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列王纷争:燧源>第二十一章 天峰萧元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天峰萧元基

小说:列王纷争:燧源 作者:九点肆石坝 更新时间:2019/9/2 12:02:41

   申时,修台营,云宏博营帐内,

云宏博这几天连连被皇上调遣,有时候百乐甚至隔过了易天祥,直接向他下达旨意,这是一种预兆,但预示着什么?他目前还是想不出来,也是他现在惆怅困扰的原因之一,

金属轻轻相碰的清脆声音从营帐外面传来,云宏博抬起头,看着门帘慢慢被掀起,一个英俊的面庞出现在门前,一身戎装,手拿装着蚕豆的袋子,用那略带嚣张的步伐,向自己走了过来,云宏博赶紧放下手中的毛笔,笑道:

“终于把你唤来了!这是陛下的赏银,给你。”说完,从桌上拾起一个钱囊,上面用那娟秀的字体绣着“御”,这是皇帝御赐之物,在坊间,就这一个空袋子,都有人争抢,这是天子之物,上天赏赐!

郭厉人为接过钱袋,挂在腰间,丝毫不避讳自己有了这笔财富,恐怕在他眼里,一盘刚刚炸的上好蚕豆,都能轻易的换走他腰上的钱囊,在钱囊上搓搓油腻的手指,他问到;“是不是和御林军比试的事啊?”

云宏博点了点头,开口道:“是的,听军长所说,陛下是看禁卫军和御林军,仗着受皇帝重用,无法无天,藐视法律,天天惹是生非,干脆找个时间,机会,淘汰掉一方,方便管理。”

郭厉人为听后,笑道:“那卜子实难道不担心么?”

云宏博叹了口气,解释到:“御林军虽是平日里肆无忌惮,军中风气糜烂,但其中不免有一些潜龙人物,这次陛下让他们御林军跟同荡平军一起出征,也是考验他们,看看他们这群在北郡这个花棚里出来的花儿,能不能经的起残酷战争的考验吧……”

郭厉人为摇了摇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管怎么样,我们禁卫军是不会输的,御林军比起禁卫军来,差太远了,更何况,就算要比试,也和咱们修台营没有关系啊。”

只见那云宏博悄然一笑,回到:“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御林军也刚好分为三个营,虽说他们只有三千人,但是全部配备着弓弩,这一远程手段,陛下竟然也允许使用了,所以说我差不多也猜到这次比试的规则了。”

郭厉人为跟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云宏博走到郭厉人为身旁,问到:“你是前几月才来到禁卫军的,从一个小小的禁卫军士,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晋升到现在的小都统,就差一点点就和我比肩了!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小小士卒而已,没您想象的那么玄乎~”郭厉人为还是忍不住想吃蚕豆,手已经情不自禁摸向了蚕豆口袋,但是云宏博用军尺压住了他的手,前者满脸的谨慎,说到:“如今圣上如此圣明,人为你可不要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地步啊!”

话音未落,郭厉人为的双眼就死死的盯住了云宏博,那因为熬夜而布满血丝的眼球,和那不断颤抖的瞳孔,胡子渣渣杂乱的生长在脸庞,在这两月里,郭厉人为已经一步一步的沦落,那盯着云宏博的眼神,有狡诈老者的深邃,有隐忍血海深仇的那不屈的坚毅,让云宏博心里有些发毛,他其实已经三十有余,在这修台营苦苦打拼,如今熬走了多少前辈,坐到了这个位置,

可是如今被皇帝青睐,参与到了上层势力的他,如今和郭厉人为对视,竟然有些犯怵,难以压制内心的恐惧。

“都统大人,在下目前毫无攀附之意,只想好好的在这禁卫军营中一个人过完一辈子,要是连在下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那我也无话可说……”

说完,郭厉人为把别在腰间的钱囊扔到云宏博那放着各个卷宗的桌子上,转身掀开门帘离开了云宏博的营帐。

云宏博一个人留在营帐中,他有些气愤,他自认为在这修台营中,很是照顾这郭厉人为了!还有那于鸣君,都是惹是生非的货色,修台营明明做好进水不犯河水,不参与和御林军的破事儿,就不会被御林军针对,可是,就是因为这两人,天天带着部下围堵御林军,不知不觉,整个修台营都因为他们受了连累。

他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在窝里横什么横!自以为是的人,以为在修台营当个高手就无所谓了?那振项营和君立营里高手泛出,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有些熟悉的柔软床榻上,百里归大力呼吸着房间内的花香,潜意识告诉他,这个房间应该是某个黄花大闺女的闺阁,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想起,

但这个声音让百里归下意识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没错,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天陷害自己的平柳!平柳驿站,荡平军将军平定关的女儿——平柳,

百里归很是头疼,现在应该是晚上了,自己又怎么会来到这个房间里?这是什么情况?

“下午谢谢你了……”平柳往后退了退,她也没想到百里归对她这么忌惮,心中对百里归的歉意更是加重了一分,

百里归慢慢的收拾了自己那恍惚的意识,木然的点了点头,回到:“啊…恩,没事儿,应该的,不过在此之前能告诉我我晕过去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么?”

平柳从一旁的圆桌上端起一碗药汤,缓缓走到百里归面前,现在的她已经褪去了戎装软甲,换回了女子的衣装,一身淡绿,这个房间的一切也从前几日大喜的红色变回了典雅的白色,慢慢的回到了平日的氛围,

她眼睛的红肿还没消下去,但是她还是回答了百里归的问题:

“我下午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想追寻父亲,可不料周围竟然还藏着几个天庆刺客的残党,是你…”

百里归看了看自己由后向前包扎的绷带,一下子就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他伸出手打断了平柳的话,说到:“哦对,当时我跟着你出来,那时候我都伤口崩开了,但是我看到清珑牙那帮人就在驿站附近的一个篱笆堆那里藏着,说来也巧,要不是他们按捺不住,看见你就冲了上来,我都发现不了他们,若是等你我同时 背对与他们时,那一切都完了!附近的城安司因为平定关的原因没有在平柳驿站设防。”

“然后我就看到你拿着李…李良哥曾经用过的武器,那把大刀,将他们斩杀……”

这下百里归又蒙了,怎么啥都能和李良扯上关系?平柳苦笑到:

“你恐怕不清楚,李良哥以前不是这样的。”

百里归不想接她这句话环顾四周,果然看到那把宝刀立在靠近房门的墙边,他突然有些反感,于是说道:“这刀我不要了,你要留着就留下吧…这种渣滓的武器,我不屑用!”

他举起双手,问到:“这护腕不会也是他的啊?”说完这句话,百里归突然发现,自己为何这么动气啊?因为什么啊?

平柳端着药汤的手有些颤抖,只见一滴泪珠从她脸颊上滑落,,片刻之后,她重新抬起头,说到:“你被冤枉是因为我,与他无关!你知道狗皇帝他爹对他做了什么事情么?为什么没有人支援我父亲?那百怒好大喜功,硬是逼我父亲创造奇迹,李良,他就是这一场奇迹的牺牲者!”

“你还不知道,他以前是多么正义的人啊,自己什么身份?却因为保护北郡百姓毅然决然的将祭天卜子实的宝贝孙子揍了一顿,被祭天报复,阻止易天祥发兵支援,导致他和父亲的主力军队失散,可结果呢?今日早上,那帮围观的百姓,一副欲除之而后快的神情,我承认,张学士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夫君,好将士,军事天才,他的死亡,也让我深痛欲绝,可是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

在因为吃惊瞳孔变小的百里归的注视下,平柳淡淡说到:“是谁逼他变成这样的?”

绍边谷,禹新关,距离被围城已经过了四日,守城的将士苦苦等待的援军遥遥无期,可是城门外天峰帝国的部队却换了主将,饶有作战经验的伍奉被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代替,率领大军在关外叫阵,绍边谷却没有因为这个缓了口气,反而更是紧张起来,

那屹立在城头上的少年向一旁的老兵问到:“那下面叫阵的小将是谁啊?为何大家都这么紧张呢?”

只见那老兵用肮脏的袖口擦了擦额头上豆大般的汗珠,缓缓回答到:“小林啊…这一次,禹新关怕是在劫难逃了。”

那被唤作小林的少年愣了一下,但是他下一刻就笑道:“前辈你说笑了,咱这绍边谷易守难攻,只要守住了这禹新关,料对面何方神圣,也不可能拿下咱这座城池的~”

就在他们闲聊之际,禹新关有一员将士出了城门,一眼望去,正是守城城主麾下有名的千夫长——勾乐悦!只见他手持两把蛇头锥,胯下战马熠熠生威,

他指着对面天峰那员小将,厉声喝到:“我刀痕勾乐悦不杀无名之辈!速速报上名来然后受死!”

声音落去,回答他的则是嘶哑的低语:

“萧元基,但是三招后,你死!”

0

第二十一章 天峰萧元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