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此去金陵>第一章 晋阳孤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晋阳孤城

小说:此去金陵 作者:金陵酒肆 更新时间:2019/8/7 13:05:02

  大梁元熙二十五年,晋阳城头,皓月长空,晋阳太守杨伯翀之弟杨伯晟一人一箫站在城墙上,一曲杀边乐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意。城下马蹄声回荡,杨伯翀率着一队轻骑在夜色下奔着城门方向疾驰。

杨伯翀:“文若,是我,快开城门。”一身月白色长衫的杨伯晟放下手中洞箫,示意士卒打开城门。

杨伯翀登上城楼,边走边脱掉身上的盔甲,一屁股坐在了身前的席子上,随手抄起茶壶就往嘴里灌。杨伯晟转身跪坐在席子上,将洞箫放在一旁。

杨伯翀紧握着的拳头使劲捶了一下席子,道:“雁门失守,西戎八万步骑直逼晋阳。”

杨伯晟叹了一口气,道:“这几日我留守城中,接到急报,十三日前范阳失守,九日前信都太守弃城南逃,整个河北之地一马平川,现在北狄的铁蹄估计已经踏到了邺城,冀州……怕是也陷了。”

杨伯翀:“派去长安的信使呢,回来了吗?”

杨伯晟苦笑着说道:“回来了,凉州全境失守,羌人的大军都打到扶风了,可关中的萧姓王爷们还是相互攻伐,朝局依旧混乱不堪。”

杨伯翀把手里的茶壶摔倒了地上,沉默良久。

杨伯晟叹道道:“凉州幽州失陷,冀州并州岌岌可危,兄长,眼下戎胡势大,我晋阳全城士卒不到一万,不如退守河东,尚可从长计议。”

杨伯翀摆摆手,示意杨伯晟不要再说。

杨伯晟:“兄长,你我战死沙场也是应当,但娘亲与嫂嫂怎么办?远儿还小,也跟着殉国么?”

杨伯翀摇头叹道:“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杨伯晟皱眉道:“兄长,依我之见,不妨让嫂嫂带着娘亲与远儿,趁夜离城……”

杨伯翀怒道:“休说胡话,你我世受皇恩,现身负守城之责,此时迁移家眷,成何体统?”

杨伯晟脸色一白,还未说话,忽听一声咳嗽,一位素衣老妪已经登上城楼,正是兄弟二人生母,杨夫人。只见杨夫人面色微黄,两鬓星白,一手拄着杖,另一手由一名三旬美妇搀扶着,美妇人则是杨伯翀之妻韩薇。

此时兄弟二人俱是神昏智乱,都未留心城楼上有人上来了,见状俱是一惊。

杨伯翀急起身施礼道:“娘亲!”又望向那韩薇,看了一眼,小声道:“阿……阿薇!”

杨伯晟也站起身来,向那杨夫人道:“娘!”又对韩薇道:“嫂嫂。”

杨夫人咳嗽了一声,沉着声音道:“适才登楼,你们兄弟俩的话我大致听到了。”

杨夫人虽已年迈,且嗓音沙哑,但说起话来,不怒自威。紧接着继而目光一转,盯着杨伯晟道:“你方才那般龌龊念头,与朝廷上那些误国误民的奸佞之辈又有何异?莫非你这么多年学到的道理,都被豺狼吃了?”

杨夫人这话甚是严厉,杨伯晟只觉脊背发凉,一膝跪倒,颤声道:“孩儿与兄长受难,也就罢了,累着您和嫂嫂,便觉心中不安。”

杨夫人叹道:“国将不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如今胡虏乱华,家破人亡者何止千万,多我一个杨家,又算得什么?娘不是寻常妇道人家,阿薇也是明义知礼的孩子。我杨家世代忠烈,岂独男儿?”

她语气淡定从容,但这话听到杨伯晟耳里,却是觉得心如刀绞,泪水不住地流了下来。

杨夫人长叹了口气,伸手扶起了杨伯晟,道:“晟儿,你知道你名里这个晟字是何含义么?”

杨伯晟道之:“昂头冠三山,俯瞰旭日晟。”

杨夫人颔首道:“不错,你爹爹给你起这个名字,便是要你心像光明,做一个问心无愧、顶天立地的英雄男儿,保国卫民!瞻前顾后,岂是英雄所为?”杨伯晟身子一震,默然无语。

杨夫人回头向韩薇道:“阿薇,远儿呢?”

韩薇笑道:“他练武去啦!”

说着深深看了杨伯翀一眼。她与杨伯翀既是表兄妹,也是夫妻,青梅竹马,厮守多年。杨伯翀见她此时神情,只觉在此危难关头,妻子的音容笑貌都变得格外珍贵,再想战端一开,有死无生,只觉得说不出的难受,只得垂首轻轻一叹。韩薇轻轻握住杨伯翀的手,纤纤玉指与他紧紧相扣。杨伯翀心一颤,再抬起头,眼眶已然湿润了。

杨夫人看了看二人,说道:“时候不早,你二人劳累一天,早些回去歇息去吧。”

说罢便由韩薇搀扶着自顾自地离去了。

杨伯晟送母亲离开城楼,回到房去。归来时见不远处军校场,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正在与杨伯翀的亲兵练武,少年正是杨伯晟之子杨致远。

杨伯晟走上前去在一旁观看。杨致远见到杨伯晟,便放下木枪跑到近前,说道:“二叔,你教我些速成的本领,好杀戒奴。”

杨伯晟强作笑脸道:“我可教不了速成的本身,武艺都是一招一式练出来的,马虎不得。”杨致远撇撇嘴道:“哼,小气鬼。你不教我,那我自己练。”说罢便跑回校场继续随着亲兵练武。

杨伯晟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欲走,忽见一个小丫鬟从远处朝着自己冲过来,一把拉住杨伯晟,叫道:“二公子……不好……不好了……”

杨伯晟诧道:“小环,你别急,慢说。”

那丫鬟咽了一口唾沫,放声大哭道:“老夫人……老夫人她上吊自尽了……”

这句话宛若一道晴空霹雳,震得杨伯晟不由得后退,几乎跌倒。杨伯晟怔了怔,快步冲入母亲的房中,只见三尺白绫,将杨夫人悬在梁上。杨伯晟手忙脚乱将杨夫人放下,伸手一探,却是早已气绝。杨伯晟悲痛欲绝,抱着母亲遗体,欲要痛哭,却觉得眼角涩涩的,竟一声都哭不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杨伯晟忽觉有人拍肩,抬眼望去,乃是兄长杨伯翀,之间杨伯翀他双目红肿,沉声道:“大敌当前,节哀顺变!”

杨伯晟左右看去,见没有嫂嫂,当下心觉不妙,急声道:“嫂嫂呢?”杨伯翀低下头,道:“她骗我先走……便服毒自尽了……”杨伯翀虽是竭力屏息,使得声音无异。可两行浊泪却是包藏不住,顺着面颊滑落。

一日之中,两位至亲之人离世,杨伯晟只觉脑中空荡荡,瘫坐在地,任由旁人怎么搀扶却是再也站不起来了。杨伯翀见面前桌上有一张纸笺,便伸手拿过,定眼看去只见写着八个蝇头小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小楷字迹娟秀,却落笔有力。杨伯翀识得这是母亲笔迹,立时胸中大恸,不觉双泪沾襟。

二人正自伤心,忽有军士来报:“戎奴到了。”二人俱是一惊,收了泪水,迈步出了房门,带着军士直奔城头。一眼望去,只见长空万里,苍穹无边,西戎人马迤逦而来,黑压压一片,不见尽头。

两日后,西戎开始攻城。晋阳城城高池深,一时间西戎军也奈何不得。一日苦战,西戎军损伤不小。次日,西戎人再度大军攻城。杨伯晟依仗强弓劲弩,滚木礌石据城死守,西戎始终不得攻克,连续攻打十余日,西戎军始终无法破城,反而损伤人马甚多。

是夜,西戎军在城外用麻袋裝土垒起一道高坡,紧接着将云梯从高坡搁上城楼,近万西戎军踏着云梯,攻入晋阳外城。

杨伯翀率军且战且退,打算据守内城,杨伯晟则率兄长亲兵断后。战得一时,杨伯翀见西戎军不绝攻入城内,又撞破城门,心知大势已去,转过身一把抓住正在奋战的杨伯晟肩头,大声道:“我在此率亲军抵挡,你率领其他人马,从南城突围。”

杨伯晟惊道:“什么话?”

杨伯翀双眉一紧,厉声呵斥:“你不记得父亲的仇了吗?”

杨伯晟不由一怔。杨伯翀正色道:“父亲一世英名,遭奸臣陷害,孤军被戎奴围困,宁死不降最后战至力竭而亡。如今大仇未报,有何颜面去见九泉下的父亲?你才智武功远胜于我,理应你留下性命,再与戎奴周旋。”

杨伯晟挣开兄长的手,怒道:“要死同死,怎可离去。”

杨伯翀引刀横于颈前,怒目呵道:“你若不走,我立时便死!”

杨伯晟望着兄长,双眼骤然红了。杨伯翀将佩刀插入土中,扣住杨伯晟的肩膀,道:“文若,母亲以死明志,我决计不能弃城而走;但父亲报国之志,更不能就此断绝。母亲之意,我来成全;父亲之志,由你担当。”

杨伯晟不由哽咽,忽见杨致远牵来马匹。杨伯晟一咬牙,夺过杨致远手中缰绳,纵身上马,拨转马头之际,忽然探出长臂,出其不意将杨致远一把揽起;杨致远只觉腰间一麻,已是动弹不得。杨伯翀正欲阻拦,杨伯晟一甩缰绳,两腿夹紧马腹,手上狠得一拍,骏马霎时远去。杨伯翀看着兄弟背影,不觉间,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杨伯晟率军冲出城外,西戎军分兵紧追不舍,追到汾水旁,已然赶上了杨伯晟一众残兵。双方一场激战,杨伯晟在西戎军军阵中左突右进,杀伤甚众,趁着西戎军阵脚大乱率着百余残军,突出重围。

西戎军整军继续追赶,两股人马相隔一箭之地,狂奔一百余里。此时西戎人前来支援的塞北骑兵到达,一时间快马如风,利箭如雨,杨伯晟所率残兵所剩无几,逃至渡口时,仅剩十余骑。此时追兵在后,汾谁在前,杨伯晟进退不得。

杨伯晟伸手拔下身上所中锐箭,血染铁甲,看了一眼杨致远,沉下一口气,一声长啸,纵马跃起,射入汾水;杨伯晟身后军士见此情景,俱声大喝,纷纷效仿,纵马入河。但众人多已受伤,河水又十分湍急,十余骑瞬间便吞没。西戎追兵勒马瞧了汾水一瞧,便打马回身,向北而去,一时间汾水河畔,蹄声远去。

0

第一章 晋阳孤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