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春天的抵抗>第三章 一家狠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一家狠人

小说:春天的抵抗 作者:人云衣羊 更新时间:2019/9/19 13:58:05

小眉提把铁锨去屋后山包找一个旮旯挖了一个坑将尸体埋上,回到房前依然坐在那把破椅子上,太阳越升越高,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他喜欢这样,尤其刚修剪过头发,鬓角冷嗖嗖的清爽。背后是他的家,一幢陈旧的土坯房,墙壁四周都有泥巴弥补的痕迹,一块一块凸出来,看上去敦实而滑稽。

三齐镇以前是个村子,清朝末年发生过一场瘟疫,全村遭到灭顶之灾,官府将这一带封锁,禁止居住,直到民国初期才有老百姓陆续进驻形成今天的规模。三齐镇地广人稀,镇子居住条件宽松,很少有人住在山坡上,山坡上吃水不便,日常生活比较麻烦,除了一些烧炭的经常住在临时挖成的窑洞里,这面坡上只有小眉一家。蔡兴祖在家的时候,镇子的人每天都能看见一个光膀子的汉子提两个大木桶走在羊肠小道上,从来不怕辛苦。

小眉愿意一个人静静坐在门前注视三齐镇的街道和远方广袤的平原,大地像缓慢移动的古画,寥寥几笔勾勒出岁月冷暖人间悲欢。镇子里待嫁的姑娘都看中小眉,说媒的踏破门槛,连白杨寨的人都来提亲,小眉一律回绝,自己有媳妇,人们当然不信,后来真的有一个漂亮的城里姑娘找到三齐镇,挽住小眉在街上亲昵的走过才平息了说媒的热情。

小眉从小没有母亲的印象,长大后也习惯了,三个男人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与其光棍人家的印象截然不同。在镇子里他谁的话都可以不听,惟独听镇长高天良的。高天良上任后,第一个走访小眉家,把小眉兄弟俩打发到镇公所睡觉,与父亲蔡兴祖深谈一夜。小眉问过父亲,镇长找你做什么,父亲说新官上任,身边需要得力的人,想请你去保安队就职。至于两人为什么一见如故,小眉不清楚,也不信父亲的话,以后没再提及,后来闲谈中父亲随口说了一句,高镇长来三齐镇还是他的指点。

小眉打记事起这个家就没变过,家里不缺钱却从不添新的摆设,一付随时离家的状态,也没打算街上盖新房,父亲懒的挪窝压根没有在镇子盖房子置地的念头。一个月前父亲带弟弟小丑外出至今未归,当时他不想走,因为一个女人,父亲从不约束孩子,不去就不去。今天实际上他一边晒太阳一边在等自己的女人,这时,镇公所的傻子出现在坡底,这家伙脚步飞快爬上坡,老爷喊你,说罢掉头跑下山坡。

傻子是镇长的跟班,一个老实听话的传声筒,成天守在镇公所,随时听候镇长的指派。小眉本想等自己的女人来了以后再下去办事,他看见街上有一堆人围在一起,把街道堵住,中间一个人不停的挥动手臂,共产党的宣传队似乎已经到了。如果不是遇见心爱的女人,小眉愿意过那种漂泊的生活,新鲜刺激,每天见到不同的面孔不同的故事。父亲蔡兴祖以卖艺为生,带他和弟弟小丑一直在外闯荡,他从小以为家的概念就是打把势卖艺,跑码头摆场子结交各色人物,忽然有一天父亲带俩儿子赶到三齐镇,小眉才知道自己是三齐镇人,因为爷爷死了,父亲不得不回家乡奔丧。这一回来,父亲就不再天天在外面流浪,住上一段时间再跑出去,有时候父亲把他和弟弟扔家里独自出门,一走十天半月的,家里没地却有钱,父亲买来足够的粮食,让他带弟弟小丑。

爷爷的房子在镇子里,父亲把房子卖了在山坡上买了这幢旧房子,因为地皮税还和镇公所大闹一场,镇上的大地主宋无庸出面调和才平息下去。蔡兴祖正式落户后成为三齐镇的狠人,与三齐镇淳朴的民风格格不入,他常年跑江湖自带一股煞气,根本不把镇子的人放在眼里,有一身好武艺,常常在山坡上耍棍子,一根齐眉棍舞的虎虎生风,镇子里的人总能仰望到山坡上一圈棍影夹杂着吆喝,吓也把人吓住,好在蔡兴祖在家的时候不多,老百姓少了忌惮。弟弟小丑更是个无赖,都十几岁了敢光着屁股在街上走,因为要赌赢一盒玻璃糖,而小眉看上去文文静静的,直到在镇子里当街砍过一个白杨寨的人。当时白杨寨下来几个浑人在镇子里喝酒,一个汉子喝醉了和同伙在街上撒野,骂遍三齐镇的祖宗十八代,小眉不干了,他在饭馆吃饭,放下碗筷出去一脚踹翻,并夺过刀砍伤一人并将几个浑人追进金银峪,竟然追到白杨寨外,独自叫阵,白杨寨的人不敢迎战,从此名声大噪,但是知情人发布消息,那天大当家方昔不在,否则小眉凶多吉少,但白杨寨欺负三齐镇的历史基本结束,白杨寨的人至此很少在镇子里撒野。

白杨寨是土匪窝子,一直压三齐镇一头,从不把三齐镇的人当回事,但兔子不吃窝边草,他们多少有点道义,但压迫在所难免。虽然白杨寨的人从未真正祸害过三齐镇,但是那种骨子里的轻蔑三齐镇人心如明镜,好汉不吃眼前亏,富不斗穷,白杨寨穷的只省下恶人,所以三齐镇的人很大度,只当可怜恶死鬼。似乎小眉的父亲回镇子后白杨寨的人来闹事的少了很多,一般人察觉不到,认为土匪从善了,直到小眉单挑白杨寨,三齐镇的老百姓才意识到蔡家的存在。

山脚下流淌着一条小河,人们叫它盘古河,从金银峪流出一条小溪,人们叫它盘古溪,河溪在三齐镇汇合向东寂寞的流淌。小眉不喜欢走桥,每次都从河上趟过去,河道很宽,没有洪水的季节盘古河非常纤细,几步跨过去上到街面。

高天良这么急着找自己肯定又有新的情况,小眉看着临近中午,便不再做闲暇状,从坡上下来去镇公所。

三齐镇地处偏僻但并非与世隔绝,镇子里都知道小日本入侵中国,东边打了好几年,镇公所发过布告号召大家捐赠钱物支援抗战,镇子捐粮捐物踊跃过一阵,前线的国军与日军形成对峙局面,老百姓放心了,他们不相信小日本能打过来。三齐镇的人比较保守,外出谋生的人不多,成天不着家的也就是小眉的父亲,那些外出的人回来都说国军守住了,不仅守住了,还准备反攻,小日本打不过来。但是,难民的涌入带来恐慌,老百姓嘴上不信,心里打鼓,每天去镇公所看告示,希望得到反攻的消息。

小眉走在街上,这条街道有十五米宽,沙土路面,经过天长日久的碾压少有尘土,街上的人比昨天还多,一个年轻人站在桌子上演讲,人群黑压压的围拢,小眉在人群外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正与人热烈的交谈,他没上前招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特意跟在行走的人们身后悄悄过去。

0

第三章 一家狠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