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中南绝地>05 影响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5 影响力

小说:中南绝地 作者:钴光 更新时间:2019/9/13 23:27:38

傍晚时分,唐人街粤海楼酒楼大堂里,顾客盈门,客人很多,餐桌上摆满各式海味,欢声笑语一片,服务员个个忙得满头大汗。来吃饭的大都是从事翡翠交易的客商,交易成功以后,大家在一起喝酒聚餐庆祝一下,也预祝各位发财。所以,每当晚饭时候,唐人街的餐馆最热闹。粤海酒楼以粤菜海鲜出名,客人大都是慕名而来。

一位面目阴鹜的中年男人在一青年的陪同下走进大堂,青年拎着一只黑色的塑料袋,老板迎上去:“二位光临,请!——里面请!”

二人在大堂内中间的桌子前坐下,女服务员笑盈盈的问道:两位先生要点菜吗?同时摆上热茶。

中年男人毫无表情:来个火锅,鱼翅、网鲍、鱼片、四个冷拼,再来一瓶茅台。

女服务员欢快地说:请稍等,马上就好!

老板就过来给两人敬上香烟,点上火,又给每个人面前摆上一盒扁盒555。两人都没有说话。

服务员给餐桌上摆上冷拼:您们先用着。随即开瓶,斟酒,把筷子、调羹摆好。

另一位服务员过来给火锅接上电源,火锅里的鱼汤立即滋滋地响了起来。

中年男人问道:这是什么汤?

服务生道:先生,这是青花鱼炖的高汤,味道可美了。一边说着,一边摆好几十个调料碟。

味儿不够,中年男人说:阿英,上汤!

那男青年把黑色的塑料袋递给服务员:把这汤放到锅里!

哎!服务员答应着接过袋子打开,一股浓重的粪便味儿弥漫出来。服务员皱皱眉:这是什么汤啊,怎么这个味儿啊!

青年道:吃的就是这个味儿,快点,汤滚了!

服务生向火锅里倒汤,黄稠的粪汁倒进火锅里,弥漫起呛人的臭气。四周立即静了下来,人们都向这边张望。

有人问:“什么那,这么臭!

服务生惊呆了:这不是粪汤吗?

青年叱道:我自带的料,关你什么事!

服务生无奈,去喊老板,老板已经闻讯赶来了。浓重的臭气使得客人纷纷离座而去:这么臭啊!

“是,弄的什么东西!

这饭店怎么这个样啊!

女服务员急忙上前,拦住一位客人:先生,您还没买单呢!

还买单呢,恶心死了,还让我掏钱?

客人转眼走掉大半,只有远处几张桌子还有客人,饶有兴趣的往这边张望。

老板过来一看就明白了,给服务员使个眼色,然后满面赔笑的走过来:两位客官,有话好好说嘛。

没话!——青年道:味道蛮好!

您这汤的味道太大了,客人们都跑了!

干我们屁事,他吃他们的,我吃我们的!

老板笑了笑:这汤能吃吗?

青年道:怎么不能吃?——这是王先生转门配的药,治病的可贵了!

中年男人说:这是我请五台山的一位道士求来的药方,治病的,这一服药就要一万块!

什么药一万元呢!老板赔笑:大哥,有话好好说,把这锅端了,您二位楼上请,我请客!

吃饭掏钱,用不着请客。青年道:这俩钱咱还有!

俩位警察走进来:这么臭!——怎么回事?

服务员指指餐厅中央的桌子,警察走过去,老板急忙走过去嘀咕几句。警察推开他走到餐桌跟前,用警棍敲敲桌子。

两人毫无表情,一动不动。

警察说道:你们这是故意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是吧?——煮这大粪,把客人都给熏跑了,这生意怎么做?

青年说:我们吃我们的,他们吃他们的,井水不犯河水。

中年男人说:警官先生,这是公共场合。不过,我们也是消费者啊!——吃饭,我们掏钱。这是药,一副一万多块呢。我有胃癌三期,老道士开的方子,吃吃就好了,连吃一个月就会好了,——得三十多万呢。

药?——警察说:这不是粪汤吗?急忙捂住鼻子。

是陈年粪窖下面的土,配上其他名贵中药配成的,有犀牛角、雪莲、虫草……

这东西你们打算怎么办?警察问。

吃啊!中年男人说着拿起筷子:这是汤料!

一旁的食客们也过来看稀奇,巡警一敲桌子:能吃?行,我看着你吃!

中年男人笑了笑,青年揭开了火锅盖子,沸腾的粪汁散出的恶臭让人作呕,只见他拿起筷子夹了鱼片放到锅里蘸蘸然后在调料碟里一点,扔进嘴里。

哇!——老板和服务员、食客们纷纷干呕,警察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中年男人又夹起一片鱼翅:警官先生,要不要尝一尝?

两位警官捂住嘴巴抛出餐厅,蹲到下水道窨井盖前呕吐着。楼上的食客们也捂着鼻子纷纷离去,老板急得直跺脚。

中年男人对老板优雅的说:

你们这儿的环境不错,明天我们还来!

青年道:就这顿饭,吃到晚上了!

老板无奈,只能回到后厨,几个员工紧张的看着他。

警察不管,那只能找三爷了。餐厅经理说。

可他们的保护费也太贵了吧?厨师道。

这两个人昨天在黄老板的店里,也是吃大粪。开票的小妹说。

老板咬咬牙:看来,我们非得自己搞个保安公司了!

和三爷抢饭碗?厨师摇摇头,今天算客气了。上次他们在桂海扔手榴弹呢。

望着小头目屁滚尿流的跑远了,陈世琳陷入沉思,廖强说,如果阿双姐不知道其他线索的话,那只能等你舅舅打电话过来了。我们耐心等吧。如果在国内,还可以通过移动公司查一下最后的位置,这边恐怕难了。

这里的移动通讯是阿尔法特。陈世琳说:恐怕也没定位的能力,定位也只能定位到大致一片。

陈世琳跳下车厢,和廖强打算上车,阿双再打,陈世琳道:你等会儿打,省点电,不然你舅舅电话过来,你手机没电没法接听,到时候就是你的电话无法接通了。

陈世琳上了驾驶座,廖强拿过阿双的手机,接到中控的电源上充电。陈世琳道:看来今晚要自己弄饭吃了,或者去唐人街看看?

如果躲,恐怕餐厅的人也跑了。阿双说。

果然,唐人街,舅舅那家餐厅黑着灯,大门上了锁,玻璃橱窗下了门板,路对面有几个红头巾席地而坐。

和舅舅家门前简直是一模一样。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阿双进了隔壁的珠宝店。两个大男人无处可去,只能陪着阿双进了店门。东张西望的打量着那些陈列的珠宝和原石。

听到黄老板的问题,珠宝店的员工紧张起来,一边说不认识等来应付阿双,一边向外张望。但阿双不肯罢休,而且声音挺大。

最终,是女老板将阿双请进内室,不一会儿阿双出来了:

是出事了!

三人躲开红头巾的视线,返回车上。阿双继续说:阿舅和他们杠上了。

阿双紧张的说:舅舅还有其他几个老板,要自己组建一个保安公司负责唐人街的治安。不再向各派势力交保护费。

听那红头巾头目的说法,黑七仔不过是这里的小流氓。收费的应该挺多的。陈世琳说。

廖强安慰:别急慢慢说。

为了避开人们的注意,陈世琳驾车离开街口,沿着市区道路缓行,阿双断断续续的说着。

原来,这些年唐人街的华侨老板们都是将店面交给当地的朋友打理,承包出去。为了维持生意稳定,本地老板们继续以往的经营。阿舅叫晃房,为了维持生意兴隆,给自己取个中文的名字姓黄。接手承保华人老板的餐厅生意。

但是,和华侨老板不同,他们总是遭遇当地流氓的敲诈。所以,唐人街的当地老板就打算自己组建一个保安公司,相对于向各方缴纳保护费,还是自己的人更可靠。

一位姓叶的当地老板从中国华侨手中承包了德胜堂武馆,手下有几十名学员弟子,老板们在一起合计,打算用这些弟子组建一个保安公司,负责唐人街的治安。

不是有警察么?廖强奇怪。

他们只是穿着警察制服的军人。陈世琳解释,这里没有警察,是治安军。

那么,治安军不管么?廖强问。

阿双苦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陈世琳说:因为唐人街另外给一份津贴,所以治安军对唐人街的治安还算上心。不过,欲壑难填。

阿双说:老板说有七八家收保护费的吧。每月几百块的到几万块的都有。另外,珠宝店老板不知道阿舅在哪儿,不过,他觉得应该和武馆的叶老板在一起。叶老板是出面组织保安公司的。

那武馆还在么?陈世琳问。

我有地址。阿双给他们看手里攥着的纸条:唐人街是总部,只是办公地点,训练在九号公路入口。

那去武馆看看。

正说着,中控上充电的手机响了,阿双急忙接听:阿舅,你在哪儿?

家里出了点事,我在外面避风,你们肯定是急了吧。黄老板说着,没能招待你和你朋友们一起吃饭,对不起啊。

我们刚刚去你家里,门口有人守着。阿双絮絮叨叨的说着,我很担心你,担心你们的安全。

不用担心……黄老板似乎只是为了未能招待他们而道歉:你们下次来,我一定好好招待,你舅娘也很久没见你了,很想念。

阿双焦急的看一眼陈世琳,陈世琳拿过电话:黄老板,我是阿双的朋友。

你好,这次没能招待你们,真抱歉!——黄老板上来就说。

我是希望了解一下唐人街这边的情况,也很担心你们的安全。看到你家门口有红头巾的人在监视。

黄老板似乎楞了一下:你中国来的?

是!陈世琳说,阿双和我们在一起,很安全。

不好意思陈先生,我们正有麻烦。你们还是下次再来吧。

陈世琳看了看周边:没人跟着我们,我们有车,行动方便。

但他们会追踪电话的!黄老板说,这边的情况很复杂,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特地用这个新号码打给阿双就是躲开追踪。

黄老板不用怕,我们很有实力的。陈世琳问:方便见面么?

那么……黄老板犹豫一下:到德胜堂来吧,知道地方么?

九号公路入口的武馆?

是,武馆的名字叫德胜堂,我在这等你们。

廖强已经设好导航,将手机放在他面前的手机支架上,陈世琳启动汽车:几公里,我们马上到。

汽车驶出唐人街,周边的街道变得昏暗,因为电力缺乏,没有路灯,或者有路灯的地段也不亮。周边的棚屋亮着星星点点的充电灯和油灯。进入郊区以后,四周更是一片昏暗。

这武馆怎么设在远郊?廖强奇怪。

也许是钱的问题,地价便宜。陈世琳说。

顺着导航,十几公里以后,两条公路交叉口的位置,导航指向一侧的山坡小路,小路的尽头隐约可以看到黑黝黝的尖顶建筑。而周边是黑黝黝的松林,一片萧杀的气氛。

坦途在小路上爬了几百米以后,前面出现了青石台阶。他们只好将车停下来。那一刻,猛然发现树丛里有隐藏的人影,陈世琳嘀咕一句不好,急忙隐身到车后,那边廖强已经举枪瞄准。

两个穿着练功服的年轻人从树丛后面出来:是阿双姐吧,黄老板让我们接你。

看到两人没有恶意,陈世琳稍稍放心,阿双却认出其中一个年轻人:阿弟,是我啊,我是阿双。

原来是黄老板的儿子,阿双的表弟,陈世琳才收起武器,

前面车上不去了。那小伙指着阶梯。

我走上去。阿双跳下车,陈世琳跟着她下车,看清周边几个年轻人都是身着练功服,和阿双表弟一起的人才放下心来,这些人手里都有武器。

你们这是?阿双看到手持各种武器的年轻人,吓了一跳。

三爷他们会伪装成土匪打上来。表弟说:我们不能不防。

我陪你上去,陈世琳扶住阿双,然后对廖强吩咐:把车藏起来。

明白!廖强上了驾驶座挪车,两个年轻人帮他指点着隐藏车辆的位置,陈世琳和阿双跟着表弟向高处走去。

以前这里应该是个兵营。表弟边走边介绍,因为唐人街的店租太贵了,德胜堂只保留了总部,给教学中心挪到这里。

走近以后,陈世琳打量着建筑和周边的环境。红砖红瓦的英伦建筑,周边有已经破败的岗亭,大门前挂着德胜堂的木匾,浑厚的中文楷书。

阿舅!阿双已经看到开门小弟身后瘦高的舅舅,急忙过去招呼。

陈世琳上去,和黄老板见面,黄老板上下打量一下,从外甥女的眼神里已经看出端倪。

既然是自己人,那我劝你不要投资唐人街了。

他看看陈世琳:你既然是中国人,在中国投资不好么?这边治安很乱的,投资根本没保障。

几个老板模样的人闻声从里面出来,黄老板介绍:这位是德胜堂武馆的叶老板。

在下叶翔!那人上来与陈世琳等见面。

好个精壮的老人!陈世琳内心喊了一声,急忙和德胜堂老板拱手见礼。

有什么事情,里面谈吧。叶老板说。

廖强从后面上来了,看到陌生人,众人都是一惊,陈世琳介绍,这是我小弟。

廖强手里拿着手机:邱劲说他已经到了曼德勒机场了,问我们在哪儿。

叫他先找个酒店住下,我们回头去找他。陈世琳说。

已经告诉他我们在这里了。廖强说,刚刚微信定位给他。

众人进了房间,这里空荡荡的。叶老板带着歉意:这是德胜堂的新址。今天刚刚将牌子挪过来,所以连个茶水都没法招待诸位。

果然是兵营,宽大的厅堂里几排士兵用的平板床,倒还干净,众人就在床铺坐下。黄老板说:如今,本地的军阀,恶势力都把唐人街视为肥牛。想宰就宰。谁都来收保护费,不交,他们就来找麻烦。

我看到唐人街有你们雇佣的治安军。

叶老板没回答他的话“这些当地流氓和军阀就想方设法的找我们的麻烦。今天,粤海酒楼,他们雇的人在酒楼里煮粪便。还说以后天天要来。我们请的警察也没办法。

然后引来一个气质不凡的中年男人:这就是粤海的桂老板。

桂老板拱拱手:我们是生意人,讲究个和气生财,从不找事,凡事都抱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念头,只是,看来再敷衍下去是不行了。所以。

他转身看看叶老板他们:我们打算在德胜堂武馆的基础上搞一个自己的保安公司,如果你今天下午在粤海,就知道了,和流氓光讲法律不行,必须以暴制暴。只是,我们还有顾忌。

哪还顾忌什么?廖强道,主动出击,揍他个**养的!

但黄老板摇摇头: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来找麻烦的不光是流氓。

叶老板也点点头说:如果光是黑七仔之类的小流氓,他们是害怕德胜堂的。现在的问题是巴松将军。

巴松将军?廖强奇怪。

黄老板点点头说:这里实行的是军屯制,懂么?

军屯制?廖强苦笑一下:好像历史书上有。

黄老板说:古代的军屯制主要用在边疆,那时候交通不便,军人的粮饷从内地运去的成本太高。所以就让边疆的部队没有战事的时候种田,自己解决一部分粮饷问题。

他指了指外面:可这里不同,军屯制,军队自己养自己。正规军和部落武装都是如此。当兵的薪饷,服装,营房,武器装备都要自己解决。这里又是北方最大的城市,商品物流中心,除了拍卖场以外,唐人街是最赚钱的地方,谁都希望能插手进来。

本地的驻军司令巴松,陆军少将,因为和当地黑老大结拜,排行第三,人称三爷。这里的军队,治安军都归他管。

收保护费?廖强说。

如今巴松感觉,收保护费不如自己开店,直接把生意抓过来。桂老板说。

看看在场的老板们,各个都是义愤填膺的样子,但也无可奈何。没人关注阿双带来的这两位朋友,在老板们眼中,他们不过是黄老板的亲戚的朋友。

黄老板抱歉的对阿双道:十多年没见了,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样,本来应该留你住几天,可现在……他无奈的摊开手说:我们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也就没法让你留了。

表弟阿松送她们出来:阿姐,过一段时间,等我们形势稳定下来了,你们一定来啊。

走下山坡,在众人注视下,三人上了汽车,开车返回市区的路上,三人一直没有说话,保持沉默。廖强和邱劲联系,知道他已经到了附近。果然,一个公车站前见到了背着大包的邱劲。

琳哥,邱劲上来就是一个敬礼,被陈世琳止住:以往的规矩了,如今不兴这个,你得记住改。

邱劲吐吐舌头,手脚麻利的上车,驾车前往假日酒店的路上,一直沉默着考虑问题的廖强却说:琳哥,你想过没,从哪里入手?

什么哪里入手?陈世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的建国大业呀。廖强道,还是给母亲一家报仇?

陈世琳将目光转向他们。良久没回应。一直到酒店的房间里坐下,他才缓缓的开了口:

你们感觉,应该从唐人街的事情上打开突破口?

这件事,也许应该等老周到了再定。廖强此刻反而改了口。

邱劲也点点头:等老周来吧,他是个好参谋,只要你提出想法,他就能给你搞一整套方案出来。

不用他说,陈世琳也知道,很长时间里,猎鹰小队敢于胆大妄为的实施各种方案,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有个老周在。任何可能发生的意外,他都会有预备,有应急方案。事情的发展总是按照老周预想那样进行的,猎鹰的每个人只需要按照预先安排,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做规定的事情。即使是出现意外,也有人托底,保证全身而退。

阿双为他们准备了茶点:外面不安全,就随便吃点点心做夜宵吧。

三年了,一边了解当地,我一直都在寻找机会。陈世琳忽然说。

他微笑了一下:等一个机会。

唐人街的事情,不是机会?廖强说,基本上可以肯定,什么三爷也好,黑七仔也罢,都是战五渣。不碰一碰,怎么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你要建立影响力,不妨就从这里开始。

3

05 影响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