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窥明>第41章 送礼风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1章 送礼风波

小说:窥明 作者:诀明子 更新时间:2019/8/22 12:11:49

一块,两块,三块……陈卿回到住处,趁人都不在,打开床板,从地上挖着的大洞里面取出早前藏好的二十两银子,一块块数着。这银子还是来潞州前,伯父陈曩亲自塞到他包袱里的,原本是要用来拜会陈相的老师王致中大人,后来由于事情有变一直没送出去。

“白花花的银子,一分一毫都是伯父的血汗钱,没想到今日白白便宜了那个阉宦!”陈卿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拿起一块碎银子死劲用牙齿咬下。

“听说那个狗阉官爱财如命,这二十两银子应该能让他对陈相网开一面了吧。”他心想着,一想到弟弟此刻正在大牢里受苦的样子,又恨不得马上把银子送出去。

他把银子整了整,重新放回包袱里,双手紧紧抱着,就像抱着弟弟的性命一样紧,一直到晌午时分,他饭也顾不得吃便背起包袱到潞州衙门后面田中的私宅门口等。不知等了多久,后门吱呀一开,里面走出来一人。

那人看上去有三十来岁,面目清秀,身段潇洒,头戴方巾,身着一件白色圆领长袍,一派士人打扮,见着陈卿,扫描一下他身后的包袱,低声道:“东西都带上了吗?”

陈卿赶忙点了下头。

“那就跟我走吧。”他说着走到他前头,也不管他是否听清楚了,便自顾自向前走去,一路上什么话也不说。

这让陈卿很奇怪,这人不知什么来历,连欧阳景和田中这两位潞州的地方官,见了他这位来王府里的承运门护卫官,都客客气气的,他却没有任何客套,举止言谈间反而处处生出一份傲慢。

陈卿跟在那人身后沿着州衙东南方向走了一段,直看到前方一处高墙大院,在周围显得格外惹人注目,走近了才发现,大门口两侧站立着两排身着甲胄的兵士,门前则停放着一顶华丽的红漆木轿子,几个轿夫正坐在一旁聊着天。

陈卿总觉得这轿子有点眼熟,慢慢想起来,这不正是那日在潞春楼上见到的刘饼所乘坐的轿子,神色登时紧张起来。

而给他带路的这个人却是从容得很,继续不紧不慢地走到大门口,低头跟那守卫不知说了些什么,那守卫瞬时变得客气,一拱手,恭敬的把他们迎了进去。

“等下见了冯公公,只需把东西放下,就说家里带来的一点特产,请公公笑纳。大人这边已经和刘公公说好了,放下东西,三天后你到大牢里接人就是,明白吗?”快走到客厅的时候,那人突然回头跟陈卿说道。

“明白明白,还请大人代陈卿谢过田大人!”陈卿慌忙拱手道。

“嗯。”那人轻嗯了一声,别过头去,依旧面无表情。

没走多远,陈卿远远地便看到前方天井下有一处华丽的堂屋,屋子两旁有许多廊房,他被带到了离堂屋最近的一处廊房内,但见房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旁两把官帽椅,椅后上方挂着一块竹木大匾,上写着“清颂堂”三个字。

“你在这里等候,我去通报冯公公。”陈卿刚进门,那人便简单交待一句,随后直往后堂而去。

好一阵子,他才陪同一个公公模样的人从堂内走了出来。

那公公和那人原本有说有笑,见了陈卿,立时收住笑容,换上一副冷冰冰的面容,瞄了他一眼,道:“把东西放下吧。”

陈卿赶忙紧张地把包袱向堂中桌子上一放,然后乖乖地退到一边。

那公公吸吸鼻子,边慢慢靠近桌子,打个哈欠,道:“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非要跟咱们刘公公过不去,也不称称自己有几两。小毛孩子,比刘健,谢迁,李东阳这些人如何啊?这些人,哪个当朝不得给咱刘公公几分面子,不听话的都被皇上打发回老家了,区区一个学子,算什么东西!”

他边伸手去挑开那包袱边骂骂咧咧,陈卿越听越觉得难听却强忍怒火觍着脸笑,没办法,谁让弟弟的命在人家手里头攥着。

过了一会儿,谁知他还没发火,那公公拿起包袱却是脸色一变,泼叫道:“黄柄,这就是你带来的人?”他说着抖抖包袱,白花花的银子一块块掉在了地上,震得陈卿心里也是一阵紧张。

“回去吧,把你的银子带回去,那个小畜生就准备在大牢里呆一辈子吧。”他说着一个转身气冲冲地走了。

再看那个书生,先是一愣,又低头把散落在地上的银子一块块捡了起来放在包袱里。

陈卿傻了,一边捡起地上的碎银子,边紧张道:“大,大,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说,我……”

那书生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淡淡道:“回去吧,看来你是真不懂规矩,哪有这么送银子的。”

陈卿顿时愣住,连声问到底怎么回事。那书生也不言语,只是示意他先离开这里。

走出大门,陈卿又一再追问,那书生才道:“我看你也是读过几年书的人,不知道做事隐晦点吗?哪有直接把白花花的银子塞到包袱里送人的,这要传出去,不是让人说咱们公公,公开受贿吗?”

陈卿紧张道:“小人,小人我是真不知啊,这到底该怎么送,还望大人教我。”

那书生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进门就交待过你,说是家乡的特产,你是哪里人,你家乡什么特产,难道是产银子?”

陈卿脑袋一片蒙,紧张道:“小人是潞城县人氏,这特产,我真不知道该送啥啊,这里面有什么规矩,还望大人教我啊。”他说着长长一拱手道。

那书生这才道:“什么特产,说是这么说,还得是银子,不过官场上的规矩,不能明着给,你知不知道隔墙有眼,公馆里面随军也有御史。这帮人眼尖着呢,虽说如今刘公公当朝,他们屁都不敢放,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遇到个不怕死的。”

他念叨几句,指责陈卿道:“你这也太糊涂了,真是榆木脑袋,你们潞城不是产小米吗,拿点米给大人啊,把银子塞米里面,不就都说得过去了吗?你弟弟犯了罪过,你代他赎罪,为感谢公公宽宏,送公公点家乡的特产,公公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个小孩子一般见识,这传出去不是一番美谈吗?”

陈卿这才明白了这送特产的含义,心中暗骂几句,回头又是一个鞠躬行礼道:“原来是这样,谢谢大人指教,陈卿明白了,我这就去准备。”回头想想又有什么不对,问道,“可,可这都是些碎银子,这么多,仍然很显眼啊,这……”

“我说你是真傻啊,碎银子,碎银子,哪有送礼送碎银子的?你送银锭啊,把它换成银锭啊,公公要你这么多碎银子干什么,换成银锭多方便!”

“银锭?”陈卿似乎很陌生,却又不想让那人看出他什么都不懂,赶忙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办,谢谢大人指点。”他说着从包袱中拿出一块碎银子给他,“有劳大人陪我这一趟,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那书生假意推辞一番,最后还是收了去。嘱咐他办好之后可直接到衙门找他,陈卿这时才知道,此人名叫黄柄,不过是潞州衙门的一个书办。

……

“银锭,银锭……”他默念着,一路奔着十字街而去,他长这么大连银子都很少见,银锭是什么,更是听都没听过。这下是真慌了神,想跟路人打听下,又觉得有点招摇。

这时他想到了一个人,张安,他见多识广一定知道。可几天了,他也没去王府,不就是怕张安知道这件事连累他吗。他本就不愿给人添麻烦,所以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正愁眉不展,这时感觉身后有一个人影正不断地靠近他,陈卿以为是被贼人盯上了,心生警惕,没想到那影子竟加快步伐,凑到他跟前,小声道:“这位大哥可是要做银锭?”

陈卿抬眼看他,原来是个不过八九岁的孩子,他一副鬼头鬼脑的样子,穿着一身短褐,虽衣着朴素,却是整齐干净得很。

“你怎么知道?”他抬头问道。

“哦,我听你一路默念来着,再说这银子在包袱里,走起路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小子我闭上眼睛都能听出来。”

“是吗?”陈卿见他年龄不大,也就放松了警惕,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富家子弟喽。”

“那倒不是,”那小子笑笑,“我只是从小经手的多了,嘿嘿。”

陈卿打量下他:“那你这么问我,你知道哪里可弄什么银锭吗?”

少年点点头:“银锭嘛,我家就可以啊,不是弄,是换,就是把你身上的碎银子熔铸成一锭银元宝。”

“原来是这样。”陈卿若有所思道,“那,你家在哪儿,叫什么名字?”

“我家啊,我家就在前头这十字街上,有个商铺叫长兴号的,就是我们家开的,它能铸银锭。不过……“他挠挠耳根道,“不过家父说了,做生意讲究诚信,我得实话告诉你,我们家店铺才开不久,因为这铸银锭呢,一直是官营,朝廷也是近两年才允许民间私铸,所以我们家目前还没人来过,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陈卿一听有点明白了,敢情这是拉我给你家开张啊。

0

第41章 送礼风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