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跋空>第六章是否拥有名为“希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是否拥有名为“希望”

小说:跋空 作者:蓝色领航员 更新时间:2019/8/13 23:41:53

  第二天清晨,天空阴沉沉好似会继续下雨,鸩山佳泽早早起来洗漱完,走出房间,昨天晚上没仔细观察整个大楼,

这一看才发现,这三层建筑的大楼好像是某种建立不久的“实验室”?因为其设计布局跟自己常年工作的环境如出一辙,大楼内的地板光亮如新,几台小型化的扫地机器人正在工作着一看它们就不是便宜的东西,唯一不同的是其大多数房间的门都是锁定状态的并且没有门牌用处提示。

但为什么大楼外表要显得如此破旧?。。据自己的经验判断,这里一定还有某些。。秘密?

正当其百思不得其解之余,一声女声从背后传来~来人正是远山千影,看到对方的两个黑眼圈显然昨天晚上一定是阅读的那几份资料。

远山千影:噢豁~你难道不知道“好奇会害死猫”吗?鸩山佳泽君?,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呢对的吧?

鸩山佳泽:对不起,我是走错地方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虽然想极力开脱但好像对方也不是那种容易蒙混过关的主。。。

没关系,你以后会知道的,远山千影仿佛判定的回答着对方。

鸩山佳泽:托您的福,我已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了,我打算离开,我要回去与家人团聚。。。。。。。

果然还是无法改变已定的“熵”吗~~~?远山千影好似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鸩山佳泽说。

鸩山佳泽:您刚才说“熵”什么?因为对方的声音实在太轻自己也没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便试图问清,但对方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远山千影:没什么,一些小秘密罢了,我希望你明白,鸩山佳泽君,我们无法改变已知的事物,哪怕是知道它们会发生也无法扭转,因为这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导向结果,这是我们无法承受的。

好了,已经给你准备了一台汽车,导航也设置好了,你不会迷路的,去寻找属于你的“熵”吧。

为什么这里处处透露着古怪?掩人耳目的建筑,似有似无的迷团,鸩山佳泽此刻并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但又好像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几分钟后,鸩山佳泽驾驶着对方准备好的汽车顺着导航指引的方向绝尘而去。

——————

远山千影望着对方离去的方向,口中微不可察道:“负熵的概率关联”吗?为什么会是如此残酷无情?

或许作为“零与一”概率“的他们/她们”能改变那已知与未知的未来?真是让人期待呢。。。。。。。。。(微笑)

___________

佳泽?你在想什么呢?回过神来,鸩山佳泽发现千鹤担忧的望着自己。

望着经历了大喜大悲后静躺在儿童床上的女儿,鸩山佳泽回答道,没什么,千鹤,快点收拾一下行礼,我们今天就离开这里!

日代代千鹤虽然不知道丈夫为什么会如此决定,但其丈夫从来不会行无意之事,当下也不再继续询问。

并开始收拾行李,从保险箱中取出一盒小金条(R国民众都有在家中存少量金条的习惯),拿出那张丈夫名下的相关专利获利银行卡,在手机中输入密码查询了一下,将那足够让自己一家去另一个国家生活的存款(R国科学家的收入是很可观的)转入将提现预约业务的专线后,凝望着鸩山佳泽。

佳泽。。到底遇到了什么事?焦虑不安笼罩在这位年轻的女性身上,但对方抱以一个足以将一切都解释的拥抱后,日代代千鹤便不在询问只是转过身去继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

鸩山佳泽缓步来到窗口处观察着房子外面的情况,虽然这里是独栋公园别墅,但总觉得有人从昨天开始就在监视着自己。。。。。

一小时后,一切准备妥当日代代千鹤带着不安与未知的心情抱着女儿跟随鸩山佳泽上了车,鸩山佳泽将行李放入后备箱后随即上车发动汽车,汽车缓慢从车库中驶出围绕着鸩山佳泽熟悉的小8字型观景花园道路行驶了几圈确认没有人跟踪后,汽车加速驶入主道向着西面方向离去。

报告:目标已出发,请求指示。。。。。。。。。是,明白,会做到毫无痕迹的。

不远的一处停车库内,一辆黑色SUV车内两名身穿黑西装的男子汇报完后发动汽车,跟随在鸩山佳泽乘坐的汽车后大概200米的地方如影随形。

车辆行驶了半个小时左右,来到一处金融业务办理处,因提前预约了业务所以十几分钟后鸩山佳泽一行人就匆匆出来了。

佳泽,存款已经转入临时账户了,机票也订好了,我们真的要去F国吗?(做为土生土长的R国人还是很不情愿离家的)

鸩山佳泽用手轻轻抚摸了对方的头发说道,离开只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出发吧,随后再次驱车起程。

R国J都国际机场外环,一辆小轿车正奔驰急行,小佳子抓紧妈妈的手,坐稳!鸩山佳泽从后视镜中看到的那辆黑色SUV已经跟随自己半小时了,肯定不是巧合,便赶紧提醒后排的娘俩做好自我保护。

日代代千鹤顿时紧张了起来并紧紧抱住了女儿将对方的头护在怀里,妈妈我怕。。小女孩显然也受到了惊吓,虽然不知道丈夫遇到了什么事,但肯定跟实验工作有关。。。。

鸩山佳泽驾驶汽车在经过一处匝道出口时转入其中驶离主路。。。。。。。。。。。

后方一台黑色SUV显然是发现了对方察觉到了自己,并没有跟随其一起行驶。

无线电台内:报告,目标丢失!请求其他小组接应!

无线电应答:黑狼组已收到,准备接手。

七拐八拐后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偏僻荒废的村庄外,关闭发动机,鸩山佳泽看向后排娘俩,此时日代代千鹤也感觉到了丈夫可能遇到了大麻烦,当下询问道:佳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鸩山佳泽:千鹤,对不起,我不应该参与那个实验的。。那个实验有很多不能公之于众的秘密,我想那些跟踪我们的人应该是“他们”。

鸩山佳泽看着受到了惊吓的女儿与妻子,此刻作为男人的自己倍感觉无力,只能将她们拥入怀抱安慰道:别怕,我会保护好你们的。。

‘啪~深沉的夜幕中~

两道刺眼的强光突然照亮鸩山佳泽停车的地方~

哇~小女孩突然受到这么一刺激一瞬间就哭了出来,日代代千鹤赶忙将女儿护入臂内。

鸩山佳泽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惊了一下,赶紧用手挡住双眼避免致盲随后摸索着后视镜眼镜盒内的太阳镜。

不远处一陌生的人声说道:鸩山佳泽博士,我们知道你在这里,请不要抵抗避免受伤,我们只要“索达”的资料和数据。

借着太阳镜鸩山佳泽看到前方两个黑影一左一右,已经来到距离自己车辆不足十几米的地方了。

当下不敢停留发动汽车油门一轰到底,汽车便如同受惊的马儿狂奔而起~~

黑色人影:他们要逃跑了,快执行封锁!!

砰!~砰砰~砰~几声清脆的枪声响彻黑夜~

鸩山佳泽此刻肾上腺素狂升,脑中只剩下观察路面的念头,后排一声轻微的闷哼声很快被发动机的轰鸣掩去。

一小时后~

汽车按照导航地图的历史纪录又回到了远山千影等一行人所在的营地外围。

砰~一路绝命狂奔让鸩山佳泽精力崩溃,汽车一头碰撞在一颗不知名的树木上就此安静下来。。。。。

。。。。。。。。。。

后方一辆SUV车内:

无线电通信:目标已停止,准备进行收网行动。。。。啊!~是什么东西!哇~!啊~

无线电内一片惊恐声。。。。。。

一黑色夜行衣穿着的人站在停止的SUV车旁对着黑幕说道:所有尾巴已切断,感谢诸位绯忍协力,说完一众若隐若现的黑影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噼噼啪啪~燃烧的声音)

额~~鸩山佳泽摇了一下发懵的脑袋,发现汽车前仓发动机已经开始起火燃烧起来,用力扯了紧崩的安全带,

发现安全带因为强烈的碰撞已经紧紧地锁住,一根变型的金属A柱反插在自己的胸口处,或许是幸运女神的眷顾正好那只鹅卵石碗被自己放在了休闲装的胸部口袋里为自己挡下了这致命的伤害,回头看到后排的娘俩好像也因为碰撞“昏迷着”。

危急之下,鸩山佳泽将丢在旁边的太阳镜镜框用力折断,锋利的铝合金眼镜框一下就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头。

顾不得十指连心的痛楚,鸩山佳泽用眼镜框快速的切割起安全带。

~啪~几秒钟后安全带终于被锋利的眼镜框割断,鸩山佳泽奋力的打开有些变型的车门滚出驾驶位,来不及思考就冲到后排

使出全部力气拔开车门,发现娘俩依然“昏迷”便赶紧照着刚才的方法解开安全带,将靠的最近的女儿先救出,随后再次来到后排,手刚触摸到日代代千鹤的身体便发现了可怕的事情,借着燃烧的火光之下看清,不知日代代千鹤什么时侯腹部已被血液浸透。

千鹤!你醒醒!千鹤!千鹤!~鸩山佳泽此刻是真的慌了神,仿佛被抽去了木偶般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

日代代千鹤虚弱的声音道:佳泽,无论如何答应我,不要因为我去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好吗?

啪达~啪达,杂乱的脚步声~

回过神来,鸩山佳泽不在思考其他,快速将日代代千鹤的安全带解开抱出后排,来到放置女儿的一处空地上,

随手寻找了一块称手的石头准备与“跟踪自己的人“拼上性命。。。

佳泽!是你回来了吗?佳泽?~

熟悉的声音~是智山玲子她们?

我在这里~鸩山佳泽用虚弱的声音回应着对方,本以为是“他们”跟来了,原来是玲子她们,当值的信任的人来到身边后,自己的精神终于支持不住晕倒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瞳的是整洁一致的柔光灯照亮的天花板,观察了周围一圈,发现旁边摆放着一些自己熟悉的与不熟悉的高科技医疗设备,自己身上插满了各种管线。。。

自己应该是在某个类似于医院的地方,不过看起来应该比医院的医疗水平更加先进。

额~~~~~头痛欲裂的感觉让鸩山佳泽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应该是碰撞导致的轻微脑震荡后遗症。

千鹤!千鹤!小佳子!你们在哪里?听得见吗?千鹤!~~~

(咔~门被打开的声音)

女声:你醒了?

鸩山佳泽因脑震荡导致的视觉受损,让自己看东西都是有好几面重影,分不清对方是谁。。

我是远山千影,我。。。。。。。。。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希望你做好准备。。。

顿时鸩山佳泽犹如被晴天霹雳,愣了半响,抱着侥幸的语气问道:是我的眼睛无法恢复了吗?对吧?没关系!我看不见没关系!我女儿还有我妻子千鹤她们还好吗?

(安静的房间~~~~~~)

远山千影:很抱歉。。。你的妻子。。我没能救回来,她失血太多而且内脏受到了致命伤。

你的女儿。。。。。。。。。。虽然已经抢救了回来,但因为车辆碰撞伤到了大脑,恐怕今后只能以植物人的身份活下去了,很抱歉,我尽力了。

。。。。。。。。。。

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在骗我!她们还好好的!她们被我抱下车还好好的!千鹤,千鹤她还跟我说话呢!

我不相信你!你在骗我!

啊!!!!!!

连续几天的大起大落让这个男人已经快要接近精神崩溃了。

待男人终于发泄完这几天的所有情绪,他以微弱的声音道:我。。想再见见她,可以吗?似是哀求,似是绝决~

。。。。

咔~门被打开的声音~

一股冷寒之气扑面而来,远山千影搀扶着视力受损的鸩山佳泽来到一间安静的房间门外,房间布局简单明了,整齐的金属制地板与天花板让这里显得死气沉重。

房间中央一张盖着白色医用布的铁制综合性医疗床显得孤独肃肃,鸩山佳泽停在门口久久不敢进入其中,这意味着将要面对天人两隔,那个深爱着自己处处体贴自己的可人已经离去的事实。。。。。。

最终,鸩山佳泽还是迈出了那面对现实的一步,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走过去后,远山千影便放开搀扶的手,

啪达~果然还没走两步,这个可怜的男人还是摔倒在前方,不,不用搀扶我谢谢,我,我想再跟千鹤说说话。

虽然自认为是医学博士的自己在各种实验和解剖中已经麻木了的远山千影,此刻也能感受到那沉重的无言之痛,试想一个答应了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突然有一天离去,是个正常之人都会崩溃掉吧?

此刻无言胜万语,远山千影退出了房间并轻带上门。

。。。。。。。。。。。。

凭借着科学家的坚韧,与映入眼睛的重影,手脚并用摸索着终于来到了日代代千鹤的身边。

鼓起勇气揭开那面医用白布,视力受损让自己其实根本看不清对方现在的样子,手掌缓慢抚摸着对方熟悉的脸庞,

千鹤。。。。。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哽咽)

哇额~~~~啊~~~~(痛哭流涕)

良久,或许是已经无力在哭泣了,可怜的男人靠在铁床旁边,似是自言自语道:千鹤,我知道你还能听得见,根据生物学的知识表明,人在死亡后的十几个小时内,感官还是有的哦~(痴笑)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呢,那是肯定的,虽然我现在看不见(微笑)

你以前老是喜欢买很多化妆品啊什么的,我总是喜欢说:嘿,今天又买了什么牌子的吖?

后来我才渐渐明白,你的美全部是为了展现给我,嘿嘿嘿,我可真是幸福的男人啊,虽然身在福中不知福(微笑)

。。。。。。。。。。。。

小佳子她很好,只是她也在沉睡,我刚才去看望了她哦,她还是这么调皮,我怎么叫她都不回应我。

你看~说完鸩山佳泽便做起了经常逗她们娘俩开心的动作。。

男人一边做着鬼脸并将手背在身后原地转圈圈,一边从口中发出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的声音,画面显得滑稽而搞笑

但配上房间沉重的布局与气氛,显得更是突出了一股人走茶凉的伤悲之意。

额~哇~~啊。。。。。。。。。。

你快笑啊~~千鹤~~千鹤,你醒醒啊。。。。。。。。。

。。。。。。。。。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可怜的男人仿佛已经精疲力尽,但他的手依然温柔的抚摸着那冰凉的可爱之人的脸颊。

终于,可怜的男人再次站起,仿佛又重新注入了某种“力量”,充血的双眼在无影灯的映照下显得狰狞可怕,那是一种被称之为:复仇与恨的“力量”。

取下对方在结婚时互换的戒指,如珍宝般收入口袋后,男人转身走出房间,愤怒与罪业占据了理智后,即便是伤痛在身的残躯也由如回光返照般健康如初,只是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显得黑红相间不似真实。

渗出牙血的嘴中如恶魔低语着:不管你们是谁,你们一定会为这悲惨的现在付出代价。

。。。

0

第六章是否拥有名为“希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