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窥明>第115章 特别嘱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15章 特别嘱咐

小说:窥明 作者:诀明子 更新时间:2019/10/15 10:26:33

厚重的木门被打开,一张清秀却陌生的面孔出现在陈卿眼前。

那人个头不高,一身黑色着装,头上戴着一个竹编大帽,虽然帽檐压得低低的,却还是遮不住他那双年轻清澈的眼睛,尤其是一双剑眉生的颇有一股子英气。

“你是?”

“卑职见过陈首领大人!”

“你叫我什么?”陈卿快速反应下,“你,是王府的人?”

那人默默点了下头。

“来,咱们院子里说话。”他赶忙让道。

那人警觉的看下左右,风一般随他进到院内。

陈卿正要带他朝内走,那人拉住他道:“陈首领请留步,就在这里说话就好。”

“你是谁,王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愣了一阵后,陈卿直截了当问道。

“卑职薛鹏,是张安大人手下的一名护卫。”

“张安?”陈卿眼珠子立时亮了起来,“是张安派你来的吗?他现在在哪里,他自己怎么不来?”他着急问道。

“陈首领容禀,张首领现在不在潞州,前些日子外出公干去了,他走前交待我,要特别留意你回来,要我嘱咐你几句话。”那人说话声音很低,却显得很真诚。

“什么话?”陈卿警觉的问道。

那人再向前靠近他几步,在他耳边小声道:“张首领嘱咐我,一定要提醒你,回来后千万别去王府,最好连门都不要出,不要让人知道你回来了,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什么?”陈卿听的一头雾水,惴惴不安道,“你,快告诉我,王府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卑职并不清楚,很多话也不便说清楚。”那人把帽檐再往下压一下,拱手道,“张首领的话我已经带到了,陈大人千万保重,不可鲁莽,告辞!”

陈卿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忽的转身开门,一转眼的功夫,又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这人好生奇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他走后,陈卿闭上院门,反复想起他说的有限几句话,却越想越糊涂。

他回屋后跟家人说起这些,其它人都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什么情况,唯有陈曩想了半天道:“卿儿,不管怎么样,我感觉这个来人没有恶意,也许真是你那个好友特别嘱咐的。我看这两天,那个王府你就不要去了,我想办法打听打听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些日子再说。”

陈卿点点头。忽的想起什么,转身看着陈月道:“姐,这个,张兄,每天还来吗?”

陈月愣一下,眉头一蹙,道:“你说的是哪个张兄。”

“这个,当然是张知道,张兄啊。”陈卿似乎是有意大声说道。

“他呀。”陈月脸上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神情,俏脸别向一旁的陈相,道,“他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吧。”

陈相显然有些措手不及,接过她的眼神,支吾道:“子路兄啊,他,他三天前还来过啊。只是最近两天没见他了。”

“小相!”陈月嘟起嘴道,“你什么时候见过他,我怎么不知道。”

陈相看着她的表情,低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半天才像是鼓起勇气道:“前几日我们还在一起聊天来着,就在咱家,姐姐你那天不在家,当然不知道。

他说着慢慢抬头瞅了她一眼,又很快埋下头去。小声嘀咕道“何况你心思就不在子路兄身上,人家在这里,你也假装看不见,当然感觉好久没见过了。”

“小相,你嘀咕什么呢?”陈月杏眼圆睁,瞪着他道。

“得,我啥都不说了,夜也深了,明早还得上学,我回屋睡觉去!”陈相干脆起身,向周围简单做个告辞,就这么回屋去了。

这边陈访也跟在他屁股后头走了,边吵着太困了,明天再聊。

……

“你是觉得,这个张知道可能会知道王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对吗?”过会儿,陈曩眯着眼睛,捋着胡须点点头:“也是,他是那世子爷的小舅子,他们家又一向和王府走的近,还真有可能知道点啥也说不定。”

他说着起身,拍下陈卿的肩膀:“卿儿你耐心在家待几天,哪都别去。我这些日子想办法帮你打探下里面的消息。”

“哦,那就有劳伯父了。”陈卿拱手送他们都离开。

那一夜,虽然好久没有在家好好的休息一番,陈卿一晚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更加没想到的是,在这接下来的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

陈曩自从第二天早上出门,一连五六天没有回来,到第七天终于回来,见着他却摇摇头,直说几天过去了,王府里面就像个铁桶一样,连个鸟飞进去都出不来,根本什么消息都打探不到。

无奈之下,陈卿又央求陈月去找张知道,陈月死活不肯,急了反而生气而去。他自己不便出门,无奈之下又让陈访想办法找陈相,好容易才将张知道请到了家中。

“哎呀张兄,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一见面,陈卿远远的就拱手跟他打招呼。

张知道依旧有些受宠若惊,赶忙还礼,一边上下打量下他,高兴道:“哎呀,陈老弟,哦不,陈大人,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才半年没见,你这,浑身上下更是越发的有股子英雄气质了。”

陈卿笑笑:“哪里哪里,我这当差的外出公干一场,哪里比得上子路兄你啊,听陈相说,自打你接手了家族的绸缎庄生意,如今在泽州阳城都开了好几家店,生意是越做越红火了,如今谁人不说潞绸张家出了个好后生。要说英雄,比起张兄你,小弟真是自愧不如啊。”

“是吗?陈相也是这么说我的吗?”张知道似乎很高兴,“连你也这么说,不知道月儿会不会这么想。”他一说起陈月,刚还一脸兴奋的面容忽的多了一些酸涩。

陈卿请他在院子里坐下,依旧是那个石盘茶桌,不过桌上再没有那上好的龙井茶了。

张知道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也没讲究许多,东张西望了一阵子,看着陈月所住的西厢房方向,长长的叹了口气。

“张兄,你和家姐……”陈卿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并没有急于问王府的事情。

张知道好半天才从某种思绪中走出来,淡淡道:“一切如旧啊。”

“是吗?那就好啊。”

张知道见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没好气道:“好什么好,我说的不是以前那种旧,是那个申纶回来以后。”

“怎么,她和那申大人还是……”

“还是什么呀,不过是你姐一厢情愿而已。”

“什么?”陈卿显得有些意外,“你是说那申纶对我姐姐……”

张知道眉头一挑,习惯性的拿起桌上的一个杯子放在唇边,用鼻子轻轻嗅了下又放下,道:“申纶是有妻室的人,你不知道吗?”

“什么?”陈卿一听一下子从桌上跳了起来。

“别惊讶,别生气!”张知道把他按下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人家早在高中举人的时候,家里便给他成了亲,听说对方还是个官宦人家的小姐。”

陈卿听这话怎能淡定,他本就对这种官宦人家没啥好感,这下想想更是生气:“这么说来,这申纶不是欺骗我姐的感情吗?哼,既然已经成了亲,又何必勾搭我姐姐,真是岂有此理。”

“这你就冤枉人家了,是你姐喜欢人家,人家可没说喜欢她哦。”张知道说起申纶居然没有任何妒忌。

“这种陈世美,你怎么还能替他说话,他就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哼,敢欺负我姐,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陈卿更加气道。

“哎呀我说,你可别乱来。”张知道认真道,“你最好弄清楚情况,据我所知,申纶是一开始就跟你姐姐说明了情况的,这个嘛也不能叫欺骗,是月儿自己放不下,非要……”

他话没说完,陈卿已暴跳如雷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姐甘愿给人作妾喽?好你个张知道,我姐姐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吗?你这么侮辱她,亏我还把你当做……”

他顿了一下,喘几口气道:“不行,你给我安排下,我要见见这个申纶,问问他到底什么意思,如果让我知道他对我姐不安好心,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不知为何,从小到大一听说姐姐被谁欺负了,陈卿都会瞬间失态。

他们兄弟几人似乎都是这样,包括陈相在内,别的都是可以容忍的,唯独关于陈月的事情他便会比谁都认真,可见陈月在他们心中的份量。

张知道好容易才把他安抚下去,说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还说自己第一次知道申纶有妻室,反而很高兴,因为这样他的机会会更大些,毕竟像陈月这么好的姑娘,是不可能给人作妾的,而让申纶休掉发妻,这种事她更做不来。

“你高兴什么,即便申纶和家姐因此成不了,你还有个竞争对手!”陈卿见他身在危局却还装着这么从容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还记得我跟你过的,那个叫申纬的,听家姐说他对自己也一直很不错,算是她在潞州城认识的男子中比较好的朋友,这么说这个申纬在家姐心中和你位置差不多了。”陈卿似乎是有意打击他,故意编造了这段陈月没说过的话,想刺激张知道一下。

没想到张知道一提起申纬,淡淡一笑,依旧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陈卿这下急了,吼道:“张兄可知道,申家今日早已是今非昔比,势头之盛,怕是很快就要盖过你们张家了!”他忽然想起申经,这位申家的掌门人,申纬的兄长,想起此番中盐的很多事情。

张知道听他这么说也很快反应过来什么,问道:“陈老弟何出此言?我才想起来,你不是跟着申家车队去河东中盐了吗?此行如何?你说这话,看来申家这回是赚了不少啊,是不是?”

陈卿点点头:“张兄还是小心点吧,我此番跟随申家出去,算是亲自见证了申家的实力和能耐,当然这个东西你们张家也有的是,潞州城很多商家都能做到,可我要提醒你的是,千万不要小看了申家,因为在我看来,至少他们身上有一样东西,是你们没有的。”

“什么东西?”张知道瞪大眼睛看着他。

“谋略和野心!”陈卿直截了当的说道。“等着吧,用不了几天,申家车队贩盐成功的消息就会传到城里,十八万引盐,五倍甚至十倍之利,你现在是生意人,该知道申家这次能赚多少!”

张知道闻言先是一愣,半晌霍地起身,面部的表情显示他正在紧张思考着什么,好一阵子,他又恢复镇定,道:“你给我的消息很重要,没想到申家竟然真能在这上面淌出一条路来,算我小看他们了。”

他说着向陈卿一拱手,“多谢老弟,知道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多停留了,告辞。”

他虽然面色平静,陈卿还是看出来他在听到申家这笔买卖后内心的波动,于是也不客气,送他走到门口,这才想起什么,赶忙拉住他已经迈出一条腿的身子。

“张兄,我忘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0

第115章 特别嘱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