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潞府风云>第21章 夜半哭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1章 夜半哭声

小说:潞府风云 作者:诀明子 更新时间:2019/8/14 15:17:47

  陈卿一向对别人的私生活毫无兴趣,此刻不知为何,听张安说起王府里面的一些事情来却是好奇心大起,即便在对方已经示意他有些事还是越少知道为好,他仍然不管不顾,追问道:“你到底听到什么了。”

张安几大口酒下肚,脸上微微有些红润,聊兴方起,正要说些什么,孰料他刚张口,忽然一阵急风吹过,外面的天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二人抬头看时,却见饭馆前的旗幡撑持不住,旗杆咔的一声折断成了两截,其中一截直接穿过店门卷到了他们面前,吓得正在大口喝酒的他瞬时脸色大变,酒也醒了一多半,赶忙起身拔刀,瞪大眼睛看着四周。好半晌才瘫坐到凳子上,慌乱道:“没,没,没啥,我也只是道听途说,不足为信,不足为信。”

陈卿也觉得这风来的怪异,却没怎么在意,见他这样也就不好再问下去,慢慢起身拍拍他的肩膀道:“张兄,你这是怎么了。”

张安摆摆手,用袖口擦拭下额头不知何时已经渗出的汗珠,掏出几文钱放在桌上:“店,店家……结账。”

他显然受了什么惊吓,说罢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陈卿赶忙跟在他身后。

说也奇怪,两人刚出门没走几步,昏暗的天空便很快又亮了起来,重新恢复了湛蓝的色彩。

……

“这里就是护卫们住的地方。”天晚集附近的一所民房前,张安指着街边一排木板房,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

陈卿见他这一路走来再不像先前那么多言,知道他有心事,也就不再挽留,找了个理由把他送走了。尽管如此,看着他远去的影子,他心里还是有点暖暖的。毕竟,初来乍到,能有这样一个很热情的朋友也挺好的,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的头儿。

张安走后,陈卿推开木门,发现屋子里面空间不大,采光也不好,大白天的,黑漆漆一片,房间里布设更是简单,地上除了有几张木板简易搭建的床外再无其他。其中一张床上还躺着个人,蒙着被子睡得正酣,在他身下是一卷破旧的被褥,一看就好久没洗过了,离得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他本就是农家出身,对这种简陋的环境很快就适应了,简单收拾出一张木板床,又专程到集市上买了一套崭新的被褥,扛回去铺设在上面,就这样将就下来了。

一天很快过去,夜幕降临,他果然听到门外人头攒动,站在门口看,整个天晚集上灯光点点,不一会儿就热闹了起来,唱大戏的,说鼓书的,各种小吃美味,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吆喝声,看上去比白天热闹多了。

他却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一点不想去凑凑这热闹,只是在漆黑的屋子里点亮了两根蜡烛。此刻,和街上的热闹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这小屋的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睡了很久的那个汉子终于醒过来,见到他却并不奇怪,互相一问候才知道,原来大家都是今年新签发的护卫,他比陈卿早来两个月,彼此便聊了起来。

“我叫李杰。”昏暗的烛光下,这个跟陈卿年龄相仿的青年自我介绍道。

“我叫陈卿,也是今年刚签的护卫,多多关照。”

“陈卿,你是哪里人,听你口音不像潞州本地的。”

“哦,我是潞城县人,你呢?”

“我是马坊头的,离这里不远。”

陈卿拱起手来:“李兄,幸会!”

李杰赶忙起身回敬道:“陈兄,不敢当,不敢当。”陈卿这才看清楚他的样子,他身形年龄都跟自己相仿,浓眉大眼,只是皮肤有点黑,手臂粗犷,一看就是和他一样的农家人。

两人聊了一阵,李杰问道:“陈老弟,你今天刚来,不知宫里有没有安排你的具体职责,比如负责哪个区域的护卫?”

陈卿有点得意道:“好像说了一声,让负责遵义门到体仁门一带。”

“什,什么?”李杰听后瞪大了眼睛。

“怎,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李杰惊愕道:“陈老弟,这地方是你自己选的还是有人……”

陈卿纳闷道:“是张校尉安排的,不是说这里是全府安危所系,责任重大,所以才……”

他话音未落,已听到李杰冷冷的笑声:“这话也就欺负你这新来的,说实在的,我当初也曾被委以‘如此重任’啊!”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卿不解。

“这个……”李杰犹豫片刻,走过去用手挑挑蜡烛的灯芯,将屋子里映照的更亮堂点,小声对陈卿道,“老弟,你被他们骗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卿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李杰疑神疑鬼地看看四周,倒吸一口气,低声道:“你还不知道吧,那条街,我说的就是王府遵义门到体仁门那条街,那条街有问题。”

“什么问题?”

“闹鬼!”

“啥?闹,鬼?”

“真的,我呆过几回,那条街真的有鬼,我值夜的时候好几次听到有哭声,找了半天又找不到,而且,而且……”他说着瞪大了眼睛,眼神里透着一种恐惧。

“而且什么?”陈卿并没觉得有什么可怕,反而兴趣大起。

李杰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住地摇头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不想说,真的不想说。”

面对陈卿的一再追问,半晌他才像是鼓足勇气,慢慢道:“我这人吧,从小胆就大,刚开始听人家说那里闹鬼我还不信,有一次在他们怂恿下,我一路追踪那哭声到一个院子,声音后来就没有了,我却看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你,看到什么了?”陈卿的心也开始悬了起来。

李杰呆滞地看着陈卿,颤抖着声音道:“我看到一张脸,一张很可怕的脸,脸上……脸上只有一张面皮,却没有五官,太,太可怕了,真的,我亲眼所见!”他越说越玄乎,配合周围跳动的烛光一闪一闪,屋子里很快便充满一种恐怖的氛围。

“陈卿,那地方,那里后半夜根本不是王府,简直是,是……”

“是什么?”陈卿心都快跳出来了。

“是地府!”李杰的眼睛紧闭,脱口而出道。

他这话一出,陈卿彻底瘫了下去。眼睛中透出一种不可捉摸的神情。他心里不断闪现出上午在王府内的场景,赵公公,张校尉,一个个对他客客气气,亲自带着他,给他安排好一切,张安还亲自把他带到遵义门对他委以重任……

难道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假的,可这到底是为什么。他又想起中午张安说起郡王爷的死,那种欲言又止的样子。对了,还有那阵风,那阵突然而来的急风,他想到这里,心里顿时觉得冷飕飕的。

来沈王府服徭役的第一个夜晚,陈卿辗转反侧,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他到王府护卫司点了卯,算是正式报了到,护卫司当天就给他安排了当值,不出陈卿所料,第一个班就是夜值。

张安当天一直过了巳时才到王府,一脸的倦意,显然昨晚也没睡好,他继续带陈卿在王府内四处走动,熟悉环境。走到承运门附近,陈卿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这次张安带他朝东向朝廊而过,说是去之前从未到过的王府东门体仁门一带看看。

上朝廊不远,陈卿发现东面出现了一座高大豪华的宫殿,独立的朱漆围墙,四合院格局,至少有七进深,远远看去,殿阁玲珑,屋脊华丽,处处透着一种与周围其他宫殿不同的气势。

一路上,张安一直默不作声,只顾低着头往前走,直到看他不住往那边看,才抬起头来,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别看了,那是世子府!”他头也不回,小声说一句。

“世,世子是?”陈卿小心翼翼地问道。

张安突然停下脚步,死死地盯着陈卿,脸上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神色。半晌,欲言又止道:“唉,有些事情告诉你也无妨,毕竟你今后要常在这一带行走的,别啥也不知道,回头再出什么乱子。”

“世子就是王爷的长子,法定的王位继承人,下一任的沈王,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陈卿点点头。

“嗯,记住,以后在这一带见了世子爷,一定要行礼问安,态度必恭谨,不能有任何逾矩的地方,明白吗?”

陈卿心里一丝紧张闪过,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来的时候还感觉到一切很自然的,而且貌似大家在提到沈王的时候也没刻意强调这些礼数,这今天到底怎么了。这个世子爷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大家在提到他的时候,都这么有点怪怪的。

他此刻也不便多问,只是一个劲点点头,继续跟着张安朝前走,和上次一样,这朝廊两侧的风景更很美,不过对他来说,这心情却比上次要压抑的多,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走出朝廊,踏上一条宽阔的甬道。而这里,显然便是陈卿今后要重点护卫的区域了。

他注意到,和自己一样,张安也是越往里走就越是神思不属,脸色也越来越沉重,两人终于走到体仁门附近,眼前坐北朝南出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庙宇,这庙宇被三重围墙围着,像一个巨大的庭院,庙门紧锁着,透着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

“陈卿,你知道吗?”走在前头的张安路过庙门时,突然一转身,对陈卿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为此我挣扎犹豫了一晚上。”他语带自责。

“什,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你,你看到前面这座庙了吗?”

“看到了。”

“感觉如何?”

“挺气派,也挺庄严的。”

“好吧,我要是告诉你,这里曾经,死过人呢?”

“这种家庙不就是祭祀死人的地方吗?”

“不是,我是说这里面曾经死过一个活人,活得好好的,就死了。”

“活人?就死了?怎么回事?”

“你还记得我昨天跟你说起过的郡王爷吗?”

“记得啊,我记得当时……”

“没错,他就死在这座庙里,死的,很惨。”

0

第21章 夜半哭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