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中南绝地>02 这里是缅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 这里是缅北

小说:中南绝地 作者:钴光 更新时间:2019/9/8 21:15:12

天蒙蒙亮的时候,韩世林被雨声惊醒。大滴大滴的雨水敲打着窗外的芭蕉树叶子,外面已经有了淡淡的天光。

看看枕边的阿双,短发披散在脸上,抱着他的一条手臂睡得正香。昨晚为住宿的事情,他很费了一番心思,他已经吩咐廖强将坦途开到安全僻静的地方,去找显然不合适。但阿双家就这么一间能住人的房,一边有个半开放式的棚屋是厨房。那负责看守他们的克钦民兵已经在厨房里给自己搭建了一个可以躺坐的小窝。

——在阿双家和她算数双飞,陈世琳想都没敢想过。

不过,这个让他头痛的问题被阿双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今晚家里有客,你可以去玩牌了。阿双拿出一张钞票。男人如获至宝,顾不上没吃完饭,一溜烟的就跑了。

我这老公就是这样,好赌。阿双无奈的说。

看到陈世琳脸上复杂的表情,她略显不屑的说,他才不在乎我和哪个男人睡。他有钱赌就好。

虽然阿双这样说,但陈世琳还是感觉歉然。毕竟是人家的女人,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睡在自己身边?

晚饭以后,阿双将女儿阿花送到同村的姐妹家,房间里暗了下来,只有一盏煤油灯亮着。灯下的阿双更显得妩媚温柔。但陈世琳的歉然让他没有任何心情。

累了,早点睡吧。他这样说了一句,然后和衣而卧。阿双一向乖巧,并不坚持,也合衣在他身边睡下。为了以后的事情,陈世琳颇动了一番脑筋,辗转难眠。直到后半夜才慢慢睡着,没想到天很快亮了。

你再躺一会儿,我去做饭。

阿双麻利的起身去了厨房。可以听到和克钦民兵说话的声音。大致是阿双在问民兵是哪个村的,家里还有什么人,娶没娶媳妇之类的家常话。还有锅碗瓢盆的声音。

陈世琳看一眼手机,果然没有信号。忘记从车上拿充电宝下来,一晚时间,手机电量不足。

正想着廖强昨晚不知道怎么过的,却听到外面走路的声音,一群人一边交谈,一边向他们附近走来。

他跳下床,手脚麻利的整理好衣服,已经能听到韩总的声音:阿琳来了,在屋里?

陈世琳急忙来到门前,和韩总见面。

抱歉啊,离得太远了,接到消息以后就往这里赶,走了整整一夜呢。

韩总能来就好。陈世琳说,你要的东西,已经带来了,边贸城的存货不多,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再送。

真是太感谢了。韩总感激的说,缅军封锁了交通线,还在山里追杀我们。没法生火做饭,只能喝生水,很多人拉肚子,还有就是毒蚊子。我们身上都被咬了很多包。这批药品来的正是时候。

陈世琳拿过阿双的背篓,从中取出几个药品盒子。

是这些,不过,只有这点?韩总有些发愣。

这是样品,还有更多。陈世琳请韩总坐下:商量件事怎么样?

什么事?韩总问。

阿双她们的那个工场。陈世琳指了指厨房那边阿双的背影,几十人的性命。

韩总的脸色沉了下来:阿琳,你知道你谈是法律么?猜旺的工厂制造毒品,按照掸邦的法律,涉毒一律死刑。

但是,猜旺叔的工厂在德干河右岸,不是掸邦地盘。陈世琳若无其事的说。

韩总摇摇头,将药盒放下,遗憾的说:虽然我们急需药品,可已经制定的法律,必须严格执行,不然,我们就和那些腐败的缅军将军们一样了。会失去老百姓的拥护,失去国际社会的同情。金三角的毒品名声,必须在我们手里清除干净。

陈世琳耐心的等他说完,然后才恳切的说:猜旺叔是求财,当然,求财的门路可能不是那么干净。不过,猜旺叔也不是你们的敌人。工场的设备,人员被毁。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瞟着阿双的背影,我正是感激韩总能放阿双一条生路,才过来帮你的。不过,那么多药品,我是做不了主的。只能请猜旺叔帮忙。能给兄弟个面子的话,猜旺叔也会感激你。今后,你们在缅北,能多个帮手。

韩总紧张的思忖着,从彭总指挥公布这个法律以后,涉毒必杀成为掸邦和果敢特区的一条铁律。实际上,发现猜旺的工场以后,他只是偶然在等待处决的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阿双。突然生出让陈世琳帮忙弄药品的念头。

他回头看看,一名手下过来,拿出一个牛皮斜挎包,从斜挎包里取出两根金条。

这是给你的报酬,当然,药品的价格含在里面。

陈世琳摇摇头:我只是帮老板办事的。他嘱咐过,您答应放人,他给你药品。希望能和韩总成为朋友。

韩宗良苦笑一下,摊开双手:阿琳,如果你不是猜旺的人,只是我朋友,同胞。那么,遇到猜旺这种事,你会怎么办?

江湖上混最要紧的是义气。猜旺是求财,才不管你们谁和谁打仗,也不和谁结仇。我想你们不想多个敌人,金三角的毒枭大佬手里有的是钱,不难从国外请雇佣军过来。

他手指点了点面前的药品:不光是这个时候,就是平时,人也要多几个朋友,少几个敌人才好。

韩总笑笑:我想你说服我了。这个时候,再得罪猜旺这样的大佬,我们的处境就更难了。

陈世琳一本正经的说:我是给猜旺叔打工的,如果你得罪了他,我也就不能和你做朋友了。

明白。韩总笑笑说:都知道猜旺叔收留了你三年。你是因为什么事跑这边来的?在通缉名单上么?

陈世琳知道自己的谈话已经有了效果,这个时候不宜多谈。但必须透露一点内情,否则对韩总就不太尊重。

不在名单,不过,和在名单差不多。或者,比在名单还糟糕。

他说:我就是犯了错,得罪了不该得罪,本来也用不着得罪的人。

韩总同情的看看他:老家还有什么人么?

还有父亲。陈世琳说。

我打算回国一段时间,如果方便,可以去帮你看看老人。韩宗良说。

我想看的是阿双的同事们。陈世琳说。

嗯,他们还都在德干河的那个工场,我们的人也在。韩总感叹:你们的工场选的地方真好。如果不是废水的气味,走到很近的地方都看不到任何人工建筑。

猜旺叔做事很细致的,也很熟悉这里。陈世琳说。

那么,要放人,我就要亲自跑一趟才行。他晃晃黑着屏幕的手机:不敢开机。

下次,我给你弄几台卫星电话。陈世琳说,不如我们吃过早饭就出发?阿双的那些工友们肯定吓坏了。

不了,你们走公路,我走小路反而快一点。韩总看看他:药品方便给我么,还是见人交货?

当然方便。陈世琳说:我不信韩总,能信谁呢?

两小时后,陈世琳与阿双回到了汽车上,雨又开始下,反而是呆在车上过夜的廖强脸色苍白。

这雨能一直下啊。廖强哀号,不是已经到旱季了么。

旱季只是个时间概念,不是实际天气。陈世琳笑道。

那么,我们现在去仰光?廖强说,昨晚我检查了一下车况,性能良好,真是辆好车。你保养的也不错,随时可以用。

因为有时需要它带我们逃命。陈世琳笑了笑。

我来开吧。廖强说,体验一下长途。

这里和国内不同,路况很差的。从腊蒙过来的国道是为了边贸,当地老板们集资修建,属于特例。

汽车缓缓启动,通过田埂羊肠小道,向公路方向开去,沿途是几个零星的村落和芭蕉园。雨小了一点,空气湿漉漉的,廖强小心的驾驶着汽车。

啪——

一声枪响,子弹呼啸着从驾驶室前飞过,廖强一脚踩下刹车,右手掏出手枪的同时,左手已经打开车门,身体一闪,枪口指向子弹射来的方向。

虽然也是吓了一跳,但陈世琳反应速度就慢了很多,他从另一侧飞快的下车,躲在车轮后面,仔细观察。

反而是阿双神色镇定,跳下汽车,向枪响方向走去。

芭蕉树下,两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正看着他们,其中一个男孩手里拿着一把AK—47突击步枪。

廖强的西格绍尔手枪的准星已经扣在持枪男孩的额上。那边陈世琳也取出了一只手枪。两名前特种兵的技术,这距离有百分百的把握。

但阿双已经冲过去了,抓住持枪的男孩,朝着屁股上就是一顿巴掌:这会打死人的,知道不!

枪丢在了地上,持枪的男孩哭叫起来,另一男孩急忙逃走。

廖强目瞪口呆,看看陈世琳,陈世琳已经将手枪收了起来:这里就是这个样子,这是缅北。

阿双一手拎着枪,一手揪着男孩的耳朵向芭蕉林另一侧的房屋方向走去,男孩求饶:别告诉我爹,他会打我的。

看着阿双倒拎枪的手势,廖强皱皱眉,如果枪走火很容易打到阿双自己。陈世琳已经上车躲雨。他也回到了车上。

你这个友女挺厉害啊。上去打屁股。

陈世琳道: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枪。男孩应该是把他爸的枪拿来当玩具了。

廖强小心的将手枪保险关上:好险,刚才,如果阿双不过去,或者男孩开第二枪,我就要打掉他了。

没必要的,陈世琳不以为然的说,我刚来缅甸的时候,就被一个男孩抢劫过。也和这个年龄差不多。

是吗?廖强惊讶。

嗯,还就在腊蒙镇的网吧里,那时候我还没买电脑。到网吧上网收邮件。一个男孩到我身后,直接用手枪顶在我腰上,叫我把钱包手机给他。

天,无法无天了。

陈世琳看看廖强: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有机会。

阿双回来了,跟着她回来的还有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对他们说着土语。阿双解释:这是孩子的妈妈,过来赔不是。也谢谢你们没打死孩子。

廖强更奇怪了。望着那母亲离去,才问:难道这里谁都有枪?

陈世琳笑道:有西格绍尔的不多,开车吧。

坦途启动,回到公路上以后,车速才渐渐的加快。廖强看看导航地图:前面是曼德勒。

嗯,这是缅甸北部最大的城市,也是和中国内地之间的交通枢纽。到曼德勒以后,就可以走一号公路了。

良久,廖强看一眼后座的阿双,犹豫一下才问:见到韩宗良了?

见到了,药品就是给他的。

缅军似乎盘查不是很严呢。廖强说。

你以为各个都像你一样受过特殊训练?整体来看,缅军很憨的。好像热带地区的人都不太精细。做事比较粗放。

那,我们为什么要维持和猜旺的良好关系?廖强问,你这批药品就是为他冒险吧。

因为我需要钱。陈世琳说,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除非迫不得已,千万别得罪任何一个实力派。

他说,除个人交情不说,猜旺叔也是缅北的实力派。

0

02 这里是缅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