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中南绝地>04 唐人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4 唐人街

小说:中南绝地 作者:钴光 更新时间:2019/9/11 10:09:25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廖强和阿双有共同疑问。

当然是猜旺叔的。他做了个坏笑的表情:毒品生意很赚钱的。

廖强说:我听说了,什么掩护身份不行,非要给毒贩当工仔?

刚开始是因缘际会,朋友介绍投靠的他,人闲着总不能白吃饭,就定个协议,不直接接触毒品,其他的活儿交给我干。发现也有个好处,生活费解决了,还有富余。不过最大的好处是行动自由,都知道我是猜旺叔的人,到哪儿都方便。不然,我一个外国面孔,走不出朗多就会被干掉了。

汽车驶出拍卖场,向曼德勒城区方向开去,公路两边出现了当地人的建筑。大都是精致的二层小楼,有着典型的东南亚建筑风格,屋脊高高耸起,宽大的长廊。不时的有鸡鸭鹅从公路上穿过。

挺漂亮的城市。廖强说,不过明显落后,咱们国内小县城也不过如此。只是这些自建房宽大很多。

国内人多地少嘛。

廖强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车窗外,几个背着枪的当地人从街上走过,怒气冲冲的叫喊着什么。其中一名十几岁的少年手持AK向天上打了几发子弹。而陈世琳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向枪响的方向看了一眼,依旧是开自己的车。而街上的那些当地人似乎也对此视而不见。摆摊的开车的送货的照样做自己的事情。不过,进入老城以后,街道明显的狭窄,开始堵车。

去哪儿吃饭?阿双问。

唐人街。陈世琳回道,廖强是远客,第一次来曼德勒,自然要好好吃一顿。只是不许喝酒。

廖强奇怪的看了陈世琳一眼,廖强喜欢喝酒,而且酒量很大,在石家庄上学的时候,就因为酗酒,差点被学院开除。不过,廖强的好处是喝酒不耽误办事,做事认真的同时,创意横生,总是有用不完的脑洞。但那时有纪律,如今……

看看陈世琳身边的阿双,显然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这种犯纪律的事情能做,那喝点酒何尝不可?自己和邱劲等人这么急的来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没有任何限制,用陈世琳的话来说,这里是奉行丛林法则的虎狼之地。行不行,混到什么程度,全看你自己的能力和运气。

正想着,前面看到唐人街的牌坊,显然,海外无处不有的唐人街已经到了。

曼德勒的唐人街是一个特殊所在,街口的唐人街牌坊前站着几名武装警察。和刚刚遇到的警察相比,唐人街口的警察明显的营养良好,身材高大,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过往的行人。几个穿着军警旧制服,没有军衔警衔的武装保安也都比其他地方见到的精神很多。

这里算绿区了,相对其他地方安全。陈世琳说,是唐人街老板们雇佣的,警察也有另外的津贴。他们比较尽心。

坦途在街口停下,几名警察立即走过来,看到廖强和陈世琳的模样和打扮,知道是中国人,转身离开,只是在远处打量着。阿双自然还是原来的样子,不过警察们知道,女人无足轻重。

一行三人进了唐人街,到处是中国风格的店铺,从饭馆到珠宝行,服装店一应俱全。到处是中国结,红灯笼和汉字招牌。走不远就是一家写着空调开放的饭店,廖强他们跟着陈世琳进去才发现,虽然外表挂着红灯笼的中国餐馆,实际上是一家当地人开的,东南亚风格的饭店。服务生也讲当地语言。

尝尝本地的特色菜。陈世琳点了柠檬红茶和鲜榨百香果汁以后,将菜单递给廖强,看着菜单上的缅文,廖强傻了眼。还是阿双过来点了一个泰爱粉丝虾锅,椒香脆脆骨,咖喱鸡块,酱汁花甲,香茅烤鸡串、烤茄子和芒果沙拉。点了乌冬面和巴酱炒饭。

没有牛肉?廖强有些不心甘。

本地人不吃牛肉的,很少吃。陈世琳说,以前还有法律,杀牛犯法。除非是死了的牛。农业地区,耕牛是生产力工具。

阿双看他一眼,补充说不是法律问题,因为修行没有达到境界,无法成佛成仙的人,来世往往化身为牛。所以我们不吃。

廖强有些遗憾:牛肉才是高能量。

有牛腩煲,要不要试试?听他们点餐的服务生忽然用中文说。

你懂中文?两人奇怪,反而是阿双说,有点能力的都学中文,和中国老板打交道才能赚钱。在唐人街打工,肯定也要懂中文的。

服务生对此表示认可,这位阿姐的中文也不错。

我是木姐那边的,除了老人,谁不会几句中文?

廖强问:你们店老板是中国人么?

服务生摇摇头:不是,只是借了中国人的身份在这里开店,要交保护费的。

再添一份牛腩煲。阿双道。

好,服务生答应着,将菜单列好:一共750元。

750?人民币么?阿双惊讶。

是人民币。服务生一本正经。

这么贵!廖强和阿双异口同声。反而是陈世琳摆摆手让他们安静,然后掏出几张百元人民币递给服务生,等服务生去厨房交代了,陈世琳才说:唐人街就是这个价,这里的和谐安全是需要另外付费的。

两人无语,包括阿双在内,也承认对木姐以外的世界不太了解。那边,陈世林已经在研究手机导航地图,邱劲表示他打算从仰光转飞曼德勒,免得他们长途旅行辛苦。他再算邱劲从仰光转飞过来的时间。

人民币在这里还是很坚挺哦,廖强说,阿双点点头,介绍了一些当地货币的比价以及美元的地位,强调说和人民币不一样,当地人对美元这种距离太过遥远的外国货币有本能的警惕,为防止假币,图个吉祥,在当地使用美元必须是很新的钞票,否则会被拒收,甚至当假币举报。陈世琳和邱劲联系了一下,知道他刚到仰光机场,正询问中,大门一开,一个穿唐装的黑胖子走进饭馆,身后跟着五六个扎着红头巾的壮汉。一进门,就大声吆喝起来,几名服务生抱头鼠窜,跑进后堂,将餐厅老板叫了出来。

你是老板吧?姓黄?黑胖子用怀疑的口气问。

眼前的老板肤色黝黑,头发微卷,四十五六岁的当地人模样,几乎肯定与中国人,甚至北方的佤邦人,克钦人没有任何血缘。而唐人街的老板必须是中国人,所以黑胖子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

黄老板不在,我是餐厅经理,那人点头哈腰:请坐,喝茶休息一下。急忙挪开椅子请坐。

但黑胖子没有动地方:上个月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吧?从这个月开始,治安费涨了,一个座位100元,你们店……他翻看了一下手机上的记录,你们店正好100个座位,那就是一万元。

但是,餐厅经理赔笑,黄老板已经知道了,但他说没有那么多客人,已经让我们裁掉了50个座位。这突然换了按座位收钱的规矩,能不能商量一下?

没商量。黑胖子鄙夷,以前按店铺面积收不合理,这是刚改的规矩。明天把钱送来治安室。

说完,胖子和一群手下出去,走向隔壁的商店。

每月一万的保护费,廖强吐吐舌头,不过这个饭菜价格,也不算高。

陈世琳头也不抬的说,收保护费的可不是一家,这里至少有七八家收保护费的。

餐厅经理点头哈腰的将黑胖子等人送出去,紧忙跑到柜台前打电话。看来他真不是老板,是给老板打工的。

阿双笑道,隔壁是珠宝店,也是照座位数收钱么?

但黑胖子等人似乎交涉很顺,很快的离开珠宝店,转向另一侧的街道。

三个人吃饱,阿双去柜台要了热茶。当地人有饭后喝茶的习惯,中国餐厅没有,只能临时准备,阿双不放心,跑进厨房监督。陈世琳和廖强两人点上香烟,慢慢享受。

一辆女装踏板摩托车在店门前停下,一位五十多岁的当地老者下了车,餐厅经理急忙迎上去,想必这就是餐厅老板了。

黑七仔也敢涨价。貌似老板的新来老者抱怨,但也无可奈何。

餐厅经理拿来一份账本,两人坐在一边研究,阿双托着茶盘进来,一眼看到老者,却忽然惊叫一声舅舅。

众人吃惊,老者和阿双都很高兴,顾不上研究账本,急忙将阿双拉到一边唠起家常。

我还担心在曼德勒等邱劲,阿双会感觉无聊呢。这下可好,认亲戚了。

听到陈世琳提到阿双的名字,老者回头看了一眼这边的客人,阿双简单的介绍了陈世琳他们,但老者并没有过来与他们相见。想必是阿双声称只是一般朋友。

估计是相互询问近况,阿双的眼圈红了,而老者也唉声叹气。良久,老人起身去了账房,阿双眼圈红红的回来。

舅舅说给你们免单。阿双在座位上坐下,打算为两人沏茶,茶是铁观音,开水已经冷了,阿双拿起电水壶打算回厨房,却被陈世琳叫住:你还没说你这个舅舅是怎么回事呢。

阿双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原来阿双母亲早逝,她是在舅舅家长大的。直到15岁嫁人以后,舅舅认识了一位中国人,愿意借用中国身份在唐人街开店,舅舅一家才搬来了曼德勒,因为交通不便,他们已经有十年没见面了。这回来曼德勒时候,还幻想过有时间找一下舅舅,没想到还真是有缘,第一次来唐人街,就进了舅舅家的店。

舅舅忙着,让我们先忙自己的事情,晚上到家里吃饭。阿双看一眼账房方向,他也不容易的。

这边,陈世琳打电话给猜旺:朋友直接飞来曼德勒,我不用去仰光,钱已经换成了翡翠,是给你带回去还是另外找骡子?

五百万啊,我不放心交给别人。猜旺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嘶哑:你还是给我带回来吧。

现金还是翡翠?

翡翠吧,好带。送到勐腊也容易变现。

搞定!陈世琳起身打算离开,问阿双:要不要和舅舅告别一下?

不用了,他正烦着呢,收费的太多,这样下去他打算关门了。

三人回到汽车上,阿双才断断续续的谈了舅舅的事情,原本舅舅不过是个普通的采石人,后来偶尔发现了一块高品质原石有了点钱。没想到开个餐厅也这么难。

车开没多远,前面是曼德勒市中心的假日酒店。门前也是有武装军警守卫。正好是午休时间,长途驾车都有些累,于是开房休息。到下午的时候,阿双将陈世琳从睡梦中叫醒。

好奇怪,舅舅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她手里拿着陈世琳刚给她买的手机,此前阿双没用过智能机,还不大会用,只是存了不多的几个号码。

陈世琳接过电话拨号,果然是无法接通。他知道这里不像国内那样到处有手机基站,但曼德勒市区应该没问题。

你号码记错没?陈世琳提醒。

阿双取出一张餐厅点餐菜单,上面写着一串号码,还有一串缅文的地址,街道和门牌号码:这是舅舅给我留下的电话,还有地址,让我们今晚去吃饭,他亲手写的。

陈世琳检查了一下号码没错说,等等再打吧。

阿双答应了,但显得忐忑。起来喝茶的时候,廖强从隔壁房间过来了:不是说今晚去阿双亲戚家做客?

嗯。一会儿买点礼物,本地的规矩。大都是送水果之类。

但阿双显得不安。陈世琳提醒:点餐菜单上不是有餐厅电话?打过去问问。

阿双大悟,急忙打电话过去,这是固定电话,但无人接听。

好奇怪,正常营业中的餐厅,没人接电话,这要是客人订座怎么办。陈世琳抱怨。

看到阿双不安的样子,陈世琳说:这样吧,我们提前出发。采购礼品,反正晚餐时间也快到了,提前点也能帮下忙。

阿双如释重负,三人出门,在酒店附设的礼品店里买了精装的水果和红酒,开车去了写好地址的舅舅家。

穿过大都是铁皮屋顶的木板房的棚户区以后,眼前豁然一亮,红色的英伦式建筑,仿佛米字旗仍在飘扬,只是那些建筑上大都覆盖了绿色的藤蔓,被雨季滋润的放肆伸展。和唐人街高大坚固堂皇的建筑决然不同的是,这些建筑都有更深的岁月痕迹。

一座别墅前,检查了街道名和门牌号以后,确定就是这里,但大门紧闭,街对面,几个拎着枪的红头巾正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他们。

一路上阿双都在拨打电话,但电话还一直无法接通。

难道是出事了?陈世琳和廖强交换了一下眼色,阿双看看那些红头巾,用恳求的目光看着陈世琳。

我去问。陈世琳说,廖强会意的点点头。

陈世琳推开车门,大大咧咧的下车,拎着一个手包向别墅大门走去,廖强从副驾驶座位直接换到驾驶座,然后检查了一下武器。

看到有人前来,几名红头巾立即从身后围了过来。陈世琳不以为然的装作没看见,走到别墅门前按响了门铃。

没有人应答,陈世琳再按,还没有人回应,红头巾已经从身后围了上来。

从红头巾的动作和分布的位置上,陈世琳知道这几个家伙都是外行,再装没看见就不像话了,于是转过身来。

两支AK—47立即顶在他的面前,没等他们开口,陈世琳反而笑了:你们是黄老板的保镖吧?他电话不通,我联系了很多次,只能冒昧的上门拜访了。

他在么?

一连串的普通话让红头巾有些发愣,终于,一名小头目一样的红头巾过来:你是黄老板的什么人?来干什么?

陈世琳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我是给他送货款来的。

说完,他晃了晃鼓鼓囊囊的手包。

红头巾们的眼睛立即亮了,小头目刚想说什么,陈世琳的手机忽然响了。来电的是三十米以外的阿双,应该是廖强吩咐她打的。

陈世琳做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打开电话接听,故意大声嚷着:你在家啊?我就在你家门外。钱?钱我带来了。——不方便出来?那我扔进去好吧!

没等红头巾反应过来,他一甩手,手包飞过别墅大门,落入院子:你收好啊。我回去了。

转身要走,但面前仍是枪口,眼睁睁的看着钱包飞进院子,红头巾们气的很,而院子里有人接听电话也让他们奇怪。

小头目脸上带着阴沉,努努嘴。几个红头巾立即收起武器,开始攀登别墅大门。

你是谁?小头目问,陈世琳装作不懂缅语。此刻,面前只剩下小头目和另一个持枪对准他的红头巾。

黄老板是我亲戚啊,我舅舅。陈世琳想自己和阿双的关系,叫舅舅挺合适的。

黄老板在家?小头目一脸怀疑的表情。

看到廖强已经就位,陈世琳往他身后一指:舅舅来了!

两人回头,看到的是廖强,陈世琳已经将那支AK夺在手里,然后绞紧背带,持枪的红头巾立即陷入窒息,脸色发青。廖强握着手枪,笑嘻嘻的从小头目腰间拔出配枪:过来说说。

小头目刚想说什么,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一道白光闪过,虽然隔着几十米,也让人目瞪口呆。

看来你的人要瞒着你检查一下有多少钱,陈世琳笑着将枪带松了一点,让枪手松口气,随手拆掉枪栓扔到远处。

过来,廖强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小头目扔进坦途后箱,陈世琳上了后箱,廖强开车很快离开。一直到棚户区一处无人的垃圾场,将车停下。因为小头目不懂汉语,阿双就过来翻译。

说吧,黄老板去哪里了?陈世琳问。

他逃走了。小头目已经看出来人身手不凡,拿的竟然不是黑星手枪,而且那闪光震爆弹不是随便谁都能搞到的。

我们就是奉命看守他家,他回来的话,就立即逮捕他。

他犯了什么罪?阿双插嘴。

小头目看看眼前的当地少妇,知道也惹不起,于是说:黄老板联系商会的很多人,拒缴保护费。

你们是哪一部分?陈世琳问:黑七仔?

小头目鄙夷:我们是三大的人,黑七仔不过是个流氓混混。怎么和三大爷相提并论。

你们有权抓人?廖强有些难以置信。

阿双翻译过去,小头目不屑的看看廖强反问,你没有枪能抓我?

廖强恍然大悟,原来枪就是权。

唐人街到底还有多少收保护费的?陈世琳问。

不清楚,也许有七八家。小头目说,如果黑七仔都开始收费了,那就不止八家。

他打量一下两人,问:你们既然是黄老板的亲戚,他为什么还交保护费?

0

04 唐人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