跑来跟着我,难道说诚信之人本来就这样三心二意吗?”

陈平见刘邦一改往日对自己的态度,知道是有人在刘邦面前中伤自己,忙替自己辩白说道:“臣侍奉魏王,魏王不能用臣之计,所以臣才离开他,改投项王。但是项王这个人性格有缺陷,不能相信旁人,他身边任用的、亲近的,不是他们项氏子弟,便是他妻族的一众兄弟;他身边奇人异士很多,但都不能为他所用,我也一样,所以我才决定离开他。大王就不一样了,人人都说大王用人唯能,所以我才来诚心诚意归附大王。”

听了陈平的话,刘邦点了点头,不是陈平要三心二意,是没遇对人,仔细想想,那又有什么,反复无常这一点就算揭过去了;但是败坏军纪,可就不是小事了,于是刘邦又问道:“听闻你在军在收受金钱,将军又作何解释?”

陈平坦然答道:“臣两手空空来到这里,如果不收点金钱,日子过不下去啊!大王,你说是不是?”

刘邦奇道:“先生在楚国官居都尉,怎么会两手空空呢?”

刘邦此问,正是陈平一直以来想诉的苦处,于是陈平动容对刘邦说道:“项王诛杀令下得急,臣是将他的官印和赐金封存派人还了回去后,只身离开的。渡河之时,船夫见臣孤身一人,猜度臣身上有金钱重宝,想杀了臣。为了活命,臣当时脱掉全身的衣裳,明告他除了此身,一无所有,这才活着上了岸,这才有命见到大王。如果大王觉得臣平日所言有用,希望大王接着用臣;如果大王觉得没用,臣从将领们那里收受的金钱尚在,臣可以原封不动上交大王,只恳请大王放臣回老家。”说到这里,陈平跪下身子伏地顿首不肯起来。

听到这里,刘邦也动容了,忙上前将陈平扶起来,说道:“干什么行此大礼。我是信任将军的,但军中人多口杂,如果不问清楚了,堵不住悠悠众口。将军之言自然都是可用的,将军还这么年轻说什么回老家的话!我没想到将军为了来见我,险些丢了性命,既然将军缺钱花,那有什么说的,一会儿我就让人给你多多送些金钱和惯常用的东西去。”

想了想,刘邦又说道:“将军平白受了这么许多军中流言,这样吧,我再加封先生为护军中尉,监管诸将,这样以后他们也就不敢再乱说你什么了。”

0

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