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窥明>第68章 一片茫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8章 一片茫然

小说:窥明 作者:诀明子 更新时间:2019/9/5 15:38:56

陈卿迷迷糊糊的从桌上趴了起来,头有点疼。

窗外已是一片夜色,周围安静的很。

“我,我这是在哪儿?这怎么回事。”他一惊,酒醒了大半。

桌子上干干净净,满桌的杯盘碗碟早已被收走,不大的包房内只有他一个人。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用力的拍拍脑袋,努力回想着什么。

“我和张安今天大早一起到的荫城,有公差,然后分开了,我……”他想起了李杰,“对,我后来遇到了李杰,和他几个亲戚,一起吃的饭。”他越想越头疼,后面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李杰!”他大喊两声。“人呢?”

他用力摇晃几下脑袋,使自己尽量清醒些,然后顺着店里的木楼梯往下走。

整个店里都空荡荡的,只剩下那店小二,趴在柜台上打盹。

“店家!店家!”陈卿叫了几声,那小二猛的惊醒,揉揉眼睛,“哎呦客官,您可算醒了。”

“我的朋友,他们人呢?”陈卿问道。

“他们中午就离开了啊。”那小二道。“他们说家里临时有急事要回去,也不知道你住哪里,就让你先在这睡会儿,醒了自己回去。让我们不要打扰。”

“哦是这样。”陈卿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确是喝多了,这点酒量真是让人见笑了,想到这里他伸手去摸身上。

“多少钱这顿饭?”

“客官,您的朋友已经付过钱了。”

“我问你付了多少钱?”

“不多不多,五钱银子而已。”

“啥?”陈卿张大嘴巴。“这么贵!”

夜显然有点深了。

荫城的街道上却并不是漆黑一片,也并不安静。

陈卿走在路上到处可见红光漫天似与星月齐辉,他知道那是打铁的炉火刺破了夜幕,耳边则是充斥着叮叮当当的锤打声直把鸡鸣狗吠声淹没。

客栈门口,一人摩擦着双手来回不住的踱步,远远看到他便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冲了过来。

“你小子一个人跑哪儿去了,让我一顿好找。”

原来是张安,一见他劈头就问,一脸焦急的样子。

“我,我遇见个朋友,就一起多坐了会儿。”陈卿不好意思道。

“吓死老子了。”张安一拍他的肩膀。“这地方你人生地不熟的,瞎跑个啥。”他有些生气的样子,“这回这趟差事,本身就有几分凶险,我们还是一起行动,多少有个照应。”

陈卿点了下头,跟他进了房间。

一会儿,房间内传来一阵争吵声。

“你怎么能这样,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吗?你怎么还能喝酒,还喝的不省人事!”微弱的灯光下,张安的脸色很难看,看的出来他在努力压住自己的脾气。

陈卿不以为然道:“你说的有点严重了吧,李杰是我舍友,是我们王府的兄弟,我碰到他一起吃个饭喝点酒怎么了。”

张安冷笑道:“朋友?兄弟?陈卿你真是太天真,我告诉你这些没个屁用,他们灌你酒的时候有没有把你当兄弟,你知道喝倒后他们从你身上知道了点什么。咱这次来荫城身上担着天大的干系,你怎么刚来就这么不小心!”

“我说过了李杰是我的好兄弟,你这人就是太多疑了,总不能这里有人心怀不轨,就看谁都疑神疑鬼吧。人家已经说了是来买马掌,他们家的情况你也了解,我就不明白这能有什么问题。”陈卿一脸的不服气。

房间内传来张安一声长长的叹息。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你读的书比我多,该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好自为之,这样的过错希望你不要再犯第二次!”

“啪”的一声,张安摔门而出。

陈卿到底是小孩子脾气,次日一早更加对张安不理不睬,直言各查各的互不干涉,张安无奈的叹息几声,失望而去。

于是接下来一连好几日,两人分头行事,开始明察暗访。

“掌柜,您这段时间可听到有操河北口音的男子吗?”一家铁铺内,陈卿把店主叫到一旁问道。

“你这话说的,满大街河北口音的人多了去了。咱这荫城镇,常住的客商就有七十多家,有河南客、湖广客还有粤客,陕客,多的是,你要问口音,什么口音都有。”

“我是想问,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什么生人,就是看上去很陌生的河北客出现。”

“咱这里每天都有生人,每个人都很陌生。”

陈卿不甘示弱,把店主拉到墙角,亮出身上的腰牌道:“老伯,我且问你,这镇上哪里能打造兵器的吗?”

那老汉闻言脸色大变,连连摆手道:“不晓得不晓得,这可不能乱问,这是杀头的大罪,老汉不知道。”

如此一连好几天,陈卿几乎走遍了荫城镇的三百多家铁铺,却没找到一点线索,这批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又或他们根本就没来过。

这日天已很晚,他再次垂头丧气的走回客栈。

张安房内的灯还亮着,里面隐约有人声传来。

他正一筹莫展,正好奇张安在和谁说话,于是悄悄的靠近窗户边侧耳去听。

房间内昏暗的灯光下确实有两个人影。

他只听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道:“张首领放心,在荫城这个地面,我申家还是有几分能量,接下来几日我就发动所有力量暗中帮忙打听,这帮人只要确实来过荫城干过这事,就一定不会瞒过我们的耳目。”

张安道:“好!申掌柜果然痛快,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有劳你了。”

那声音又道:“张首领客气了,能为世子爷效劳是我申纬的荣幸。”

“申纬?”陈卿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听过,忽然想到,这不就是他当初在来潞州路上,遇到的那个调戏陈月的花花公子吗?听说他是潞城申家的二公子。

申纬,难怪这声音这么熟悉。

“哼,好一个张安,在我面前装模作样,自己背地里何尝不是把这么机密的消息给泄露了出去,我好歹是遇着自己的好友,你却告诉一个臭商贾。”他心想着,心里越加不平衡。

门吱呀一声开了,他赶忙躲到旁边的在角落里,看那申纬和张安互相拱手告别。

他前脚刚走,陈卿便追着张安到了他的房内。

“你口口声声要我务必保密谨慎,自己却背地里把这消息告诉一个商贾,张安,你作何解释?”刚关上门,他就劈头质问道。

张安回过头来看着他:“这没什么可解释的,我告诉他是相信他们的为人,也相信他们在这里的能耐,比我们这样两眼一抹黑的调查有用。”

“你告诉别人就是相信他,凭什么指责我这么做就是泄密?”陈卿刚说完又觉得什么不对。“呸,泄什么密,我只不过是喝多了,我根本就没说什么,根本谈不上什么泄密。”

“我这么做和你不一样。你那是泄密,我这个是为了彻底查清这个秘密。”张安解释道。

“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嘴。”陈卿不服道。“我和李杰,我们来的时候就相识,他本人也在王府当值,有什么不可信的。倒是这个申家的什么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怎么知道他回头不会告诉那帮人让他们早点逃遁。”

张安默不作声,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陈卿,透着一股冷意。

“你怎么不说话了?无话可说了是吧?”陈卿得意道。

回答他的是张安长长的叹息。

半晌,只听他一字字道:“你果然还是太年轻了点。看不透这世间很多人很多事之间的利害关系。我找申家是因为我知道,这个家族如今在整个潞州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周围到处都是他们的商铺,就荫城来说他们家的日字号铁庄已经有二十多家,分布在这荫城镇的大街小巷。”

“我凭什么信任他,因为我知道做生意图的是个安生,他申家越是家大业大,越是发展正好,就越是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当前这种和平环境。那帮人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们敢挑战这种秩序,申家这样的大家族就会视他们为敌人,这点上,他们的利益和咱们王府是一致的,这是一。”

如今申家发展势头正盛,他们比谁都明白在潞州这个地界,王爷和世子爷就是潞州的天,他们巴结还来不及,遇到这种机会自然会用心为王爷办事,有他们这种在本地无处不在而又和我们没有直接关系的第三方势力帮我们,咱们的线索就会越来越多,事情也就容易办的多。这是二。

张安走近几步,看着陈卿的眼睛道:“如今这申家,在潞州遍地是他们的产业,他们若不能为此事保守秘密,将来出了问题王爷怪罪下来,他们会吃不了兜着走,借他天大的胆子,他也绝不会更不敢把这个秘密再泄露给别人,这是三!”

陈卿听他说到中间的时候已是气焰全无,这下听他说完更是傻傻的愣怔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姜还是老的辣,不服不行啊。”他心中暗自惭愧,觉得自己比起张安,差了不止一点。

0

第68章 一片茫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