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列王纷争:燧源>第二十二章 子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子苟

小说:列王纷争:燧源 作者:九点肆石坝 更新时间:2019/10/3 15:21:16

勾乐悦听后,勃然大怒,挥舞那蛇头锥,骑马向萧元基冲来,萧元基见势也御马向前,他手中紧握亮银盘龙戟,枪击着地,在那黄土上荡起阵阵飞沙,勾乐悦首先出手,高高举起那长锥,向萧元基刺去,后者则是紧握战戟,那战戟分出双支,戟身处以一条银龙盘旋而上,其中 刻画细微的鳞片映照着落日的余晖,整个战戟为45斤,却在萧元基手里运用自如,面对勾乐悦的重重攻势,他不慌不乱,胯下战马也和他心有灵犀,保护着主人,没有被勾乐悦封去了去路,

萧元基眼睛微眯,看准空档,将盘龙戟抛向空中,一脚踢开向自己下盘袭来的长锥,在勾乐悦身形后仰的同时,接住落下的盘龙戟,先是狠狠的砸在勾乐悦肩膀上,突然加上的压力使勾乐悦的战马受惊,虽然跟随主人征战多年,但还是微微的乱了步伐,而3被战戟压制住身体的勾乐悦,趴在马背上,紧咬牙关,想要拼尽全力,从萧元基戟下挣脱出来,可是萧元基并没有给他机会,突然将战戟扬起,横握戟身,戟尖寒光隐现,

“噗嗤——”

连人带马,勾乐悦被钉在了黄土之上,穿过胸膛,那厚重的铠甲在那盘龙戟面前如同纸糊一般,让其长驱直入,洞穿了他的后背……

鲜血不断涌出,勾乐悦瞳孔逐渐涣散,他在最后的倒计时中,断断续续的呢喃到:“你…你,你到底是谁?天峰竟有你…这等存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后,他口喷鲜血,没了气息,刀痕北郡禹新关,牺牲了第一员大将,

“如此之弱,也敢这么猖狂。”萧元基拔出戟尖,冷眼注视着禹新关城墙上的方锐精,盯着后者背后直发毛,果然,连破四城的奇人出现在了禹新关,他原本还计划着抵挡伍奉的部队一段时间,只要撑到援军到来,一切都可转危为安,但是眼前这位,彻底的震撼到了他,

他扶住副将的肩膀,尽量克制自己那颤抖的双腿,问到:“底下那人他…他说自己叫什么名字?”

“报城主,好像是萧元基…”那副将也被勾乐悦的死打击的失去了希望,仿佛下一瞬,城池崩塌,家园沦陷的场景就要出现在眼前,可是就在他们恐惧万分之时,一位少年跑到他们面前,单膝下跪,抱拳陈声到:

“城主不要怕,小人愿下去和那敌将较量一番,护我绍边谷一方安宁!”

方锐精低头看去,发现就是一个衣着破破烂烂,手指间还糊这泥土,蓬头垢面,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的那种,

那副将上前一步,质问道:“你算什么东西?难道还有什么…”

话还未完,就被方锐精伸手拦下,看着方锐精 别有深意的眼神,那副将点了点头,没有反驳,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唯有内部真正团结,才有一胜的可能。

那少年眼神中的光点虽然在颤抖,但是脸上那神情是假不了的,方锐精摸着自己左手的护腕,希望那光滑的金属表面能给他带来冷静和思路,

回头看去,那萧元基在阵前,没有像伍奉那般粗鲁叫骂,而是就在原地站着,一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的样子,

方锐精咬了咬牙,跟副官说到:“让勾乐兴去吧,为他兄长报仇,告他,务必要将敌将斩杀,不能挫了我军锐气!”

副将领命离开,那少年看到大将并没有让自己上阵的样子,顿时急了,跪在地上,将那叉一扔,激动到:“大丈夫上阵杀敌,我这一腔热血…你怎能?”

方锐精轻抚着额头靠在墙头上,问到:

“你先别急,我先问问你,你叫啥名字?今年多大了?”

那少年一瞧自己还有机会,紧握双拳,注视着方锐精,说到:“禀报大人,小人来自城南头的一户穷苦人家,小时候跟随一位道士学过一点武艺,这才有胆子来请命……”

方将军左手扣着右手大拇指,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狗娃……”那少年突然噤声,但他随后想了想,抬头说到:“小人家里长辈没读过书,至现在小人还没有姓名,但街头的人都叫我子苟(狗)。”

“子苟…”方锐精有些不耐烦了,他突然想到一个摸不清来历的人,在自己面前胡言乱语,自己竟然还真的和他聊了起来,于是他站直了身子,看着已经着装好,手拿长刀,骑马冲出城门的勾乐兴,语气有些快的说到:“你刚刚在城头上也应该看到了勾乐悦的战斗,他这次失败的原因,你能看出来么?”

他心理断定这等贱民怎能懂这武艺切磋、生死决斗的道理,想借此把这“子苟”支开,

却不料,他刚要迈开脚,“子苟”发话了:

“不就是莽夫行为,他拿着的长锥本就对于战戟来说就是被摁着打,然后还不小心,只顾着乱刺一气,没把那两把长锥的优点用出来,反而不断给对手机会,这不死谁死啊?”

听完“子苟”粗糙的解释,方锐精呆住了,是啊,刚刚的战斗并不能证明萧元基战力有多么凶猛,是勾乐悦一开始就输在了心境上,落的这样的下场 。

方锐精舒了口气,神情不再是不耐烦,而是双手抱拳,身体微微前倾,感慨道:

“当局者迷啊!年纪轻轻就有这番见解,实属罕见,好!我答应你,我给你备战马,你先去找吕千将军,他会告你怎么做的。”

说完,转过身去,看向那已经和萧元基厮杀在一起的勾乐兴,摇了摇头。

放眼黄沙战场上,勾乐兴和萧元基激战正酣,前者紧咬牙关,不断挥舞着长刀,劈砍着萧元基,而后者则是不断躲闪,看似很有把握,果不其然,电光火石之间,他用战戟隔开向下砍来的长刀,一拳向勾乐兴面门打去,

勾乐兴躲闪不及,被一拳打翻下马,后脑勺狠狠的磕在层层碎石上,

他眼前一片通红,感觉浑身就仿佛四分五裂一般,他下意识的向前翻滚着,希望能躲开萧元基随后跟来的战戟那全力的一刺,

可就在萧元基长枪落定,又要宣判一场结果的时候,勾乐兴的坐骑嘶吼一声,回过头来,一口把勾乐兴衔了起来,向城门方向跑去,可是就在他们跑了没一会儿时,逐渐苏醒过来的勾乐兴发现自己的爱马逐渐放慢了速度,在他刚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扑通 ——”

连人带马一同倒在阵前,勾乐兴看到急促喘息着的马儿,目眦欲裂,他的鼻孔流着鲜血,但他顾不上了,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爱马后臀部位,插着一把长刀,而那长刀…正是自己的武器,因为救自己,惨死在自己的刀下……

他回过头去,他视线模糊,但还是一下子锁定了萧元基,对方已经下了马,向自己走来,他突然发现这个人相当的可怕,年纪轻轻就如此高超的武艺,如果放纵下去,任由天峰对其培养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他闭上了眼睛,兄长和战马的死,让他依然看开,他只是不甘,他也不安,他担心…那可怕的萧元基会继续下去,如同现在这样势如破竹,那么禹新关就危险了。

噗呲——

伴随着鲜血溅出,

刀痕老一代武将,在同一天,就折损了两位,天色灰蒙,阵前的凉风习习退去,一种沉闷的感觉在方锐精心头油然而生,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坚持不到平定关的援军了,

“天峰贼子!纳命来!”一个青涩的声音伴随着身披铁甲的少年冲出了城门,

子苟手握长矛,刚刚在军械库挑选,左看右看只有这把武器和他以前经常耍的粪叉相似,故选了这把长矛,用精品上等玄铁打造,没有过多的装饰,也算是刀痕帝国牙将的标配了,

萧元基拔出战戟,有点吃惊,正疑惑是谁喊出的声音,却发现子苟已经快冲到自己眼前,他的坐骑距自己还有些许距离,他只能横过战戟,由上而下的压住向自己刺来的矛尖,心中大骇,这时的自己连战两人,身心俱疲,

被击退数几步,他用武器撑住自己,双臂传来的麻木的感觉,萧元基终于看清那人的面庞,经过那吕千的略加收拾,少年不再是蓬头垢面,一展朝气,只是长期缺乏营养,肤色还是略显暗淡,但他那瞳孔,仿佛拥有星光,丝毫没有恐惧,

“你是谁?刀痕我记得没有你这样的将领!”萧元基眉头紧皱,大声问到,

“你毁我家!我今天就打你呀的!”子苟不会说什么狠话,他内心中,就觉得那些天峰军队,不断侵犯自己的国家,就是该死,自打小起,就听街坊领居说,自己父亲原本是个千夫长,上阵杀敌,报效国家,只可惜有次吃了败仗,战死沙场,一下子,一个家就毁掉了,自己亲娘也狠心的抛弃了自己,带着弟弟改嫁,有些传言甚至是说进了那家大院,做了仆人。自己则是无依无靠,成了孤儿,紧跟在那些叫花子大队后面艰难度日……

想到过去的种种,他内心充满了愤怒,但他强力克制着自己,因为不太熟练骑马,他小心翼翼的从马上跃下,再向萧元基冲来,

战戟和长矛相交,方锐精指甲快抠破了手心,只是他的内心,总觉得那少年……能赢!

0

第二十二章 子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