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窥明>第75章 马车老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5章 马车老汉

小说:窥明 作者:诀明子 更新时间:2019/9/9 16:30:18

两人说话间望见陈相进得门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看到陈卿等人招呼也没打一声,倒是瞧见张知道,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道:“子路兄怎么竟在我家的,今天的聚餐你没去吗?”

张知道摆摆手道:“我当然没去,你也知道,申家这算什么,本少爷才不卖他们面子。”

陈卿也上前道:“小相,张兄不是说你们都在潞鼎春聚餐,庆贺袁尹中了进士吗?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快就结束了?”

陈相瞅他一眼道:“没有,他们还在那,等下还要去游园呢,是我自己先回来了,待在那儿没啥意思。”

陈月责怪道:“你这是干什么,你们有同窗中了进士这是多大的喜事啊。你不跟同学多聚聚沾点喜气,这么着急回来干嘛。”

陈相没好气道:“我才不要待在那儿,跟个傻子一样,大家都在围着人家袁大人转,谁还会在乎我离开,再说也不差我一个。”

陈卿这才明白弟弟这是受刺激了,他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走到哪里都被人围着转,自己才是焦点,是别人羡慕的对象,这下看着受尊崇的人成了别人,心里自然是有很大的落差。

想到这里他慢慢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呀你呀,傻弟弟,人家袁尹这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且不说你们儒学这帮学子,全国羡慕他们这些金榜题名的天之骄子的人,多了去了,这不是很正常吗。”

陈相瞅他一样,扒拉开他放在他肩头的手掌道:“所以我也不去凑那个热闹,不就是个进士吗,等着瞧吧,三年之后,坐在上宾那位置上的人一定会是我陈相。”

说着他看一眼张知道:“子路兄先随意坐会儿,我回屋里看书去了。”说罢竟不理会其他人,径直朝屋内走去。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他临到门口又折了回来。

“哥,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你听了可不许生气。”

陈卿愣下:“什么事你说吧。”

陈相道:“今日中午在潞鼎春,我听那申家的东家公布了一个喜讯。就在今天,袁尹和你的心上人,定亲了!”

“谁?”陈卿一听,心差点从喉咙眼掉了出来。

“沁芳姐啊。”陈相随口道,“我才知道原来沁芳姐是申家的大小姐,这人家俩可真是,门当户对啊。”说着也不理会陈卿复杂的神情,继续往屋子里走去。

陈卿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掉了下来,心想只要不是锦儿就好。

却没看到陈月的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姐你去哪儿?”陈卿赶忙追了上去。

“我去问问申沁芳,她这到底算怎么回事。”陈月一脸不高兴道。

陈卿赶忙拦在她面前,阻止道:“姐,别啊,这个不怪人家,是我,是你弟弟我先不要的人家。我已经有心上人了,跟她早就不可能,既然如此咱又何必要耽误人家呢。”

好半天她才将一脸怒气的陈月又劝了回去,回头看到张知道已经站在门口,痴痴的看着她的身影,一副比她还要焦急的样子。

……

夜幕降临。

姐弟几人好久没有在一起团聚了,陈卿早早在附近的菜馆定了几个热菜让他们送过来,一家人一起在院中阳台上摆了一张小桌,坐在一起边吃边聊。

陈卿先是问家中爹娘可好,陈奉说娘想儿子了,说着打开来前母亲让他带的两个包裹,一个里面放着好几件新作的衣服,还有靴子,袜子,说这一针一线都是母亲亲手缝制;另一个则放着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一些玉面饼子,在炉火上烤的脆脆的,说他们打小就喜欢吃,也让陈奉带过来。

陈卿拿起一个饼子啃了一口,泪水便止不住流了下来,陈相也哭的说他想家了,一家人本来为久别重逢而高兴这下又不由得伤感起来。

半晌,还是陈奉主动打破这种氛围,追着陈卿问道:“哥,你说你这在王府里也待了一年了,这王府到底长啥样,是不是真的都是金砖铺地,银子垒砌的宫殿,里面是不是有数不尽的珠宝美人。还有王爷见过吗,他是不是头上长着金头发,浑身皮肤都能发光的?”

陈卿没想到这傻弟弟居然能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一时笑的前仰后合,哈哈道:“老弟你这都是从哪儿听说的,王府不过是一座座和庙宇一样的宫殿而已,哪来什么金砖铺地银子垒砌,说的也太夸张了,还有王爷也是普通一个老头而已,还金头发会发光,你以为是那些大庙里供奉的佛祖吗?”

见陈奉将信将疑,他又指指陈月陈相道:“他们都见过王爷,你问问他们王爷长啥样,别我说你不信。”

陈奉瞪大眼睛道:“什么?姐和老弟都见过王爷?这,什么情况?哥,你这是升官了?不然王爷怎么会来咱们家?”

陈卿这才反应过来言语有失,陈相挨打的事情显然伯父也没跟家里说起,难怪陈奉不知道。

再看陈月陈相都紧张的瞪着他看,这才想法子补救道:“没错没错,也没想瞒大家,本人现在已经是王府长锦宫的护卫首领,王爷的家门口都是我在负责的。”

此言一出,姐弟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陈卿这才慢慢的将入王府以来的很多事情大概讲了一遍,包括王府闹鬼,和郡王爷成为好友,又讲到最近的荫城,讲到李老汉一家的事情,听的他们目瞪口呆。

陈月嘀咕道:“难怪你能和人家县主对上,原来你居然能和一个郡王成为朋友。”

陈相则追问道:“哥,这护卫首领是个什么官,管着多少人有多大权力?”

只有陈奉气得牙痒痒,几乎是拍案而起道:“他妈的这帮狗官真不是个东西,我一直以为养马的比咱种地的强,没想到他们被欺负的这么惨。还有你说的这个李卓也死的太冤了,好端端一个人被无缘无故的活活打死,那个姓李的王八蛋别让老子遇上,我非得弄死他。”

陈卿没想到这个弟弟火气比自己还大,好半天才把他按下去。

说话间他听到院子外有人敲门,陈卿心想着这大晚上的会有谁来,不会又是那个张知道吧。

开门一看,来人居然是个穿着青布衫裤的老汉,旁边还跟个壮年男子。仔细一看这不是那赶马车的王老汉又是谁,这才想起,来家半天了居然没问起过这事。

那老汉一见陈卿很快便认出他来,就让那壮汉给陈卿行礼。这时陈奉也走了过来,老汉更是一个头磕了下去,兄弟俩赶忙去扶。

“两位恩人,这就是我儿仲兴。”王老汉指着旁边的壮汉道,说着又让那男子给俩人下跪,陈卿赶忙拦住道,“老伯你这是干嘛。”

老汉道:“多谢两位好心的公子,帮我打探到小儿子的消息,老汉知道他还活着,哪怕暂时看不到他,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了。”

陈卿这才想起老汉曾说自己的小儿子仲圮在他们家乡青羊山一带被土匪劫走了,他还特别关照陈奉回家帮着打探下消息。这下看着陈奉道:“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奉这才得意道:“看我,忘了跟你说了,这次送姐姐进城,我们就是坐着这位老伯的马车来的。说来也巧,到了潞城县的时候,我和陈访那小子在街上溜达,看到几个无赖坐了老伯的车却不给钱,一时气不过就教训了他们,没想到老伯一下子认出了我们。正好我就把在家打听到的一些消息,直接告诉他了。”

“喔?你都打听到什么了?你怎么知道他小儿子还活着?”

陈奉道:“我打听到,当初在青羊山抢劫他们的应该是军寨那帮土匪,当地村民说,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小伙子,眉角有颗痣,比较好认,我本准备去军寨看看,后来才得知,那寨子不知怎么得罪了外面别的匪帮,被人一把火给烧没了,有村民看到那小子被劫走,只是不知道去向。但听说土匪一般都不杀壮年男子,只会逼他们入伙,所以几乎可以肯定那小子还活着。我也已经让人帮忙留意了。”

陈卿这才明白这么回事,这时他的目光停留在老汉旁边那位男子身上,见他长相粗犷,身体壮实,黝黑的皮肤,浓密的眉毛,个头比自己高出一头还多,一看就是个好劳力,他总觉得这人在哪里见过,却说不上来,愣怔半晌,拱手道:“原来你就是老伯的长子仲兴,幸会幸会。”

那壮汉也颇实在,见陈卿行礼,自己也躬下身子道:“王仲兴感谢陈公子帮家父这么多,大恩大德,没齿不忘。”

陈卿赶忙扶起他道:“王兄客气了,我们都是穷苦农民出身,理应互相帮助才是。”又问他如今在哪里做工,仲兴道,“我一直在城东申家开的车马行做工。”陈卿要他有空多来这里走动走动,王仲兴感动的点点头。

陈卿又邀请他们一起用饭,被老汉婉言拒绝,随后更以天色不早为由,带着儿子王仲兴坐上马车匆匆去了,说有空再来拜会。

晚餐罢,陈月正在收拾桌子,又听到有人敲门,陈奉开门去看,来的却是个穿着蓝布衫裤的小子,点名要见陈卿。

“谁啊?”陈卿闻言出来,以为是王府里有什么事。一看这小子有点面熟,原来是沁芳的那个小侄子,当初把他带到家里铸银锭的那个申家小子。

“你,找我?”陈卿在院门口问道。

“不是我找你,是有人找你。”那小子模仿着大人的口气,非要让陈卿门外说话。

到了门外,他指着门口不远处的一辆马车道:“想见你的人在那辆车里等你,她说你若不过去,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话带到了,先走一步。”陈卿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一闪而过。

0

第75章 马车老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