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中南绝地>06 陀帮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6 陀帮主

小说:中南绝地 作者:钴光 更新时间:2019/8/25 18:11:06

丰田路霸稳稳地在车队后面停下等候,前面是等待过境的车队,作为一个没有海岸的国家,通往滨海国家的道路总是被挤得满满。

“陀帮主在国外?”陈世琳有些意外,猜旺意味深长的看看他,又点上一根香烟:“让你做一百次才答应你,你以为见陀帮主那么简单?”

陈世琳歉然:“是啊,猜旺叔,我没想到。”

车队缓慢的移动,两国边境正好被涅槃河隔开,两边的两国的边境检查站。只开放了一条通道,两边的车都走得很慢。

阿旺打开收音机,调了一下旋钮,喇叭里传来当地语言的新闻广播,猜旺不由感叹:“如果还是纳坦王国,哪有这么多关卡。都是独立闹的。”

“这他妈比走路的还慢!”陈世琳也有些懊恼。

“上次我们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今天算快了!”沉默寡言的阿旺忽然说了一句。

猜旺解开安全带:“下去走走?”

陈世琳点点头,车里开着空调,但猜旺一路上绵绵不绝的抽烟,让车内的空气变得缺氧,打开车门,一股清凉的江风吹来,让人精神一振。

“我们走路过去,到那边茶楼等你。”猜旺对保镖吩咐,然后领着陈世琳向边检站方向走去。

陈世琳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周边的地形,猜旺说得不错,如果还是纳坦王国时代,这里不过是个省级界限,并没有任何检查站收费站。从这里南下,路况会越来越好,一直到海边。猜旺的货就是通过这条渠道秘密运往海港,装上前往欧洲,北美的运输船。以前,每天都会有负责运输毒品的骡子在这里被捕,但更多的骡子安然无恙的将货物送到海边,装上货船。如今,随着冰毒的泛滥,金三角的海洛因生意已经一天不如一天。甚至,有人发明了化学合成技术替代冰毒的主要原料麻黄碱的技术,纯粹依靠化学合成就可以完成冰毒的制造和萃取。依靠罂粟提炼的海洛因已经成了明日黄花,有生之年,金三角的毒品种植肯定会结束。

走上菩提河大桥,桥头就是缅甸这边的检查站,简单的验看了两人的护照签证,士兵摆手示意他们可以通过。桥上也排满了一列等待通关的车队,他们在车队一边走过。而对面,泰国海关也忙个不停,检查进入车辆人员的证件和货物。

猜旺叔走得很快,好像桥对面有什么人在等。陈世琳用散步的速度慢慢走着,一边琢磨着即将见到的这个陀帮主。

历史上,在缅甸,寮国,柬埔寨乃至整个中南半岛,从事商业运输的是马帮,除了越南和柬埔寨境内的湄公河以外,本地适合通航的河流并不多,加上北部山区山高林密,交通不便,马匹是主要代步工具。而从事货物运输的,就是马帮。

陀闻是柬埔寨高棉族人,曾经是宾奴仕将军的手下,在整个中南半岛地区,高棉族和克钦族一样,以能征惯战吃苦耐劳著称。有资料表明,陀闻在宾奴仕将军手下担任一个精锐的山地团团长,军衔是上校。因为参与和支持针对纳坦王室的叛乱有功,被宾奴仕提升为少将。但宾奴仕将军自己任命自己为“终身总统”以后,陀闻将军却退出了军界政界。辞去了在政府和军队中的一切职务,成立了一家运输公司,主要经营从缅甸当时的首都仰光到泰国海港之间的货运业务。在缅甸语中,货运老板就是马帮帮主。此后的很长时间里,人们都称陀闻将军为陀帮主。

一般认为,金三角的毒品种植源于美国在越战期间的巨大需求。越战期间,周边邻国有很多美国海空军基地,最多时候,美国曾经在越南战争中投入五十万人。士兵大都是战后出生的“垮掉的一代”,喜欢朋克,嬉皮,涂鸦,甲壳虫。对战争目的的怀疑,人生前途的无望,让美国大兵们对毒品的需求格外迫切。金三角的毒品通过各种途径,送到泰国乌汶空军基地,芭堤雅海军基地。除了满足当地美国大兵的需求以外,美国大兵中的代理商会将更多的毒品送往菲律宾和冲绳,关岛。运输工具有飞机,舰艇,甚至包括B—52轰炸机。当年,驻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的美国战略空军的飞行员们痛恨军内代理商层层加价还层层稀释海洛因含量。恨不能亲自从毒贩手中买到价廉物美的上等海洛因,因此,他们在执行关岛——越南北部的滚雷行动轰炸任务的时候,总是以各种借口前往泰国乌汶。要么是机械故障,要么是飞机被击中某个部位无法返回关岛等等,在作为紧急备降的乌汶降落,将飞机丢给机械师以后,就立即冲到基地外面,采购上等的海洛因,然后起飞返回关岛,不仅自己享用,也能享受中间商的利润。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越战结束。

而返回美国本土的大兵们没了海洛因自然饥渴难耐,幸好,通过菲律宾和冲绳,美国之间的空运,海运线还能获得一些毒品,价格自然水涨船高,也只能听任中间商盘剥。哥伦比亚麦德林毒品集团应运而生是后来的事情。因此,金三角的海洛因一直很抢手。从原始状态的一号海洛因膏到采用萃取提纯技术的四号海洛因,金三角的毒品种植,提炼技术也上了几个台阶。曾经,坤沙的海球牌四号海洛因曾经是毒品界的apple,lv,CD。享誉全球。

有一件事,他始终不明白。陀闻上校作为叛乱骨干,在宾奴仕将军获得权力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宾奴仕将军成为总统以后,陀闻却退隐。这不符合他的性格。高棉人历来强悍,争强好胜,中国儒家那种功成身退的理念,在他们身上行不通。

那么,究竟是什么让陀闻退隐,甘当一个企业主呢?难道是贩毒?

他看一眼满载货物的车队。出口到泰国或需要经泰国转口出口的大都是木材,铝矾土,粮食。通过出口货物藏毒是传统手法。在凿空的原木中,在堆积成山的粮食袋子里,是隐藏毒品的好地方。边防警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的通关货物检查清楚,除非有人举报,大部分毒品都能安全过境。

菩提河大桥不长,他很快地来到桥的另一头,出示了护照以后,因为徒手,连检查都免了,得以顺利通过。回头一看,和自己一样,耐不住堵车的寂寞,徒步走过来的人不少。

过了桥,这里就是泰国的土地,虽然是东北边境少数民族聚集地区,但经济水平明显比缅甸这边高出一截。街道宽阔整洁了许多,车辆也新,人们身上的服装也显示出经济的富裕。

一座茶楼二层,猜旺从窗口伸出手来摆动,他看看门前的招牌,上了楼。

“看到阿旺的车了么?”猜旺叔有些焦急,不时地看着腕上的金壳劳力士手表。

“还远呢,至少一小时。”陈世琳说。

猜旺嘻嘻笑,陈世琳知道他是在掩饰刚刚的焦急:“车上带了货?”

猜旺向周边瞥了一眼,才压低声音:“眼下行情正好呢。这两年都没有这个价了。”

他伸出三根手指。

陈世琳笑道:“原来猜旺叔是公干。送我是顺道。”

猜旺刚想说什么,服务生过来,猜旺点了三个人的套餐,要了一条555牌香烟,然后继续看表。

“陀帮主离这里还有多远?”陈世琳问。

“不远了,吃过饭出发,天黑前肯定能到啦!”

陈世琳看看邻桌的一对青年男女:“这就是骡子?”

“你眼睛真毒!”猜旺的口气里带着夸奖。

正说着,阿旺上楼来了,他拎着一个双肩包,随手放在地上,三人开始吃饭,聊着堵车的事情,那对青年男女买单结账离开的时候,顺手留下他们的双肩包,将阿双带来的双肩包拿走。一路说笑着下了楼。

猜旺和阿双吃饭的速度明显加快,陈世琳三口两口将饭菜吃完,跟着他们下了楼,阿双已经启动了汽车。

驶出两个街口,进入小镇的中心,一家银行门前,阿双将车停下,拎着包下了车。

“阿琳,你坐到驾驶位上!”猜旺用命令的口气说。

陈世琳这才意识到要随时准备逃走,于是下车,换到驾驶位置,检查了一下档位,启动了引擎等待着。

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阿双还在银行里,隔着窗口可以看到,一群银行工作人员都在清点阿双带去的钞票。他们只能等。

终于,阿双拿着空包出来,很快的上了车,陈世琳挂挡,车向小镇外驶去。

按照猜旺指点的路线,他们在一个小村外停了下来,路上有武装人员的检查哨,路上横着拒马。武装人员表现得很友好,但陈世琳莫名的紧张。

哨兵打过电话以后回来:“交出你们的武器!”

猜旺掏出腰间的勃朗宁掌心雷,阿旺从手套箱里取出一支手枪,一支微型冲锋枪。

“你呢?”士兵冲着陈世琳。

陈世琳摇摇头:“我没武器!”

“你们下车!”哨兵命令,他们只能下车,哨兵搜身检查一番,让他们交出手表,手机。

“跟我来!”一名小头目说,然后走在前面。一个哨兵过来,给他们戴上黑头罩,交给他们一根绳子:“抓紧了,跟着走!”

这里并非是国内村村通公路,道路狭窄而泥泞,三人排成一行,跌跌撞撞地走了几百米,脚下才平坦起来,感觉是水泥地面。

再转了几个弯,听到大门开启的声响。

“前面是台阶!”领路的士兵说。

——不仅有台阶,还有一道蛮高的门槛。有哨兵和门卫之间的交谈,此情此景,更让陈世琳坚信,陀闻绝不是简单的运输商老板。

黑头罩被去掉,面前是一个中式装修的客厅,几个戴着红格子头巾的保镖手持长短武器在一侧侍立,居中的红木太师椅上,坐着一个奇瘦的老人。光线昏暗,看不清老人脸上的表情,不过,戒备的这样严密,应该是怕得很。

想到这里,陈世琳看一眼猜旺老板。猜旺满不在乎的将头罩丢给一边的士兵:“陀帮主,你怕成这个样子?”

“嗯?我有什么可怕?”陀闻竖起眼睛。

猜旺满不在乎的在一侧的客座坐下:“多年未见过面了。兄弟还是老样子。”

“你是来叙旧的?”电光石火般的目光扫视了一眼一边的阿旺和陈世琳。

“是这样。”猜旺指了指一边的陈世琳:“这位小兄弟是中国来的,在我手下做了三年。一直想来拜见陀帮主,只是兄弟我信不过,所以,放在手下考察了三年。”

人们的目光转向一边的陈世琳,他微笑着向陀闻拱拱手:“久闻大名!”

“三年的时间,就为了来见我?”陀闻微微吃惊,仔细打量着陈世琳:“军方的人?”

陈世琳微微摇头:“我自己的事情。”

“说吧!”陀闻摆摆手,示意保镖们后退。以往被他看不起的毒贩猜旺都看出来他怕,让他很觉得丢面子。

“当年,陀帮主还是高棉山地团团长的时候,为推翻纳坦王室立下大功,如今怎么落到当帮主的境地了?”

陈世琳说完,陀闻不由笑了:“这位小兄弟说话好直接。”

猜旺也有些意外,此刻只能赔笑道:“小陈兄弟初来乍到,不懂礼数。还请兄弟海涵。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在下告辞!”

没想到陀帮主却并不在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里托着两个檀木球转动着:“功成身退,不是应该的嘛?”

“我看是未必,”陈世琳道:“陀帮主亲自策划了在仰光机场拦截刺杀纳坦王室成员的行动,对宾奴仕政权的建立可以说立下关键性的大功。但,宾奴仕将军似乎并不领情,以后就是各种排挤,陀帮主是迫不得已,才离开权力核心,来做帮主了吧?”

“放肆!”看到陀闻脸上露出愠怒,猜旺不禁呵斥:“有你这么和陀帮主说话的么?老人家不为名利,功成身退,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自己瞎猜,还到这里来胡说!”

陀闻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保镖们聚拢上来,他摆摆手,良久,才说:“随便你怎么说吧。这些年,说什么的都有!”

“因为没有得到王室瑞士财宝的密钥,还被宾奴仕将军关了一年?”陈世琳仍不依不饶。

“你!”陀闻捂住胸口:“滚出去!”

几名保镖过来驱赶,猜旺急忙鞠躬:“在下告辞,在下告辞。不劳远送!”然后拉起陈世琳的一只手走出房门。

几个保镖过来,给他们戴上黑头套,重新上了车。

“祸从口出啊!”猜旺叔禁不住责怪。陈世琳没有回答,听到对讲机里哇啦哇啦一阵,汽车开动了。

1

06 陀帮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