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风起兮云飞扬>大风起兮云飞扬(下部)一○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风起兮云飞扬(下部)一○五

小说: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赵王 更新时间:2019/11/20 23:53:23

奉命去杀舞阳候的陈平试探地问绛侯周勃说道:“马上就要到军中了,绛侯是怎么打算的?”

说起杀樊哙来,周勃心中虽然不愿意,但是周勃答道:“还能怎么样?陛下要我们去了杀老樊,我们既然领了旨,忠义不能两全,只好对不起他了。”

陈平本想凭着周勃与樊哙之间的关系,借周勃之口说出犹豫杀舞阳侯的话,哪知周勃这人一根筋竟至于斯。想到樊哙身份特殊,陈平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为了和张良争在刘邦心中的地位,给刘邦出了这样一个主意,使自己如今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想到这里陈平对周勃说道:“话虽这样说,但是陛下到底一向和樊哙亲厚,樊哙这些年立下的功劳又多,而且他又是皇后的妹妹吕媭之夫,这关系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如此亲贵,陛下因为一时的愤怒要杀了他,我担心事后陛下会后悔。”

听了陈平的话,周勃这才说道:“曲逆侯所言有理。其实陛下和老樊多年来一直兄弟相称,只是近年来做了皇帝,才在称呼上疏远了。”

陈平探得了周勃的口风,心里有了底,才把他在心里掂量了几天的话对着周勃给掏了出来。陈平说道:“如果我们真的到了军中后把樊哙给杀了,万一陛下将来后悔,定会迁怒于我们……”说着陈平看了看周勃,接着说道:“……不如到了军中,将舞阳侯拿下后交给陛下,愿杀愿留都由陛下亲自做主——绛侯以为如何?”

周勃与樊哙交情不浅,本也不想杀了樊哙,但命令是刘邦亲自下的,执行人是陈平,他自己只是奉命来代替樊哙去讨伐卢绾,和灌婴会合,如今陈平自己提出来不想杀了樊哙,周勃当然乐得成全陈平,也给樊哙留下一条生路。周勃答道:“我也不想亲自杀了老樊,毕竟我和他之间也是一场兄弟!”

就这样,二人计议已定,看看将到樊哙大军,便在五里之外设坛,派人持刘邦所赐符节去传召樊哙来见。

樊哙听说刘邦派了陈平来召见自己,果然应召而来,谁知来到陈平驻军之处下马还未站定,便被陈平所伏之人捉住,将两只手反绑了。

猝不及防之下,樊哙又惊又怒,及至见了陈平,樊哙怒道:“陈平,你为什么抓我?”

陈平见被绑缚而至的樊哙一边走一边挣扎,回答说道:“陛下想念舞阳侯,特命我来请舞阳侯回长安见驾。”

听了陈平的话,樊哙破口骂道:“恁娘,你敢诓我!陛下派我去抓老卢,怎么会让你来抓我!还不赶紧放了我!”

陈平并不想和樊哙撕破了脸,于是解释说道:“若无陛下旨意,我又怎么敢动舞阳侯你的一根头发呢——实在是陛下病重,对舞阳侯想念得很,才派我来请舞阳侯回去。”

樊哙并不吃陈平那一套,继续骂道:“恁娘,想我便不会绑我——陈平,你还要诓骗于我!”

陈平知道以樊哙的脾气,想必也和他说不通了,便说道:“捉拿舞阳侯,实非我所愿。一切请舞阳侯回到长安,见到陛下后,亲自去与陛下理论。”

陈平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樊哙心里这才相信真是刘邦派了他来抓自己的,于是樊哙问道:“你把我抓了,谁去抓卢绾?”

陈平见樊哙不再和自己纠缠,答道:“陛下已另派绛侯来接替舞阳侯。”

听了陈平的话,樊哙诧异地说道:“周勃他来了?他在哪儿,让死织薄曲的赶紧来见我!”

樊哙要见周勃,这在陈平的预料之中,但陈平面露难色地答道:“绛侯已经拿着陛下的符节去你军中了,舞阳侯还是先回长安见陛下吧。”

说完,陈平一声令下,武士将樊哙带离,推上准备好的囚车之中,便踏上了返回长安之路。

吕雉知道刘邦就在这两天了,便将辟阳侯审食其找来,对审食其说道:“当年陛下攻入彭城,项羽派人去沛县抓太上皇、我和两个孩子,我和他们走散了,在半路上遇到了你——可以说从那时起,我便当你是自己人。如今陛下已经多日未进水米,前日开始大便也失了禁,咱们也不用忌讳——陛下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审食其见吕雉突然对自己说起刘邦将死之事,心中立刻明白,她这是要有所动作,有事要交待自己去办。想到这里,审食其默不作声,等着吕后下命令。

吕雉停下来看了看审食其,确认审食其在认真听自己说话,也确认了一下审食其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我担心,那些和陛下一起起兵的将军们,从前他们与陛下一样同为编户之民,后来却向陛下北面称臣,平时总是怏怏不快,一旦陛下咽了气,要让他们臣事少主,他们心里肯定更不高兴——如果不将他们全部灭族,恐怕以后天下会不安定。”

审食其见吕雉和自己商量这样的大事,挑眉问道:“皇后的意思是……”

吕雉深深地看了看审食其,这些年来大小事情没少倚重他,少不得这事得和他一起办。想到这里吕雉下定决心说道:“我的意思是,万一陛下闭了睁,不能马上让外面的人知道,我们得趁机把那些平时不服气的将军们先灭了族,除去后患,然后再公布陛下的死讯,然后再发丧。”

听了吕雉的话,审食其心中一惊,平时嘴上心上嘟囔不断的将领可不少,听吕后话里的意思这是要全都杀了——想到这里审食其不禁浑身的汗毛都惊悚得竖了起来。但是审食其马上又想到韩信(2)、彭越之死,吕后的手段可不是闹着玩的,想到这里,审食其便知道既然吕后主意已定,与自己商量是给自己机会,只待刘邦一死,她的儿子刘盈便是新的天子了,刘盈也还没长大,以后肯定事无大小,还是吕后说得算,以吕雉的决断,自己必须听她的吩咐做事,只要听她的吩咐做事,便能保住今后的富贵。

想通这一切,于是审食其对吕雉说道:“皇后筹谋的是——臣愿听皇后差遣。”

汉十二年四月甲辰日,六十二岁的刘邦带着他的放心不下和不甘心,吐出人生最后一口气,永远闭上了眼睛。他的身后,注定不全由他筹谋做主。

尽管吕雉封锁了刘邦驾崩的消息,但山雨欲来之势下,朝中各方势力都各有耳目。终于,刘邦驾崩、吕雉与审食其的谋划,很快传到了曲审食其说道:“你糊涂啊!我听说陛下已经驾崩四天了,皇后却始终不发丧,她是在打算诛杀诸将——是不是?”

审食其没想到郦商已经知道了,而且问得这样单刀直入,审食其不正面回答郦商的问题,反问道:“这事曲周侯是如何得知的?”

郦商也是个直脾气,说话毫不迂回,继续逼问审食其,说道:“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问你,皇后要杀带兵的将军,你为什么不阻拦?你知不知道,她要真这么做的话,天下危矣!”

听了郦商的话,审食其不解其意,问道:“曲周侯这话什么意思?”

郦商见审食其语意轻佻,怒目逼视审食其说道:“你可知如今颍阴侯灌婴和曲逆侯陈平率十万大军驻守荥阳,绛侯周勃和舞阳侯樊哙率二十万大军北定燕代,这几个人要是听说陛下驾崩后,皇后在长安诛灭诸将,一定会连兵回来攻打关中——到时侯大臣叛于内,诸将反于外,你就翘着脚等着天下覆灭吧!”

郦商这几句话说得审食其吓得眼皮猛地跳了几跳,审食其颤声问道:“他们——真的会反吗?”

郦商叉手答道:“不反,难道等着回来受诛吗?你赶快进宫去和皇后把事说透了,不要酿成大祸!”

听了郦商的话,审食其赶忙去见吕雉,把郦商的一番话一一和吕雉说了。

吕雉听说刘邦死前竟然在荥阳布下陈平、灌婴这样一步大棋,又想起率兵在外的周勃和樊哙,身上不由自主地冒出一层冷汗。吕雉后怕地说道:“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全,忘了外面这些人了!”

正说着,太监来报:“曲逆侯陈平求见。”

本应在荥阳的陈平竟然到了长安,吕雉十分意外,忙叫人将陈平传进来。

原来陈平抓了樊哙之后,押着樊哙往回走,哪知还未到长安,便接到家中传书,说刺得刘邦已经在甲辰日驾崩,吕后一直密不发丧。

陈平接到消息,心中暗想:坏了,本想将樊哙交给刘邦亲自处理,现如今人还没到长安,刘邦就晏驾了。刘邦在生,樊哙的生死自有刘邦做主;但如今刘邦驾崩了,樊哙是吕后之妹吕媭的丈夫,她们姐妹二人若是知道是我把樊哙绑了,定会迁怒于我——吕媭也就罢了,吕后的手段男人都比不上!自己好不容易熬出了头,刘邦这一撒手西去,功名和性命可别全丢了!

想到这里,陈平也顾不上别的,赶忙去驿站挑快马骑了,十万火急地往长安赶。

行至半路,遇到刘邦生前派出的使者,将陈平拦下来,宣读刘邦的诏令:曲逆侯陈平斩杀舞阳侯樊哙后,速去荥阳,与颍阴侯灌婴会合,镇守荥阳。

陈平跪于马下将刘邦生前发给他的最后一道诏令接了,虽然知道刘邦派自己去荥阳与灌婴会合,是要防备内外有变,但个人前途至关紧要,也顾不得荥阳和刘邦的遗命了,拜别使者之后,陈平鞭马继续往长安赶——陈平知道,如今最紧要的不是荥阳和刘邦的诏令,而是未来将要主宰他的命运的吕太后。

陈平泪流满面地由小太监领着进来,一见到吕雉,陈平立刻跪下给吕雉行大礼。

吕雉见陈平满面泪痕,问道:“陈平,听闻你和灌婴在荥阳,怎么突然回长安了?大男人,这是哭什么?”

陈平哽咽说道:“臣奉陛下密令,与绛侯一同去诛斩舞阳侯……”

听了陈平的话,吕雉大惊失色,直起身来问道:“你说什么:舞阳侯……死了?”

陈平赶忙哭着答道:“臣惶恐,担心陛下只是一时之怒,又想着舞阳侯毕竟是皇后的妹婿,所以未敢轻易斩杀舞阳侯,只将他系于囚车,打算带回长安交由陛下和皇后亲自处置。”

吕雉这才把吊起来的心放下,慢慢坐回去,说道:“陛下为何要杀舞阳侯?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陈平赶忙斟酌答道:“陛下当日不知听了谁的谗言,说舞阳侯,说舞阳侯……”

“说舞阳侯什么?”吕雉问道。

“……说舞阳侯与皇后是亲戚,哪天陛下宫车晏驾,舞阳侯就会举兵杀了戚夫人和赵王如意。陛下听了大怒,这才密令绛侯和臣持陛下的符节去军中斩杀舞阳侯。”陈平边说拿余光偷眼观察吕后的脸色。

果然,听了陈平的话,吕雉大怒,说道:“想不到你死之前,还要为了戚氏那个贱人和她生的那个儿子谋划——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他们!”

听了吕雉的话,陈平这才假意吃惊地问道:“皇后刚刚说什么?陛下他……”

吕雉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不瞒你,陛下已于四日前驾崩了。”

陈平听了,眼泪又流了下来,哭道:“想不到臣当日拜别陛下,已是最后一晤。”

吕雉见陈平一个大男人抽抽答答的,对陈平说道:“一个大男人,哭什么!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陈平一进吕雉的寝宫之时,就早已见到辟阳侯审食坐在一旁了,知道吕雉一向倚重审食其,这个时候审食其在这里,肯定是在商量大事,此时听吕雉说让他回去休息,陈平不知道吕雉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拿不准吕雉是不是表面上原谅了自己,而心里另有计较;更让他担心的是,自己奉命去杀樊哙这事若是让吕媭知道了,她一定会进宫来找她的姐姐讨要说法,到时候疏不间亲,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流的那些眼泪,就都白费了。为了不给潜在危险留下爆发的机会,陈平对吕雉说道:“臣惶恐,刚刚惊闻陛下山陵崩,臣唯恐宫中不安全,不放心皇后和太子,臣请求留在宫中宿卫皇后和太子殿下。”

听了陈平的话,吕雉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宫中自有卫尉看守,用不着你,你还是回去吧。”

回去自然不是陈平的主张,陈平坚持要留下来,说道:“宫中卫尉虽多,乃是武备,臣留下来,万一需要臣出出主意,臣可以随叫随到——请皇后给臣尽忠的机会!”

吕雉见陈平坚持,想了想,说道:“也好,那你就留下来吧,暂时充任郎中令。”

陈平听了大喜——郎中令掌管殿掖门户,吕后让他做郎中令,等于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了自己,这说明自己这一步是走对了;而且殿掖门户归自己管后,吕媭也就没有机会进宫在吕雉面前说自己的坏话了。想到这里,陈平一颗不安的心总算慢慢平定下来。

于是在刘邦死后的丁未日,吕雉向天下宣告了刘邦的死讯。

皇帝大行的消息一公布,很快便被快马传送到了远在长城的卢绾耳中。

原来,审食其和赵尧走后,卢绾便将全家和宫中上下人等,以及手下几千骑兵带到长城脚下。卢绾一心等着刘邦病好了,他好亲自上长安向刘邦当面谢罪——以他和刘邦的关系,这点误会,卢绾相信总能说清楚。哪知道等来等去,始终等不到刘邦病愈的消息,却等来了刘邦大行的消息。

听到刘邦的死讯,卢绾心里一沉,跺脚说道:“刘季老儿,你怎么说死就死了,也不等等我!你这一死,让我以后可怎么办啊!你死了,你那心狠手黑的婆娘非要了我的命不可啊!我是真不想反啊,可如今不反,我们全家老少怎么活下去啊!”

思来想去,长安是再也回不去了,老相识周勃又带兵打了过来,卢绾无奈之下便只好带同家人和部属逃入匈奴避祸。

(完)

0

大风起兮云飞扬(下部)一○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