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中南绝地>02 王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 王子

小说:中南绝地 作者:钴光 更新时间:2019/8/19 15:22:35

腊蒙酒店门前,广场上的外地人已经被清理干净,尸体被运走,一群士兵用牛车拉来河水冲洗街道。广场一侧的告示栏上贴了一张缅军的安民告示,宣布恢复对腊蒙的控制,在形势稳定以后,将重启边境贸易。似乎是从内比都赶来的便装政府工作人员开始深入街道,宣传此次军事行动只是针对克钦和果敢分离主义武装,百姓不必担心。一些车辆拉来了药品和救济物资,新的海关人员进场,街上的商店开门,连边贸城的中国老板们也纷纷回来重启生意,在缅军的管理下,腊蒙渐渐恢复了社会秩序。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边贸重启,腊蒙似乎恢复了以往的繁荣。

“呵呵,如果不是路口站着的那些缅军士兵,还真看不出来这里已经易主了。”陈世琳说。

阿双倒是见怪不怪:“老百姓嘛,谁来管不是管?”

陈世琳却摇摇头:“缅军缅北的将领几乎都涉毒,多少而已。克钦和果敢人不许种罂粟,不许贩毒。”

看着阿双,陈世琳忽然坏笑一下:“那样一来,猜旺叔的生意就不行了,我也就没钱可赚,所以我宁可克钦人控制这里。”

经过几天的休息,加上合适充足的营养,阿双比之前漂亮了很多,看来女人需要滋润的道理是对的。看到陈俊强打量自己,阿双脸红了:“等形势稳定下来,我们回去找货吧?”

“再等一天。”陈俊强指了指边境那边:“我联系了蛇头,给你搞个假的边民证,路上也安全。”

“还不知道去木姐路上怎样呢!”阿双说了一句,陈俊强的手机响了,他很快接完电话,挂断以后穿上鞋子:“边民证已经弄好了,我现在去取。”

他挤挤眼:“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阿双高兴地跳起来:“酒店闷了几天,好想出去。”

走出酒店,感觉街道上还是充满紧张气氛,这里是整个缅北秩序最好的地区,无论是克钦人还是缅军,都希望能够保持边境稳定,保持良好的边贸环境。如果治安环境不好,边贸就会停止。虽然双方都没有关闭口岸,但都懂一个简单的道理,要那些中国老板过来做生意,没好的治安,他们是不来的。赚钱要紧,但命更要紧,毕竟钱是用来提升生活品质,卖命不值。

回头看看身边的阿双,仿佛小女孩一样活跃,正在打量一个卖黄皮果的摊位,看到陈世琳已经走远,正回头看她,才急忙小跑过来。

“我要是能开个水果店就好了!”阿双道:“云南那边过来的水果个头都很大,本地的黄皮果瘦的可怜,进口的那么大,还甜。”

“品种不同嘛。”陈世琳不在意地说,“中国的水果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优良品种,也经过嫁接的。你们这边土生土长,品种退化,当然不好吃了。”

阿双看他一眼,陈世琳笑道:“还是那个疑问,好好的中国不待,非要过来这种危险的地方?”

阿双倔强地点点头:“我就是有这种疑问!”

陈世琳用开玩笑的口吻道:“那么,还有个理由是找老婆。如果我不来这边,怎么认识你呢?”

阿双摇摇头:“我有老公的,当不了你老婆。”

“那,私奔好了!”陈世琳继续玩笑。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口岸附近,这里已经被政府军接管,以往熟悉的克钦人边防民兵已经不见。

陈世琳打量一下附近,看看手机,然后将阿双领到一家红木工艺品店门前,老板似乎很熟悉,急忙迎出来:“琳哥,好久不见!”

“黄老板!”陈世琳介绍阿双和黄老板认识,然后对黄老板说:“我要过去一会儿,也许一小时,也许要半天。这是我女朋友,放你这里照顾一下。如果有政府军过来,帮着敷衍几句。”

“没问题琳哥,你就放心吧。”做红木工艺品生意的黄老板看起来四十多岁,不知道为什么反而管三十出头的陈世琳叫哥。他说:“琳哥的女人,就是我的家人了。缅北的规矩,琳哥来了,先吃饭。吃完饭你去忙,嫂夫人放我这里,绝对安全。”

“饭我就不吃了,等回来再说。”陈世琳看一眼不远处的缅军巡逻队:“他们没找麻烦吧?”

“没!”黄老板得意的一笑:“这等蕞尔小国,对咱们自然是客客气气了。还发来安民告示,说正常营业。军队会好好维护腊蒙的秩序。让我们安心做生意。”

“这回和以往不太一样!”陈世琳思忖着说了一句。然后转向阿双:“黄老板是自己人,吃喝随便你,楼上有客房,累了就上去休息。要什么东西,就和黄老板说。”

“你要去多久?”阿双有些担心:“不会不回来了吧?”

“我去给你弄边民证,这样,你至少在腊蒙是安全的!”

陈世琳说完,和黄老板交代几句,将双肩包放在店里,然后转身向口岸方向走去。

黄老板急忙拿过椅子:“嫂夫人请坐。或者,楼上有客房。我叫我老婆过来招呼你!”

“不用太麻烦了!”阿双急忙推辞,但黄老板已经打电话了:“来了女客。你招呼一下休息。”

虽然是工兵,但陈俊强毕竟接受过军事训练,他判断的很准,他们所在别墅周边都是红头巾的人。有人在训练,有人似乎正在列队集合,等待迎接什么高级人员。叛军在全城反复搜索多次,可能正因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才没人注意到别墅窗口那两双惊恐的眼。

远处传来汽车的引擎声,一队小汽车驶来,在市政厅门前停下,红头巾敲起了战鼓,咚咚咚的鼓声让人胆寒。

在众人的簇拥下,一名身材矮胖的叛军将领下车,和众人握手,然后在迎接人员的带领下走上台阶,进门的一瞬,向身后望了一眼。

“哦……”诗琳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地捂住嘴,陈俊强奇怪的看看她:“你认识这个人?”

诗琳紧张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两人在墙根坐了下来,陈俊强道:“你有事情瞒着我!”

诗琳摇摇头,陈俊强摆弄着手指:“首先,你不是本地人。你的服装,鞋子,看着很普通,但质量很好,有外文商标,肯定是高档货。也就是这别墅女主人的衣服质量才能和你的衣服相比。第二,你懂汉语普通话。而且说得很地道。有翘舌音。所以一开始我还怀疑你是我老乡,不仅是同胞,而且是中国北方地区的人。还有,你认识法语。你看那些法文,英文药品标签一看就懂。”

他看看低着头的诗琳:“还有,你认识红头巾的高级军官。也许你还认识王室和其他国家高层的人,因为你很关心。”

诗琳点点头:“判断的不错。我是从仰光来的,就是仰光人。家里条件比较好,请了法文老师,中国保姆。所以,中文和法文都懂一些。”

“仰光是大城市,你怎么会到这北方的小城呢?”

“志愿者,懂么?”诗琳说。

“志愿者?”陈俊强摇摇头:“我只知道志愿军。志愿者是做什么的?”

“和志愿军差不多吧。”诗琳道:“不同的是,志愿军是志愿去打仗的。我们是医疗志愿者。因为缅甸沿海和内地的医疗水平差距很大。沿海开发的早,经济较为发达。而内地经济落后,医疗水平也就比较差。也就是内地医院的经费不足,所以这里的医院请不起高水平的医生。有高水平的医生,因为沿海地区城市的医院待遇比较好,所以也都跑到沿海大城市去了。所以,王室一边加大对内地医院——不光是医院,还有学校,交通基础建设等所需的经费拨款力度,一方面组织沿海的志愿者——像我这样的医疗工作者到内地来服务,帮助这里的医院提高医疗水平,帮助更多的病人。志愿者没有报酬,只有基本的生活费和交通费用。我就是这样来的。”

陈俊强点点头:“还有一点,我发现你胆子很大。叛军进城的时候,医院的人都跑光了,就你自己留下。”

诗琳笑了笑:“医院不是还有你们这些住院病号嘛!”

陈俊强摇摇头:“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你怎么会认识红头巾的军官?”

“他叫宾奴仕,很有名的。”诗琳说。

“报纸上看过照片?”陈俊强语气里带着讥讽。

“不,在仰光见过他,公开的仪式上。”诗琳说,“英国允许缅甸独立的时候,正好印度也宣布独立,为了避免印度吞并缅甸,就恢复了缅甸的王室。而且派兵将王室保护起来,返回仰光继位。因为缅甸国内有很多武装,这些武装有以前的抗日游击队,也有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游击队。独立后,他们宣布效忠王室,摇身一变成为政府军。国家实行君主立宪制,努力发展经济。”

诗琳看一眼窗外:“这个宾奴将军就是反英游击队的,他领导的游击队规模很大,主要在北部山区活动。二战的时候,日军在泰国登陆,入侵缅甸。很快的打垮英缅联军。但中国出动了远征军。将日军击败,日军为了牵制中国远征军和英缅联军的力量,就和缅北山区的反英游击队联系,给他们提供经费,武器弹药,让他们打击英缅联军和远征军。说日本入侵缅甸泰国,是为了解放东南亚人民而来的,要帮助缅甸人民从英国的殖民统治下独立出来。很多人上当,当年宾奴仕的游击队给英缅联军造成挺大损失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日本人封他为陆军中将。不过日本很快战败,缅甸独立,进行国内和解的时候,宾奴仕等武装力量都成了正规军。”

“那,他为什么叛变?”陈俊强不由向市政厅那边看了一眼。

“建国以后,宾奴仕因为军队人数多,所以被国王批准,成为陆军部长,国防部参谋总长。日本人授予的军衔也保留下来,而且提升为上将。只是,他和国王以及王室,内阁之间有很多矛盾。”

诗琳皱皱眉:“独立以后的缅甸,成为英联邦成员国。因为战争刚刚结束不久,国内经济设施急需恢复。国王考虑到缅甸周边并没有现实中的军事威胁。整个中南半岛上,只有越南南方北方处于战争。所以,就决定削减军费,裁军30万,将宝贵的资金用在国内的经济建设当中。弥补西方资金援助的不足。”

“宾奴仕将军反对裁军?”

“嗯!”诗琳说,“整个陆军当中,宾奴仕将军的高棉人占了一大半,高级将领中也有一大半是宾奴仕将军的人。要裁军,他们肯定受影响。国王考虑北方的高棉人大都是贫困山区的农民,没有什么文化。未来的缅甸,保持一支规模小,精干的,装备先进的军队就行。所以裁军首先是部队中的高棉人。发给遣散金,让他们回去与家人团聚,建设家乡。宾奴仕将军公开反对。”

“那国王怎么应付?”陈俊强问。

“我爸——哦,国王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他很珍惜来之不易的独立,和平。所以一开始就耐心地向宾奴仕将军讲他改革军队的想法,讲周边没有什么现实的军事威胁。有限的资金应该用于国家建设。发展工业,交通运输和医疗保健,教育。还授予宾奴仕将军亲王称号。”

“可他还是不听!”陈俊强明白了。

诗琳点点头:“我从仰光来这里的时候,首都的气氛就挺紧张的。当时,宾奴仕将军提出,要用国王口中‘文化低’的高棉部队和国王的禁卫军进行一场对抗性的军事演习。”

“结果呢?”陈俊强问。

“肯定是高棉部队不行了!”诗琳口气里带着骄傲,“殖民时期的缅甸,因为王室在民众中拥有很高的威望,所以英国总督府也对国王毕恭毕敬。不仅保留了王室,而且允许王室拥有一支1000人的禁卫军。因为英国人限制了规模,所以国王就在提高部队装备和人员素质,训练方面下功夫。部队由受过正规训练的缅甸人和退役的英国、法国军人组成,所有的军官都是英法两国军校的毕业生。二战结束以后,英国将剩余的军用物资和装备都给了国王。所以,禁卫军虽然人数不多,但很精悍,装备水平高,训练强度很大。”

她口气里带着骄傲:“去年旱季,在仰光附近,举行代号曙光的军事演习,宾奴仕将军亲自指挥2万人的高棉部队参加,但禁卫军让他们知道,现代战争不适用人海战术能够打赢的。”

陈俊强默默地点点头。诗琳道:“但是,演习结束以后,那些高棉部队赖着不走了!就留在首都附近。我就是那个时候走的。”

她苦笑一下:“当时我也不放心,不想走。但父王——我父亲逼着我立即离开首都,去哪儿都行,就是不能在首都留下!”

她看看陈俊强:“所以,我想弄到收音机,听听外面的事情,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陈俊强已经注意到不远处市政厅门前的灯杆:“我来想办法!”

走进勐腊,陈世琳身上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因为邻国处于战争状态,这边也加强了边境的警卫,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是武警和部队的军车。出了关口,他就叫来一辆摩的进入市区。七拐八拐地进了一处小巷,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正在那里张望。

“我以为你不来了呢!”做假证地将一个信封掏出来递给他,陈世琳打开看看,阿双在照片里向他微笑着。照片是他在酒店房间里拍摄的,照片传过来一天,交了50块预付金,就得到回应说今天可以来取。和真的边民证一样,是ic卡做的,有一寸彩色照片,姓名地址证件号码一应俱全。这个假证用来过中国海关肯定不行,但在缅甸边境一侧30公里内,通行无阻。

他取出剩下的50元递过去,做假证的很快消失。

从小巷里出来,听到不远处火车站的广播声。从这里坐车到省城昆明不过几个小时,从昆明坐高铁或飞机,只要两个消失,他就可以回到家乡,见到已经年迈的父亲。转眼之间,他已经离开家快十年了,这十年当中,仅有在部队上的时候,曾经探家一次。父亲近乎严厉的盘问了他在部队上的训练情况,个人军事技能。反而对他即将考入外国语学院感到不解。

“你将来要应对的环境是最恶劣的,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政治环境。”如果说父亲和其他同龄的退休工人、便利店店主有何不同的话,那就是眼神里的一种傲然,“不严格要求,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通过各种渠道和资料,他已经对中南半岛的情况了解不少,地理和政治环境,历史,各民族风俗,语言特点等。当年,当他从父亲口中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后,就异常果断地说:“那我回去,我要恢复那个国家!”

父亲惊讶地看着他,仿佛不认识一样。一夜之间,陈世琳已经从懵懂的小屁孩成长成了大人。

“你要去考军校,或者当兵!”父亲说:“世界上女人多得是。世界也大得很。不仅是车站街,世界上也不光是夏薇那种站街女。”

他看看儿子:“你第一次去,我就知道了。想着你已经长大了,应该懂得这些。所以就没阻止你。一直到今天。我听夏薇的房东说她要走了,我怕她勾引你走。那样一来,你的一生也就毁了。”

他看看儿子:“从良肯定要找个老实人。你是异国血缘,高贵的王子血统,人长得帅气,高大。只是你不好好读书。以后,要多读书,多锻炼自己的身体,锻炼自己的意志才行!”

“锻炼意志?”

“嗯!”陈父起身,向窗外望了一眼:“知道我一个北方人,为什么不回老家?在这边境省份定居?因为我答应过你母亲,好好培养你长大。将来回去,用你的聪明才智,打倒军阀,重振你的国家。——你是王子啊!”

“我是王子!”陈世琳喃喃地说:“所以必须优秀,不能比任何人差!”

“是!”父亲说:“你是王子,所以,决不能做孬种!”

1

02 王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