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风起兮云飞扬>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七

小说: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赵王 更新时间:2019/9/21 18:38:54

汉军集聚荥阳,修筑甬道取食敖仓,韩信(2)出奇兵虏俘魏豹,曹参、樊哙水灌废丘,平定雍、魏的消息传到楚国后,范增劝说项羽必须断了汉军的粮道,不然楚军与汉军一直相持不下,只能让刘邦势力不断坐大。

于是项羽派兵与汉军在敖仓甬道间展开激烈的争夺战。

甬道一断,粮草转运戛然而断,汉军口粮便成了问题,这然后项羽便率军包围了荥阳。

项羽率军把荥阳这么一围,刘邦心中咯噔一下。

刘邦太了解项羽了,举凡项羽所围之城,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刘邦常常怀疑项羽这个人连天恐怕都不敬,更不用说世间有什么能让他畏惧的了。所以他才任意杀戮,满手血腥,却毫不为意。可能在项羽看来,行军打仗便要死人,既要攻伐便计较不得人命,因此只要不吃自己军粮的,人人皆为刍狗。如今这个睁眼阎王把荥阳给围了起来,刘邦焉能不着急、不担心、不忧虑!

武将的反应一律是和项羽硬磕到死,文官和智囊们面对围城,一时也拿不出切实可行的办法。

这一天,刘邦和张良吃过晚饭后,张良身体不舒服,早早回去休息了。刘邦越想心中越是急躁,想着商量了这几日始终没有对策,再这样下去,荥阳迟早不保,岂不是要把性命和野心都埋葬在这里了。刘邦越想越坐不住,忽地站起来便往外走。

刘邦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了很久,眼看天色暗了下来,忽然远远地看见郦食其坐在一棵树下,盘膝,也不知在干什么。

刘邦走上前去,见郦食其闭着眼睛,胸口兀自在那里一起一伏的,便问道:“郦先生,天都黑了,这是干什么呢?”

郦食其听见刘邦的声音,又缓缓地呼吸了几次,才慢慢睁开眼睛,对刘邦说道:“臣正在行气。”

刘邦奇道:“什么叫行气?”

郦食其答道:“古人传下来的法子,大王想是没听过。简单点说就是深吸气,越往下越好,然后再呼出来,就宛如草木蘖芽向上生长——呼得越长越好。这样天机就会朝上动,地机便会朝下动。臣老了,不想些法子,恐怕没有精力为大王奔走效劳了。”

刘邦听了点点头,说道:“你要是行完气了,正好,咱俩聊聊,项羽大军把荥阳围得死死的,你年长我许多,倒是说说怎么办才好。”说着刘邦便往郦食其身旁就地一坐。

郦食其欠了欠身子,对刘邦说道:“大王要问老臣的话,老臣觉得荥阳之围一时虽不得解,但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从别的方面削弱项羽。”

刘邦听郦食其这么说,是有了主意,忙问道:“哪个方面?怎么削弱?”

郦食其说道:“遥想商汤伐夏桀成功后,便将夏桀的子孙后代封在杞;武王伐纣成功后,便将商纣王的子孙后代封于宋;而当今秦嬴失德弃义,侵伐诸侯社稷,湮灭六国后,却没有封建六国后代,使六国之后无立锥之地容身。大王如果能刻印传封,重新策立六国的子孙后代,等那些人都拿到大王的封印后,六国故地的君臣百姓都会对大王感恩戴德,人人向往仰慕大王的风度与义行,心甘情愿臣服于大王。大王德义已施,到时候必然南面称霸,楚国也就会北面向大王敛衽称臣了。”

听了郦食其的话,刘邦觉得很有道理。天底下最恶毒的事,便是断人香火绝人祭祀,秦国灭六国之后恰恰是这么干的,铲平六国社稷宗庙,不封六国后代容身之国,所以才失了人心。如果自己能追从古制,封建六国后代,岂不是萧何、张良他们整日挂在嘴上的“得道多助”。

刘邦越想越觉得郦食其的话在理,便拉起郦食其说道:“你也别在这儿坐着行气了,快,你赶快去安排人速速给六国后代刻印,名头你自己想就行,刻好之后,你带着那些印,到各地去一个个把人找到把印颁发给他们。”

郦食其还要从容整理袍服,刘邦在后面推了他一把,说道:“还顾什么衣裳,你快去,此事若是成了,一百套、一千套衣服我都叫人做给你!”

张良不舒服,休息了两天,觉得身上好多了,便去见刘邦。

刘邦正在吃饭,见张良来了,忙说道:“子房,你来啦!吃了吗?一起吃吧!”

张良也不和刘邦客气,上前往刘邦身边一坐,同刘邦一起吃了起来。

刘邦边吃边对张良说道:“子房,你这几日病着不知道,有人给我出了个削弱项羽的好计谋!”

说完刘邦将郦食其的主意一五一十和张良说了,然后兴奋地问张良说道:“子房,你觉得怎么样?”

张良把手中的箸往盘中一放,问道:“谁给大王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大王要真这么干,也不用想着争天下了!”

刘邦没想到张良是这个反应,忙问道:“子房,你为什么这么说?”

张良复拿起盘中之箸,对刘邦说道:“我就拿眼前这支箸给大王说一说。当年商汤伐夏桀成功后,将夏桀的子孙后代封在杞,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制夏桀于死命;如今大王你能制项羽于死命吗?”

张良这一问令刘邦心下黯然,刘邦答道:“不能。”

张良接着说道:“这是大王不能这么做的第一个原因。武王伐纣成功后,将商纣王的子孙后代封在宋,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可以得到商纣王的人头;如今大王你觉得自己能得到项羽的人头吗?”

张良的第二问令刘邦心下更加灰黯,刘邦丧着声音答道:“不能。”

张良继续说道:“这是大王不能这么做的第二个原因。武王入殷后,马上表彰贤人商容所居之地,把商纣王的叔父、大贤箕子从监狱中释放出来,又派人去把比干的坟墓加固修缮好。如今大王你能修固圣人之墓,表彰贤者所居之地,亲自驾车登拜智者之门吗?”

刘邦没有底气地答道:“不能。”

张良坚定地说道:“这是大王不能这么做的第三个原因。当年武王伐纣,攻克商都朝歌,打开钜桥粮仓,将仓中米粟派发给殷商的饥民,又将商纣王广征赋税聚于鹿台的钱财都散给天下穷苦百姓;今天大王你能做到将自己府库中的金钱散发给天下的穷苦百姓吗?”

刘邦嘿然答道:“我做不到。”

张良扼腕说道:“这是大王不能这么做的第四个原因。武王伐殷成功后,罢除革车改修轩冕,将全部兵器收进武库倒放起来,蒙上虎皮,明告天下从此不再用兵打仗。如今大王你能偃武行文,不再用兵打仗吗?”

刘邦放低了声音回答道:“现在还不行。”

张良点头,接下去说道:“这是大王不能这么做的第五个原因。武王克商之后,将战马全部放于华山之南,明告天下以后再不兴兵有所作为;如今大王你也能马放南山明告天下不再有所为吗?”

刘邦继续压低着喉咙回答道:“我还不能。”

张良扳着手指说道:“这是大王不能这么做的第六个原因了。武王当年克商之后将转运粮草的牛全部放归桃林之北,明告天下从此不再转运粮草。如今大王你也能将转运粮草之牛全部放归吗?”

刘邦叹了口气回答道:“不能。”

张良又扳了一个指头,继续说道:“这就是大王不能这么做的第七个原因了。前面七个原因大王都做不到不说,再说天下四方的兄弟们背井离乡,告别父母妻子儿女,远别乡间亲人的坟墓,离开故交好友,追随大王奔波海内,为的是什么?他们日日夜夜盼的,不就是有朝一日大王可以封大伙尺寸之地安身立命吗?现在大王却要恢复六国,立韩、魏、燕、赵、齐、楚之后,真那样的话,天下四方的兄弟们可就要各归其主,回去和家人团聚,与故交好友相逢,又可以随时去拜祭死去的亲人了,到时候大王又要和谁一起谋取天下呢?这是大王不能这么做的第八个原因。再说了,现在只有楚项一家独强,如果大王复立六国之后,六国之后得立后,他们屈服于楚项,跟着楚项一起攻打大王,大王又怎么可能得到六国的支持,更不用说让他们臣服于大王了!大王如果真要听了郦食其的谋划,大王之事一切都休矣。”

刘邦听到这里,将口中嚼了一半的肉往地上一吐,骂道:“竖儒,差点坏了我的大事!来人!来人!快来人!快去传我的话给郦食其老儿,让他赶紧把刻好的六国之印销毁!”

毁印之令已经传下,刘邦心中又生思量,刚刚一时间被张良的八问给问住了,或许郦食其的办法真的可行呢?于是刘邦又去找陈平,将郦食其之计、张良的问难一一向陈平说了。

陈平听完后,对刘邦说道:“果然是子房,和我所想一般无二!”

郦食其之计半途而废,城内几乎断粮,刘邦眼见端上来的饭菜一天比一天简单,知道快维持不下去了。他的饭菜尚且如此,士兵们什么样,就可以想象了。多少的雄心壮志,都抵不过好汉饿肚子。饥火一来,还何谈战斗力,还不是任人宰割的份!打仗,最重要的是粮草,所以萧何无论到哪儿都十分重视粮仓,仔细登记赋税物产,他总是把一句话挂在嘴边上:再多的钱也买不来没有的粮食。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了,荥阳府库里堆满了钱,但米仓见底了。这真成了守着金子饿死的境地了。

怎么办?

刘邦召集周苛、张良、陈平、韩信(1)、魏无知、卢绾、郦食其等人商议对策。

刘邦说道:“如今大伙被困在荥阳城里,甬道已断,眼看咱们就要断顿了,不如和项羽讲和吧。”

张良知道刘邦说的不是气短的话,便说道:“大军缺粮,实在没办法也只能讲和了,但现在咱们处在劣势,不知道项羽肯不肯和咱们议和。”

陈平说道:“以我对他的了解,恐怕很难。”

刘邦问道:“那怎么办?”

张良说道:“不知大王打算怎么和项羽议和?”

刘邦答道:“我想放弃荥阳以西之地,尽数割让人项羽,以示议和的诚意。”

张良点头说道:“这样的话,可以试试看,不行咱们重新再议。”

陈平心中很是不赞成张良对刘邦与项羽议和的附议,但不让他们试试,他们便不相信此路不通。他们的路走不通,自己的主意才能脱颖而出。于是陈平任由刘邦、张良他们商定,派出议和使者去见项羽。

项羽听使者说刘邦要议和,放下手中的熬鸡,说道:“可笑,如今荥阳被围,他运粮的甬道也被我派人抢了过来,城内已经快断粮了吧,我只要慢慢等他饿死,便可一劳永逸,他有什么资格和我议和!”

刘邦见项羽果然如陈平所料,不肯议和,对陈平说道:“怎么办?被你猜中了!”

自从使者走后,陈平就在等他带回这个结果,这时见刘邦来问,陈平说道:“只能另想办法了。”

刘邦问道:“什么办法?前日我还在忧心天下纷乱,不知何时才能安定,今天我就只能顾眼前肚子闹饥荒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陈平对一筹莫展的刘邦说道:“咱们虽然没有粮食,但是城中却有很多黄金啊!”

听了陈平的话,刘邦叹息说道:“黄金虽好却不顶饿,现在再多的黄金又有何用!”

陈平摆摆手,说道:“大王此言差矣,到任何时候黄金都有用!如今楚军虽然断绝了我们的粮道,但眼前还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黄金虽不能救三军饥苦,但却能帮我们度过这次的难关。”

听了陈平的话,刘邦将信将疑,问道:“陈将军有何奇谋?”

陈平答道:“项羽这个人,平时对属下非常好,爱护有加,对自己人也很客气,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廉节好礼之士前去投靠归附他。但是他这个人对于论功行赏、颁给爵禄、分封城邑却十分吝啬,所以那些投靠他、归附他的人,时间长了也就和他不亲近了。大王却不一样。”

刘邦将身体向陈平一侧倾了倾,问道:“我怎么不一样了?”

陈平眨了眨眼睛,对刘邦说道:“我下面说的话,大王听了不要生气。大王虽然行为轻慢、不拘礼数,不能吸引廉节之士前来归附,但大王对于颁封爵禄、城邑却从来十分慷慨大方,所以很多愚钝好利、无耻之徒都来投奔归附大王。如果大王能够改掉你们二人都有的缺点,发挥你们二人各自的优点,天下还是很容易就可以被大王平定的。”

陈平的话就差直接说刘邦也是个愚钝好利的无耻之徒了,刘邦听了脸上有些挂不住,刘邦咳嗽着说道:“先生说这些干什么,现在在说的是饿肚子的事。”

陈平知道刘邦面上挂不住了,但接着说道:“可惜大王为人常常随心所欲轻侮于人,不能得廉节之士。其实楚国除了项羽的骨鲠之臣范增、钟离昧、龙且、周殷这几个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可以离间收买的。大王如果真能舍出几万斤黄金,臣就可以为大王去行反间计,离间项羽君臣,让他们互生疑心——项羽这个人疑心很大,为人猜疑忌妒,很容易听信谗言,到时候他们一定会自己内部互相残杀。”

陈平前番说话本有些令刘邦脸上无光,但陈平接下去的一番话,令刘邦听了心痒。刘邦将坐席挪至陈平身旁,搭上陈平的肩膀说道:“这个主意好!我们眼看饭都吃不上了,要那么多金子有什么用,给他,都给他!”

陈平见刘邦被自己说动了,接着给刘邦灌注信心说道:“只要楚国内部互相残杀,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举兵攻打楚军发,我想这样一定可以化解此次荥阳之围!”

陈平话音一落,刘邦就拍着大腿说道:“我给你四万斤黄金,你随便送人,我一概不问!够不够?”

陈平闪着明亮的眼睛答道:“有了这四万斤黄金,陈平必为大王成功离间项王君臣!”

0

大风起兮云飞扬(上部)五十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