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跋空>第五章“熵的概率关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熵的概率关联”

小说:跋空 作者:蓝色领航员 更新时间:2019/8/11 20:11:39

  R国次日下午18:57分,滂沱大雨接连下了两天,任何事物都显得死气沉沉。

靠近景色宜人的其崎步都公园别墅区一处独立木质套楼内…

一个年龄约六七岁的小女孩独自坐在靠阶台的榻榻米上,努力的折着白天从妈妈那里学来的折纸鹤,其认真的模样甚是可爱…

妈妈。

小佳子折好了一只折折纸鹤了哟!

许久,小女孩终于开心的拿着一只折叠的工工整整的纸鹤,宛如灵动的精灵般一蹦一跳跑向正在厨房忙碌的妈妈…

哎呀,小佳子真聪明!一年龄约二十六七正在厨房忙碌的年轻女性,目光慈爱的用手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轻轻说道:等小佳子折完1000只折纸鹤的时候,爸爸就会回来了呢……

真的吗?

小女孩一脸期待的询问着对方。

嗯。

他一定会回来的…

(嘀~咚~门铃响起)

来了,请稍等~

女子轻拭去微不可察的泪滴,起身走向大厅开门。

你好请………

话还没说完,只见门外一身披黑色布匹,阴沉沉的天空而看不清脸庞的人迎门就是一个拥抱…

啊!~

女子一声惊呼~

正想使出女子防狼术,但熟悉的气味与声音从鼻头耳朵内传入大脑。。。。。。。。。。

千鹤,对不起!我回来了。(哽咽)。。。。。

佳泽。。是你吗?女子颤抖的声音仿佛害怕大点声就会让一切如同梦醒般消失。

如梦似幻,那个一离开就是五年的他竟如同大变活人般出现在眼前。

分别已久的两人如同孩子一样哭成一片,久久不分开。

妈妈。。。这位叔叔是谁吖?

一脸天真将那只折纸鹤背手藏起的小女孩,傻傻的站在客厅过道望着眼前这个似陌生又似熟悉的叔叔询问着自己的妈妈,

鸩山佳泽从久别重逢的悲喜交加中回过神来。

望着那个自己离开时还只是在牙牙学语的女儿,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面对。。。。

几天的绝命逃亡让鸩山佳泽满脸胡子拉碴,原本憔悴的眼瞳此刻因与家人的团聚而温暖有神起来。

我。。。。是你的爸爸啊。。。小佳子。

你骗人!妈妈说等我折完1000只折纸鹤,爸爸他才会回来!小女孩满脸孩子气的说道。

也难怪小女孩不认识鸩山佳泽,因为此刻鸩山佳泽满脸憔悴与尘土伴着胡子拉碴的下巴。

爸爸他每次跟我通话快结束的时候都会用一个表情逗我开心,你知道是什么吗?

只见小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期待的望向鸩山佳泽。。。。。。。。

鸩山佳泽:额。。。。。让我回想一下~~

是这样吗?~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

只见鸩山佳泽像个可爱的孩子一样,一边扮着鬼脸一边在原地背着手转圈圈~

噗~~~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

站在旁边的年轻女子终于破涕为笑~

。。。。。。。。。。。。。。

爸爸。。真的是你回来了?爸爸。

哇的一声小女孩子终于大哭起来并从过道奔跑向鸩山佳泽。。。

爸爸,真的是你吗?爸爸?(大哭的声音)

是我,小佳子,是爸爸,爸爸回来了,爸爸不会再离开了(哽咽)

终于一家三口在梦幻般的团聚中抱在一起哭泣,这一别五年的等待仿佛终于是可以圆满收场了。

。。。。。。。

二十小时前~

(鉢~一道惊雷披云亮地~天空散落着滂沱大雨伴着震人心魄的雷声)

一处偏僻的R国无业民聚集地,几名衣衫显得些许褴褛的无业者,正围聚在一处摇摇欲坠的板房屋檐下,生火加热着不久前从

救助署领取的自热速食餐。

这些“无业游民”其实并不是无业,而是他们/她们所坚持的工作现在并没有被人认可,只不过是不想迎合大众的胃口而已,但他们/她们依然坚持着,所以落魄穷困潦倒,他们/她们有画工高超的漫画家,也有坚持自己喜爱风格的作曲家。

也有坚持认为宇宙之外还有生命的高学深知的博士学者。。。。不因其他,只因他们/她们在这个唯己眼利的时代格格不入,哪怕他们/她们的作品与发现的事物非常优秀精彩。

他们/她们的肉体是痛苦穷困的,他们/她们的灵魂是高尚并幸福的。

鸩山佳泽身披着尼龙布匹,步履阑珊的来到这里,支撑他来这里的意念是在山头就看到这里的星星点点火光,阴沉沉的天空加上受伤的身体快要失去意识的大脑,让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出那片森林来到这里的。

到此结束了吗?鸩山佳泽无奈的扶靠着一颗不知名的树终于坚持不住倒下去~即将闭上眼睛时仿佛看到远处有几个人朝自己的方向跑来,或许也只是幻觉而已。。。。。。

。。。。。。。。。。。。

不知过了多久,鸩山佳泽从昏迷中醒来,映入眼中的是昏黄的老式灯泡暗照着白格子的陌生天花板~~~

女声:你醒了?

鸩山佳泽:??难道自己是来到了天堂?可是这天堂的风景显得也太~~是因为好人太少导致业务惨淡才显的这么萧条?

那我算是好人还是坏人?。。。。。。。。。。

女声:还能说梦话,还好没烧坏脑子,还能思考,看来还有的救。

鸩山佳泽:这声音有点熟悉。。。。艰难的抬起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一个身着白衣大褂的从背影来看应该是女性的人,

此刻她好像正在忙活着什么,借着昏暗的灯光发现那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铁盘内,好像有几具闪耀着寒光的手术用具。。。。。

难不成。。。自己昏迷后被人卖给了器官贩子?。。。。

几分钟后,对方应该是将那些器具消毒干净了,转过身慢步走向自己。

鸩山佳泽:您好。。。请您放了我,我只想回去与家人团聚。。虽然很想逃跑但虚弱的身体哪怕是动一下都显得异常吃力。

女声:噢~~~得修好了才能离开哦~不修好会坏掉的噢~神秘女性脚步不停的来到鸩山佳泽身边,手上熟练的运用着那些手术用具。

鸩山佳泽此刻大脑已经快要停止思考了。。。。。。。。。。

任谁看到这种诡异的画面恐怕都会这样,但按理说应该会感到疼痛才对?可是为什么没感觉呢?

神秘女声:你的伤口已经溃烂了,我在你醒来说梦话的时候给你注射了麻醉药并给你做了简单的清创。

现在在做创口检查和缝合,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既然还能行动这么久,这么多年你还是如此倔强呢?

难怪自己感觉不到伤口处的疼痛,鸩山佳泽寻着对方的话语回忆了一下这个熟悉的声音,一个印象深刻的脸庞出现在脑海中。。。。

鸩山佳泽:远山千影??

女声:呦豁,您还记得我呢?

鸩山佳泽心想。。。。。。。。。哪能不记得而且印象深刻,R国科学界有个传统,每过几年相关学科的科学家就会进行一次学术交流探讨,并拿出相关的有力实验证明自己的科学发现。

大概是七年前的样子。。。那时的鸩山佳泽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有为的科学家,与同为科学家的远山千影有过一段不愉快的过往。

当年的远山千影也是个难得一见的多博士学位强势女性科学家,她在生物医学,物理学,天文学领域中都很有影响力,提出了“熵与空间时间概率关联导向”学说,即宇宙空间无限延申,熵与能量时间总过往量的“前一秒”保持不变,而空间未伴随时间过往的“后一秒”发生偏移所产生的熵相互空间与序的影响。

而且她当初还用一次跨时代的论证实验反对当时正兴起的时间空间相同认知回到未来学说,并试图解释自己的学术理论,只是碍与人们生活的环境与空间时间认知的影响,并不被认可,其最有力的现场反对者就是自己。。。。。。。。。。

远山千影当初用两块质量一样的石头,通过一根三米长的固定钢丝绳在相同的即定时间内滑向一个位置,但即便是相同的时间与地点(熵与能量与空间时间)内,两块石头无论做多少次的重复运动都不会落在同一个点。

她试图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就算是同一个空间内相同的时间亦无法真正的做到平行,终会产生“零与一”的差距,即熵与时间的流去熵为负熵,但个体熵的信息会消失与其中,而能量的衰变未达到保持不变,即宇宙的时间在向正熵延申。

后一秒钟未追上前一秒钟的时间差为正熵介于两者之间,熵与时间与空间能量的总量保持不变并无限向前,所以回到过去是不可行的。

所回到的过去只不过是生命个体负熵所接收到的,已知的负熵所传递出的序与时间空间发生的生命个体感知的记忆,并通过记忆体细胞或人工记忆体设备所记录的负熵痕迹。

这一行动激起了当时站在时间空间相同认知学派的同行们的口诛笔伐,鸩山佳泽当初也是这一派的一份子。。。

(第一个提出地球绕太阳转的人是被烧死的)

并且她自己也无法真正的解释实验所产生的其过程与结果的可行性理论逻辑方式,并被一众同行嗤之以鼻加以嘲讽最终销声匿迹与科学界。

直到自己参与了“乒乓球拍”计划并知道了巨量的秘密才终于明白了,曾经自己竭力反对的那个女人是多么如同巨人般视自己与一干可怜的所谓的“科学家”一览众山小,而自己还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大骂其名的那个“比托拉人”。。。。。。。

鸩山佳泽想到这里不由一阵脸红。。。。。。。。。。。。

鸩山佳泽:谢谢你。。。。。。。。。远山千影小姐。。我。。。

远山千影:谢我干什么,一切都是“熵的概率关联”所产生的必然性导向结果,就像当年如果没有你的反对,我就不会认识到自己的“愚蠢”自然也不会离开学术界,那么就不会来到这里,也就不会在今天的此刻在这里给你治疗与你相遇,所以你不需要感谢我,仅仅是人们所谓的缘分所产生的“熵的概率关联”。

而且我现在找的了比以前更有意义的事情,在这里帮助那些有梦想有方向的人们比在那些蠢货和可怜人组成的所谓的“科学界”里更让我有充实感,理论与嘴巴是救不了生命的,但医生却可以。

此刻鸩山佳泽更是羞愧,就差把脸埋进地缝里。。。。。。。。。。

远山千影:好了,你断掉的那根肋骨我已经用钛合金医用骨架帮你修复完了,伤口也已经缝合,不做剧烈运动的话你应该不会再坏掉了。

鸩山佳泽:虽然有点厚颜无耻但,谢谢你。。

与其谢我,不如去谢那些把你抬过来的人们,他们/她们现在正在外面进行“篝火晚会”呢,远山千影一边与鸩山佳泽对话一边再次对那些器具进行消毒处理不在多言。

既然对方都已将往事看的风轻云淡,鸩山佳泽当下也不在纠结,伤口处也渐渐恢复了知觉,缓步走了几下然后原地小力跳起。。。唉嘿嘿,好像没问题了呀?不愧是能拥有多博士学位的人,果然是个厉害的人呢!

转过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做完器具消毒处理,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就跟———看白痴一样。

远山千影:噢豁,好玩吗?你要是再坏掉我治疗可是要收钱的了,很贵的哦~~~

当下不敢答话,鸩山佳泽头也不回的两三步走出这间小房子。

(由远而近的音乐声与欢笑)

因为昏迷的原因加之天空已是黑夜,让自己分不清现在是自昏迷后的第几天了,思念起家人后让鸩山佳泽不由开始焦虑起来。

借着星点的篝火,鸩山佳泽发现不远处有一群人正围绕着火堆旁奏着音乐唱着某种,好像从来没听过但节奏乐点配合的恰到好处的歌曲,虽然自己对音乐没有研究但这并未妨碍人类对美妙音乐的欣赏,火堆上挂着一锅飘出乌冬面香味热气腾腾的食物。

几个人好像也发现了自己的到来,纷纷停下并起身微微点头似在欢迎自己的加入。。。。。

鸩山佳泽也赶忙回以微笑并点头回礼,鸩山佳泽的肚子终还是不争气的叫出咕噜~咕噜的抗议声。

对方几人让出一个位置,鸩山佳泽见此也不在停留来到他们中间伏身就地坐下。

其中一个看不出年龄,一脸沧桑但眼中被篝火映出闪闪瞳光的男人说道,你自我们发现并带回这里已经昏迷了三个小时,你真幸运,这里经常有肉食性野生动物出没。

正好我们当时在进行创作灵感交流,并发现了你,不然你可能就危险了。(微笑)

鸩山佳泽: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助,我。。。

男人接过鸩山佳泽的话道,没关系,就像千影小姐说的,一切都是“熵的概率关联”的结果,我们这些人一开始也是不曾相识的天涯陌路之人,是千影小姐在这里建立了聚居地并且承担起医生的职责无偿照顾我们这些不被认可的人,你应该感谢她才对。

鸩山佳泽:我。。。。。。。。。

君可称何姓名?旁边一手扶小提琴的女士询问着鸩山佳泽。

哦,我叫鸩山佳泽,叫我佳泽就可以了。

你好佳泽君,我叫智山玲子,叫我玲子就可以了,刚才跟你说话的是牧楚田人君,其实他的真名我们并不清楚,而且他自己也忘记了。。。他是个作曲家,但其实他对农作物的种植很有见解,我们自给自足的一些食物就是他来种植维持的,所以渐渐地大家就叫他田人君。。意思是田野的牧人。

随后几人相续介绍完,玲子用一只应该是鹅卵石质地的碗盛起一碗乌冬面递给鸩山佳泽,鸩山佳泽也不在多客套接过碗便吃起来。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你手中的这只碗可是大自然母亲慷慨的恩赐,我在一处河流的浅滩上发现它的,不知道它经历了多少未知岁月的冲刷洗礼,终于来到你我的手中,是不是有一股清水与木头的芬香?名叫玲子的女士满脸开心的询问着鸩山佳泽。

鸩山佳泽听对方这么一说鸩山佳泽才发现了这只看似普通的石碗原来这么有故事?是的,谢谢你。

玲子:不必感谢,这是大自然的礼物而不是我的,那么它就送给你了,物品只有在人的手中才会被赋予意义发生故事。(微笑)

鸩山佳泽:。。。。。。。。不曾想过,这冷漠唯利的世界既然还会有这么一群善良的人存在,一时也是百感交集更觉得碗中的食物分外美味。

音乐声渐渐又响起,牧楚田人担任的应该是男声,名叫玲子的女士显然是担任小提琴手,另一位不愿介绍自己的男人担任长号,伴随长号的节奏此起彼伏的奏出不曾听过的音乐。。。细观下发现其小提琴的一根琴弦似曾经断过并被重新细心的接好,显然不如重新换一根琴弦的音质好,但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断奏感,好像这首曲就是围绕着小提琴而创作的,每到那处断弦音出现时担任长号的男士与在一旁伴奏着一台似是上世纪古董级的破烂钢琴的男士,便会通过变换低音与和音,衬托出小提琴那根本应该发出不和谐音的琴弦断落,但整曲却又因这处断弦音而显得打动人心。。。。

鸩山佳泽:音乐的魅力吗?。。。。如同人类坚韧不屈的灵魂所在的源泉,鸩山佳泽似明白了什么,但又抓不住那一瞬间的结果。

女声:看来你恢复的很好,能吃东西了呢。

众人站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微笑行礼,千影小姐您来了,我们正在预表演呢。

远山千影:你们继续,我也来听一下你们的精彩音乐会,这总能让我身心愉快(微笑)

的确是让人身心愉悦,并充满希望,鸩山佳泽附合道,然后两人便不在多言专心欣赏音乐。

几小时后,一场美妙的音乐篝火晚会便在午夜中结束。。。。。

。。。。

众人在道晚安后便各自回到了自己休息的板房中。

鸩山佳泽跟随着远山千影来到一处从外观上来看还算完整的房子外。

远山千影:你一定好奇吧?其实他们/她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但他们/她们却不愿意迎合大众的胃口而坚持自己的方向。

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看到的他们/她们比现在要落魄潦倒,我只是用我力所能及的物质去帮助他们/她们,他们/她们其实是一群有梦想有方向并善良近人的可爱之人,如同当初被你们赶出的我一样,其实我也否认过自己但慢慢的发现自己曾经一味追求的东西在时光的长河中如浮尘般不值一提。

嘴巴是无法留住美好的东西的,看到他们/她们因贫病交加我想做点什么,然后在接触他们/她们,之后也明白了以前无法理解的东西,名为:希望或者别的什么。

鸩山佳泽:对不起,曾经伤害了你。。。。。。。。。。我真诚实道歉。

远山千影:道歉什么的有什么可值得的,只不过是生活的环境与认知限制了我们自身而已,你不必再道歉了,没有意义。

好了,你去休息吧,今天之后是走是留是你的自由。

鸩山佳泽在远山千影的引导下来到了一处整洁的房间,千影小姐,我有一份您曾经执着的研究资料,或许它能代表我所要向你表答的歉意。。。。。

远山千影:我说了,道歉的话就不需要了。。。。。。话没说完对方就将一份光盘与防水文件夹递给自己随后转身进入房间关上门不在回答自己。

看着文件夹上的那个自己能理解的标题与一些句词,远山千影此刻说不激动是假的,科学家的执着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任何问题如果没有最终答案恐怕会让自己疯掉。

噢豁?看来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0

第五章“熵的概率关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