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窥明>第114章 潞州有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14章 潞州有变

小说:窥明 作者:诀明子 更新时间:2019/10/14 12:53:32

大明正德七年,六月末

经过长达五个多月的折腾,申家车队终于从河东盐场支出了盐,当申经雇佣起近两万人操控的盐车浩浩荡荡开出盐场,那场面实在是壮观极了。

虽然开始的时候路途依旧没那么顺利,先是车过一个个巡检司,每次都少不得抽查,自然也需要打点,再就是最难过的便是批验所,又耗了一个月才将十八万引盐一斤斤掣过。也直到此刻,这盐才算是办完了合法销售的手续,准予向指定区域贩卖。

过批验说后,众人又齐心协力将所有盐全部换成五百五十斤的大包以供批发给各地市场上的盐商,也有包成十斤五斤这样的小包,便于直接发卖给普通百姓。

也是从这刻起,申家才算是彻底踏上了一场暴利之路,一扫一路以来四处需要花费提心吊胆的状态。陈卿也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日进斗金。

他虽早就知道盐是大利,却没想到能火到那般程度。申家车队先是一路北上平阳府,再向东一路靠近泽州一带,就这么沿途不断卖,车未出平阳府,所带之盐已经销掉三分之一,再过泽州,一半尽去,直到到了泽州,申经命申敏等人带上剩下盐的一半南下河南,自己则带一半回潞州,沿途生意仍旧是好的不得了。

彼时市场上私盐横行,价格高低不一,但最低也要卖到15文钱,加上不知谁造的谣言说北边朝廷和蒙古战事吃紧,安徽浙江一带又有匪乱,导致淮盐浙盐生产受影响,解盐顿时供不应求,一时之间百姓恐慌,纷纷抢购,在阳城一带斤盐甚至炒到30文。

而申经则拒绝了下人提出的涨价建议,不仅没将食盐批发给市场上的大商帮助他们压榨百姓获取暴利,反而将大批盐批发给一些小商户用于平抑盐价,甚至直接以12文乃至更低价格卖给市场上的百姓。所到之处,百姓欢声载道,大赞申家义举,自发的为他们宣传,把申家当做救命的义商,让他们一路上名利双收。

申经此举自然也得罪了一些大商,为恐遭到报复,也为了减少路上的麻烦,他灵机一动,宣布给每个车夫的工钱增至五两银子,但前提是必须将车队安全护送到潞州城内,到时候凭申家给出的凭据到城中钱庄领取工钱,路上有任何闪失,都会影响他们收入。

于是众车夫感激之余,都自发加入到护队的行列,即便盐卖了车空了,也跟着大队人马前行,甘心做保镖,如此护队人数越来越多,大家每人拿着棍棒绳索各种装备,声势浩大,上万人的队伍竟然让沿途的一些土匪都吓得远遁。

本来车出运城,申经就曾找陈卿谈过,让他不用再跟着,可以直接骑快马不出两日便可回潞州,毕竟他是王命出来,早该回去。

陈卿却不放心,坚持要多护送他们一阵,怕路上再有危险。没想到这一护送又是一个多月,直到到了泽州,车队在那里停了下来,申经说有要事要在这里待写日子,在他的再三劝说下陈卿才勉强同意先走一步。

他打马一路北上,路上总是想起很多事情,尤其是见着申家以诚信经营,让百姓以利的做法,深为感动,从此对这位潞州大商更是刮目相看了。

……

泽州位于潞州之南,距潞州不过百里之程,陈卿快马加鞭,归心似箭,不过半日功夫,终于在天黑前抵达潞州城,当他兴奋的到达州城南门的时候才发现,此时或许是因为天色已晚,德化门附近已经行人稀落,一派冷清。

陈卿下马慢慢步入城中,看着街道上忽闪忽灭的灯火,心头涌起一阵难以名传的感动。

姐姐,弟弟,我回来了。

张安,朱勋潪,还有……我可爱的锦儿,你们还好吗?

回程时他还想着能赶上八月中秋之日,也好和家人团圆一番,一叙这半年多来离别之苦,没想到路上一耽搁,还是错过了。

由于时候不早,他并没有去王府,而是直接朝自己家门走去,一路上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见周围街市星火零落,行人也很少,似乎和平日不一样,要知道如今虽是仲秋时节,天气还是有些温度,晚上当不该如此冷清的。

及至路过天晚集附近,他越发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怎么回事,天晚集居然一片黑灯瞎火,要知道这可是潞州最繁华的夜市,寻常这个时候才该是热闹起来的时候,这是怎么了。”他心中不由得怀疑,打马朝之前经常逛的那条街道过去,发现周围很多店铺早已关门歇业,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

城南一条曲折的巷子里,一扇厚重的木门被敲的咚咚响。

许久,快把巡街的兵士都招来了,才有人慢慢揉着眼睛出来开门。

“哎呀,陈,堂哥!是你吗?你啥时候回来的?”开门之人先是一愣,随之兴奋的尖叫起来。

陈卿见是陈访,也是很高兴,用力一拍他肩膀道:“嘿,臭小子,你啥时候来的。”他说着就往院里走。

“姐姐和陈相他们都睡下了吗?还有,你怎么在这里,伯父在吗?”

“大哥!”

陈卿抬头看时,陈相已经提溜着衣服快步冲过来,一把扑到他怀里。

“傻老弟,你这是干嘛。”陈卿抚摸着他的后背,动情道。

“哥,你可是回来了,我听说,听说你遇上土匪了,吓死我们了。”

“你这都哪儿听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陈卿笑着,“没事没事,你哥我一向福大命大,等闲土匪也奈何不了我啊。”他安慰弟弟道。

说话间,院内好几个房间的灯都亮了,不一时传来伯父陈曩的声音:“是陈卿回来了吗?”,紧接着陈月也推开西厢门出来,打起一面灯笼,到他跟前晃动下,一双玉手摸上他的脸庞,说道:“瘦了!”

陈卿不好意思傻笑下:“姐,你就没发现,也更结实了吗?”

“你呀,出门这么久,这嘴还是这一点没变。”陈月瞅他一眼,拉他手一下道,“好了好了,天凉了,咱也都别在院子里了,走,进屋说话。”

……

夜幕下,一轮圆月高挂,洒下漫天清辉。

这个院子,似乎好久没有这般热闹过,尤其是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

“你们怎么睡得那么早的,这才几时啊,从前可不是这个样子。”陈卿问陈相道。

陈访抢先说道:“哎呀哥,你快别说了,我都快憋死了,之前天天想来潞州,就为了好玩,如今这都住了一个月了,真没意思,和潞城没啥两样。”

“什么?一个月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陈卿郁闷道。

“好了你还是别想这个了,没夜市就没夜市呗,又不关咱的事。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哥。”陈相叹一口气道。

陈卿诧异道:“我?我怎么了?”

陈相本来就要脱口而出,看到陈月瞥了他一眼,半晌支支吾吾道:“你,你的俸禄,不知怎么的,有俩月没发了。”

“什么?”陈卿愣怔一下,初时还不以为意,一想到一路上遇到这么多不对劲的地方,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俸禄他之前确实从没操心过,自打升了这个六品官,几乎是每月准时都有王府的人把俸禄送过来,他清楚的记得当时身上伤还没养好,那前来传旨的公公跟他说,“六品官秩,岁该俸一百二十石。内本色俸、六十六石,折色俸五十四石。本色俸内、除支米一十二石外,折银俸四十五石,折绢俸九石,共该银三十四两六钱五分。折色俸内、折布俸二十七石,该银八钱一分,折钞俸二十七石,该本色钞五百四十贯。”

这些俸禄除了部分是按年发放外,也有一些是按月发的,尤其是折色俸中的银钱。

他倒并不在意这些俸禄给多少,毕竟从没想过有一天能做个六品官,可眼下一向很准时发放的俸禄,居然莫名其妙停了两个月,这就不由得让他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了。

正思忖间,伯父陈曩推门而入。

“卿儿,你来了去过王府了吗?”他进门直截了当的问道。

“天色已晚,我直接来家的啊。”陈卿道,“怎么,伯父,是不是王府出什么事情了?”

陈曩摇摇头,道:“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你来时发现没,这如今整座城每条街道都是死气沉沉的,连一向热闹的天晚集也给关了。”

“什么,关了?”陈卿惊道,“伯父你是说,天晚集是有人下令关掉的?”

“不是怎么的。”陈曩道,“那地方红火好些年了,商户们都指着晚上做生意呢,难道还自己关门歇业不成?”

“是谁?谁把它关的?”陈卿眼珠子快速转动着,嘴里默念着“潞州知州,不会,申纶大人是好官,何况那里是王爷下的令开放的夜市,地方官府也不敢啊。”

“王爷,王爷……”他忽然想起什么,“对啊,能下这种命令的只有王爷本人啊,可是,可,开放夜市是他定的,难道……”

他思索一阵淡淡道:“今天是八月十七,会不会是王爷下令关的,你们不知道,八月十五是他的爱子,灵川郡王的忌日。”

“什么?他爱子的忌日?”陈曩似乎是头一次听说,随之摇摇头道,“不会,你不知道,这夜市是一个多月前关的,不是这两天的事。”

陈卿想想也觉得不应该,要知道灵川郡王已经去世三年了,之前他的忌日也只是王府少了大宴,从没关过什么夜市。更何况,他来时便听张安说过,这天晚集夜市本来就是郡王爷生前提议开放的。

“老王爷再怎么也不会下这种命令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王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这时一种很不祥的感觉,在他的心头弥漫开来。

“咚咚咚!”就在这时,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从院外传来。

“谁?”陈卿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0

第114章 潞州有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