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窥明>第77章 洁茹之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7章 洁茹之死

小说:窥明 作者:诀明子 更新时间:2019/9/11 10:12:25

一座泛着绿色的小山上,周围鲜花盛开,花丛中露出一个女子俊俏的脸,一个劲冲着陈卿笑。

他努力的向她奔跑想要抓住她,她却忽然消失不见。

他拼命的喊着她的名字,却再没发现她的影子。

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霍然发现那女子正站在他身后,张着嘴,吐着舌头,掐着自己的脖子,喘息的说:“陈卿哥,我死的好冤啊,快,救救我,救我……”

“洁茹!洁茹!”陈卿双手挥舞着,挣扎着醒来,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

“我怎么睡着了。”他用力的拍下后脑勺,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张桌子上,微弱的烛光还在闪烁着,烛火映照下的屋子一片空荡。

刚才的梦境就像真的一样还浮现在他的脑海,洁茹恐怖的表情,委屈的样子让他浑身直冒汗。尤其是那一句,我死的好冤啊,好像直到此刻还在屋子里回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看眼前,大叫一声“李老伯!”

李老汉从屋子外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盆剪好的纸钱。

“老伯,洁茹的房间可是在西厢?”陈卿问道。

李老汉点点头。

“她刚才给我托梦,说……让我去她房间找点东西。”说着他已经起身摸黑向西厢走去,脑子里全是刚才的梦境,奇怪的是,他却没有一点害怕。

西厢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那是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子,空间狭隘,屋顶也并不高。

他看到李老汉掌灯进来,烛光映照下,屋子里只有一张木板床,床上铺着不厚的垫子,靠墙是一床棉花被子已经被叠的整整齐齐。

陈卿仔细观察着房间内的陈设,一张梳妆用的桌子,凳子,再没其它。

他看了一阵,忽的转身问道:“老伯,你当时看到她的时候,她到底是怎么个样子?”

李老汉双目中透出悲伤的神情,似乎不堪回首般的慢慢道:“她当时就吊死在这房梁上,脚下踩着一个小凳子。”

陈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向上看,一根圆木搭起的房梁几乎伸手可及,房梁和房顶之间的距离确实足够搭几条很粗的绳索了。

“您跟我说实话,那天晚上你和洁茹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陈卿又问道。

“真的没什么。”见他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李老汉眼神闪烁下。

“那你为什么要骂她,我听你的意思,她是否知道是谁在背后散布谣言侮辱她?”

李老汉愣怔下,终于点了点头。

“这孩子就是性格太直,不懂得人情世故,跟她死去的娘一样。她说她就知道在村里散布谣言的是她赵婶娘,因为李卓的事,洁茹和她之间有点矛盾。唉,陈大人你也知道,农村人都是这样,这种婆娘嘛没事就好拉个闲话,并没什么恶意。何况她毕竟是洁茹的长辈,这孩子有时候是有点太……所以不知怎么话赶话,我就……骂了她。”

陈卿看着他闪烁的眼神,又问他,洁茹是否说过不要嫁人这样的话,李老汉支吾半天,似乎是知道了女儿的心思,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来。

陈卿也想起了很多事情,无奈的叹了口气。

……

他想着刚才的梦,一晚上再也睡不着,就守在洁茹的尸体旁,看她的神情跟睡着了一样,但眼角的泪痕却似乎一直清晰可见,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正想着什么,他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到她的手指上,正是左手那根中指,好像有道血痕,痕迹很深,血迹已经凝固,陈卿抬起她的手仔细看。他当然记得这根手指,前几天在她家吃饭的时候,洁茹手指不小心碰到油锅,被烹饪的油所伤,陈卿还曾碰过这根手指。

这场景仿佛就在昨天,而眼前斯人已去,他想到这里不觉掉下眼泪来,用力的抚摸着她已经冰冷的手掌,仿佛这样子就能让她再有温度一样。

忽然,他发现了什么,眼前一亮,他发现她中指指甲缝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赶忙擦干眼泪瞪大眼睛仔细看,直到用指甲一点点将那东西从她的指缝间抠了出来,发现竟是一团很细很细却修长的麻线,这麻线色泽洁白、柔软光滑,梢头还残存着她身体的温度。

“这是怎么回事?”陈卿瞪着那麻线,首先想到的这可能是她上吊时候用的麻绳留下的。但仔细一看又有什么不对,“麻线这种东西全在绳子最里面,是怎么到她指甲缝里的。尤其是……

他努力回忆着小时候在家里,母亲接麻抽线的情景,还跟他说起过好麻和坏麻的区别全在这色泽和柔韧性、光滑度上,再看眼前的麻线一看就不是普通农家的麻能够剥出来的。

“她一个平民百姓家女子,哪来这么好的麻线。”想到这里他又找李老汉要了她当初上吊时那根绳子,仔细查看并无任何一处破败,即便拿刀割烂,里面麻线的色泽质感和眼前的这根也完全不一样。

“老伯,你家可曾有这么好的麻线?”陈卿将那团细长的麻线拿给李老汉看。

李老汉拿在手心看了看,肯定的说:“没有,这是什么麻线这么好,老汉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好的麻线。

陈卿不觉陷入沉思。

这时屋外传来了鸡鸣声。

等下天亮,洁茹的尸体就要入殓了,他心想着,越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那洁茹的尸身被发现的时候,她手上可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没有?”他追问道。

李老汉愣怔一下,努力回想道:“她当时的手紧紧攥着麻绳,发现的时候已经僵硬了……我当时掰开她的手掌,她的手中好像是有一根细细的像是吊穗一样的东西。”

“什么?”陈卿惊道,“吊穗?”

“我也不确认是不是吊穗,就那么一小点,没有指甲盖长。”李老汉含糊道。

“东西呢?拿给我看看。”陈卿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

“我,我已经随手扔了啊。”

“什么?”陈卿赶忙拿起一支蜡烛到洁茹的房间内去找,仔细的找遍了每个角落,却没有发现一点这东西的痕迹。

陈卿颓然的走出屋子,看到天已发白,忽的抬头问李老汉道:“老伯,这潞州城中可有仵作?”

李老汉愣怔一阵,愕然道:“这,找仵作干啥?”

陈卿正色道:“我昨夜总是梦到洁茹跟我说她死的冤,我想找个仵作给她验验尸,确定下死因。”

“她就是自己吊死的,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老汉不高兴道。

陈卿道:“您是洁茹的爹,我当然相信您。我是说,我记得小时候看戏,看包公断案,戏里不是经常有种坏人把人掐死,为逃脱罪责再把他吊起来制造上吊自杀的假象吗?被人掐死和自己上吊肯定是有差别的。我找仵作确定下。”

他反复这么说,李老汉就是不肯,振振有词道:“我女儿一世清白,死了也是清白的,要什么验尸,那仵作都是男的,我才不让他们碰我闺女,不行,绝对不行。”

陈卿态度坚决道:“不,洁茹是您闺女,也是我陈卿的妹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您说的对,她一世清白不容任何人玷污,所以我更要找人确定她的死因,还她这份清白,不然我相信洁茹在九泉之下也是不能瞑目的。”

他对李家有恩,这次又反复这么说,李老汉看看床上那可怜的闺女,终于含泪点了下头。

“我们村有个马老先生,年轻时曾在壶关县衙做过仵作,你这么说我去请他看看。”他说着走出门去。

鸡鸣三遍,天已发白,眼瞅着就要大亮了。

不一时,门外脚步声响,陈卿抬头看时,一个穿着蓝布长袍,戴着白色头巾的老者已经进了来,那老者看上去已有七八十岁的年纪,须发皆白,精气神却很足,面色红润,走起路也很稳健,在他身后还跟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老婆子。

陈卿上前恭敬的行个礼:“有劳老师傅了。”

那仵作见他一身王府行头,知道他有些来头,也行个了见官礼,陈卿赶忙谦让下。

马师傅上前,在那老婆子的协助下,小心翼翼的查看着洁茹的尸体,不一会儿,口中说道:“面貌清晰,神色平静,舌微紫而吐,肤色泛黄细腻,四肢弯曲不僵,脖子间有一浅显勒痕,显然是上吊自尽,排除人为勒杀之可能。”

陈卿听的仔细,再看那李老汉,听他一字字说来等同于又帮他还原了一次女儿的死,瞬间又哭的伤心起来。

陈卿也忍不住伤感起来,眼瞅着那仵作就要转身宣告检查完毕,他正要上前问些什么,却见那仵作又愣了一下,折了回去。

“不对!”马师傅忽然想到什么,再次伸手探下洁茹的脖子,瞪大眼睛紧紧盯着那条勒痕,又开始摇起头来。

“马师傅,可是发现有什么异常?”陈卿赶忙上前问道。

那老者长吁了口气,让身旁的老婆子也过去看看,只见那老婆子用手不住抚摸着那道勒痕,向老者比划些什么。陈卿才注意道,原来那婆子是个哑巴。

过一会儿,只听老者肃然道:“陈相公,李老汉,我有个请求。”

陈卿和李老汉顿时面面相觑。

“我想得你们允许,检查下死者身体的其它部位。”

李老汉立即摇摇头:“这怎么行,我女儿还是个黄花闺女,这么早过世,死的清白,怎么能随便……”

陈卿则心里咯噔一下,赶忙劝道:“老伯,你要相信马师傅,洁茹已死,我们不能让她死的不明不白,我同意他查看。”

马师傅微微点点头,对李老汉道:“你不用担心,男女之间有大防,死者同样如此。我是让我这婆娘帮着查看,别看她是个哑巴,她跟我老夫这么多年,水平也不在我之下。”

李老汉这才勉强点了下头。

马老师傅又说可能会检查一些不便外人看到的东西,让他们两人暂时回避下。两人赶忙退出了屋内。

好一阵子,马老师傅才带着那老婆子出来,面色凝重。

走到两人跟前,他长吁了一口气道:“这姑娘的确是上吊自尽,但我婆娘刚才检查了她脖子间的勒痕,发现勒痕之下有一不太明显的掐痕,再检查她的**,发现她****体膜破裂,有血红渗出,可以确定该女子在死前曾遭遇过激烈的侵犯。”

“什么?”陈卿绷紧的精神在这一刻彻底坍塌,不可置信的看着那老两口。

再看李老汉也是目瞪口呆,慢慢的整个人都瘫了下去。嘶哑道:“怎么会,怎么会,我可怜的闺女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马师傅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他们道:“依我之见,你们还是赶快报官吧。”

他这话惊醒了陈卿,他看一眼李老汉,强忍心中的悲痛和愤怒,从袖中拿出一两银子递给马师傅道:“辛苦老先生了,一点敬意,还望这件事不要同外人说起……”

谁料马师傅伸出皱巴巴的手把他的银子又推了回去,瞅他一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若是为了银子我就不来了。你放心,老汉我两口子一辈子从没说过别人一句闲话。”

陈卿又推了半天,他只是不收,就这么朝门口走去。临出院子留下一句:“以老夫在衙门这么多年,此女必是受了欺辱一时想不开自尽。这背后必有凶手,还是尽快告官的好,切莫让凶手逍遥,死者留憾啊。”

陈卿感激的点点头,长长的一拱手,目送他们离去。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了不知谁的招呼声,显然帮忙的亲朋马上就要到了。

陈卿赶忙扶起跌倒在地的李老伯,沉声道:“还是把洁茹先好好安葬了吧。”

李老汉愣怔下,看着他点点头,含泪道:“对,我闺女是清清白白来的,走也应该清清白白!”

陈卿也难过的很,咬牙道:“对,不能让她生前被人闲话,死后还被人议论。老爹你放心,有我在,我绝不让真凶逍遥法外,不管是谁,我都会让他,给洁茹,偿命!”

0

第77章 洁茹之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