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窥明>第86章 好个牙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6章 好个牙牌

小说:窥明 作者:诀明子 更新时间:2019/9/19 10:07:06

绣春刀,明代宫廷皇家禁卫锦衣卫、御林军的标准佩刀,由工部下属军器局精心打造。绣春二字语出唐朝诗人杜甫的《入奏行,赠西山检察使窦侍御》,诗中有“年未三十忠义俱,骨鲠绝代无……绣衣春当霄汉立,彩服日向庭闱趋……”这样的句子。

因而有明一代,绣春刀除作为皇家禁卫佩刀外,也常为大明朝廷赏赐忠义之人所用。

陈卿领旨后即被众人围拢上来,不住的拱手还礼,那一同前来传旨的小太监似乎见惯了这种场景,也不上前打扰,待众人几散后才慢慢上前,从轿中取出一个长长的匣子,将这把御赐的大礼亲自交到他手上。

陈卿双手接过,感觉这刀很轻巧,随意瞅一眼,瞬间被它精致的外形所震撼,惊愕之余连声向那公公道谢。

两人回到住所,朱勋潪刚离开,他便迫不及待将刀拿在手上细细观赏。

此刀刀柄足有四寸,比一般腰刀刀柄都要细长,柄身为绣刻着兽面龙纹的黄铜打造,工艺精湛,把手上还裹好了一条条黑色皮带,皮带上镶嵌的圆铁钉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有如宝石般夺目。

陈卿没想到一把刀刀柄都能这么精美的,简直堪称艺术品,连连感叹,用他杀人真的是太浪费了。

激动之余他将刀一点点拔出,只是轻轻一用力,但见眼前寒光一闪,刀身缓缓而出,他一下子便被眼前的场景震撼。

此刀型似新月,狭长略弯,弧度优美,刀身晶莹剔透,镌刻着精美的花纹,刀锋偏又犀利无比……陈卿目不转睛的看着,越加的喜欢上这神兵利器般的礼物,顿时爱不释手。

他正在专心把玩宝刀,抬头看到朱勋潪又回了来,跟他道:“我刚在外面遇到了赵公公,他让你抽空去承奉司一趟,好像要你换取牙牌什么的。”

陈卿赶忙把刀收起,答应道:“既是如此,择日不如撞日,我现在就过去。”

朱勋潪示意他不急,忽的抬头道:“陈卿,我怎么发现你一点都不兴奋,你不知道你刚刚被朝廷封了六品官吗?”

陈卿愣怔一下,点头嗯了一声,正要说些什么,却见他打量自己半天,摇头道:“你这个人,有时候我真是搞不懂,这世道,人人都追求功名富贵,你却似乎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你是真不知道六品官是个多大的官啊?”

陈卿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他又续道:“你这个六品,是正六品,领护卫内统领就是整个王府内的所有护卫都归你调遣。

你可知道,在咱们王府,除了空缺的长史和承奉司的赵公公是五品,也就只有上次审理所审李杰家属那个赵秉忠是个六品了,如此说来,你可是咱们王府为数不多的几个朝廷命官。要知道潞州知州也不过从五品而已,你只是比它低一点,以后见了都可以跟他平起平坐了。”

陈卿心中一动,眼神中透出的惊讶一闪而过,淡淡道:“原来是这样,有劳勋潪你为我解惑,那我今后当更加小心才是。”说着一拱手,出门向承奉司而去。

承奉司内,赵怀恩依旧如往常般热情的招呼他,嘘寒问暖,一口一个贤侄的,陈卿很感动于这个人从一开始就对自己这么好,不住的谦让感谢,说着解下随身带的牙牌亲自交到他手上。

赵怀恩随意瞥了一眼,便招呼一个面容秀气的小太监拿了下去,不一时,另一个小太监进来,双膝下跪,双手举起一个托盘,赵怀恩拿起托盘上新的牙牌交到陈卿手上。

陈卿仔细放在手上看下,只见此牌作八楞形,正中刻一“武”字,正面行书写着“大明沈王府领护卫内统领”,牌背面则写着“朝参护卫官悬带此牌,无牌者依律论罪,不许借失,借者及借与者罪同。

这块朝廷为武官打造的牙牌比自己原来身上那块要精致的多。

陈卿心想着,用手仔细感受它的质感,目光突然停留在牙牌最上面云花圜纹中间穿过来的大红吊穗儿上,不由得又想起洁茹的死,想想那些日子,正是通过这吊穗儿,种种迹象帮他指明了凶手的名字,他却一直苦于找到充分的证据证实心中所想。

想到这里,他问道:“赵伯父,侄儿听说咱这王府的牙牌连吊穗儿都是用上好的潞麻捻成,只是不知这朝廷牙牌的吊穗儿是什么材质。”

赵怀恩伸手跟他要过那牙牌看了看,道:“贤侄果然是见多识广,连我王府牙牌吊穗儿用的本府所产的上好潞麻都知道。说实在话,宫廷用的东西材质上肯定各方面都会比咱们讲究,只是杂家活了半辈子了,确实也没见过这东西,还真不说不上个什么来。”

“总不会是用上好的丝线捻成的吧。”他说着朝陈卿笑笑。

陈卿也傻笑下,开玩笑道:“这有何难,伯父想要知道,咱不如拆它几根破开看看不就是了。”说着就做出一个拔吊穗的动作。

谁知他本是无心玩笑话,却惊得赵怀恩起身紧张道:“不可,万万不可!”

陈卿用纳闷的眼神看着他。

却听他说道:“侄儿切莫开玩笑,我朝之牙牌等同官员之户贴,是官员身份的一种证明,不可有丝毫损毁,那可是重罪。”

陈卿听后更加不解道:“这,说的严重了吧,这东西坏了补一个不就得了?何况……”他松开手,看着那吊穗儿,道,“不过是拔一两根瞅瞅,这吊穗儿这么多,少一两根谁能看得出来,这怎么能算损毁呢。伯父可是在吓唬我?”

赵怀恩正要说些什么,这时刚才将陈卿腰牌带走的那个小太监又回来了,手上拿着他的牙牌,恭敬的递给赵怀恩道:“大人且过目,陈大人之前的牙牌吊穗儿,少了一根。”

陈卿正一副开玩笑的心情,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心头一紧。

赵怀恩先让那小太监下去,这才拿起牙牌对他说道:“看到了吧,贤侄实在是太大意,王府和宫廷里的东西那都是很讲究的,就拿这牌子来说,大到材质色泽,小到吊穗儿的数量,那可是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少一根都不行。你说你这……”

陈卿一惊,猛的抬起头道:“赵伯父,你是说这种东西……每个牙牌上吊穗儿的数量都是固定的?那……那我的这个牌子,原本应该是多少根?”

赵怀恩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作为王府宫门的护卫首领,牙牌上吊穗儿的数量该是一百四十二根,这正好是两个门神……”

“一百四十二根?”陈卿突然截断他的话,用手捋着那一根根吊穗儿,默念几句,内心不由得激动起来。就在这一刻,他终于想到了一个能指证凶手,还洁茹清白的好办法。

想到这里,他眼睛一亮,激动地差点就要把赵承奉抱起来,嘴里不停的念几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我有办法了。”说着马上起身,茶都顾不得喝上一口,拱手道,“赵伯父,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急需回去一趟,侄儿这边就先告辞了。”说着拔腿就要开溜。

赵怀恩起身道:“你这是……”

陈卿赔笑道:“伯父勿要见怪,那牙牌上的吊穗儿,是我有一次不小心剪下来一根,还望伯父帮我保密才是,侄儿一定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赵怀恩瞅他一眼,心头也生起一种把他当自己孩子一般亲切的感觉,没好气道:“你啊你啊,我来前就跟你说过了,在王府做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以后千万注意,明白了?”

陈卿连连点头,说着就往外走。

刚迈出去没几步,又听赵怀恩在后头唤他,赶忙回头时,却见他已经追了上来,跑到他跟前,正容道:“你啊你,都六品的官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我话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跑。”

陈卿这下真跟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只听他说道:“告诉你啊,三日后,王爷要在这端礼门接受潞州卫的献俘,随后举行庆功大典,对此次壶关民变以来有功之人论功行赏,到时候自然少不了你小子的。

你回去准备下,以我对王爷这么多年的了解,他除了会赏赐你些贵重物品外,定然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你回头好好想想跟他要啥,千万别错过这难得的机会,知道吗?”

陈卿愕然道:“什么?献俘大礼?什么俘?”

赵怀恩没想到他对这个反而更感兴趣,淡淡道:“就是那帮马匪啊,那个什么杀马帮的头子,叫,李李李……什么来着。”

陈卿的心都快被他吊出来了,紧张的屏住呼吸看着他。

“哦对了,叫,李……华!”赵公公一拍脑门道。

陈卿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掉了下去,慢慢问道:“那个李杰……”

“没抓住,跑了!”赵怀恩道。“我听胡大人说官府最近也在四处通缉他,目前只捉了个匪首李华……我这也是那天在殿里不小心偷听到的,你回头可别给我乱说,大典还没开始呢。”

陈卿做个鬼脸:“岂敢岂敢,我什么都没听到。”说着傻笑下转身又要离开。

只听赵公公在他身后喊道:“你慢点,回去多想想……愿望,愿望,别忘了。”

一转眼的功夫,陈卿已经没了影子。

0

第86章 好个牙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